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神秘情敌(上)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五十四章 神秘情敌(上)

太子党总部太子大厦对面的一幢大厦顶楼天台,两位男子傲然站立,气宇轩昂,绝非凡人。 “天鼎,这个太子似乎很放心他的老巢啊。” 拍卖会场上和叶无道竞拍那件辟邪九猁琉理杯的神秘男子淡淡笑道,平凡的相貌因为那种超俗的自负和神采而格外具有魅力。 “要我进去彻底铲青太子党吗?” 身边异常高大健壮的中年男子恭敬问道,被叶无道断定实力在萧破军之上的强悍男人浑身气势惊人,那种杀伐气息必然是经历千万次实战慢慢积累起来,这和叶无道气势的培养如出一辙。 “算了,我不希望你受伤,太子党虽然主力战将都不在总部,过以叶无道的才智和谨慎应该不屑于空城计,而且就算能够踏平总部也没有多大实质意义,更何况这里是那个老头的底盘,我目前还想和他彻底翻脸。” 神秘男子微笑着摇头,“听说太子党除了深藏不露的太子,最具威望的就是天王战虎萧破军,不知道这个据说是在地下拳市自学成才的武学天才十年后会是如何的强大。” “如果可以,我倒是想和这个后辈玩玩,似乎有十年没有痛快的出手,知道常饮血,还有没有饮血的**。” 被神秘男子叫作“天鼎”的中年男人狂放笑道,“整整十年。偌大的中国竟然如此人才凋零!” “呵呵,和你动手地话我想这么一个值得期待的天才也就废了。”神秘男子笑道,“不是我华夏人才凋零,而是你太强悍了。你以为想你这样的强者十年就能出现两个?当年曹天鼎这个名字似乎不亚于那个人吧。” “我和他还有一战未完!十年前因为那件事而拖延到今天,他十年的无影无踪便让我苦苦等了十年!”曹天鼎地杀意居然呈现丝缕状散发,这种诡秘的场景似乎并没有让那个神秘男子诧异。 “上次和舞凰在泰山交手的那名忍者似乎实力不弱,在百招后还能够在舞凰的手上逃脱,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啊,想必在日本也算是能够排进前二十的强者了。”神秘男子把玩着手中的一块圆润玉佩淡淡道。 “是舞凰大意了,若非舞凰保存实力,一定能够当场擒杀那名忍者。”曹天鼎愧疚道,敢看那名微微皱眉的男子。 “似乎很多华夏高手都遇到这种胜则退的挑战了,有意思。有意思啊。”男子手中那枚龙形的华美玉佩在阳光下栩栩如生犹如真龙般游动。 “那名忍者地结印和一些奇门遁甲倒是有那么点意思。”曹天鼎轻蔑道。 “忍者在战斗前口念九字真言同时用双手摆出各种印契是个必可少的过程,忍者九印依次为独占印大金钢轮印外狮子印内狮子印外缚印内缚印知券印,日轮印和宝瓶印,但是这些无非都是从华夏武库中延伸出来地东西。这一点,和你还有一战的那个人最有资格说话,呵呵,说句实话,在我看来华夏博大武学真正集大成者只有他一人而已!”神秘男子食指轻轻摩娑着龙形玉佩正色道,显然对那个“他”有些特殊的看法。 “这一点确实如此,天鼎也没有任何怀疑。” 曹天鼎点头道。“那群东瀛忍者没有一样能够登大雅之堂的武学!” 神秘男子摇头笑道:“这倒也不能完全否认。忍者有一套训练精神力量的方法,这才是忍术的秘中之秘,它就是东密的修行。东密和我国地藏密,印度的杂密一样,是佛教中密宗的一个支派,东密对于人体念力的开发向来有着自己独特的传承,在密教界一直以显著快捷著称,但是很多东西是需要时间慢慢积累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忍者顶尖高手无法和我们华夏高手抗衡的原因之一。欲速则不达。” 曹天鼎纳闷问道:“东瀛密宗似乎目前没有任何动静,而且那几个主要流派也都蛰伏不动,难道是十年前那一战让他们元气大伤?密宗曾经在东瀛大行其道啊。” “密宗关于人体奥秘和潜能的挖掘是最为让人认可的地方。密宗修行者执著地认为只要通过密宗法门的不懈努力就能使身体发挥全部潜力,让身体与宇宙沟通达到天人和一的境界,这一点似乎和忍者崇尚地极限体术不谋而合。” 神秘男子微笑道,精通中外各项武学秘籍的他有足够的发言权。 “这次来中国南方有特殊的目的吗?”曹天鼎小心翼翼问道,这是一个越轨的问题。 “见一个女人。”神秘男子低头望着手中的玉佩,露出一个温暖的笑意。 中国顶尖高手的曹天鼎一阵愕然,但是没有再说什么,这不是他应该问应该知道的事情。 扬宁素开着自己那辆奔驰赶回市区的公寓,今天她刚刚在邻市采访了一家神话集团在本省的竞争对手,深入调查了那家公司的相关项目运作和资金链状况,目前已经拿到第一手资料。在经过一座小时候陪叶无道一起玩过的公圆的时候,杨宁素忍不住停下车走进去。 崇尚精致生活的杨宁素坐在一跟秋千上轻轻摇晃,黄昏将她的身影拉长,有一种叫做寂寞的东西笼罩在这座藏着诸多回忆的小公园。杨宁素打开手机,里面的图片录音和视频全是她背着叶无道偷偷珍藏起来的,这只手机已经陪着她有整看三年多了。 三年了,她不再像从前那样安心的一个人听一张泛黄的唱片打发时间,再捧着咖啡坐在树荫下享受阳光,再一个人快乐的出门旅行……这一切,只因为她知道她必须拿很多时间去思恋回忆和爱一个人,一个最不应该爱的男人。 杨家的威望和叶家的势力会允许自己和无道的那场恋情吗?这种可以算是丑闻的事件一旦被杨家的诸多政敌和叶家的那些竞争对手知道一定会给两家带来很多麻烦吧?世界就是这么现实,上帝就是这么喜欢捉弈凡人。 杨宁素叹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收起手机,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自言自语道:“杨宁素,你一定不能放弃,否则无道一定会不理你一辈子,你也会后悔一辈子!” 今天的杨宁素自然不是那种不谙世事的黄毛丫头,身为中国南方女主持一号的她便是以才思敏捷和妙语生花著称,主持的政治类和经济类节目更是吸引了一大批观众。这样一个才貌双全的大美女当然对这个社会有着深刻的了解,也十分清楚和叶无道的关系一旦公开的后果,这种属于社会禁忌的关系很容易遭到巨大的抨击,而且媒体的力量还不是杨宁素最担心的事情,到时候姐姐和父亲知道后又会有什么反应? 寂静的公圆,人流渐渐散去。 正当杨宁素轻巧的跳下片千想要回家的时候,一群混混模样的青年嬉皮笑脸的围在杨宁素身边,其中戴耳环的瘦弱青年一个阴阳怪气道:“呦,这不是我们的金牌主持人杨宁素杨大美女嘛,今天怎么这么空来这里啊?” 今天的杨宁素额外穿了一件淡紫色刺绣上衣,配上牛仔裤别有青春风韵,没有了往日面对全省观众的严肃,其间的妩媚风情惹人无限遐想。尤其是摘下眼镜后的她因为刚才的相思眉宇间萦绕着哀怨更加显得柔弱多情,本省四大美女之一的杨宁素这样的一面怎么不让那些小混混疯狂? “听说追求她的男人都是起码上亿资产的有钱金领阶层啊,而且还有不少政客名人都是她的忠实崇拜者,啧啧,这样的女人玩起来就算让我短命十年我也肯啊。老子就是每天对着她的节目打飞机,现在我一看到她那张脸我就想射,哈哈……”一个满嘴臭味的强壮青年发出一阵淫笑。 “昨天马子跟我坦白嫌我没钱跟一款爷跑了,这个狗娘养的世道!今天我就好好在这个被那些款爷富翁追求的大美女身上讨回这笔债!”一个的还算斯文的男子叫嚣道。 一个可悲的现实是美女正在远离平,这一点就像高雅艺术远离大众一样。即使那些在小巷子里长大的美女,某一天也会从青梅竹马的邻家阿哥的破自行车后座跳下来,头也不回地钻进巷子口守候着的奔驰或宝马。 杨宁素冷冷望着这群发情般的肮脏男人,悄悄掏出手机放在背后想要报警,但是就在按最后一个键的时候被一个眼尖的家伙看到,上前将那只承载杨宁素太多感情的手机拍到地上,心痛的杨宁素顾不得自己所处的危险境地,慌张的蹲在地上捡起那只有些磨损的手机,狠狠瞪着那群淫荡大笑着走向她的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