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北方太子党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四十二章 北方太子党

“击垮李凌锋?” 那个沉默的俊逸男子终于开口,他显然是这群青年中最稳重和内敛的人,也最具大将风范,“中国金融俱乐部也许会因此而解散,给我一个理由,韩韵。 李凌锋也是中国金融俱乐部的主要成员,当初和他们都是北大经济学院中国金融投资家研修班学员。而且按辈分来说李凌锋还是这六人的师哥,威望除了六人中的一人再没有人能够和风云企业董事长、中国青年企业家之首的李凌锋抗衡。 “李凌锋是中国第二个太子党的骨干,我想你们和那个太子之间的恩怨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能够打击风云企业就是重创那个可一世的太子党!”韩韵微笑道,这六人为首的群体和那个太子党的较量争锋是路人皆知的事情。 第二个太子党?按道理来说叶无道的太子党才应该称为第二个太子党,因为那批北京**组成的太子党更加名副其实!他们大多毕业于北京大学行政管理系,或者是政府高官的后代,在中国除了和那个太子党有千丝万缕关系的风云企业,没有哪一家民营企业能够打通所有地方政府的关节! 那个北方太子党的组成大概是叶无道建立南方太子党之前的两年,据说最先是一位出身神秘的青年发起,如今它在中国的势力就等于叶无道太子党在黑道的影响。而中国金融俱乐部差不多有三分之一地成员都或多或少依附这个神秘庞大的太子党,于是在中国金融俱乐部内部就形成了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两个团体。以现任俱乐部掌门人为首的太子党派和以韩韵面前六人为首地“草根派”。 这就像是一场阶级的斗箐,天生身份的“精英”和“草根”之争!前者大多出身豪门,而后者都是出身寒门,需要完全凭借自身努力一步步爬上权力的顶峰。两派都对彼此相互敌视。矛盾积蓄已久,只是没有还有点燃那根一触即发的点火线罢了,原本很多人都以为半年后的俱乐部主席换选将是两派彻底决裂的时候,如果要和李凌锋开战那就是提前引发了这场注定要发生的“经济大战”。 李凌锋和陆剑都是一个异类,因为按道理说孤儿院长大的李凌锋最应该加入赵瑞德他们这一边,但是他最终选择了加入神秘的太子党,而陆剑这位父母亲都是国家副部级地高官子弟,却选择了和这群“青民”打成一片。 “那个太子党目前如日中天,在没有真正完全掌握中国金融俱乐部的情况下我想我们胜算大。”范清河微微皱眉道。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这局棋他们六人整整苦心经营了三年!所有地心血所有的汗水一旦一步走错,那就是所有的所有包括现在的身家都付之东流。 “半年后就是俱乐部主席换选。只要我们能够拿下这一城,然后再用半年到一年的时间进行自我势力的巩固,那个时候便是时机真正成熟的一天。”黄康阳正色道,头脑保持绝对地冷静就是干他们这一行最基本的素质。 “知道他的另一个身份吗?” 韩韵望向正在和独孤皇岈交谈的叶无道淡淡道,眼眸中除了充分的自信还有掩饰不了的深情,五个人同时偷偷瞄了一眼低头喝酒的沉默青年。 “他除了神话集团总裁和叶氏企业继承人,难道还有其他身份?这么年轻的家伙能够获得我们班花的素睐一定还有过人之处吧。”陆剑微笑道。韩韵地性格他们最熟悉不过,当年清高的她硬是狠心拒绝了所有人的爱情,谁敢说能够出席这次论坛地他们不是人才? “今天好像那个叶氏企业大中华区总裁做过演讲,啧啧,真是一个女强人,词锋犀利,思维缜密,气质上佳,你的男朋友有这样的女人做上司还真一件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悲哀的事情。” 一旁的周文强幸灾乐祸道。“听说这个女人的后台很硬啊,叶氏这座庙能够容纳这么个大菩萨还真容易,‘银狐’叶正凌果然愧是我的偶像!” “你们说除了逸雪。中国还有能够让那个太子刮目相看的青年吗?”韩韵因为喝酒的缘故,本就诱人的俏脸在布满红润粉霞后更加惹人怜爱。 “址够让那个他青眼相加的青年?似乎除了我们逸雪不可能有其他人了吧。”陆剑微笑道。 “还有一个人。”那个被称作“逸雪”的文雅青年淡淡道,“南方太子。” 此言一出,那些青年俊彦都是一阵沉思,现在中国有南北太子这一说法,创立北京太子党的那个他和组建南方黑道太子党的神秘青年。 一个是在中国政界和商界翻云覆雨的神秘角色,一个则是在中国黑道掀起腥风血雨的枭雄。 韩韵指着正在品酒的爱人骄傲道:“他就是中国南方太子党的太子,叶无道!” 除了那个叫做“逸雪”的清秀儒雅男子,其他五人都是一阵痴呆,黑道对于职业有些阳春白雪的他们来说很遥远,更不要说是叶无道这种在全国范围具有巨大影响的黑道魁首。 “叶无道身边那个青年就是英国古老家族独孤家族的第二顺位继承人,太子党的核心成员之一,中国帝皇企业的唯一继承人。”韩韵娓娓道来,让那五个人的心脏再一次遭受不小的冲击,玩笑道:“见面的时候你们最好称他独孤伯爵。” 韩韵见他们都没有说话,继续道:“我相信你们都知道李凌锋的风云企业现在正处于关键的转型期,这个时候不动手很容易错过大好时机,等它完全消化各项疯狂兼并的企业资源后要想再动它就是难上加难了,北方太子党当然知道你们会在夺取中国金融俱乐部后才发起这场战役,那个时候要完胜谈何容易,杀敌一万自损八千,我想你们也不希望出现两败俱伤的局面吧。” “北方太子党的那个他是你无法想象的强大。”陆剑叹了一口气道,身在北京这个权力漩涡中央的他当然知道一些韩韵也无法获知的内幕。 “兵法有云,奇正相间,莫人能敌。一味的兵行险着并不能为我们带来预期的局面,李凌锋的风云企业我自有办法,但不是现在。所以你给我的这个理由并不充分!” 那个显然是六人最有威望的青年淡淡道,用复杂的眼神望着韩韵,“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更合适的理由。” 韩韵望着那张再熟悉过的脸庞,这么多年了,还是那么清晰,这样的男人为什么自己就是无法动心呢,低下头,咬住嘴唇道:“李凌锋让我和我爱的人痛苦了整整三年。” “我这么做不是要登上中国金融俱乐部历届最具大权的主席的宝座,也不是要和那个他争做中国经济的未来第一人!” 那个气度非凡的男子深邃眼眸闪过一抹深沉的悲哀,起身用微微颤抖的声音淡淡道,“我这么做,只是因为李凌锋对韩韵的三年伤害。” 说完他再没有一丝留恋走出大厅。 只是那略微消瘦的背影流露出最深沉的伤感和孤独,一个能让如此优秀的男人这么悲哀除了感情,再没有其他可能。 韩韵当然知道北方太子党的实力之惊人,你只要想象一下北京那么多桀骜不驯的高官子弟聚合在一起就能够明白这个太子党的恐怖,其中乏中央政治局常委、军委将军、国家部级干部的后代! 但是那个离场的男子丝毫不逊色,因为他就是被北方太子党神秘太子当成真正对手的角色! 管逸雪,中国金融俱乐部未来掌门人的不二人选! 一个玩钱玩得出神入化而让陈影陵都赞赏有加的天才,也许很多人都不清楚韬光养晦的他的天才才华,但是稍微懂点经济的人都会听说过管京生这个目空一切与政府对抗的金融巨头、万国证券老板,他曾经是中国证券市场,乃至金融市场的最有权势人物,将北京运做更大资金的国家财政部和太子党前身都没有放在眼里! 而管逸雪和这个因为国债回购事件而至今关押在江西某所监狱的官京生有着莫大的关系。 有这样复杂背景的他怎么可能是凡人?! 陆剑轻轻叹了一口气,其实他们都知道他们当中就算孤僻冷漠的管逸雪最爱韩韵,从求学时期就是如此,本来以他的才华和相貌女人还不是挥之即来挥之即去,但是这么多年他一直就是单身一人,虽然六人中唯一一个从未向韩韵表白的男人,但恰恰是最痴情的一个男人。 遇到有些优秀却不能爱上的人,没有必要伤心,只是有些遗憾而已。 韩韵望向一身普通打扮却依旧如同被众星拱月般的叶无道,眼睛里充满坚强的温柔。 无道,任何人想要伤害你,我都不会放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