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飘逸杀戮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五十一章 飘逸杀戮

紫云山庄确实是块风水宝地,叶无道对于风水这一带着神秘色彩的玩艺倒是有几分了解,而这山庄所处的就是古书上所描述的“阴龙踞坤”之地,算是杭州最佳的几个风水宝地之一了。杭州是一个没有帝王气脉的烟柳繁华地,南宋建都临安本就是一场迫不得已的闹剧,所谓素龙伏形、白虎持势、朱雀乘风、玄武当权,然后最不可或缺的就是勾陈得位,这样五德俱备才有一个虎蟠龙踞的帝王龙穴,而这个紫云山庄就是独缺勾陈紫薇垣的“阴龙踞坤”,这样一来较之林隐寺的“龙突渊”和岳庙的“白虎伏洞”就要差上几分,不过能够找到这么一个风水宝地也算是高人中的高人了,因为紫云山庄的别墅布局都暗含星位,其中的玄机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讲清楚。 “址够死在这种地方也算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 叶无道负手仰望天空,平淡的语气让人感到彻骨的寒冷。这次是叶无道第一次完全单独面对对手,望月鸾羽守护着韩韵走回山庄,而龙钥也让叶无道在暗中保护处于明处的两个女人。 这样一来叶无道身边再没有其他人,如果有人认为这就是灭掉叶无道的最佳时机,那一定是大错特错的想法,因为这个时刻才是叶无道真正能够放开手脚的“游戏时刻”,这也是为什么望月鸾羽会感觉叶无道即使在血洗青狼亲自动手的时候也没有那种真正释放地原因。 从树林各个枝头和叶无道的身边周围瞬间出现无数个忍者,侥幸的阳光透过繁密的树叶映照在地上。斑驳地光影因为树叶随风的舞动而在地上扬起一阵灿烂的波浪,但是这种柔和的温情因为那群忍者的出现而破坏殆尽。 一群单手持刀的日本蒙面忍者紧紧盯着傲然站在包围圈中央的那个青年,这次执行的任务他们有一个大致的了解----杀一个人,一个砍断他们忍者部落守护家族二少主一只手的罪魁祸首。一个传闻独自挑战日本新神话和“千尾”八部众地变态! 他们散发出的冰冷杀意使得这里充满阴森地感觉,但是他们并没有感觉到那个男人有一点点的气势,他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那里,好像是亘古以来就存在的沉思,那种飘逸和淡泊哪里是那个传闻中的男人。 就在他们疑惑是不是找错人的时候,那个男人竟然笑了,笑得很灿烂,只是却让他们更加没有理由的紧张,原本应该是占据主动地他们瞬间被扭转局势,而这一切仅仅是因为一个可有可无的笑容。 “虽然知道你们这群劣等民族听不到华夏语言。但我们毕竟是拥有五千年悠久文明的礼仪之邦,有些话说还是要说的。” 叶无道轻轻扬起那只修长如玉的右手。动作轻柔缓缓就象是抚摸情人的脸颊,那只能够弹奏出天籁旋律的手在抬起的过程中似乎隐藏着巨大的玄妙,“非我族类却敢踏足华夏,下场只有一个,死!” 当叶无道轻轻说出那个“死”字地时候,他那只原本只是轻薄红颜的手已经尖锐如刀,插入一个最近忍者的腹部。朝那双痛苦而绝望地眼睛露出一个鄙夷的笑意,叶无道单脚弹地,一个后翻躲过背后两把日本刀的偷袭,鬼魅的身影顿时出现在那两个不知死活偷袭他的两个忍者身后,双手成爪状轻轻捏住那两个在他看来无比脆弱的脖子微微扭动,清脆的骨折声在沉寂的氛围中格外震撼。 少林的大力龙爪手!这种往常只有电影中出现的绝技就这么被叶无道轻描淡写的使出。如果有少林真正不出世的高手在场的话,一定会惊叹这个武学天才竟然可以在这个年纪将龙爪手练到这种返朴归真的境界。 叶无道落地轻易解决两具在他眼中早就是死人的废物后,头一撇,刚好避过一把划过他脸的精致钢刀。他眉毛轻轻一挑,似乎是对自己的疏忽感到满,右手如同拈花般优雅的在那柄锋利钢刀刀背上轻轻一弹。 叶无道可以保证那仅仅是三分力的“轻轻”一弹而已。仅此而已!但是那个家伙却是虎口因为和急速脱离手心控制的钢刀摩擦而裂开!由此可是那“轻轻一弹”的巨大威力,钢刀被震飞的他还来不及震惊,那把刀似乎又重新朝自己这边飞了回来,莫名其妙的他就被莫名其妙的那把自己的钢刀插入脑门,并且被巨大的惯性往后带出老远钉在一棵树上。 伸手,弹刀,抬脚,踢中刀柄,一系列动作让人眼花缭乱,在优雅中呈现出那股清逸气息,没有招数,他仿佛只是在做一件很随意的事情耸比如和女人拥抱,接吻,上床一样惬意。 杀人是一种艺术。 让人见识到他另一面的叶无道用事实证明了这一点,杀人是世界上最庄重的事情。 这就是戴着眼镜杀人和不戴眼镜杀人的区别,叶无道血洗青狼那是一种彻底血腥的凝重杀戳,而这次,则是飘逸出尘的清易屠杀,两者虽然方式不同,但是结局都一样,彻底的长眠! 一个高高跃起日本忍者凭借向下的巨大冲力劈下凌厉的一刀,见到那个瞬间夺取自己四个同伴的神秘男子竟然没有反应的站在那里丝毫没有回避的意思,等那名忍者窃喜,只见叶无道右手中指与大拇指相拈,其它三指微曲成兰花绽放状,极其诡异却唯美的架住了这势大力沉的一刀,那名已经惊讶的说不出话来的忍者双脚还没有落地,对面让他胆寒的青年左手中指和无名指朝手心弯曲呈兰花含苞状,似微开兰花中之蕾的食指闪电朝可怜的家伙胸口间弹去,顿时这名忍者的身躯倒飞出去撞在一衫树上,弱小的身躯撞断整棵衫树,必然全身骨折的他口吐鲜血像一堆烂泥瘫软在地上。 “天威难犯,众生回避!知道这一点需要你们这群蛮荒之地的蛮夷用生命作为代价!” 瞬间站立在枝头的叶无道俯视下面那群惊慌的忍者冷笑道,这样的角色实在太弱,弱得他连动冷锋血魄的念头都没有。 但是似乎有一个家伙还不错,不想再多浪费力气的叶无道望向远处另一个枝头的高大黑衣人,一般来说忍者都短小精悍,而且身体控制在九十五斤以下,因为很多情况下都要求忍者不被体重拖累,但是那名忍者明显不是,高大健壮,骠悍惊人。 那名高大忍者看到这种惨不忍睹的战况极为愤怒,不停的咒骂,当他见到叶无道那种怪异的招数将最后那名中忍击飞,禁大惊,喃喃道:“兰花指!” 嘴角洋溢着狐魅笑意的叶无道似乎找到了真正的目标,轻轻落地,拿着一把被他空手夺白刃夺来的钢刀,在地面上开始真正畅快淋漓的单方面屠杀,他仿佛在发泄,发泄心中积聚的烦躁和郁闷,最初的那种浩然的飘逸消失不见,随之而来的是如同血洗青狼帮的时候的那种毫不留情的杀戳,不再有刚才的全厚,全是被叶无道手中长刀劈成两半的残肢短体,即使是对方用刀偶尔的挡住叶无道那羚祟挂角无机可循的一刀,下场仍然是肚肠满地的悲凉下场,因为叶无道的那一刀可以斩断对手的一切兵器! 就当满地血腥而浑身没有沾染一滴鲜血的叶无道抬头望向那名高大忍者的时候,三菱财阀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拓本道哉鼓掌笑着从远处的一棵大树后面走出来,满意道:“很好很好,果然不愧是击败我们大日本黑道太子的高手,杀人就是不一样,让我真正感受了一番‘杀人如麻’的畅快境界!” 拓本道哉没有注意到他面前的叶无道眼神始终冰冷,可以说看到他出现的那一刻,叶无刀手中的刀似乎感受到叶无道的庞大杀意而微微颤抖,那是一种人与兵器的共鸣! 这一点,就是青龙萧易辰称叶无道为武道天才的原因! 隐秘处,吴家总管那位古稀老人喃喃道:“好小子,龙爪手,兰花指,似乎还有那么一点太极圆转的意境,还真是什么都精通的怪胎,真知道哪个变态教出你这么一个天才来,看来这里是不需要我出手了,害得我这个老头白担心了一场。这群垃圾死在这里简直就是玷污了紫云山庄,若非我也想看看这个小子的实力如何,你们连紫云山庄的大门都进不来!” 老人随即一闪而逝。 远处,一对男女走向充满血腥屠杀的修罗场,其中那名男子正是红透中国收藏界的方月墨,而那名神情淡泊、风华绝代的人物赫然是那位在拍卖场和黄龙体育中心与叶无道都有邂逅的脱俗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