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重逢夏诗筠(下)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四十六章 重逢夏诗筠(下)

果然摸准叶无道底线的章振远在和一阵叶无道礼节性的寒喧客套后就赶回去召开商会紧急会议。这次原本在某些人“教唆挑拨”下隆吉商会对神话集团的狙击算是彻底失败告终了,章振远现在肠子都悔青了,更加更让他鲠跟在喉的是叶无道的模糊回应,叶无道的回答就象是让人悬在**边缘无法就是无法解放。 “为什么?”依偎在叶无道温暖怀抱的韩韵好奇问道。 “不管在商场上还是政界中,最重要的就是不要让对手知道你的底线和底牌,这样你才有机会笑到最后。”叶无道嘴角微微翘起,捏着韩韵的脸蛋,原本那虚伪的笑容逐渐真诚而温和,笑道,“知道没有啊,小韵韵?” 独孤皇岈暗暗点头,感到受益匪浅,暗道当初选择离开家族跟随叶无道果然是一件英明的决定。 随着舞会动人旋律响起,韩韵嘟着诱人的樱桃小嘴拉着叶无道去跳舞。 出身豪门的叶无道从小就被叶正凌逮到美国去接受系统的教育,舞会礼仪之类的当然不会漏掉。而舞会交际作为花花公子必须熟捻的项目,叶无道也是下了一番大功夫的,加上叶无道从小就有杨宁素这个“气质培养专家”,想不成为全能的男人都是难事。 韩韵本来就是一个大美女,和叶无道在一起两人交相辉映,显得极其搭配。 其中韩韵自然免不了被叶无道狂吃豆腐。从胸部到臀部,只要是叶无道手能接触到的部位都无一幸免。 跳完一曲因为要时刻提防叶无道魔爪地韩韵已经是娇喘吁吁,叶无道在陪她坐下后笑道:“我去找个熟人。” “小姐,能够陪你一起跳支舞吗?”一位台湾富豪用生硬的普通话对那位坐在角落不发一语的漂亮女人邀请道。眼神却不由自主的盯住她地胸部。 “对不起,我今天有点不舒服,想跳舞。”她礼貌的拒绝,脸上的笑容虽然公式化但是依旧动人心魄,尤其是那种冰清高贵气质让人不敢过分亵渎。 “那我可以坐下来陪小姐喝杯酒吗?”台湾富豪死皮赖脸谄媚笑道,“圈够在这里见到小姐你实在是太荣幸了,我觉得这就是缘分,对,就是缘分!” 她微微皱眉的看着体重起码是她两倍不止的男人在她面前述说“缘份”这个最虚幻缥缈的东西,这已经是第七个被她拒绝后用类似理由搭讪的无聊男子了。难道这些男人都当女人是傻子吗。修养是男人的第二身份,光有钱有什么用?如果一定要说有用。那就是去找妓女那种出卖**的女人的时候吧。 “我可以坐下来吗?”叶无道端着一支路易斯水晶酒杯站在他们面前微笑道,单刀直入就是最简单地办法,交际是这样,上床也是。 她在脸色剧变后艰难的点点头,那只原本放在大腿上地纤手紧紧抓住檀木椅的边缘,因为太过用力而露出纤细的青筋。叶无道朝那个尴尬的男子勾起一抹浓重的不屑坐在大美女的身边,那个台湾的商界名人一见是刚刚就在被他们谈论地太子。马上识相的赔笑着走开。 “葡萄酒那份酸涩的甜蜜,暗香浮动的缠绵,如同丝绸般地滑过舌头,十分接近爱情的感觉。上好的葡萄酒应该有五百多种香味,这似乎注定一杯葡萄酒就是一段风花雪月的故事。” 叶无道摇晃着那杯充满世界五大酒庄中最典雅的拉斐酒庄的佳酿,笑意温醇胜酒,磁性地嗓音让人沉迷,那是一种与相貌和家世无关的味道,“品尝葡萄酒的过程其实就像一个男人认识女人地过程。” 那位一向镇定的女人咬着嘴唇默作声。甚至没有正视叶无道那对深邃的眸子。叶无道凝视着那张让任何男人都赞叹的容颜,举起酒杯放在自己的眼前面对着那张美丽的侧脸,嘴角的笑意充满玩味的意思。轻佻道:“当一个人饮到第四杯葡萄酒的时候,他眼中异性的魅力将增加。” “柏拉图说过上帝赐予人类美好而有价值的东西,莫过于葡萄酒。” 她终于肯正视叶无道,嘴角的笑意虽然有些牵强,但总让人觉得那还是笑容,“你们都喝这个,因为这是我立约的血,如果你看过《圣经》的话就知道葡萄酒是最洁净的液体。最后的晚餐,《圣经马太福音》” 叶无道笑道,慵懒随意的靠在椅背上,斜视脸色渐渐平静的美女,“我可以把你的话理解为作为最洁净的液体,却每天被肮脏的人类,尤其是某些人亵渎是一种悲哀吗?” 她没有说话,也没有一直放在她面前的葡萄酒,她就那么安静的坐在叶无道身旁注视着舞会上的身影。 “夏诗筠,三年了,你似乎没有以前漂亮了。” 叶无道微笑道,“当初的你似乎比我的雪痕还要出众一些,三年后雪痕为我站在了音乐的神坛之上,而你似乎退步了啊。” 三年了,该来的总算还是来了。 夏诗筠身体微微颤抖,抬头倔强的直视叶无道那成熟不再幼稚的脸庞,笑容比三年前更加轻佻,感觉不再那么无力的轻浮,更加自负和狂傲,一样的让她反感! “一个女人漂亮与否在整个世界的人怎么看待,而在于她的爱人!”夏诗筠冷冷道。 “也许我可以理解为葡萄架下的酸葡萄心理。”叶无道突然靠近夏诗筠捏住她精致的下巴,邪笑道,“有没有兴趣和你的男人跳支舞啊?虽说是有一夜情性质的交易嫌疑,或者说也许你习惯当做是被狗咬了一口,当不管怎么样,总归是有过关系的。” 夏诗筠的美就像是出水芙蓉,五官简直就是中国传统“三庭五眼”的标准,灵动却充满一丝忧郁的眸子,樱桃小嘴,尖尖的下巴,宛如出尘的精灵,最重要的还是她的冰冷不可侵犯的高贵气质,一种让叶无道特别想狠狠践踏的气质! 这样的女人三年的时间征服了多少男人? “你觉得你有可能拒绝我的邀请吗,林家的交易品?!”叶无道捏着那充满灵气的下巴不屑道。 夏诗筠三年前就是被当做交易品前去叶家,这一点她自己也很清楚,至于为什么会弄出那一幕绝对是林家很多人意想不到的意外,若非叶无道答应帮助林家解决那个难题,恐怕林家现在很多人不是开奔驰、戴名表、住别墅,而是沦为在街头乞讨的“丐帮分子”了,所以叶无道这么说完全没有偏差! 身体僵硬的夏诗筠流露出彻骨的悲哀,被叶无道“拖”着步入舞池,当叶无道的手放在她腰部的时候,她的眼神幽怨而愤怒,狠狠瞪着叶无道的她发现今天的叶无道已经不再是三年前那个见到自己会发呆会说不出话的少年了。 今天的他已经是神话集团的总裁,让隆吉商会会长鞠躬哈腰的太子! 谁会想到昔日玩世不恭的叶氏继承人会变成今天的风云人物? 那个在湖畔让枭雄人物刘云建主动放弃身份向一个比他年轻近二十岁的别人掏出名片的人,那个在钢界前弹奏《轮回》让她感到不可思议的人,那个身边同时有两个美女的人;那个和独孤家族有亲密关系的人,那个让章振远这种老狐狸无可奈何的人…… 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 “尼采告诉我们因为只有人类在这个世界上受苦,所以人类才不得不发明了笑。刚才你的笑容似乎就属于那种仅仅是掩饰内心想法的虚伪,远远没有现在没有笑容来得楚楚动人。” 当让别人误认为是情侣间诉说情话的叶无道在夏诗筠耳畔柔声说话时,他那只原本停留在她腰部的手安分的一下子覆上娇臀,将夏诗筠挤向自己的胸膛,邪邪道:“三年没有摸了,似乎发育得不错,在我玩过的很多女人里算是不错的了,当然这些女人不包括雪痕她们,我说的那些女人一般都是没有记住名字的那种,不过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点,你知道是什么吗?” 挣扎的夏诗筠满脸怒气,却怎么也挣脱不开,她不得不感受叶无道那修长挺拔身躯带来的异性气息,身体的些许摩擦让她绝美的俏脸浮现一抹苍白中的红润,就像是凄美玫瑰,在夜空中哀怨的寂寞绽放。 “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点。” 叶无道感受从那只在夏诗筠臀部传来的美妙触感,亵渎这样的高不可攀的女人就是有成就感,只是他的眼神突然有些阴沉,淡淡道,“那就是她们都是处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