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重逢夏诗筠(上)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四十四章 重逢夏诗筠(上)

叶无道走出那间典雅书房的时候虽然神色依旧平静,甚至嘴角的笑意都没有一丝的改变,只是背对着吴家管家的老人的眼神却有很大的变化,由此可见这个吴家所谓的考题决非一般难度的题目。叶无道是因为明白一个大的家族的行事准则才断定吴家一定会有难题考验他们的未来成员,这就像自己的爷爷叶正凌将叶河图这家企业交给叶无道“折腾”,叶无道知道如果在浙江商场上没有理想的成绩、无法打败李凌锋的风云企业,那么“银狐”就没有放权的一天,而叶无道的继承人身份也只是一个空头衔。 这就是一个家族的苦心经营。没有三代人培养出一个贵族,而培养一个合格的继承人更使需要费尽心机。 接下来老管家领着叶无道来到一间卧室,让一个女佣人拿出一套精致的白色礼服,手工和样式无懈可击,微笑道:“这是小姐专门为叶公子挑选的,虽然知道无法成为叶公子的舞伴,但还是希望你你能够穿上这件礼服。” “你还是叫我无道吧。”叶无道接过那件礼服,拒绝了女佣的接触,自己去隔壁换它。 当叶无道走出来的时候,即使老人阅尽沧桑也不由赞叹叶无道的俊美,过最让老人满意的是他那种因为自信而表现出来的冷静和孤傲气质,也只有这样的人才配得上小姐吧。 小姐啊小姐,希望这位被你选中的男人能够成为吴家最有价值地新鲜血液吧。这个家族实在是太古老了。老得有些让人喘不过气了。刚才在书房他代表吴家提出的那个要求显然有些强人所难,这一点,都是聪明人的他和叶无道都知道,但是吴家站在家族利益的角度也无可厚非。所有地关键就在于叶无道能否一鸣惊人。 吴家、商界叶家、政界杨家、教育界韩家,还有已经和他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英国独孤家族,老人不禁有些感慨,这样的年轻人岂是甘心轻易被人摆布控制的人物!作为吴家的总管他第一次怀疑家族会议上为叶无道设置难题的正确性。 摇摇头摆脱复杂的思绪,老人朝戴上一副金丝眼镜的叶无道说道:“不管怎么样,小姐都是深爱着你,这一点,三年来从未改变!” 叶无道推了一下精致的金丝眼镜,走出房间没有回头淡淡微笑道:“没有谁能够阻碍我和暖月,没有!” 老人第一次感受叶无道那加掩饰后无形中散发的惊人压迫感。没有丝毫地生气,反而有些高兴。 当叶无道再一次步入大厅的时候。全场轰动,包括从未见过叶无道正式着装地韩韵和独孤皇岈以及望月鸾羽这三个极其熟悉他的人,尤其是那副点睛之笔的金边眼镜更是赋予本就优雅的叶无道迷人的儒雅和高贵气质。 “中国五千年的文化熏陶才有可能孕育出这样出众的东方神秘气质。要是我能够再年轻二十岁,我一定愿意和这样地男人放弃一切私奔。”一位中东的豪门中年女性感叹道。 “油头粉面的家伙,这样的角色一般没有什么底蕴,我倒想知道他是什么身份。”一位菲律宾酒店大亨冷笑道。 “你们谁知道金三角区那次大面积暗杀死亡事件?曾经有一个青年公然扬言要和金三角的那些大佬们玩玩。”一位越南中年人用英语淡淡问道,他就是越南烟草大王韩竹顺。和一些势力有不小的关系,属于云南土皇帝刘云建那类人。 “那不是找死吗,哪个家伙这么狂妄啊?”一个印度钢铁大王冷笑道,把玩着大拇指的玉斑指。 一旁的刘云建冷眼望着这群远离真正黑道的亿万富翁,没有开口,知道叶无道“辉煌事迹”地他明智的选择和叶无道合作而不是对抗,即使他是山高皇帝远的云南霸王,但是有斧头帮这样地大帮派前车之鉴在前,他不得不考虑一下自己的未来发展路线。 “三天时间。金三角区三分之一的大毒枭和四分之一的军火商全部离奇死亡,当时这起事件甚至让我国的政府直接出面干涉,你们想想吧。一向井水不犯河水的两个可以说是敌对的势力第一次‘联姻’,这是何等的大事,当然这种事情国际新闻或者报纸上是绝对没有报道的。”在越南黑道比较有背景的韩竹顺有些忌讳道。 那些人一阵愕然,随即那个不笨的菲律宾大亨忐忑问道:“你说的那个素年,莫非……” 金将竹顺望着优雅走向韩韵的那个青年点点头,身边群人哗然,在菲律宾因为各种暗杀事件成为惊弓之鸟的大亨更是掏出手巾擦汗,这种天方夜谭的事迹的制造者就在眼前,这让他有点无法适应。 “我现在为大家介绍两位嘉宾。” 总管走到叶无道和独孤皇岈身边平淡道,但是整个大厅都可以清晰听到他并不大声的声音,“这位是英国独孤家族的独孤伯爵。而这位,则是叶氏企业的叶公子,也是中国南方神话集团的缔造者!” 角落一位老人听说神话集团和叶无道的时候脸上浮现浓浓的不屑,轻轻的喝茶。 聚集在一起的六七个隆吉商会成员正在窃窃私语,一位刚才目睹叶无道血腥手段的家伙朝那位悠闲品茶的老人战战兢兢道:“会长,就是他把黄桥砍下一根手指头!据说他就是如今那个一统南方黑帮的太子党太子。真是恐怖的角色,我现在想起来都有些后怕,那个平时我们还必须打点的青狼帮就那么轻松的被他灭了,现在混黑道的哪个不知道太子党的太子啊!惹上他的都是闲命长的家伙……” 正当吃过叶无道苦头的他唠唠叨叨的时候,那个原本惬意闲适的商会老会长一口茶喷了出来,震惊道:“他就是太子党的太子?!” 那个被打断的隆吉商会成员有些明白为什么老会长这么紧张,疑惑道:“对啊,他就是太子党的太子,当时那个在云南很有势力的刘云建还主动和那个青年套近乎呢,如果不是掌握南方的太子,刘云建那样的人怎么可能那么卑躬屈膝的掏名片。” 老人顾不得擦拭额头上的冷汗,颤声道:“手机,快给我手机!” 虽然老会长有些气急败坏的行为让那些隆吉商会成员很纳闷,但是一个人还是把自己的手机递给老人。一向镇定的老人为什么这么惊惶失措呢,就算黄桥那个倒霉的家伙惹上了太子党的太子,那也是黄桥一个人的事情吧。 “马上中止你们的竞拍!”老人几乎是呐喊道,随即脸色苍白,有点呆滞道,“什么,已经结束了,你们竞拍成功了,好好好,这下子什么都完蛋了…… 章远振,浙江隆吉商会会长,中国远华集团执行总裁,在中国南方商界享誉盛名,继林家之后第二个有希望成为浙江第一商业世家的家主。 平时风光无限的老人此刻却是如此的沮丧和悔恨,旁边众人的安慰他一点都没有听进去。良久猛然抬头朝那些浙江商界名人淡淡道:“蔡羽绾的飞凤集团就属于叶无道的神话集团,上次请人去飞凤集团捣乱的也是我们隆吉商会的成员,那些捣乱的人就是青狼帮,至于他们的下场我想你们比我更清楚。” 所有人同时咽了一口口水,蔡羽绾的飞凤集团他们都或多或少听说过一点,也知道隆吉商会在对不可一世的神话集团进行狙击,只是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复杂的背景和故事,这么说来那隆吉商会不是惹上了大麻烦,若是单纯的商业竞争这些商海风云人物自然还不至于那么忌讳神话集团和叶无道,但是谁感忽略叶无道就是太子党太子这个让无数人胆寒的身份?! “这次事件将由我一个人承担,你们赶紧回去召开紧急会议。” 章远振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角色,很快就稳定情绪做出决定,等那些人说什么站起身走向那位让他看走眼的青年,心里开始痛骂林天那个老狐狸的狡猾,这种事情故意瞒着自己说还在那里“含蓄”的煽风点火。 林家和叶家的纠缠过节他当然听说过,三年前若非叶家出手相救,百年基业的林家就真的完蛋了,其中的缘由他也知道个大概,至于是不是本来就是叶家搞的鬼那就只有叶正凌那头老狐狸才清楚了。 章振远突然看到身边有一个熟悉的年轻身影,依然是那么清逸脱俗,浙江果然是个不乏西施、苏小小此等女人的江南烟花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