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姑姑倾城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五十二章 姑姑倾城

持刀傲然站在一片满目沧夷的修罗场中的叶无道嘴角泛着冷笑,抬头用那种不带有一丝人类感情的眼神瞥了一眼依旧立于枝头的那名强大忍者,淡淡道:“测验?” “太子千万不要误会,这只是我一个测验太子能否和我合作的一个小小试验而已,并没有其他的意思,既然太子已经通过测验,那么我们就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合作计划了…… 拓本道哉满脸笑容的走向叶无道,丝毫没有走近死神的觉悟。一个小小的测验就需要几十条生命为代价,这个测验未免有些昂贵,那些躺在地上的都是日本忍者部队中的精英,全部都是有着较强实力的中忍,这样一支中型队伍在日本已经足够消灭一个中等规模的帮派! “既然你有兴趣考验本太子的实力是否有资格和你这种废物合作,那么本太子就多花点时间来看看你是否有资格和本太子合作!” 叶无道抬起那把已经砍出缺口的长刀,修长手指轻轻弹了一下刀刃,清脆悦而的响声似乎在预示着另一场屠杀即将拉开序幕。泰然站在枝头的那名忍者看到叶无道朝向他的那道冰冷眼神时,脸色瞬变。 脸色苍白的拓本道哉没有想到叶无道竟然会翻脸,这已经出乎他的意料,再也笑不出来的他战战兢兢的向后退,此刻微笑的叶无道看起来是那么地恐怖,现在他能够感受那个弟弟被砍断一只手臂的感觉了。 拓本道哉突然眼前一花。就在他以为铁定没有性命的时候,“能跑多远就跑多远!”一个沙哑的声音在他身前响起,呆滞没有反应地他被那名用手中长刀格挡住叶无道那沉魂一刀的高大忍者一脚踹得倒飞出去,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的拓本道哉终于明白目前的处境。狼狈的拼命往后逃窜。 “得寸进尺的人下场一般都不会太好,年轻人。” 那名蒙面的强大忍者面对叶无道那冰冷刺骨的眼神淡淡道,他知道叶无道在这场杀戳中隐藏了巨大部分的实力!也许是那个青年的对手太差劲使得交手太过轻松,而无法让他真正了解这个明明只有二十岁左右地青年实力底线。 但是不管怎么样,他绝对允许这个也许是这一生中最大对手的青年伤害自己要保护地人,这就是忍者的命运,生命是卑微的,只有完成任务才是最终目标,在这个过程中一切都可以放弃,尊严、鲜血、生命。 “他今天一定得死!” 叶无道凭借两人持刀相撞后的反冲倒退向一棵大树。然后一弹再一次以更快的速度如同流星冲向同样倒退的那名忍者挥出一刀,冷猎的刀势顿时将周围地落叶往两边扫开。怒吼一声的那个忍者双手握住刀柄右脚往后挪了一步。用日文喊了一句“御龙拔刀斩!” 猛然上提的长刀将叶无道这飘逸的一刀破去,两柄长刀猛烈撞击出一串耀眼的火星,叶无道凌空持刀跃到一棵树的树干上,微笑道:“有意思,这么长时间终于让我碰到一个稍微像样的对手了。说吧,什么流派的。似乎就是你把我的龙钥打伤,所以你还有最后一个让我知道你是谁。因为你和那个家伙一样必须得死!” 那名见到叶无道手中完好无损地长刀颇为惊讶的忍者,明显精通中文,淡淡道:“你似乎很自信能够杀了我。” 叶无道耸耸肩,嘴角微微翘起,冷笑道:“听说现在的日本忍者还有不小地规模,也出了几个算得上能够上台面的家伙。剑道日本第一的叶隐知心,不问世事的神秘宗师武藏玄村,望月家族的家主望月守云,还有被誉为杀人狂魔的贺风魔次郎。我想就算你是其中的一个。实力也不会相差太远吧?” “那名持有红雪左文字的应该就是望月家家主望月守云的女人吧?至于那个能够让圣刀认主的丫头更是让我震撼,没有想到会被则这么一个小女孩得到圣刀的认可,哎。这个世界是真的不合适我们这一辈的老人了。” 望月家族,如今甲贺最有势力的上忍之一。居住于近江国甲贺郡龙法师乡的望月家当主。也是信浓国名族滋野三家之一的望月支流,相传由擅长烟火术的“甲贺三郎”建立。在伊贺、甲贺两地曾有“伊贺是服部、甲贺乃望月’的盛名。 那名忍者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些沧桑道:“我原本是伊贺流的上忍,最后背负骂名逐出伊贺,成为拓本家族的守护,和那久负盛名的日本四大忍术宗师比起来还要差上止一截景五年前曾经向剑道宗师叶隐知心挑战,百招内完败。不管我们这场战斗结局如何,我都希望你能够记住我的名字!” “隐月千流斩!” 那名忍者气势陡然上升,拔地而起长刀划出一道半月形的完美弧线劈向冷眼旁观的叶无道,空中的他喊道:“我的名字叫做山门五卫,记住了,小子!” 叶无道身体微微后仰正好避过锋芒,那道弧线将他额头前的一缕头发割断,但是叶无道的神色始终保持绝对的平静,仿佛这一刀也在他的计算范围之内。然后他看似随意的信手反手背挥出一刀,一道更加圆润的弧线似乎割破了空间般呈现细微的波纹状先是抵消了山门五卫隐月千流斩的杀气,然后迅速扩散到山门五卫的胸前,不等他回刀抗衡这狂乱飘零的杀气,头顶一道矫健的身影已经凌空挥刀而下! 使用类似千斤坠躲过这一击的山门五卫落地后和那道鬼魅的身影展开刀刀相撞的激烈战斗,两人在地上、树干上、枝头各个位置都有交锋,每次都是叶无道如影随形的跟在山门五卫背后挥出一刀,使得后者颇为狼狈。 其间山门五卫的几个招数倒是让叶无道琢磨了不少时间,从他那阴谋的笑意就可以看出他正在策划什么。最后撤刀指地对山门五卫冷冷道:“好了,本太子玩够了。你似乎也已经使出全部本事,是该结束这场战斗的时候了。我可不想让那个家伙多活几分钟,敢跟本太子玩,那我就让他连命也搭上的玩个彻底痛快!” 精疲力尽的山门五卫怔怔望着依旧悠闲随意的青年,蒙面的苍老脸庞挤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喃喃道:“是该结束了,我们那个时代是时候退出舞台给这些年轻人了。” “作为偷学你绝招的回报,我会让你死在自己的招数之下。” 当叶无道扬刀轻轻吟诵“断水天流斩”的那一刻,在日本忍者中赫赫有名的老人欣慰的闭上眼睛。能够这么快就将这门伊贺流不传之密学得如此神似,自己也用担心这门绝学会在自己手上失传。 命曰《飞花剑流》战国时期伊贺国山田乡天才下忍、伊贺十一达人之一八右卫门创立,此人善于双忍术中高难度的变装术及阴阳术,普段伊贺之一宫敢国神社的世话人,声名显赫。 没有回首山门五卫的尸体,叶无道扔掉那把沾染太多鲜血的钢刀,嘴角的笑意温醇如清风,日本四大忍术宗师,再加上传闻中的三大剑师,届时日本之行不会乏味枯燥了,因为山门五卫这位在百招内完败叶隐知心的忍者高手中的高手让自己使出了差不多正常状态下的五成实力。 呵呵,正常状态的五成实力。 不知道那些所谓的宗师能够陪自己玩多久呢? 叶无道的眼神刹那间冰冷,扬起一个自嘲的笑意,那又能够陪青龙萧易辰玩多久呢? 当叶无道再一次见到像一只丧家之犬的拓本道哉的时候,出现两个有些意外却又在意料之中的人物,脸色微微苍白的方月墨,神态依旧平静清淡的那个有过几面之缘的绝色女人,而拓本道哉一见到叶无道赶来马上颤抖着将随身携带的匕首架在那名女子的脖子。 杀机暴惩的叶无道正想用自己的手段干净的解决这个垃圾,偏偏在这个关键时候最不该说话的方月墨放声喊道:“叶无道,她就是你的姑姑,叶晴歌!你一定不能让那个家伙伤害你姑姑啊!” 听到这个消息的拓本道哉终于脸色好转,一个手肘敲晕提供了这个绝妙消息的方月墨,狰狞笑道:“好一个太子,竟然能够先是一人杀干净近三十名中忍,而且还击败我国忍者第七号人物!但是这又怎么样,现在你的姑姑在我的手上,你能把我怎么样!?” 拓本道哉那交织惊慌和恐惧的刺耳笑声让片镜般宁静的叶晴歌微微皱眉,但是些许不快很快就被遇到叶无道的喜悦取代,那对望向叶无道的深邃眸子有着不需要用言语表达的清灵意味,无道,你真的长大了。 叶无道邪美狐魅的脸庞绽放一个璀璨的笑容,凝视着亲姑姑的那张绝世容颜,淡淡道:“你敢碰我的姑姑一根头发,我仅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我还会让你看个家族、你所有重视的人后悔他们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