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山庄主人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四十三章 山庄主人

韩韵在将陆剑他们送到紫云山庄门口告别后就走回那幢别墅,既然管逸雪答应了这件事那么风云企业接下来就绝对没有好日子过了,自顾不暇的李凌锋要想南下和神话集团集团争夺市场份额打击叶无道就成了泡影,就算出现管逸雪没有和北方太子党彻底撕破脸皮而留风云企业一条后路的局面,那也正好是将半死不活的风云企业交给已经壮大的神话集团任意宰割。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韩韵慢慢走向别墅,脑海中正在构思下一步步骤。她要确保李凌锋没有足够的精力对付叶无道,当然还不止管逸雪这一步棋,远水解不了近火,管逸雪是那种深谋而后动的角色,要想马上牵制风云企业的脚步还需要别的计划。 她曾经在政客无数哈佛结交了不少如今美国政界的明星人物,而且她父亲的影响力也不容小看。她要让李凌锋永无翻身之日----女人可怕的心计! 回到大厅韩韵已经再没有沉思的神色,只是一个需要爱人疼爱的小女人,走向被很多人知道真实身份后敬畏不已的叶无道,见到他身后的望月鸾羽虽然眼神有些变化,但是挂在脸上的精致微笑依然灿烂。 “你今天很有女人味。”叶无道环住韩韵的腰笑道,女人除了气质,还有一样让男人疯狂的内在法宝,那就是如同上品陈酿酝酿出酒香。有一种悠远的感觉,很值得男人慢慢品味。 “等一下还有一个舞会,你会选择谁做你地舞伴了,我好像看到不少的美女哦。” 韩韵嘟着小嘴道。其实一个商界女强人真正太漂亮的都不怎么可能。如果确实出现的话,那就像是抽奖总会出现一两个中五百万地,所以像那个叶氏企业中国区总裁和蔡羽绾那样的大美女绝对是偶然的偶然。 叶无道故意抬头将全场看了一遍,搞得韩韵着实担心了一场,最后拎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苦着脸道:“就我这身行头,有哪个傻女人要和我跳舞啊。” 韩韵狠狠拧了一把手在自己腰部作恶的叶无道,娇声道:“是是是,就我傻!” 就在叶无道和韩韵打情骂俏正欢的时候,山庄的总管如同鬼魅般走到他们面前,微笑道:“叶公子是否可以和我来一趟书房。” 一旁的独孤皇岈和望月鸾羽都是突然闪现杀机。没有想到这个步履蹒跚的老人还是深藏露的高手,想想也是。能够组织如此规模地论坛绝对是庞大的家族,而能够做这样家族地总管也自然是任人宰割的虾米角色。独孤皇岈可是清楚明白他独孤家族的总管格德莱斯爷爷的强悍。曾经有人想要行刺家族家主----也就是他的爷爷,结果被这个总管单手击毙,在场的独孤皇岈真正见识了一回高手的风范。 “舞会地时候我会郑重邀请我们的宴会公主小韵韵。”叶无道拍拍韩韵的小脸示意不用担心。 望月鸾羽望着韩韵那张痴痴注视叶无道背影的美丽容颜,眼眸中浮现浓浓的惆怅。敏锐捕捉到这个细节的独孤皇岈微笑着摇摇头,端起酒杯朝一个角落走去。 叶无道和实力惊人的紫云山庄老管家走到另一幢风格迥异的别墅二楼,嘴角噙着浅浅的笑意欣赏这幢极具中国古典气息地别墅装饰。对于墙壁上那几幅张大千的泼墨画很有想法。 在绝对的强大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苍白无力地,叶无道的干爷爷敖问天----龙帮四大龙主之一的轩辕龙主曾经在他参加特训前意味深长说了这么一句,这一点,叶无道在三年结束的最后一刻才真正体会。虽然此刻只有一个有些虚弱的龙钥呆在身边,正是龙帮动手的大好时机,龙组只是龙帮三大特殊部队中的一支而已,当初青龙萧易辰带领的就是龙帮的另两支恐怖战队狙击整个日本的黑道势力。 今天要是派出其中一支部队就可以让叶无道头痛了,只要再加上一个拥有萧破军或者独孤皇岈实力的人物,那么他就有可能被永远留在这座神秘的紫云山庄。 当然这仅仅是一个可能。叶无道到底将实力隐藏的多深没有谁能确定,青龙萧易辰也不能! 叶无道无法想象除了庞大的龙帮谁能够召开这个财富论坛,中国一些大的潜在家族都没有必要如此对待他这个太子太子。除了他知道的东方冷羽所在的东方家族,还有陌生的诸如南宫世家和国党时期久负盛名的四大家族,这些家族虽然没有人上所谓的财富榜,但是叶无道知道真正掌握中国经济命脉的就是深藏漏的他们!其中式微的慕容家族已经只剩下慕容雪痕这一个女人。 这绝对是一间古色古香的书房,精致的程度称得上典雅,南宋末年赵希鹄《洞天清禄集》中所载文房十项:古琴、古砚、古钟鼎器、怪石、砚屏、笔格、水滴、古翰墨笔记、古今石刻、古画在这个古房内皆有布置,且摆放极有章法,显示出书房主人深厚的文化涵养,也足见起非同反响的财力,品味就在默默无语中散发出来。 “叶公子一定想知道是谁举办这次的亚洲财富论坛。”老管家帮叶无道倒了一杯茶,微笑道。 叶无道将茶放在鼻子前闻了片刻,等待老人的下文,茶是好茶,用钱买不到西湖极品龙井,壶更是好壶,正是时大彬巅峰时期的精品紫砂壶,从这里可以欣赏到窗外的西湖。可以说此景此地都是品茶的绝妙选择。 “叶公子的手表好像有点旧了。” 老人沧桑的脸庞洋溢着真诚的笑容,那是一种欣慰和赞赏,“不过有些东西不是旧了就可以丢的。” 这句看似随意的话却让已经能够时刻控制自己情绪的叶无道身体颤抖了一下,虽然轻微,但是依然被老人却看见,优雅微笑道:“似乎叶公子想到了什么。” 叶无道走到窗口凝视那一湖的妩媚风景,用微微颤抖的声音问道:“暖月还好吧?” “小姐在英国很好,叶公子请放心。” 老人望着叶无道那伟岸的背影,十分赞叹小姐的眼光,能够这么多年始终戴着她送的手表,怎么都不简单。叶无道的家世背景吴暖月家族早就查得一清二楚,而三年间叶无道的所作所为也清楚了七八分,加上三年后在中国南方的作为让很多人都比较满意,所以特意举办这次财富论坛给叶无道这个准女婿来个“提醒”。 吴家的势力不像东方,南宫等诸多潜在家族那样主要布局在中国大陆或者台湾、香港,它在动荡的国时期就将整个家族移居到英国等地,蒋介石时期传统的四大家族对于历史悠久的吴家来说就像是小巫见大巫,日后叶无道就渐渐认识到吴家经济、政治势力的恐怖。 当然,叶无道要能够真正获得偌大家族的同意成为家族一分子绝对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而叶无道的狂妄和叛逆就引发了不少精彩的事情,许多让吴家始料及的事件。 “小姐目前在英国皇家女子学院就读,加上毕业后学习一些接管家族事务的知识和技巧,可能还需要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才能来中国。”在吴家作了一辈子管家的老人是看着吴暖月这个小主人长大的,所以打心底就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孙女,有着神秘身世的他不允许任何人伤害这个小主人。 “三年了。” 叶无道苦涩的叹了口气,上次在英国刺杀一位公爵而和独孤家族打交道的时候,本来想去寻找吴暖月,但是鬼使神差就错过了,而且不知道吴暖月底细的他当时正处于被罗马教廷追杀和众多仇家盯梢的敏感时期,所以就没有打扰吴暖月的平静生活。 “是啊,三年了,小姐都长成大姑娘了,而叶公子也闯出了一片让我这个老家伙也不得不说声好的事业。过说句我这个吴家奴才应该说的话,小姐若非早就以身相许叶公子,就算以叶公子今天的出众成就也不可能让家族点头答应小姐和你在一起。可以说,这几年,小姐背负了不小的负担,以叶公子的天纵之才一定难想象这样的家族对于下一代的栽培、婚嫁和继承问题多么重视。” 老人似乎觉得这个话题太过沉重,开颜笑道:“不过,我这个老头可是对叶公子那次在伦敦单身挑衅整个金三角区老大的举动深感佩服,更不要说公然挑战山口组这样大快人心的事迹了,若要年轻几岁,一定要和叶公子浮几大白!” 叶无道一扫眉宇间伤感和心扉惆怅,大笑道:“我想吴家一定给我出了什么考题吧。” 七旬老人昏沉的眼睛蓦然睁开,精光一闪,望向叶无道的眼神更加欣慰。 之所以会觉得冷是因为曾经温柔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