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上流社会 - 极品公子

第一百四十章 上流社会

云南土皇帝刘云建之所以这么殷勤对待叶无道,那是因为叶无道在彻底掌握了云南邻省广西、宁夏和整个南方沿海黑道势力后,没有太子党的依托和默许,他想要将大批的军火和白粉运至中国沿海和香港、澳门以及台湾就需要绕一个大弯走海运,这样一来成本大幅上升不说,风险也大了几成,没有谁愿意少赚钱多冒险。 叶无道终于起身伸出手和眼前的刘云建握手,微笑道:“有机会去太子党的紫皇楼坐坐。” 紫皇楼是太子党接见重要人员的重地,由此可见叶无道并非敷衍了事,生性豪爽的刘云建一拍叶无道肩膀,大笑道:“没问题,下次太子来我们云南我刘云建一定献上最柔嫩的女人!” 就在刘云建想拍叶无道肩膀的瞬间,望月鸾羽手中红雪左文字已经闪电出鞘,只不过被微笑的叶无道按住了那只拔刀的纤手,刘云建身边的两名越南丛林存活下来的强悍特种兵也随之动作,也被刘云建眼神阻止。 两名黑道风云角色的谈笑风生让周围的正经商人感到十分不适应,在老总管邀请叶无道后纷纷散去,那道熟悉的美丽身影最早离开,走到一处烟柳繁华处,凝眸西湖湖水,伫立良久,眼神由最先的迷茫转为最后的自信。 “叶公子,午餐已经单独为你准备好,当然,如果你想和其他人一同进餐也可以。”老总管微笑道。看叶无道的眼神有些奇怪,但敏锐地叶无道没有感觉到任何敌意,淡淡道:“还是和别人一起吃午饭吧。” 老人似乎早就料到叶无道会这么回答,微微点头。在前面带路。早上的论坛演讲会议已经成功结束,接下来就是紫云山庄特意为外国商人准备的中国特色午饭。叶无道越来越感到这个紫云山庄的神秘,自己如何能够成为山庄地座上宾? 他不喜欢这种蒙在鼓里的感觉,让一向习惯掌握一切先机和主动的他觉得很不舒服。不过这个时候最好就是耐住性子以变应万变,叶无道丝毫没有慌张或者焦急。看着平静的叶无道,偷偷观察的老人满意的微微点头。 在这个夏日的午后,明亮的自然光线洒满了紫云山庄其中一座别墅那充满古典气息的雅致大厅,偏暖色调的环境温馨舒适中蕴含高调品位,檀木地板上地中东皇室地毯踩上去极为舒适,墙壁上挂着昂贵的名家油画。这间大厅地中国气息并不浓重。显然是让那些亚洲商界巨头感到至于太突兀。六款极品香槟雍容华贵地倚在宽大舒适的银质冰桶里,一副冷美人的派头。六十只水晶杯列开了仪仗,这种皇家贵族式的派头让所有人都感到很满意,这种即使有钱也未必能够摆出的盛宴才是真正属于上流社会的特权。 繁琐精致的宫廷菜式、八大菜系地招牌菜、众多家常普通却花心思的小菜,就连最平凡的米饭也是花样百出,这一切呈现给所有人中国饮食文化的博大精深。 华丽的风格虽然掀起,但是决不会是铺张的,于是细节便成为奢华的出口。 耀眼奢华的礼服晚装。一改这些商界女强人平日的矜持,典雅地款式、胸线自然的剪裁衬托出你的妩媚和性感。 在场地每个女人都在上午的论坛结束后换穿上一件极尽优雅、华贵的礼服。吊带让香肩绽露,贴身的裁剪让曲线流动,曳地的裙摆让风情荡漾,这里的女人虽然很多都不是太漂亮的那种大美女,但是气质绝对无可挑剔,商界本就是一个体现修养和智慧的场所,女人需要更多的天赋、努力和付出。 叶无道突然发现这里的男人都十分钟情钻石,看来痴迷水晶的叶无道算得上的是一个异类了。 英文钻石源自希腊语adamas。意为“不可征服”。钻石那种刚强坚毅的阳刚之美和璀璨四射让所有男人从钻石中领受了君临,所以拿破仑将钻石镶在剑柄上,因为他相信钻石会为他带来战无克的力量。 别致的钻石领夹确实让男人更有韵味。他们身上的东西绝对是整个世界独一无二的,从手上戴的需要定制的百达翡丽或者伯爵,到脚上穿的皮鞋,都是在显示那有钱和没有钱的差距,还有暴发户和品位的区别。 名车、豪宅已经无法让他们满足,很多人都拥有自己的私人飞机和游艇、马场。 男女商界名流、巨头在个自己的社交圈子里谈笑风生,这个时候是拉拢关系的最好时机。 老管家当着所有人的面将独孤皇岈介绍给全场的人,当听说那个英俊的青年是英国独孤家族第二顺位继承人的时候,很多人开始盘算这个头衔的分量。 “似乎前面你还漏了山口组的一个派别。” 叶无道坐在哪里端着一杯白雪黑钻香槟淡淡道,眼睛始终盯着那位开玛莎拉蒂的时尚女人,在众多气质女人中无疑她是最漂亮的尤物,只过冰冷的气息使她显得拒人于千里之外。 “还有就是被成为‘保皇派’的千山玄叶一派,这一派的势力虽然是最强大,但却是最有影响力的一派,保守而顽固,任何人想要做上组长都必须经过那群老头的同意。这个元老派主张帮内要团结一致,对各派的争斗严守中立,但没有多大势力。” 站在叶无道身后的望月鸾羽成为全场最奇特的女性,美艳而诡异。 “山口组有矛盾吗,尤其是不可调和的那种?” 叶无道浅浅尝了一口被誉为“气泡在舌尖舞蹈”的极品香槟,突然发现韩韵的身影,此时她正在和几个陌生的男子谈论什么,举止含蓄而有度。叶无道绝对是那种捕风捉影的无聊男人,只有当一个男人够强大的时候,才会担心自己女人的背叛和变心。而且三年的考验已经足以证明一切,叶无道不想因为自己而让自己的女人失去她们的空间。 可以说就算现在韩韵在和李凌锋交谈叶无道都不会怀疑什么,这种自信建立在绝对的实力基础之上! 望月鸾羽稍稍犹豫了一下,淡淡道:“有矛盾。以英式弈为代表的年轻一代山口组成员因其阅历和年代关系,有更多的现代观念和思维方法,对封建社会形成的帮内讲究绝对服从的‘父子关系’不以为然,自主性比那些老派人物增强了许多,这就产生了很多摩擦冲突,这就是所谓的激进派和保守派之争,加田重政那一派多为激进派成员,而田冈裕雄和山本光派的绝大部分都属于保守派,若非千山玄叶这一中立派别的从中调和,双方势力早就窝里斗了。” 受益匪浅的叶无道微微点头,“渡边芳在隐退后,群鼠无首的山口组必然有不少内部和外部势力蠢蠢欲动吧?” 十年前山口组能够率领日本黑道势力杀到千年历史的龙帮总部,虽然有龙帮内奸接应和一些侥幸因素在内,但是那次战役指挥的山口组的强大确实是一个事实。 不过叶无道知道这绝对不是龙帮的软弱无能,因为龙帮的总部恰恰是最薄弱的地方,因为四个龙主都会停留在总部,在那里常年居住的只是龙帮的一些老迈无力的长老,这些人虽然威望无人能及,但是作战实力却是极为可怜。 望月鸾羽一阵无力,什么叫“群鼠无首”!她有些不满道:“山口组内的明箐暗斗渐渐明朗化了,几大派都在设计未来的权力分配问题,代理组长一职至今仍然没有定论,这让很多人都十分不满,而且除了神户组很多势力都开始窥视山口组日本黑道老大的宝座。” “山口组除了你所在的‘千尾’八部众,还有什么大的实力部队?”叶无道最后视线在一道熟悉的背影身上停下,黑色眼眸迷人而深邃。 “山口组最精锐部队是‘柳川组’,历史上曾经和数千名警察数次交手并占取上风,成员都是山口组层层选拔出来的佼佼者,各种武器装备和人员素质都是全日本一流水准,只不过……” “只不过近年来整体实力大为下降,是吧?呵呵,不用感到奇怪为什么我知道,自古以来都是‘以战养兵’,忘战必危,山口组和它的‘柳川组’太平粮都吃太久了,退化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叶无道不看吃惊的望月鸾羽,用那种一贯的自信语气淡淡道,低头喝了一口酒,望向那个离开大厅完美背影的眼神却是更加冰冷。 将酒杯放在一边,叶无道走到那个开玛莎拉蒂独自品酒的美女面前,望着她手里的那杯酒液金黄迷人、气泡细腻优雅、层次丰润多变的香槟微笑道:“九六年分的perrienjouetbelleepaquent巴黎之花美丽时光香槟,如同我面前风姿绰约的女子般动人,脸色平静的美女嘴角微微翘起,没有说话,叶无道从那利用彩釉技术将美丽的蔓藤银莲花图案镶嵌在瓶身上的华美酒瓶倒了一杯酒,举起酒杯主动和她酒杯轻轻碰了一下,眼神暧昧,举止优雅的放荡。 美女终于露出一丝与善意和妩媚无关的微笑,淡淡道:“叶无道,我可是你的顶头上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