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重逢夏诗筠(中)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四十五章 重逢夏诗筠(中)

“章爷爷好。”那位孤傲绝美的女人在和章振远视线碰撞的时候微笑道。 “恩,还好,就是最近听惯了佛经纶音对有很多事情有些淡了,希望以前的事情就不要放在心上。”章振远经过和神话集团这场刚刚拉开序幕就注定结局的“经济战争”后突然想到很多以前没有放在心上的事情。 这种感悟有点像佛家的顿悟,至于能持久多久就不得而知了。 “哪里,章爷爷言重了。我一直都把章爷爷当作榜样,商场上的较量在所难免,我怎么会计较那些呢。听说章爷爷喜欢喝绍兴女儿红,以后章爷爷要是想喝我这里倒是有朋友特意送给我的上等佳酿,干脆下回我亲自给章爷爷送去好了,以前怕有些贸然就暂时放在家里了。”清媚女人善意微笑道。 “好好好,以后有时间就来我们家坐坐,那你忙自己的事吧。” 身为浙江三大商会之首的会长的章振远还是第一次对后辈而且还是一个女人这么“友善和蔼”,也许是被同样是黄口小儿的叶无道给吓帕的缘故吧。望着那动人身影,他想到自己的孙子似乎对这个浙江全省公认的大美女很有意思,如果真的有戏,那倒不失为一件一举多得的好事。 林家如今除了那个孙子凭借冰鉴会在浙江黑道上影响非凡,而那个女人更是完全依靠自己成为浙江的商界新星。更是成为自己隆吉商会死对头南越商会地骨干!这个女人可不一般啊,林家为什么就重用呢,走向叶无道的章远振百感交集,酝酿自己该说些什么才能够解开这个因为自己的狂妄才和神话集团和太子党产生的死结。 “韩老师。想听叶无道弹钢琴吗?记得三年前有些时候没有交作业某人可是威胁我翘课去给她音乐厅弹钢琴地哦。” 叶无道和韩韵调笑了一番后扬起一个温暖的微笑,凝视着那双动人的眸子柔声道。总有些女人,会让男人感到想要去保护去爱惜,在韩韵三年的等候后叶无道那颗冰冷的心早已经为她柔化。 眼角湿润的韩韵微微点头,嗯了一声。 眼前的叶无道是那般出类拔萃,就像整个世界都是因为他的存在而存在,哪一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男人最优秀最有气质?韩韵除去那显赫荣耀的家庭背景,就是一个痴痴爱着一个让她心动男人地女人,仅此而已,所以她才有今天报复李凌锋的举动。不管结局怎么样,出发点都是为了叶无道。 叶无道走到那架钢界前。缓缓坐下,大多数人都已经知道这个看上去俊美地似人类的青年的惊人多重身份,见到他坐在钢琴前都有些无法接受,一个双手注定已经是沾染无数血腥的男人却要弹奏优雅的钢琴曲? 但是很快他们就被叶无道所表现出来的高超琴技折服,那一曲几乎无人不知,正是慕容雪痕的《轮回,钢界弹奏独有地幽深悠远韵味在叶无道指尖轻轻流泻。在商场习惯了尔虞我诈的众人都感到一种清新的气息,琴由心生,怎么样的人弹怎么的琴。 柳永不会铁板琵琶式的昂扬,而苏东坡同样弹不出杨柳岸的风花雪月。 角落刚刚和章振远谈话的女人安静的坐在那里不发一语,有种遗世**地感觉,清高而孤独。 她的美丽让很多男人都不由自主的将视线偷偷投注在她地身上,而她似乎已经习惯这种成为男人焦点的烦躁情况,只是安静的凝眸那坐在钢琴前的背影,眼睛里交织着惊奇。疑惑,还有痛苦。 曲毕,优雅起身。掌声雷鸣。 “叶公子,我是隆吉商会的会长,章振远。” 和韩韵套近乎的章振远一见叶无道朝这边走来马上站起身挤出一个苦涩的笑容,道:“神话集团进入浙江以来和我们产生了一点点误会,一切都是本人没有了解情况才有今天的局面…… “如果不出意外,今天的竞拍应该是隆吉商会成功拿下了吧,是想要向我的神话集团炫耀吗?”叶无道坐在韩韵身边搂着美人的肩膀打断章振远的话,微笑道,“隆吉商会的待客之道很让我这个初到杭州的新人感到诧异呢。” 从叶无道入主叶氏集团那天的雷霆手段就可以了解他对所谓的“老资格的老人”是怎么一种态度,对于奉行能者为尊的他来说老人绝大多数都应该解甲回家安心的养鸟种花抱孙子,商界如此,黑道也是如此。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章振远不停道歉,站在他面前可是那个传闻杀人无数的太子啊!如果只是一个神话集团的总裁他怎么会放在眼里,而且就算是叶氏企业的未来继承人他堂堂隆吉商会会长也不需要这么卑躬屈膝的讨好。但问题是叶无道的另一个大家都知道但都不会说出来的身份最要人命----太子!天晓得自己的家人会不会无缘无故的消失,章振远还想好好抱孙子过完这算得上是辉煌的一辈子。 正所谓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一个玩商业的怎么和玩刀枪的黑道拼?更何况这个“理”还在别人手里,有苦说出的章振远这次只能放下一切架子了。 身为浙江商业领军人物的章振远甚至在坐在他面前的青年不敢坐下,这个怪异的场景让那位大美女更加震惊,在户外见到叶无道和刘云建“建交”那一幕后她便一直在外面散步,因为她对这种社交性质太浓的聚会并不感兴趣。 三年了,似乎不是太长的一段时间,人真的可以变化这么大? 自信精明的她开始有些茫然。 “商场本来就是勾心斗角的地方,没有什么所谓的错和对,前人已经说得很明白,胜者为王。” 叶无道的笑容有着章振远不明白的阳光般灿烂,淡淡道:“我们中国人都喜欢礼尚往来,我这个太子当然也不例外!” 叶无道特意把“太子”那两个字说得很重,身边的韩韵望着满头大汗的老人,心头闪过一抹不忍心,虽然不确定叶无道的神话集团和这位老人有什么过节,但是一个老人狼狈成这个样子终究有些别扭。当然韩韵绝对不会说什么,在这种场合就是男人的舞台,女人只需要默默支持就够了,再表现什么就是画蛇添足了。 “今天隆吉商会竞拍成功的地皮将在明天划归神话集团产下,而近期飞凤集团的一切负面影响都由我们隆吉商会承担,一定给飞凤集团和叶公子的神话集团大开方便之门!” 老奸巨猾的章振远一看忽悠不了和叶正凌年轻时候如出一辙的青年,马上不顾血本做出妥协,见叶无道的脸色明显好转,马上趁热打铁道:“听说叶公子有兴趣在千岛湖投资休闲房产?” 叶无道眯起眼微微点头,想看看这只老狐狸到底能够做出多大的让步,今天的竞拍他给了蔡羽绾一个绝对无法成功竞拍的价格,可以说现在的局面都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他喜欢那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 “在千岛湖我原先就有几个项目,要是叶公子真感兴趣,本人可以无偿转让,就当作是给叶公子来杭州的见面礼吧。”章振远注视着脸色依旧青常的叶无道,希望可以从他的细微表情发现什么,但是让他失望的是那个比他还要老练的青年依然高深莫测。 “谢谢章老的好意,其实都怪我我一个后辈来到杭州没有给你老打招呼才惹出今天这么多事情,怎么还好意思要你老的那几个项目。”叶无道站起身笑容灿烂道,表情的瞬间变化几乎让身边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比老狐狸还狡猾的狐狸!独孤皇岈在心里笑着咒骂了一句,这个时候叶无道采取“以退为进”的战术让他大开眼界,因为如果轻易答应隆吉商会千岛湖几个项目那个诱人的请求后,叶无道就再没有居高临下的充分理由,毕竟拿人家的手软是不? 而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最让人头晕,也最容易获得最大的利益。过看似简单的招数,但是当你真正面对唾手可及的巨大利益,有几个人能像叶无道这般冷静?且不说那块地皮就是价值上亿的不小财富,加上足够的升值空间今后的就是一笔不小的投资,而且章振远口中在千岛湖的几个项目也肯定是一笔天文数字的投资,完全接纳只需要动动嘴点点头就行,有几个人能够抗衡这种诱惑? 在商场上,最简单的往往是最正确的,也往往是最难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