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游戏开始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四十七章 游戏开始

要真正刻骨铭心的记住一个人,除了爱,还有恨。这两样东西,爱情都可以产生。 在听到叶无道那句话后原本始终在挣扎的夏诗筠娇躯一震便再动弹,似乎有一种认命的觉悟,全身僵硬的她被叶无道死死搂在怀里,两人的身体紧密无缝的紧贴在一起。又是那种让她觉得无法忍受的感觉,夏诗筠紧紧咬住嘴唇,任由叶无道在她的身体上亵渎,只是突然他好像松开了她,莫名其妙的夏诗筠有些迷惑,不过能够脱离魔爪就好,她可不相信叶无道那种坏到骨子里的男人会这么轻易放过她。 她想过大声叫喊,但是这里所有人谁敢同今天的这个男人抗衡,就算经济上可以,那么玩黑帮玩血腥呢?她有过反抗有过挣扎,可是柔弱的她又怎么是健壮雄伟的这个男人的对手?更加重要的是今天的两人都算是商界的“明星人物”,一旦声张明天肯定整个中国南方都在津津乐道的议论这个“绯闻”,到时候就算她再怎么申辩都是做无用功,这种局面是夏诗筠最不愿意看到的情景,一个女人,走到今天这步,付出的绝对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巨大。 “既然三年前我可以让林家这条狗不死,今天的我就同样可以让它怎么死就怎么死。” 叶无道重新恢复那个举止优雅的绅士,只是脸上的笑容却让夏诗筠三年什么场面都平静的心境再一次波澜起伏。林家目前地状况虽然比三年前最尴尬的时候好上许多,但终究是重创痊愈后的家族。昔日的车水马龙沦落至今天地门可罗雀,世态炎凉略见一斑。 “不要忘了,你的奶奶是林家的人。”夏诗筠冷冷道,只要叶无道不和她进行那种“零距离接触”。她就可以保持青常的心态面对这场较量。 “不不不,林家这么卑劣低等的家族是绝对没有办法教育出奶奶这样完美的淑女的。” 夏诗筠似乎并没有因为叶无道“诋毁”林家的卑劣低等而产生波动的情绪,反而更加冷静,说了一句让叶无道有些茫然的话,“林家确实只有你奶奶一个值得怀念地人。” “听说你的月涯网络公司凭借《水月洞天》这款征服无数女人地游戏和《分食天下》盈利惊人,也让你的月涯在哀鸿一片的网络游戏运营公司中脱颖而出,似乎很不错啊。” 叶无道凝视着那张三年前从未正眼看过他的绝美容颜,没有昔日的顶礼膜拜,只有一种纯粹的男人看女人的欣赏。还有**,复杂地**。 夏诗筠突然涌起一阵不安的预感。今天的这个男人带给她的再是幼稚可笑,而是危险,阴森和虚伪,还有足够的实力。月涯网络公司是她的全部,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这家凝聚她这么多年心血的月涯,因为这不仅仅关系到金钱和名誉的问题,其中的内幕和隐情不足为外人道。 “林家能够拥有你这棵摇钱树确实是一件很幸运地事情。在本年度前两个台度的财务报表中显示近三亿的赢利,这让业内人士着实吃了一惊啊。我在看过你地公司发展轨迹后,想你的月涯是不是发展的太过一帆风顺了,是不是应该来点适当的挫折,毕竟一家没有经历过风浪的企业是不可能真正是应社会的,你说是是啊,夏诗筠?” 年初中国谁会科学院发布《中国文化产业发展报告》预计中国网络游戏有关的产值将达到亿左右,但是目前国内数百家网络运营公司真正能被用户叫上名的却寥寥无几。艾瑞的分析师梁冬分析认为中国网络游戏中都在亏损,按照这个标准看来夏诗筠的,涯创造的成绩就很让人期待瞩了。当然叶无道嘴里所说的“一帆风顺”绝对是有很大水分的。月涯的成长并且壮大并非完全在阳光的环境里迅速完成,而是经历了几次痛苦的转型。 “你在浙江商界的影响似乎没有那么大吧,就算神话集团的开局让人侧目。但是要想在浙江这块民营家遍地的经济土壤上为所欲为那是痴人梦话。不管你使用什么卑鄙手段,我都不会让月涯倒下!” 夏诗筠第一次感到无力的挫败,其实她知道也知道虽然自己嘴上绝不妥协,但是凭借仅仅她推断叶无道的实力就已经可以轻易将一个还没有真正强大的月涯玩垮。 “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刚才凌驾于你们南越商会之上的隆吉商会会长的表现,也许你会说那不是正常途径获得的强大,但是在社会闯荡了这么多年的你应该清楚要想生存并且活得滋润,需要拥有什么,又需要抛弃什么!” 叶无道突然低头咬住夏诗筠的精致耳垂,暧昧道:“游戏才刚刚开始呢,你就等着看好戏吧,看我怎么玩你苦苦维护的林家。” 我会将痛苦直接施加到你的身上,但是你的亲人,你的家族,你所重视的一切,都将是我的玩物。 “林家能够在浙江商界屹立百年,你以为他的潜在势力就只有那么一点点吗?”夏诗筠冷冷道,耳垂传来的异样感觉让她无法无视,她实在无法想象竟然有男人能够这么对她做这种无耻的事情。 夏诗筠这几年一心经营蒸蒸日上的月涯网络公司,对于除了商场有了一番深刻的认识外外界的很多事情都漠关心,而且一个女人似乎没有太多理由去了解黑道,所以在很多人眼中恐怖的太子党和铁血的太子对于她来说都是陌生的存在。她顶多就是从外人的眼光中管中窥豹的了解太子党,只知道那是一个南方的强大存在,那种感觉就像是人们见到一张一百万的支票,感觉就是很多钱。 “你如果是想说林朝阳的冰鉴会能够保证林家的苟延残喘,那你对于中国黑道的认识可以说是零,一个小小的冰鉴会给我塞牙缝都够,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在今天晚上就让它在浙江彻底成为历史名词哦。” 叶无道突然发现这个女人竟然和慕容雪痕一样会有体香!只是慕容雪痕的略微沉韵,而这个女人则有些清新,他不轻不重的在那散发幽香的身体上留下了一个齿印,微微皱眉的夏诗筠想一把推开使坏的叶无道,但是反被他紧紧搂住,两人的胸口第一次“亲密无间”的粘在一起。 叶无道干脆低头在夏诗筠的雪嫩脖子上和柔嫩的肌肤来了个亲吻夏诗筠的脖子上很快就有一个红色的吻痕,等到叶无道轻轻放开她的时候,夏诗筠终于睁大片眸忍不住咒骂道:“无耻!禽兽!” 她确实怎么相信这个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男人能够在一夜之内消灭在浙江不可一世的冰鉴会,身在浙江的夏诗筠无法感受太子党的实力,对于在浙江无人不知的冰鉴会倒是有几分认识,而冰鉴会的主人林朝阳在浙江确实让她有那种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感觉,偌大的浙江黑帮似乎就是年轻的冰鉴会为尊。 在夏诗筠看来,不管太子党多么强大,终究是强龙斗不过地头蛇。而且和林家最有前途的继承人林朝阳有过一定接触的她相信林朝阳绝对要比三年前那个一无是处的花花公子强上许多。她甚至怀疑叶无道能够参加今天紫云山庄的聚会都是叶家家族势力的关系,这种最适合做败家子的人做生意恐怕就是当作游戏玩玩而已吧。 要是她知道今天叶无道的一切都是完全凭借自身努力创造出来的成果,会作何感想?“如果我是禽兽的话你现在就不是在这里陪我舒舒服服的跳舞**了,身上的衣服也不会这样完好无损了,更不会有力气骂我禽兽和无耻了。” 叶无道邪魅道,惬意感受着她胸前那对挺翘雪丸的美妙触觉,从开始到现在谈话的主动都是由他的轻松掌握,这就是他要的结果,今天的他习惯掌握主动和先机,“要想知道林家是否真的像你所说的那般深藏不露很简单,那就像两只狗的友谊是否真的无私一样只需要扔出一根骨头就行,林家的深浅只需要那么稍微的试探……” 见到比自己差不多矮半个头的夏诗筠一脸震惊,叶无道停止发言微微一笑,“不管怎么样,你拭目以待就行了,哦,差点忘了,你也是这场游戏中的一个角色。我想上次让林朝阳给林家捎口信后林家做的准备也差不多了,是到了该切入正题的时候了。” “你确定你能笑到最后?” 夏诗筠对这个男人的自信感到十分可笑,“叶家想要整死林家的话,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这个时候一个脸色不善的英俊青年走向情侣般搂在一起“窃窃私语”的叶无道和夏诗筠,夏诗筠的眼神顿时有些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