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美人江湖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五十三章 美人江湖

拓本道哉在叶无道冷冽的眼神中读出那句威胁并是玩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手上的人质似乎并没有起到预期中的作用,原本还想依靠这位几乎让自己也舍不得下手的大美女掌握主动,但可以感受出来叶无道不是那种喜欢被要挟的家伙,拓本道哉正在考虑提出什么条件,原先让叶无道砍断自己一只手这种疯狂想法他自己也觉得可笑,但是一旦放开这个让人惊为天人的美女,他确定这个能够这么快杀死日本忍术排名第七高手的太子可以轻松将自己送到阿鼻地狱。 就在拓本道哉犹豫不决的时候,叶无道冷冷道:“放开我姑姑,你可以马上滚。” 听到这句话拓本道哉脸上浮现一抹希望,其实被逼到这个境地的他几乎已经不抱能够活着回日本过逍遥日子的打算了,最差的打算就是和这个大美女一起从这个世界消失,能够这种绝色的美人一同死亡也是一件满惬意的事情。所以叶无道的条件让他在吃惊和雀跃之余,禁注视那对狐魅的眼眸,这个条件未免也太大度了,显然拥有那对阴森狐魅眼眸的主人不是这种容易说话的角色。 “快走吧,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 一直沉默的叶晴歌淡淡道,因为她已经感受到隐忍快达到极限的叶无道那仅剩的耐心也开始渐渐淡去。 拓本道哉一狠心,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朝叶晴歌说了一声对起后收起匕首就向后退去。最后等到他认为稍微有些安全感后转身撒腿就跑。他没有看见叶无道嘴角悄悄浮起了一抹浓重的不屑和冷酷,誓言?承诺?这种狗屁东西历来对于历史上任何一位争夺天下地王者来说都是堪一击的,要想成就大业,就不要奢望做个诚实的厚道人。 其实叶无道刚才完全有九分把握将挟持自己姑姑的拓本道哉击毙。但是既不想在叶晴歌身边如此近距离地杀人,也不想做没有绝对把握的事情,要是其他人他还可以做一次赌博,但是对象是叶晴歌,叶无道不想赌博也不敢赌博。 但是,这个时候,似乎不需要顾及什么了。 叶无道左手微微扬起,两根手指轻轻拈着一把雪亮刀锋,偶尔的一缕阳光照射在那片薄如纸片的雪刃上时,叶晴歌微微皱眉。朝叶无道摇了摇头。 叶无道凝视着这位很多年没有见面的倾城姑姑的片眸,嘴角的冷酷逐渐融化为阳光和柔和。收起那片知道夺去多少人性命的雪刃。 影子冷锋,最让人忌讳的并不是那柄冷锋血魄,而是隐藏在暗处的冰锋雪刃,出道两年影子冷锋用过七十二次冰锋雪刃,没有一次落空!这种百分之一百地命中率才是叶无道最让人胆寒的地方。 但是看到叶晴歌摇头,绝对自我为中心地叶无道第一次放弃已经做出的决定。没有其他原因,只为了那张温婉的容颜不再皱眉。 “无道。没有想到前两次姑姑都没有认出你。”叶晴歌感到一种淡淡的温情萦绕在心头,毕竟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所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有那种熟悉的感觉,让原本因为看透很多事情而显得有些淡漠地她平静的心境也出现不小的涟漪。 “姑姑,无道很想你。” 叶无道轻轻走过去,走到那张让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正视的容颜面前,在叶晴歌的微微惊讶中抱住了那具从没有男人抱过的娇躯,柔顺漆黑的三千青丝散发的幽香让毫无邪念的叶无道舍不得放开叶晴歌,这种温情是他太久没有享受地奢侈感受。 三年前叶无道那些看似浪荡幸福的生活其实有着并非常人想象的那样完美。叶正凌在很小就把他带回华盛顿后并是给予这个家族这一代唯一地男性公宠溺和疼爱,而是严格的教育和苛刻的培养!本来就是深沉商场赢家面向世人的“银狐”在家里同样难得见到一个笑容。 后来回到父母身边,杨凝冰因为事业需要几乎就没有真正做到母亲的责任。这一点是女强人扬凝冰每天很晚回家见到沉睡儿子面孔时流泪的原因。而叶河图这个无良男人似乎将一个父亲所有不该教授的东西全部灌输给了儿子,没有人知道那个喜欢悠闲喝茶、随意看报的男人如何看待叶无道的成长。 所以能够让叶无道清楚明白感受亲人感情的就只有扬宁素了,但是等到扬宁素成为主持人后见面的时间也渐渐缩短,那个年少却没有经历太大波折磨难的叶无道就在那种拥有很多东西也缺少很多东西的环境中慢慢长大。 直到遇到叶无道注定辉煌的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那次事件,然后在血与火中迅速成长!也许是家族优秀基因的缘故,叶无道竟然活着走出那场被某些人暗暗注视的“战场”。 然后在谈笑风生中悍然挥刀,遇神杀神,遇魔灭魔,大杀四方! 被抱住的叶晴歌倾城容颜破天荒的出现一抹动人的红晕,似乎想推开这个已经是青年的亲人,但是随即便打消了那个在她看来有些残忍的念头,嘴角微微翘起抚摸着叶无道的头,听着傻傻的他轻声呢喃“姑姑”。 这个时候的叶无道哪有半点刚才杀意滔天却深藏露的阴沉,欣慰的叶晴歌微笑道:“无道虽然杀戳极重,但是仍然是个让姑姑开心的好孩子。” 日本忍者排名第七的人物应该是属于高手了吧。而且还有三十名中忍,她实在没有想到那个第一眼见到儒雅的青年竟然就是那个如今传闻最多的中国南方太子,而且还是自己的亲人。 对于她来说,这种杀戳并不会让她震撼,因为她天性淡泊使然,而且想到曾经的那场历历在目般的世纪大屠杀,这种场景实在算什么,想到这个,叶晴歌情绪有些低落 也许是两人心有灵犀的缘故,感受到叶晴歌有些伤感的叶无道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容,正当叶晴歌有些忐忑的时候,叶无道已经完全抱着她弹到一棵树上,然后几个纵跃到达最高的一个棵大树枝干枝头,抱着叶晴歌面对整个西湖,那一湖碧水顿时全部映入眼帘。 因为叶无道的这个举动太过出人意料,受到惊吓的叶晴歌马上可爱的闭上那对水灵眸子,等到叶无道让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的眼界顿时开阔,山峰如黛眉翠绿的娇人,湖水似玉湛蓝的媚人,原本有些低落的心境马上恢复宁静。 叶无道和叶晴歌两人站在离地十几米的枝头,清风拂过,飘然如仙。尤其是叶晴歌的那头青丝更是随风肆意飞舞,配上她那宽松的服饰,简直就是凌波的仙人。 叶晴歌抬头微微瞪了一眼恶作剧的叶无道,嘴角却是盈笑,淡淡道:“亏你想的出来。” 叶无道委屈道:“姑姑不喜欢啊?” 仍然被叶无道搂住纤腰的叶晴歌噗嗤一笑,那一刻的风情如同空灵山谷百花绽放般动人,掩嘴笑道:“还是和小的时候一模一样,喜欢干坏事后装出一副很无辜很纯洁的样子,让我每次都被你爷爷说。” 凝视着姑姑毫无瑕疵的脸庞,叶无道轻轻摘掉那根随意系住三千青丝的紫色绸带,瞬间飞舞的三千青丝展现一副狂乱优雅的唯美的画面。有些痴迷的叶无道传头望着西湖有些迷茫道,“姑姑,江湖是什么?”叶无道凭借超群的智慧成就今天的事业,但是他是孤独的,他想将自己的悲伤和痛苦与自己心爱的女人分担,因为他不想她们有一点点的愁容和负担,他要的是她们的幸福的笑容和开心的生活,他要她们远离他那个充斥杀戳和鲜血的冰冷世界。 “江湖,男人都喜欢的地方。” 叶晴歌眼眸流露出彻骨的悲哀,淡淡道:“江湖有两种,一种是那种充满浪漫气息的阳春白雪,如同江南悠扬曲调,那样的人即便落泊江湖也掩盖不了他们的名士气息,注定是不世的奇人;另一种则是落尽草根的苍凉悲壮,好像一幅塞北的孤旅图,那样的人即使剑倾天下名扬四海也还是具有自己的浪子味道。前者大多被无数人顶礼膜拜,后者也许会孤独的老去,然后被人遗忘,记住的只有他的那把剑,或刀。” 青龙萧易辰! 叶无道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拥有帝道之剑男人! 叶晴歌隐藏起那份伤感微笑道:“那无道的江湖呢?” 叶无道胸中那股沉闷一扫而空,望着那钱塘江笑道:“无道的江湖结局不会是空老林泉烂醉花间,也不是那种一手持蟹一手持酒杯拍浮酒池中便足了一生的人生,无道要带三尺剑立世功,让这个江湖按照我的规则来进行!江山,本太子一个人坐了,美人,本太子一个人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