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青年太子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三十九章 青年太子

慕容雪痕如今在世界上的地位足以让各界明星人物羡慕和嫉妒。以音乐写诗、划破国界,使听众皆屏息倾听。她的演奏让无数年轻人得以认识古典乐章,正是她在全球掀起一场古典音乐热潮,这一切,但让她成为最年轻却最具才华的音乐大师,更意味着世界上确存在音乐诗人。 继承近十五亿美元的巨额财富就足以让她成为全球最富女性之一,完美却痴心,这样毫无瑕疵的女人绝对是这个时代最让男人魂牵梦萦的女神。 她占有了整个世界将近五十年!这就是未来人们对慕容雪痕的无上评价。 叶无道冷冷望着下面大言不惭的家伙,嘴角笑意轻蔑而残忍。树下不远有一排桌椅,坐在那里正好“面朝西湖,夏花烂漫”。 几个一身到脚名牌的中年人正坐在那里天花乱坠的胡侃,从洋酒到别墅,再从珠宝到服饰,最后不知道就怎么聊到了明星和女人,披上明星外衣的女人很容易成为这种腰缠万贯的男人的目标,他们赚钱赚得太多,多得连他们的子孙都挥霍不尽,如同项羽所说“若非衣锦还乡,天下熟知吾飞黄腾达”,他们需要用各种手段来彰现自己的财富。 中国除了首富位置在同行业之间的轮换,财富的领域分配也在悄然变化,浙江代替广东成为最多富豪的地方,在零五年胡润百富榜上有六十三个总部设在浙江。八十四个企业家都是浙江人,广东,北京,海和江苏位列其后。浙江之所以取代广东城富豪之,因为浙江民营企业数量位居全国之冠!这也正是叶无道要踏入浙大进军浙江商界的最大理由,房地产、足球、酒店餐饮这些都是浙江让叶无道看中地项目。而且如此密集的富豪群居地更是产生利益的最佳土壤,叶无道的每一步并不像表面地那么简单,那都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做出的慎重决定。 “听说慕容雪痕继承了一大笔财富,而且以她的身价来看似乎用在乎老黄你的一千万吧。”另一个中年人笑道,许肃,浙江隆吉商会成员,中信富泰集团二把手。 “一千万买你的这条命够了没?”叶无道悄无声息的飘到地面朝那四个浙江富翁冷笑道。 “一千万?” 那个扬言要用一千万买慕容雪痕的黄桥轻蔑道,“一千万还不够买我黄桥的一根手指头!” 叶无道对这个浙江知名人物的事迹也有所耳闻,在杭州市郊数千公顷的水稻田间这个家伙建起了他地最为辉煌的杰作:一座价值千万美元地白宫复制品!墙上挂的美国历任总统的肖像之间,建筑核心的总统办公室的每个细节都被仿制的惟妙惟肖。从价值万美元的巴洛克沙发到地毯上地美国总统印章,而所有的物品标签上都写着“madeinchina”中国制造)。 作为中国一批新兴富豪中代表的黄桥。有着他们有不可一世的理由,也有炫耀和挥霍的资本。 只是千该万该惹到他眼前这位刚刚成为杭州黑道霸主的青年! “听说你是隆吉商会的骨干成员?”叶无道微笑道,阴冷气息让身边没有隐藏的望月鸾羽都感到寒冷。 那群人都是一阵犹豫,面前的素年太过阴冷,而身边极为恭敬地女人竟然一身古朴打扮,尤其是手中那把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的日本短刀,怪异至极。黄桥不屑道:“怎么。对我们隆吉商会有意见?难道你是重正商会的?” “你地手指头连一分钱都不值!” 叶无道微笑道,对面可一世的黄桥悟着自己的手突然发出一声响彻山庄的哀号,旁边茫然的人看见滴滴鲜血从黄桥的手渗出,地上还有一根鲜血淋漓的手指头。 那群人看到对面的那个青年正轻轻将那把古朴修美短刀插回刀鞘,动作优雅畅快,嘴角带着灿烂而轻蔑的微笑淡淡道:“用红雪左文字确实是抬举你了。” 三个人在一阵发呆后马掏出各自手机准备报警,一阵刀锋的冰冷划过他们的皮肤,手中的名贵手机依次爆炸,让三个人几乎抱头鼠窜。 望月鸾羽在抽刀划出一道优美弧线后退回叶无道身边。刚才叶无道拔出她的红雪左文字的时候,她竟然没有丝毫察觉,这让身为日本寥寥无几的上忍之一的望月鸾羽大为震惊。 脸色惨白的黄桥正要破口大骂。还没有收刀的望月鸾羽已经再次鬼魅上前将刀架在他的脖子上,锋利刀刃划破他的肌肤渐渐渗入,这让真实感到死亡压迫的黄桥马上闭嘴,惊恐的望着眼前没有一丝表情的美女手指传来的彻骨疼痛使他的脸孔极度扭曲。 身边三个狼狈的隆吉商会成员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在紫云山庄遇到这种情况,一时间呆滞茫然。 “以后不要让我见到你那张嘴脸!慕容雪痕是你想都不能想的女人!” 叶无道一个眼神示意,望月鸾羽闪电收刀一腿踢中黄桥腹部,可怜的浙江风云人物此刻像断线的风筝倒飞入几米外的西湖。一个中国人竟然建造白宫复制品!叶无道眼中充满鄙夷之色,听说那个家伙还有一个三分之一大小的罗斯摩尔山,背面刻着全体雇员的名单。在“白宫”的正面,还有一座华盛顿纪念碑。这简直就是崇洋媚外的典型! 第二天,看个杭州就在谈论黄桥那座价值千万美元的白宫复制品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出现毁灭性火灾,政府发言人对此保持沉默,商界人群也默契的不发表任何言论。但是许多敏感的人都知道有太子党在的杭州必定会平静。 因为黄桥杀猪般的喊声实在太过凄凉惨烈,很多没有参加论坛会议的富翁都赶往这边。 坦然坐在椅子上的叶无道看着那瓶被隆吉商会其中一个暴发户加了雪碧的可怜红酒,想到那次陪慕容雪痕在银泰商场有一个中年男子买下了商场售价最高的十件商品,当他试图穿上小山祟皮外套和鳄鱼皮鞋的时候,商场经理不得不告诉他那是为女士设计的款式。 叶无道不由得摇了摇头,微笑道:“当消费成为挥霍,恐怕就和品位扯上什么关系了。”站在身边的望月鸾羽冷冷注视那三个惊惶失措的男人,冰冷眼神充满蔑视,这样的男人让她觉得恶心。 见到有不少人聚集过来,刚想要“伸冤”的三人被望月鸾羽一个微微抽刀的动作吓得噤若寒蝉马上闭嘴。那位带领一批彪悍保镖的老管家一见到是叶无道后马上就疏散了保镖,稍微了解了一下情况后让人救起差多玩完的黄桥便再追究,就在很多人纳闷的时候,一位强壮的中年人缓缓走到叶无道面前,带着些敬畏道:“你就是南方叶无道?” 叶无道微微点头,脸色平静,那种超然离群的气质让很多眼光不错的商界名人都悄悄点头,他们凭直觉知道这个素年的身份和穿着绝对是两个极端! 叶无道和神话集团对于他们很多人来说都只是可能听说但不会记住的企业,但是这里的所有人都知道那个健壮中年人,刘云建,中国云南的土皇帝,手中的烟草和翡翠让他跻身亚洲顶尖富翁之列,更让人无法忽视的是据说他掌握了金三角地区的军火和白粉生意的很大比例,就算是云南政府也拿他这个土皇帝没有办法! 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清楚刘云建既然能够在势力复杂的金三角地带占有一席之地自然会是善男信女之辈,而手中的军火更是让人胆寒,这个亚洲黑帮的一方芽雄是中国黑白两道都没人敢轻视的主。 见到叶无道点头,刘云建马上掏出镶金名片主动递给仍然没有起身的叶无道,正色道:“很高兴能够在紫云山庄见到太子!” 能够让这样的狠角色如此重视的人物那是何等的强大和显赫? 这个穿着普通的青年到底是何方神圣? 太子! 很多懂得“行情”的商界名流都是倒抽了一口气,太子!也许他们都不知道叶无道是谁,或者像隆吉商会般只知道叶无道是神话集团的年轻总裁,但是没有人不知道太子这两个字的真实含义! 中国南方黑道经过三年来的一系列洗牌后,重新确立了新的格局----由原先的群雄格局变成太子独尊!太子党在将势力扩张到几个邻省后先是一夜间解决本省英雄会、斧头帮和所有大小帮派,随后势力逐渐蔓延,其中镇压福建斧头帮残余和血洗杭州青狼更是被渲染得无比惨烈残忍,一时间三年毫无作为的太子党太子成为最恐怖的黑道魁首。 所有人将视线投注在那位接过名片、手指轻轻敲打桌面的冷漠青年,望着那充满传奇色彩的太子党年轻领袖,有敬畏,有好奇,有感慨。很多人都将这种与黑道魁首的偶遇视作莫大的荣幸,想象着回去怎么和别人炫耀,而有些人则思量着如何和叶无道套近乎。 其中外围一个绝美的窈窕身影默默凝视着叶无道邪魅的脸庞,秋眸布满震撼和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