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孔家后人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四十八章 孔家后人

总有人喜欢做正义的使者在外人作恶的时候粉墨登场,想英雄救美当然没有错,但是至少应该估量一下自己的实力,否则人间丑陋存在的坏人没有被你消灭美人没有被你拯救,反而你被人家捏蚂蚁一样捏死,那世界上岂不是少了一个“好人”? 那个穿着鲜明的成功男士离开舞伴走到面带微笑叶无道和脸色微差的夏诗筠面前,注视搂着夏诗筠纤腰的叶无道极其不满道:“你就是南方神话集团的总裁叶无道?” “有问题?” 叶无道和身体有些僵硬的夏诗筠站在一起,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只是熟悉太子的家伙都应该明白这个时候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了,暗处的龙钥已经开始默哀了。 “一个小小的集团总裁也能够参加紫云山庄的财富论坛?我看是你另一个身份再起作用吧,叶氏企业继承人!”这个男人二十七八岁,应该属于那种镶金的海归派,不俗的家世,优异的教育,顺利的人生,加上自己的才华通过家族的根基自然想不成功都难,所以才有现在面对叶无道的狂傲和蔑视。 显然生活在阳光下温室中的他即使在商界取得骄人的成绩,也是那种因为背景足够庞大而可以无视阴谋诡计的类型,而是白手起家那种经历很多非商业因素磨难的那种真正实干家。而且自负的他也一定没有参与众人暗地里对太子党地讨论,也许他不知道。这个时候的强出头已经为他的家族埋下一颗重磅炸弹,埋下他那个也许足以让比林家更加庞大的家族毁于一旦地祸根。 “区区一个叶氏企业继承人似乎还没有资格参加这次财富论坛吧,我们叶氏企业的势力范围不在中国大陆,没有必要给我们叶家这么大一个面子。稍微用脑子想想吧。”叶无道遗憾的摇摇头,这种人根本不值得做自己的对手。 这句话让一开始见到叶无道其实就已经影响正常思维的夏诗筠也是微微皱眉,这次财富论坛确实没有一个人不是拥有瞩目成就的商业大亨或者商界名流,且不管他们的金钱聚敛途径是否合法干净,至少他们都是独当一面的财阀巨头,没有谁说是依靠家世混进来,这里谁没有显赫的靠山或者背景? 夏诗筠偷偷望了一眼身边淡笑温醇的男子,为什么自己已经看透他,听到他要对付林家,为什么相反还有一丝莫名地期待。是因为自己对林家的憎恶吗。清美脱俗地美人第一次在愤怒之余出现对现状的迷茫,以后又该如何摆脱这个如影随形的男人?今天的他比以前更加气势凌人。更加具有锋芒,感觉就像一把隐晦的冷锋! “诗筠即将成为我的未婚妻,你最好能够放开她,否则我不敢保证今天你能否走出紫云山庄!”自称是夏诗筠准未婚夫的男子冷笑道,果然他身后有一位戴墨镜地骠悍保镖人物,实力绝对不是一般角色可以比拟。 “未婚妻?” 叶无道微微皱眉,难道三年了她还没有订婚?似乎比他预想的情况还要好一点。更有意思一点。进入紫云山庄原则上一般来说是不可以带保镖的,就算是刘云建这样仇家注定数也数不过来的角色也没有带上一个保镖,而面前这个家伙能够带保镖就证明他的来头肯定是超越刘云建这个云南土皇帝,呵呵,似乎游戏又增加了不小的趣味。 夏诗筠似乎不愿意听到那个称呼,黛眉紧皱,纤手紧紧握住,低头愿意看到叶无道那对深邃沧桑的眸子。 “夏诗筠就是我孔奇华的未婚妻,希望你能够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如果你地手还想在明天能够接触事物,那么我奉劝你最好能够在三秒钟之内离开诗筠的身体!”孔奇华脸色阴冷道。竟然在公共场合和他的未婚妻跳舞,姿势还这么暧昧。简直就是他地耻辱! 孔奇华,孔!聪明的叶无道已经有八分把握确定这个扬言要让他人手分离的家伙的身份。中国目前诸多韬光养晦的大世家中就有孔家! 民国四大家族中蒋、宋、孔、陈的孔就是指当时的行政院长、宋蔼龄之夫的孔祥熙,蒋介石、宋子文、孔祥熙和陈果夫、陈立夫以及他们的亲属经营和控制的资本可以说用膝盖想都知道是多么大一笔天文数字的资金和财富。稍微举一个例子,至年四大家族控制的官营银行数已占国民党统治区银行总数的%,特别是二陈以及他们系官僚资本在战后新闻出版等文化事业的经营也几乎全为他们所垄断。 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狡兔三窟的道理,偌大的家族在战后国民党溃败之际怎么可能不为自己家族做打算?虽然很多大的家族后代都十分郑重的声明并没有继承什么遗产或者见到什么巨额财富,但是谁相信? 而这个孔奇华不出意外应该就是在台湾和东南亚极有势力的孔家后人! 一场游戏没有足够的玩家那是很痛苦的事情,而玩家多却都是菜鸟,那同样是一件让人郁闷的事情,原本林家就好像没有值得叶无道真正重视的角色,一个林朝阳还没有办法让玩够了金三角大毒枭、教廷红衣大主教和黑榜顶尖高手的叶无道满足,这个孔奇华的出现确实是充当了宋江的身份及时雨宋江,不过榜上是天魁星呼保义宋江。嘿嘿,烽火初中的时候就可以轻松按顺序背出一百零八将-声明,这不是凑数字 叶无道的这场游戏随即牵扯带来的相关反应就连叶正凌也瞠目结舌,但是更加让“银狐”叶正凌诧异的是从始至终都是叶无道一人解决所有麻烦,那些让叶正凌和很多局外人都头痛不已的麻烦! “你们做过爱吗?” 叶无道突然冒出一句让夏诗筠愤怒难堪、让孔奇华惩红了脸的话,当然叶无道的手还是“胆大包天”的放在夏诗筠的腰上,笑话,威胁他这个杀戳超群的影子冷锋?这就像一个妓女问处女膜是啥东东一样滑稽可笑。 “不准你侮辱诗筠!” 孔奇华因为愤火而寻致说话都有些颤抖,看来这次叶无道亵渎他心目中的女神让他确实受了不小的刺激。对于苦苦追求一见面就被夏诗筠完全征服的他来说,清高孤傲的夏诗筠就像那天山神圣不可侵犯的雪莲,一个凡人能够仰望就是一种奢侈,可以说他追求夏诗筠就从来没有想过要得到夏诗筠的身体这一点确实觉悟比叶无道高很多,现在的叶无道就想……嘿嘿他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能够守护在自己的女神身边,仅此而已。 “侮辱?” 叶无道一阵放荡的大笑,迷离的眼神和忧郁的气质让处于“情敌”状态的孔奇华感到巨大的威胁,后者禁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夏诗筠这位在他心目中圣洁完美的女人,似乎在印象中夏诗筠绝对不可能和男人这么亲近,不过这一刻她始终垂首语,让出身豪门世家的孔奇华有些忐忑不安。 “诗筠,你说这是侮辱吗?” 此刻邪魅气质尽情释放的叶无道眯起狭长的黑眸,修长的手指抬起夏诗筠的下巴,嘴角的笑意狐魅惊人。 远处的独孤皇岈已经开始流汗,因为他知道那个曾经在伦敦雨夜杀人无数的影子冷锋开始认真了,以前管是血洗青狼帮或者什么这类看似血腥狂妄的举动都没有让这个太子真正用上全部的心思。没有想到太子也有这种时候,他开始对那个容貌似乎可以媲美慕容雪痕的女人产生浓重的好奇。 见到欺人太甚的叶无道如此侮辱夏诗筠,气急败坏的孔奇华一挥手,身后拥有强大实力的保镖就要上前替主人解决垃圾。但是不等他上前几步,戴墨镜的他只觉得腹部一阵冰凉刺骨,眼前便出现了一位面无表情的女人,等到她退后的那一刻,巨大的疼痛瞬间吞噬他的理智,瘫软在豪华奢侈的精美地毯上,死不瞑目。 除了远处端着水晶酒杯的独孤皇岈、退在叶无道身后的望月鸾羽,还有深知叶无道势力的刘云建,当然还有依旧在“调戏”夏诗筠的叶无道,在场所有人都是茫然、惊慌、恐惧和颤栗。夏诗筠目瞪口呆的见证这一幕发生,身旁的孔奇华更是不敢相信的指着叶无道说不出话来。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却在突兀中展现最坦白的一面。 其实对于近在咫尺的死亡,很多人都没有太多觉悟。 叶无道在众目睽睽之下吻住不知所措的夏诗筠湿润粉嫩的唇瓣,然后抬起头对着孔奇华微微笑道,“那么你就以夏诗筠未婚夫这个身份参加这场游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