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韩韵报复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四十一章 韩韵报复

饶是聪明绝顶的叶无道也被那个大美女的话搞得丈二和尚摸着头脑,上司?叶无道身为神话集团总裁、太子党的太子似乎没有什么上司这一说法吧。对于自己想知道的和美女不想回答的问题坚决不要问,这就是叶无道的行事准则,喝了一口令人动容的香槟,斜靠在桌边望着全场的喧哗热闹。 “神话集团的成绩让我很满意,希望是昙花一现,都说上梁正下梁歪,看来还有例外啊。” 美女抛下一句后就留下满头雾水的叶无道离开大厅。她那股入骨的风骚让叶无道动心不已,这个风骚与贬义无关,而与风情、丰韵有关,那是成熟女性培育多年后散发出的一种如同叶无道手中的酒香。模仿不来,学习不来,这需要时间的沉淀,然后才可以慢慢品尝。 叶无道从来不介意给美女带来糟糕的第一印象,因为这样一来固然会引发征服难度系数增高等难题,但是日后迥然不同的反差也是瞬间攻破美女心灵防线的杀手锏。 “这个女人不简单。” 独孤皇岈走到叶无道身边笑道,上午的财富论坛会议他刚好听了她后半段关于中国电子产业的精辟演讲,引发了不小的轰动。 叶无道没有说话,那样的女人目前的情况下要么霸王硬上弓,否则没戏。 良久尝了一口初闻有花香、随之清新果香、融合烤杏仁和蜜的味道地香槟,叶无道淡淡道:“今天有收获吗?” “和几个巨头达成了初步共识。有希望进一步的合作,毕竟是双赢互利的照西。”独孤皇岈微微一笑,这次亚洲之行还真是没有白来。 叶无道端起手中的酒杯朝远处已经注意到他地韩韵扬起,然后一饮而尽。 韩韵会意的优雅一笑。同时端起手中的酒杯豪爽的一饮而尽。 “韩韵,你认识那个青年?”坐在她面前的一位儒雅男子笑问道,其他四人也都是一脸好奇。 “他是南方神话集团的总裁,同时也是叶氏企业的唯一继承人。” 韩韵微笑道,脸颊浮现一抹妩媚的红晕,“也是我的男朋友。” 韩韵后面那句话让她面前的五名气度都决非寻常地男子同时心痛的拿起酒杯狂喝,其中一个苦笑道:“韩韵,我要找这匹黑马决斗!想当年学校第一风流地我和你近水楼台了将近三年都没有结果,心理极度不平衡啊!” 其他人也都是异口同声的附和,惹得韩韵白了他们一眼。捂住嘴巴笑道:“你们几个有什么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你。黄康阳,追我死党让我帮你传情书是你吧?周强文,当初是谁口口声声说我只是个黄毛丫头啊,还有你,范清河,好像就是你扬言要追到班里所有的女生吧……”“韩韵,你可别扯到我。我可是对你痴心一片,你看我现在都是单身一人,哪象黄康阳、赵瑞德他们一个个立场坚定抱得美人归。”一位清瘦英俊的青年推了一下眼镜委屈道,充满智慧的眼睛和这里的所有人一样满是笑意。 “那还不是因为知道追求你注定没有结果才不得不转移阵地的嘛,还有韩韵你要小心陆剑,他当初在学青可是比黄康阳那个花花公子还要喜欢沾花惹草地家伙,听说现在也是和诸多大牌当红女明星纠缠清,千万要提防!”较为强壮一眼就看出是北方人的赵瑞德将酒杯放下拆那个清瘦男子的台。 “我们有快五年没有聚在一起了吧。” 七个人一阵大笑后韩韵有些伤感道,所有人都自觉安静下来。不知道是谁最先叹了一口气,这群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六的素年都开始沧桑的叹气。 没有人敢想象,坐在韩韵面前这六个青年掌握着整个中国近千亿的庞大流动资本! 从零二年开始中国就进入了资金过剩的时代。仅浙江就有九千亿的庞大间游资,其中温州就有五千亿之巨,是国际金融大鳄索罗斯旗下投机基金规模的两三倍。而在全国,间游资总额高达十万亿! 而这六人就是继陈影陵这位天才资本操作高手之后新游资时代金融玩家地代表人物! 他们也是那个都由北京大学经济学院中国金融投资家研修班学员组成的顶级俱乐部----中国金融投资家俱乐部的新贵,其中有一人甚至很有希望成为这个天才务萃地俱乐部的掌门人! 在公众和媒体前较多露面的黄康阳是摩根丹利中国区的首席代表,拥有全国最大自有资金投资的天使投资人,被誉为“陈影陵第二”。周强文和范清河在离校后联手创立上海联利投资管理公司,也是最早投资网易的风险投资,目前管理着大约两百多亿人币的资金。 赵瑞德,中国温州帮一个巨头的独生子,跟随母亲从小在北方长大,后来南下脱离家族成为众多温州民间金融玩家的头脑。 陆剑,在六个人中算是一个异类,父母都是北京官员,在六人中唯一受惠于政治背景的金融玩家。为什么说是异类还要涉及那个中国金融投资家俱乐部的复杂内幕,还有一个始终没有开口的俊逸男子浅浅尝了一口酒,嘴角的微笑和犀利的眼神构成巨大的反差。 很多人都将当初韩韵和他们所在的班级称作中国经济天才的摇篮,这在绝大多数从政的北大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如果这群青年想要将中国经济搞得乌烟瘴气那也绝不是天方夜谭,总有一天,美国“政出哈佛”那样的状态会在他们的努力下最终形成。 原本以韩韵爱上一个人就如同飞蛾扑火般不顾一切的个性,她是决计不会陪叶无道一起来紫云山庄,但是为了某个计划她不得不去机场迎接这些多年没见的老同学。 “我们的班花大人就直说吧,把我们这群人叫在一起有什么企图。”陆剑笑道,这次聚会六人其实原本都没有参加的意图,最后同时接到韩韵的电话才扔下手头的生意千里迢迢的赶过来。 其他五人也都收敛起青年的轻狂,他们知道韩韵的性格,没有重大的事件她绝对不会提出那个请求,所以他们都是没有问没什么就答应下来,这也足见韩韵做人的成功,要想赢得这群狐狸的如此信任谈何容易! 韩韵放下酒杯,坐正注视着那位一直没有说话的青年正色道:“我要击垮叶凌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