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神秘情敌(下)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五十五章 神秘情敌(下)

太子党的领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叶无道你还真是有本事,我想那盏辟邪九猁琉玻杯放在你那里都有些不妥了。” 杨宁素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带着熟悉的笑容走向她,而那群混混根本就没有碰到他的衣角便一个个倒飞出去瘫软在地上呻吟。 “宁素,很久没有见面了哦。”那名嘴角盈笑男子站在扬宁素面前,弯身伸出手想要拉杨宁素。 “云修!是你?” 还在心疼手机的杨宁素惊讶道,犹豫了片刻还是没有伸出自己的手,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一脸笑容,丝毫没有因为刚才的险境而担忧。 但是没有谁能猜出杨宁素刚才已经有死的决心,她一向反对掌握一个军区大权的父亲为她安排保镖,这么多年来也从来没有发生什么,毕竟杨望真这三个字稍微有点脑子的人就知道意味着什么,而且本省也是在杨家的势力范围之内,加上近期叶家公子的太子党成为南方最大的本土帮派,更是没有人敢动杨家的人。 但是世界上总有些什么都懂的低品坏人,总喜欢不知死活的挑战权威,也正是这种角色让这个世界充满“生机”。 “天鼎,这次难为你了,要让你对这些垃圾出手。” 那刚才出现在天台上的神秘男子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自作多情”而沮丧,微笑着转头朝那名带着无穷狂傲和落漠站在一旁地高大男子说道。他知道地上那群现在还有力气呻吟的废物。在三天之后肯定会七窍流血身亡,这就是传说中的真正内伤!中国能够让一个人在一个确定的日子死亡地人有几个?! 那名敢不把整个日本武界放在眼中的中年男子面带敬意摇摇头,能够为这样的主人出手并不冤枉。 杨宁素开车带着这个叫“云修”的男子和他的“随从”回到公寓,一路上两人并没有说话。不是因为太长时间没有见面而没有话说,而是两人之间似乎不需要太多言语来交流。到达杨宁素的公寓后曹天鼎并没有和那名叫“云修”的男子进入杨宁素的房间,而是选择留在外面,等到两人走进房间后他便来到这幢房子的天台,仰望星空沉思不语。 “宁素,这么多年你似乎还是没有一点变化啊。”并没有因为平凡相貌影响优雅气质的男子接过杨宁素那杯普通地茶水微笑道,他给人的感觉总是那种浩然正大地光明,这使得他笑容再细微都会很灿烂。 那种不像世道上那些因为相貌或者金钱而自信的自负以及那种和叶无道一样所有事情都在掌握中的运筹帷幄,是这个让杨宁素可以请进家的男子的最大特点。毕竟这间公寓除了叶无道和探望她的父亲杨望真,就再没有其他男性进入! “柳云修。这么多年我只是听父亲说你没有让他失望,其他我便再不清楚了。怎么跟地下工作者似的。” 杨宁素坐在他对面笑道,面前这个除了叶无道外唯一让她觉得成功地男人的一切都显得神秘,曾经在大学时期和他有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因为那个吝啬夸奖别人的爸爸总对上门拜访的他赞不绝口,所以就特别留意了一些,杨宁素感觉上有些像自己的哥哥并没有特别的感情,如果不是叶无道。这样的男人只要是一个女人就很难拒绝,因为很多时候女人嫁给一个男人都不是因为爱情。 当然,杨宁素是例外,因为她是那种对爱情无比重视的女人,所以无论对面这个出青多么优秀甚至完美,都没有让她产生爱情地可能。 “宁素想知道吗?” 刘云修含着不加掩饰的期待问道,在看似随意的不经意间便将整个布置雅致地房间细节记住,包括书籍和碟片摆放顺序空调品牌等等常人绝对会留意的细节!他喝了一口茶,感觉很不错。要知道平时他喝的茶都是品种远在龙井碧螺春这些名茶之上的稀有品种! 杨宁素一愣,最后还是笑着摇了摇头,除了叶无道。她不会再花心思去关注另一个男人。她知道叶无道可是那种对这个很敏感的“刚气鬼”,杨宁素可想因为这个让叶无道误会。 “宁素还是单身?”柳云修见杨宁素摇头流露出一丝失望,心思缜密的他可以确定这个房间没有男人居住。 “我已经有心爱的男人!”杨宁素坚决道,既然心里只能容纳叶无道一个男人,她就不想让他抱有无谓的希望。 “他一定是名极其优秀或者说是完美的男人。” 柳云修隐藏眼眸中的那抹伤感,微笑道。杨宁素的美丽是他最欣赏的那种,有些女人的美是用来读的,读出她的韵味的人幸福。由内到外的深沉修养,使她散发出一种不可言喻的魅力,她不造作,不包装,原汁原味地弥漫着,并形成一种氛围。 “嗯,应该是吧。”杨宁素偷偷吐了一下丁香小舌,叶无道这个家伙离完美还远着呢,这次就先夸你一次。 柳云修再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品茶,似乎是想从那苦涩中品尝出独特滋味。眼神依旧温暖,神色仍然平静,举止还是那般优雅。 他不会认输,从来会,他永远是最后胜利的人。这一点,几乎整个中国都不能够否认! 杨宁素也低头漫不经心的喝茶,叶无道是那种可以放下一切事情陪着自己女人“齐案画眉”的男人,如果他有江山,那一定是因为他要用整个天下来换取佳人的嫣然一笑,最熟悉的叶无道的杨宁素对这一点深信不疑。叶无道可以陪心爱的女人谈香水的品鉴谈这个季度她应该穿戴哪种风格的服饰谈如何佩戴胸针能让她的气质更加突出谈如何利用天然药材保养肌肤……就是这么一个多情的风流种,他不会像那些沉醉事业而忽略女人的男人般冷漠,他永远会在你最需要他的时刻用细微的事情表达他的温柔,当然,在重大事件面前,他不会忘记给你最坚实的肩膀依靠! 这也是杨宁素能够在内心交织犹豫痛苦和挣扎的岁月坚强走过来的支柱! 杨宁素抬起头微笑道:“过几天我就会去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