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龙的逆麟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五十章 龙的逆麟

他虽然在商业上有着不俗的成绩,但是并非浑身铜臭唯利是图的商人耸生性孤傲清高的他一向对生意场和一些政客名流很反感,只不过近几年他的作品实在太火了,价格简直就是疯惩。过我父亲对他从商确实有些看法颇以为然,这也难怪,我父亲就是那种死脑筋。” 韩韵望着兴匆匆走出大厅的方月墨笑道。 “我现在都有点怕去你家见你爸,万一被他看穿我品行不端为人邪恶怎么办?”叶无道皱着委屈道,“上次和他下了半局围棋,肯定被他看穿我的本质了,这下子就算有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都没有用了。” “你还知道自己品行端啊!”韩韵在贼笑已的叶无道腰部狠狠拧了一把,“他总是让我找一个忠厚老实的人做老公,结果就找到了你这么一个善良诚实的好孩子。” 叶无道一阵狂放的大笑,将这一刻尽显妩媚风采韩韵抱在怀中,仰起头让韩韵将酒倒入他的嘴中,那一刻,只要是女人,就会为之倾倒。 “你们叶家和方月墨有交情?”韩韵红着脸帮叶无道擦拭嘴角的酒渍问道。 “据我了解应该和他没有关系吧。我们叶家虽然在中国大陆的收藏市场和艺术品购买上有一定的影响力,但是并没有对方月墨的水墨和油画进行投资,一来方月墨的作品商业价值购买曲线处于弧顶区,明智地投资者一般不愿意这个时候出手,二来个人认为方月墨尚未达到个人创造巅峰状态。现在已经被过分炒作的作品升值空间大,盲目跟风没有实质意义,似乎温州人有大批资金在炒热方月墨的作品啊。当价格和价值脱离的距离太大,谁有有可能是凯恩斯所说地那个‘最后一个笨蛋’。” 叶无道沉思道。艺术品投资是一项具有巨大潜力的项目,但是有点玩火的感觉,稍留神就会烧到自己。这次在浙江的投资已经确定下来的项目除了蔡羽绾的三家五星级大酒店,还有即将上马的千岛湖休闲房产,而浙江足球他也有点动心,如果再加上这个被温州帮搞得“乌烟瘴气”的艺术品投资,那就是多达四个项目,且说神话集团资金周转能否顺畅,庞大的管理人员也是一个大难题,神话集团并不像外人想象的那样依靠叶氏。而是完全地脱离! 上次董事会议甩出亿也是叶氏企业给神话集团的最后一笔资金,而且是作为投资注入神话! 吝啬地叶正凌。这头“银狐”还真是一毛不拔的商界狐狸。 “似乎今天你还有大美女上司参加论坛了哦。”韩韵敢再喝酒,端着酒杯放在另一只手心把玩。 “嗯,看样子以后日子不好过了。”以叶无道的聪明在片刻的迷茫后怎么会猜不出那个开玛莎拉蒂的大美女是谁,庞大的叶氏集团在中国设立七家平行的企业,能够做叶无道上司地就是那个有着诸多“传说”的大中华区总裁了。 “据说她是荣登福布斯全球财富榜上的女人?”韩韵好奇道,刚才陆剑他们谈到那个女人的时候都比较兴奋。能够让那群家伙刮目相看的女人一定是一般的女人,这一点从她能够踏入紫云山庄就能够证明。 “她是一个我爷爷郑重声明不准我碰的女人。” 叶无道嘴角笑意盈盈。眼神有些暧昧。这样的女人若非现在实在是抽出时间和精力来应付,不然的话征服地过程一定很精彩, 萧聆音,混血儿,母亲是中国普通女性,父亲却是世界最大几家私人企业之一的亚洲新嘉年华控股集团的主席,而且还是中东几家超大银行、房地产和电信公司地实际掌控者,拥有七十多亿美元的巨额资产,去年《福布斯富豪榜上名列第名! 萧聆音曾经在美国哈佛大学学习企业管理。在新嘉年华集团的市场部干过几年,并有意进入管理层,但这个愿望没有得到父亲加森泰德的支持。在零二年她父亲让儿子基麦当上了新嘉年华集团总经理,而只是让正好岁的萧聆音象征意义的进入董事会,并没有给具有惊人商业天赋的萧聆音一点点的实权。 不满的萧聆音一气之下投奔新嘉年华亚洲区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叶氏集团,很快凭借自己的实力升到今天的叶氏集团中华区总裁,成为蜚声中外的“打工女皇帝加上后来她父亲将公司的三分之一万股股票留给了她,使得她成为亚洲屈指可数的富翁!但是因为和同父异母的哥哥有着一些矛盾,萧聆音并没有回到新嘉年华集团工作,而是选择继续留在叶氏企业与自己的家族针锋相对! 还真是一个有趣的女人啊,据说还是一个对男人没有一丝感觉的冰山女神,从见到叶无道时候的表现确实可以领略到那种真正的冷漠。 “你就是那个砍断拓本润日一只手的太子党太子?”一位强壮却不显笨重的三十岁男子走到叶无道身边用生硬的中文笑问道,细眯起的眼睛不时闪过阴沉的光芒。 “要不我们出去走走吧。”叶无道提议道,并没有理会这种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角色。而且还是一个貌似日本人的家伙。 韩韵乖巧的点点头,和叶无道一起走出大厅。身后紧紧跟随的望月鸾羽经过那名男子身边的时候,明显感受到一股杀机,秀眉微皱,素手紧握刀鞘中的红雪左文字。 “我叫拓本道哉,是拓本润日的哥哥。”那名男子深沉的眼眸闪过一抹玩味笑道。望着叶无道和韩韵的背影,喃喃自语道,希望你们能够散个好步。 但是叶无道似乎并不在乎他是什么东西什么来历,虽然这个家伙确实很多来头。 二战结束后美国决定采取解体日本财阀的政策,三菱重工于年被分割为西日本重工业株式会社、中日本重工业株式会社、东日本重工业株式会社等家公司,但是它们又在年合并。三菱重工属于三菱财阀的成员,三菱系列公司均为三菱集团组织“金曜会”的成员,它们包括众多外围企业。 拓本家族就是三菱财阀的主要支柱之一,次在西湖游船因为调戏柳婳而被望月鸾羽砍下一只手,这对于偌大的拓本家族来说肯定是不可饶恕的耻辱,有打击报复都是在叶无道的预计范围之内,只是现在才出现一个拓本家族第一顺位继承人反而有些让叶无道感到别扭。按道理说拓本润日在中国表现看来在家族里应该有不弱的势力,但是这么长时间最后派了一个常理上说是拓本润日竞争对手的家族继承人来中国。 事出反常必是妖,其中的缘由就有些值得玩味了。 “知道这个传闻挫败英式弈的男人的弱点吗?”三菱财阀重要家族的继承人拓本道哉微笑问道。 身旁助理模样的男子摇摇头,英式弈在日本的地位和影响力足以让整个三菱集团面临危机,那么能够打败他的男人就更加无法想象的强大了,他实在想不出那样的男人还会有什么弱点。 “听说这个男人可是一个多情种,可以因为一个巴掌将整个帮派灭掉。这样的男人实在是有趣,竟然将那些注定是男人玩物的女人如此看重,嘿嘿。”拓本道哉眼神阴沉,嘴角的笑意让人不舒服,那是一种算计别人的感觉。 “大少爷是说那个太子党太子的弱点是女人?”那个助理小心问道。 “不错!这个男人的致命弱点就是他的女人,啧啧,如此强悍的男人竟然有这么一个弱点,哪一个成功的王者君王会这么在乎价值不大的女人?”拓本道哉拍拍身边助理的肩膀有些得意道。 那个唯唯诺诺的助理陪着自己的主子一起笑,只是他隐约觉得有些地方有点不对头。 既然是致命弱点,那也就意味着是龙的逆麟! 一旦触及那个禁忌,迎接的将是最残忍的报复和打击。 孤独站立在大厅的夏诗筠在叶无道和韩韵走出去后也有些惆怅的离开紫云山庄,坐在那辆奔驰里,她终于能够静下心来整理烦乱的头绪。 接下来就像他所说游戏就要开始了吗?怎么开始?怎么结束? 林家、孔家、月涯公司、自己……一切都会牵扯进去吗?夏诗筠茫然了。 陪着韩韵在规模庞大的紫云山庄散步的叶无道正想在一个僻静的地方和妩媚的大美女亲热,狭长的黑眸突然浮现一抹精光,收敛笑容淡淡道:“望月,你陪韩韵先回山庄,我随后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