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亲人来访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四十九章 亲人来访

吴家的老总管看着满场混乱的局面,不禁头大的苦笑不已,小姐,你的男人果然是与众不同的男人,先是因为一句话将杭州知名人物砍下一根手指头并且踹进西湖,现在又是把活生生的一个人干掉,唉,杀人我这个老头这辈子也没少干,可年轻人你诗不是可以稍微换个地方用稍微温和一点的方式清理垃圾?要知道这种事情处理起来还是有些头痛的,又不知道要掉几根头发喽,叶无道啊叶无道,孔家后人竟然如此被你戏耍,还真是不愧太子这个称号。 叶无道,这是你的年少轻狂不知道天高地厚呢还是你的运筹帷幄胸有成竹呢? 不过不管怎么样,你这种上天下地为我独尊的自负很对我这个糟老头的瞿口,看来日后不帮你和小姐都行了。 老人迅速展露他的应变能力,将白痴也看得出来地上那个家伙已经去上帝那里或者地藏菩萨那里报到了,但是硬是被老人“解释”成突发性晕厥抬出大厅,那些能够坐在这里聊天喝酒的都不是傻瓜,既然东道主都这么说了,也就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都没有听到。 没有台阶下的孔奇华正想发作却被突然出现在身边的山庄总管拉主,老人在他耳畔说了一句话后就狠狠瞪了一眼叶无道,灿烂微笑的叶无道耸耸肩,接过身边望月鸾羽递过来的一杯极品葡萄酒,端起酒杯朝孔奇华抬起表示不送。 “你总有一天会为今天地所作所为后悔的!”已经被叶无道放开的夏诗筠淡淡道。 孔家在亚洲的经济和各方面势力都要比总部在华盛顿地叶氏企业强大,在政治方面虽然无法和杨家相提并论,但是同样不可小觑,尤其是在台湾的政治圈更是只手遮天那种类型的家族。在财阀当道的台湾,其实真正掌握政局的就是那几个隐秘的家族,而孔家就是其中一个! “后悔?不会,叶无道从来不做后悔的事情,即使真的是错事!从今天起你最好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因为接下来很多事情都需要一定的心理承受能力才能接受。最后说一点,孔家欠中国地,我会稍微花点心思全部讨回来!” 坏人也有品位和底线,相信没有哪一个中国人会不尊敬周总理,没有哪一个中国人会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存在。如果有,你可以得出一个明确地答案----他根本就不是人!叶无道虽然否认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坏人。但是很多事情都是毫无悬念的,比如对于卖国贼他会见一个杀一个,见到日本右翼政客他会见一个杀一个! 叶无道轻轻尝了一口酒,扔下一个仿佛被利用完了便抛弃的夏诗筠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中央,走向一直在等待他的韩韵,脸上的笑容再没有刚才灿烂中地阴森,有的只有真诚的温暖和一些歉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她总会在远处默默的等他,一直等到他出现为止。 “以后我都不会让你等太久,绝对不会。” 叶无道温柔的抚摸着韩韵坦然的脸庞,有这样的女人站在自己背后还有什么事情无法解决?! “让我等多久都没有关系,只要你会回来,那就够了。”韩韵不是没有疑问,见到自己心爱的男人和另一个丝毫不自己逊色的女人搂在一起只要是个女人就会吃醋,韩韵再大度再优秀也不能例外。但是极品女人和普通女人地区别就在于她们会明白什么场合说什么话。 而且叶无道从来就没有让她失望过! 在韩韵看来其实叶无道根本是很油腔滑调装腔作势,只是太英俊了点太多情了点,这样的男人怎么都是男人的“全民公敌”,所以被很多女人误解也是情理之中地事情。含着衔金钥钥出世钢琴棋酒书画样样精通。但是这样一个最应该是不学无术玩世不恭的男人却做出了任何男人都侧目惊叹的事业,他是一家被誉为明星企业的创始人,一个统治南方黑道的魁首枭雄式人物。 “美女和大款的脾气不佳有口皆碑,脾气婉约、相貌出众、气质璀璨的佳人只会出现在金庸老伯的江湖或琼瑶阿姨的花圆中,美女们有点脾气就像明星们不时闹点绯闻,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像小韵韵这样对我会让我深感惶恐哦。” 叶无道微笑道,将手里的酒递给捂住嘴巴娇笑不已的佳人。 “谁说我的脾气好的,我只不过是隐藏的比较深而已,到时候可不许后悔哦。” 韩韵浅浅尝了一口馥郁芬芳的红酒,眼前的男人属于那类是花花公子类的才子他的人生哲学就是享受生活他的笑笑到古稀花发也没有沧桑感,还是要释放骨子里天生的风流不羁。并不是魅一个女人都能够读懂眼前让她愿意付出一切的男人,这是她们的损失也是自己的幸运。 这个时候韩韵朝那位似乎彻骨孤独的女人看了看,结果两人的视线正好碰撞,韩韵不禁感叹那位女人的美丽,就算一向骨子里骄傲的她也不得不承认那位女人的倾国倾城,尤其是那种气质更是让人无法不关注。 这样的女人,确实有资格做自己的情敌!韩韵略微有些担心,禁靠紧了温暖的叶无道。 “要吓我!就不怕我现在就后悔?”叶无道抱着因为喝酒的缘故而脸颊红润的韩韵,再一次涌起趁早要了这个深爱着自己的女人的龌龊念头。 “那就要看无道有没有宽广的胸怀和非常人所能包容的姿态来包容韩韵喽,无道。你说你有没有这种胸怀啊?” 韩韵调皮笑道,也许因为刚才酒精地作用,韩韵清秀高贵的容颜出现了难得的妩媚,“我可是属于那种‘人既已出。概退还’的女人哦,反正我是要死皮赖脸地赖着你一辈子了,怎么,怕了吧。” “嗯,当然怕,我这个天不怕地怕的太子都快要怕死了!” 叶无道捏了一下韩韵的鼻子,后者听到这个回答马上垮下了那张精致美丽的红润小脸,得逞的叶无道这才笑道,“我就怕小韵韵不是那种‘人既已出,概不退还’的女人!怕你不会赖着我!” 韩韵主动踮起脚跟在叶无道脸上亲了一口。然后迅速钻到叶无道的怀里敢见人。 这是个有着深邃眼眸男子,轻轻一凝眸。一切已尽在言中。 望月鸾羽默默注视着这一切的发生,从那次劫持慕容雪痕失败后她便留在这个单手夺取圣物村正的男人身边,到血洗青狼一系列眼花缭乱的事件,这个男人地行事都是天马行空没有定理,可以说他是一个是个彻头彻尾的阴谋者,他地所作所为都是有预谋的、有计划的和处心积虑的,除了对待他的女人。似乎一切人都成为了他的棋子,这一点自己也不排除! 他聪明绝顶心思缜密、处事看似狂妄实则圆滑、心狠手辣而冷静冷血、而且有着和年龄极不相符的韧力和耐性,更要命地是他有着无懈可击的外表和翩翩的优雅贵族风度,一张会哄得人把性命也交到他手里的嘴,一身足以取得奥斯卡金像奖的好演技,一副有着商业触觉、头脑和管理能力的头脑,这样的男人,若非天生的风流和善待女人,女人可能怎么被玩弄一辈子都不知道。 他在多个女人中周旋。像围棋国手般的博弈,又如三国演义之间地谋划,难能可贵的是这样的男人竟然真地会付出真情! 望月鸾羽突然想知道。这样的男人是否会有失败,她很期待这个可能的出现,原先她以为日本黑道太子英式弈可以做到狙击这个天生长袖善舞的阴谋专家,但是现在看来似乎有些困难。 只是一个人太聪明、太机智、太小心、太完美会不会寻致聪明反被聪明误? 场中唯一一直冷眼旁观没有多大震撼的是一个充满艺术家气质的男子,他今天是作为特邀嘉宾而到场的人,虽然他不是纵横商场的商人,但是在场的很多商界人士都知道他的大名,因为大多数人的豪宅都有这个男人的作品。 他主动走到叶无道面前,微笑道:“你就是叶家这一代的唯一男性,叶无道?” 见到叶无道并没有搭理他,他并没有丝毫的生气,反而有些高兴,笑道:“我叫方月墨,过你不嫌我占便宜的话也可以喊我一声方叔叔,我可是和你们叶家不少份子都有交往,绝对没有拍你马屁的意思哦,哈哈哈……” 方月墨,这是一个艺术圈内人士无法回避的名字。“商人里最成功的艺术家,艺术家里最成功的商人”,这是很长时间以来国内和国际艺术界私下议论他和陈逸飞的经典语句,他是艺术界私下议论的中心,然而在台面上,尤其是在北京的艺术圈,不论是前卫艺术家还是正统的油画家圈子,多数都避免在正式场合谈论他。 但是他的油画和水墨画却是在各大拍卖行上屡屡拍出百万、千万天价的宠儿,就是这个饱受争议的男人,成为中国广大小资的极度追捧和疯狂崇拜的都偶像,喜欢他的女人简直就是满大街随手都可以拧出一大把。 不等叶无道说什么,接到一个电话的他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声音都有些颤抖,抬头朝叶无道含有深意道:“好意思,我要去见一个你的亲人,这些日子我应该会去苏州一趟,以后有机会再来个忘年的促膝长谈!” 叶无道被挑起了一些淡淡的兴趣。 亲人?自己在杭州有能够让这样一个淡泊无争的艺术大师如此兴奋狂热的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