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收藏投资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五十六章 收藏投资

叶无道抱着叶晴歌飘下枝头落地后,叶晴歌微微挣脱开那个温暖的怀抱,有些担忧道:“方月墨不会有事吧?” 叶无道笑着摇摇头,“现在应该醒过来了,肯定没有大碍。”其实那种程度的打击对于叶无道来说简直就是比捎痒还不如,当然像方月墨那种柔弱文人就说不定了。 “上次听说姑姑就要去江苏了,如果姑姑愿意,无道倒是可以和姑姑一起去,过我最向往的不是小家碧玉缺少金陵帝王气的苏州,而是三百里太湖的浩淼,这和西湖的精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情。” 叶无道知道慕容学痕最喜欢的就是苏州的圆林,看来古典女子都钟情那玲珑锦绣的婉约圆林。男人则不同,喜欢的是故宫长城的那种吞并天下的宏伟,男人和女人的区别也就突现。 “天底下的名山大水都是文人吹捧出来的,但是鼓吹得过于响亮后就会迟早引来世俗的拥挤,把文人所吟诵的景致和风情都破坏殆尽。这是余秋雨最让我欣赏的观点,我这次去江苏其实最抱期望的不是享誉中外的苏州圆林,而是……呵呵,无道你妨猜猜看,猜中的话姑姑下次江苏回来就给你带一份礼物。” 叶晴歌并没有直接拒绝叶无道,而是用另一种委婉的说法让叶无道明白她的决定。 叶无道摇摇头,微笑不语。他知道猜错的话也许这份礼物会没有。但是不猜地话这份礼物姑姑一定不会忘记。 “晴歌,没有事情吧?”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的方月墨见到向他走来的叶晴歌担心道,倒难为他遭受这无妄之灾还要第一个担心别人。 “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叶晴歌皱眉道,看方月墨那副样子似乎没有叶无道所说的那么轻松。 方月墨苦笑着摇摇头。看到叶晴歌没有丝毫受伤心中地大石头终于落下。这位心目中的女神在他心目中有着崇高的地位,那种狂热只有他自己知道。 “徐悲鸿油画《珍妮小姐》画像以万元成交,这既是徐悲鸿有史以来最高的价,也刷新了中国油画拍卖的纪录;吴冠中的水墨画《鹦鹉天堂》以万元的天价成交,这也是单幅近代中国画拍出的全球最高价,还有邮票银币等领域也是纪录连连,可见中国艺术品受到各路资金追捧,这是不是一个投资的大好时机?” 有在两位专家在面前,叶无道可想浪费资源,赶紧取经请教。杭州之行除了足球房地产和酒店这三个大项目。还有就是这个艺术品投资最让叶无道动心,因为这种投资比前三者更容易牟取巨额利润。而且收益期短,当然这样的风险也更大! 浙江商人尤其是温商凭借敏锐地捕捉商机感,很快成为投资艺术品的第一批成型地团队,温州财团做房地产生意的资金有亿而有只亿正在投向艺术品市场。如江浙地区资产排在前十位的企业家都在投资艺术品。 什么赚钱做什么!这就是浙江人尤其是温州人的特性! 零五年浙江收藏界有亿元投资古董和书画,而有亿元资金分批投向国画市场,浙商开始像当年热捧国画般涌向油画。 “国内油画市场是一片刚刚启动的投资领域。相对于国外油画报价或国画市场来说价格还是很低的,因此被很当人称做“原始股”。油画的最大优势在于其拍卖征集地来源的可靠性,这是其它任何门类都难以相比的,赝品的概率很小。所以门槛很低,很多有钱人都愿意加入。” 叶晴歌淡淡笑道,她除了自身的超群艺术天赋,还拥有自己的探险队伍,可以说在全球范围都有极高的知名度,绝对是那种收藏界宗师级别的人物。 方月墨有些不满道:“更多的资金热衷于短炒。我熟悉地一位书画部总监曾说真正投资艺术品的不过多人,江浙富豪现在就像炒房炒股票一样炒艺术品。他们一般会将一位画家的所有作品买断,囤积起来然后抛出。这样地市场价格当然要比市场实际价位高很多,记得零四年程十发秋拍中一平方尺约到万,现在一平方尺已经到达万到万,这完全是人为炒作,潘天寿的那幅,《水牛》,在嘉德拍卖中以万成交,零五年便以万拍出,那幅画我鉴定过,虽说确有较高的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但是那个价位是通过市场运作完成的,价位炒作痕迹极其明显。” 叶晴歌和叶无道两人偷偷的相识一笑,文人相轻自古而然啊。 不过这种现象确实让人无奈,一些所谓的书画评论家在书画市场上“自卖自买”的“连续剧”后再加上少数传媒的有偿宣传,便可以将每平方尺元的价位迅速提升到元,这不是天方夜谭,这在中国的书画市场上如火如荼的上演。 叶晴歌凝视着叶无道那充满自信的脸孔,担忧道:“与大量短期炒作相伴的就是对泡沫的担忧,买惩买跌,目前中国油画市场类似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的台湾股市----社会财富有了一定积累后在一年多时间内股指从点一路走高到只点,而狂飙之后的是十年的衰败不振。无道你想涉足这一行的话,千万要小心!” 投机者如此有恃无恐的炒作是因为他们认为中国书画上惩空间巨大,业内普遍认为中国书画价格还处于“山脚”,大量的场外资金在蠢蠢欲动,国外资金也在陆续进入。但是这不是保证艺术品投资市场有序发展的基础,相反还是潜在的威胁! 叶无道微微一笑,道:“这一点姑姑放心,无道不会莽撞行事,一些商场规则无道还是懂的。” 接下来他还要一个让叶晴歌和方月墨震惊的举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