第一百五十七章 拒绝诱惑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五十七章 拒绝诱惑

曹天鼎陪着前面不发一语的柳云修走出那位优秀女人的公寓,已经料到一些东西,只不过他的身份让他很多东西不该说不能说。望着那伟岸的背影,尝尽沧桑的曹天鼎感受到了一种第一次让他发觉的孤独。 高手寂寞。 像他这样的高手已经习惯与孤独为伴,只是他没有想到那个即使千军围困依然谈笑风生的文弱书生也会行走的如此落拓,现在的他就是那个被无数人视为神明的看穿世事的“帝师”柳云修吗? “人生有很多战场,或者说有很多棋局。商场智慧搏击战场兵锋交锋,中国北方黑道的棋局,中国经济潜势力的布局……这么多战场棋局摆在我曾经一无所有的柳云修面前!”柳云修淡淡道,神色依旧平静,这位围棋水准凌驾于任何一位中国九段宗师的博弈大师有着战斗实力超群的曹天鼎也不得不佩服五体投地的智慧。 “我这一生从未有过败绩。” 柳云修停下脚步仰望天空,这一刻,消瘦的身影让曹天鼎感受到一个天才的孤独。 “需要我出手吗?” 说出口的时候曹天鼎就有些后悔,这种询问是对他眼前这个男人智慧的一种侮辱,这让在整个中国黑道赫赫有名的曹天鼎几乎有扇自己嘴巴的冲动。 柳云修先是一愣,随即儒雅大笑。拍拍曹天鼎的肩膀摇摇头道:“如果传出去堂堂龙榜高手曹天鼎为我解决私人问题,不要说你有损‘刀君’名誉,我柳云修也是无地自容啊。而且有些事情并不是武力能够解决地,正所谓慧剑斩情丝。这慧剑的大境界连堂堂青龙萧易辰也不敢挥出,更遑论柳云修一个小人物了。” “萧易辰固然强大,但是终究是最多千人敌万人敌,怎么能够运筹帷幄决战千里杀人于无形?”曹天鼎眼神炽热道,显然对身边男子的崇敬发自肺腑。 柳云修淡笑道:“如果生在三国,萧易辰就是关羽这般的儒将,所以千万要因为青龙在武学上地惊人造诣而轻视他的头脑,萧易辰不是那个武痴,如果他想掌握中国黑道,没有谁能够阻拦他。你没有办法,我也没有办法!” 曹天鼎沉思不语。对青龙萧易辰这位龙帮三大龙使的第一龙使,他总有无法明灭的敌视,其中的内幕和缘由实在太过复杂。 “天鼎,萧易辰是那种谁也无法轻视的人,不管是站在朋友还是敌人的角度,你和他的一战绝对可以存有任何感情,管是尊重轻视或者英雄间的惺惺相惜!否则你必败无疑。因为青龙已经几乎达到那种无欲无求的境界。天鼎你虽然实力在整个天下都是屈指可数地强者,但是你知道我眼中真正的高手或者说是神地实力究竟是如何吗?”柳云修微笑问道,在阅尽武林门派秘籍世家传之秘技的浩瀚华夏武库后他足以担当最具发言权的鉴定者。 曹天鼎皱眉,低头苦苦思索,这个问题并不好回答。 “内圣外王!” 柳云修嘴角勾起一抹不同于叶无道的灿烂微笑,淡淡道:“有些人走的是无止境杀戳的霸道,有些人走的是济世普众地皇道,有些人则是选择了唯我独尊却失本我的帝道,呵呵。这些其实能够真正领悟的话都可以完成极限武道的突破,成为真正神的存在!但是在我看来,这些都要失去太多东西。而且很容易误入歧途,真正的王道应该是两个字----自然!” “自然?”曹天鼎这位屠戮众生的霸者微微诧异道。 “老子曾云天法地,地法人,人法道,道法自然,所有东西都逃不出一个‘自然’,古人诚不欺我辈啊!”柳云修神秘一笑,“不过你却是不适合看《道德经的一个异类,悖论啊悖论……” 曹天鼎虽然身为不世枭雄,但是一想到前面那位男子风水占卜阴阳术各类技能都精通的恐怖才华,干脆就不去想了,只是跟随在他地身后。 “做柳云修的女人好吗?”柳云修略微苦涩笑道,似乎在自言自语。 “那是她没有眼光罢了,世间男子虽然不乏英雄枭雄和霸者,但是还不足以让曹天鼎甘心臣服,女人就是目光短浅,所以几千年只出了一个武则天。”曹天鼎不屑道,不过内心他还是对杨宁素比较有好感,毕竟在当时那种情况下还能够那么镇定怎么也不是庸脂俗粉,话说回来,能够被身前男子欣赏并且这么多年不能忘怀的女人怎么可能是一般地女人! “你不了解女人,所以你更不可能了解女人。我第一眼见到她就有了征服占有的**,哦,不能说是征服和占有,这么说是对宁素的一种亵渎,那就是宿命的感觉,也许在柳云修算上平庸的这些岁月来说宁素是最漂亮的女人,或许是最妩媚动人的女人,但却是最让柳云修动心的女人!” 柳云修似乎是想到了杨宁素,嘴角本就柔和的弧度愈加温柔,“看来这次要在南方多留几天了,我想要看看能够让我女人爱上的男人是怎样的出类拔萃。” 曹天鼎流露出一丝浓重的杀机,能够如此对待眼前男人的人下场除了死没有其他。 “我会尊重她的选择。”柳云修显然已经感受到曹天鼎的滔天杀意,正色道:“但是想伤害她的人和行为都是绝对无法饶恕的罪,任何人任何事一旦牵扯到宁素的话柳云修就会毫留情,虽然本人没有玩转天下蔑视苍生的兴趣,但是偶尔杀人寒意而有所失色,这就和叶无道恰好是截然不同的两极。 曹天鼎微微点头,这才是那个叱垞风云“帝师”!没有谁值得他表现真正的实力,太子党还没有这个实力,叶无道还没有这个实力。偌大的中国能够让这个男人真正有所忌讳的绝对超过五个人! 柳云修回头望了一眼杨宁素的房子,“杭州,是一个不错的地方。” 曹天鼎一想到杭州便想到那个同眼前男人一样狂傲气质的太子党太子,不禁有些期待。 叶无道在商业上各个领域的瞬间领悟能力和对于行业商机的敏锐捕捉水准都是让陈影陵与商界人士叹为观止的惊人,其天赋就像是未来的第一花花公子在追女人表现出来的强大,如果一定要用四个字形容那就是无坚不摧,再用四个字就是无孔不入。事实证明商业教皇叶无道只要对哪一个行业有兴趣,那么在未来的岁月除了某个行业其他所有行业毫无例外的成为他“临幸”的对象,这一点,让当代很多商界天才都有“既生亮何生瑜”的惆怅。 而在收藏界的辉煌也是叶无道较早的一个成功领域,当年八国联军从清王朝抢走的大批珍贵文物和国时期流失到海外的艺术品成为叶无道大肆收购拍卖的对象,其中的卑鄙无耻手段在多年后大白天下的时候让人哭笑不得,更是让中国收藏界的那些元老直叫大快人心,都说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其中最具标志性的事件就是圆明圆十二件生肖青铜器的回归,其中的波折完全可以写成一部巨著,极少知情者还流露出这期间有国家的参与和配合,这一点知情的中国人都心照宣的保持了沉默。 其中叶晴歌和方月墨就是两个关键人物,这一点至少在叶无道收藏生涯的前期是如此。 “只要方叔叔愿意,无道可以让方叔叔的油画价格再攀升一陪甚至几倍,成为书画市场的绝对第一!这么一来即使有人不愿意承认方叔叔的艺术成就在徐悲鸿这些前辈之上,但是价格却是别人绝对无法望其项背的存在。或者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当年梵高单幅作品创造两三千万美元的奇迹并非不可超越。”叶无道望着方月墨淡淡道,若非嘴角的些许阴谋意味,兴许连上帝都会被他的精彩演技蒙蔽。 犹豫不决的方月墨偷偷望着一眼微微皱眉的叶晴歌,见到后者似乎面有悦,有些失落道:“这种行为是对艺术的不尊重,我不能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