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妖刀认主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三十五章 妖刀认主

叶无道斜靠在一盏昏暗的路灯下,从阴暗处慢慢走出一位窈窕淑女只是清秀的脸庞却蕴含巨大的杀机,望向叶无道的眼神复杂难明。 “又是你?还真是个锲而舍的女人。”叶无道黑眸凝视着那张曾经装出一副纯真无辜却是暗藏杀意的俏脸,“上次刺杀我可以不计较,但是今天如果你没有足够的觉悟,你会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坏人。” “我今天来只是想见见能够让大哥如此重视的男人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上次暗杀我输得心服口服,没有必要作无谓的牺牲再来一次屈辱。我只想告诉你,不管你这个太子如何的强大,终究不是我大哥的对手!” 女孩望着这位铲平斧头帮、屠尽青狼帮的太子党领袖,实在明白二十岁的他怎么能够拥有今天的成就。 “李凌锋已经到杭州了,动作不慢嘛。”叶无道嘴角浅笑,掏出一根烟点燃,一抬头有着说不出的落寞。 “你好自为之吧。” 被李凌锋叫雪黛的女孩不敢再看那和《阴阳师》中安倍晴明一样狐魅的笑容,转身离开,冷冷抛下一句,“太子党的命运在他创立的第一天就已经确定,那就是成为麒麟会踏平南方黑道势力的踏脚石!” 就在似有所思的叶无道扔出烟头的一刹那,一条诡秘的黑影从天而降,双手捧刀在黑夜中耀眼而冰冷。人和刀挟带庞大的杀意击向仍旧没有动静地叶无道。 就在那柄刀即将挥下劈中叶无道的时候,那黑衣人的前面出现一道娇小却同样气势惊人的身影,两柄名刀猛烈撞击绽放璀璨地光芒,清脆的撞击声音悠扬而轻灵。在黑夜中别有一番韵味。 手持红雪左文字的望月鸾羽已经守护在叶无道身前,虽然她知道身后邪魅男子根本就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但是她的处境和身份让她必须这么做,这就是忍者的信仰。 让叶无道感到意外的是龙玥竟然被这名刺客生生击退,落在地的龙玥一口鲜血抑制不住吐在淡红色的妖刀村正的刀身上,瞬间鲜血被妖刀吸收渗入刀身,淡红色逐渐转变成惊心动魄地深红色,诡异至极。 “圣刀认人!” 望月鸾羽喃喃自语道,脸上布满震撼。妖刀村正作为日本黑道三大圣物之一,有着诸多玄妙的密技。其中认主就是神圣地一项,数百年来能够真正使用妖刀村正的人只有寥寥数位。那都是赫赫有名的宗师级别人物了。 望,鸾羽紧握手中的红雪左文字,眼前的龙玥半蹲在地用圣物村正立地,虽然望月鸾羽可以勉强充当叶无道的“走狗”,但是她不允许日本的圣物被别国地家伙真正拥有,她身上第一次散发让叶无道也微微诧异的杀机。 而那名高绝的刺客见到这个场景更是震惊的无以复加,和龙玥对了一刀后就凭借那股巨大的反弹力量退到一根路灯顶端,炽热的眼神交织愤火和嫉妒。而且他对那个女孩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感到惊叹,能够挡下他全力一击的人在他整个国家都不会超过十个,那个看上去还不到二十的小女孩竟然只是简单地吐了一口鲜血! 叶无道并没有出手,这名应该是忍者宗师级的高手水准绝非以往的一般垃圾角色,毕竟能够打伤龙玥地人就算在高手能人云集的中国也屈指可数。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影子冷锋就需要亲自动手,因为龙钥的强悍他深有体会,尤其是眼眸泛红时候的龙钥! 不出叶无道所料龙钥单腿蹬地猛然弹向那名高深莫测的刺客,手中泛红妖刀划出一道半月形圆润弧线,阴森冰冷的气息就连五六米之外的望月鸾羽也能清楚感受。但是等那条致命的弧线临近。那道诡秘的身影就消失在原地,在另一盏路灯上停住,微微注视了叶无道一眼和龙钥手中的妖刀村正。便几个瞬步消失在清冷的夜空中。 “如果你想要和现在的龙钥交手,你会死得很惨,这一点已经有很多高手做出了惨痛的证明。妨告诉你一点,世界黑道都传闻你们日本的绝顶高手、在黑榜上排名十一的千羽次郎是死在我的手上,但事实是你眼前的她徒手杀死千羽次郎,不管你相信不相信,那都是事实。” 叶无道与目瞪口呆的望月鸾羽擦肩而过,走向飘然落地的龙钥,仍处于暴走状态中的她就算是龙组甚至她的姐姐龙四都不敢接近,除了身为少主的叶无道,没有谁敢贸然接近除了杀人再没有其他想法的她。 那一战,因为叶无道保护被人设计而陷入埋伏的龙组而身受重伤,在他为龙钥挡下一颗子弹后,愤怒的龙钥终于陷入彻底的暴走,自大的千羽次郎的结局是被龙钥活生生的撕成两半!这里面固然有千羽次郎轻敌的成分,但是谁也不敢怀疑龙钥那时的恐怖。 “总有一天,我会从他身上讨回十倍今天龙钥受的伤!” 叶无道轻轻抚摸那张清秀纯真的俏脸,凝视着那双血红的眼眸温柔道。今天的她似乎更加邪异,看来应该是这把刀的缘故。良久龙钥才渐渐平静下来,晕倒在叶无道的怀抱。 因为龙钥的缘故,叶无道并没有回学校,而是去了蔡羽绾的水晶宫大酒店,受宠若惊的蔡羽绾在众目睽睽之下和叶无道来了一个长吻,一片哗然中苦笑的叶无道向蔡羽绾要了一间房间,一踏入房间突然出现的龙钥就瘫软在床上,让蔡羽绾着实大吃了一惊。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叶无道来不及向蔡羽绾解释朝总统套房的角落冷冷道,看来事情要远远比他想象的严重,往常龙钥暴走后只需要稍稍休息就可以了,但是今天竟然出现这种情况,叶无道虽然不怎么和这个傻丫头谈心聊天,但是因为可以时刻感受到她气息的缘故,两人很大程度上有了一种默契,三年的生死与共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关系。 “圣刀一旦认主就会吸取主人的生命精华,这是和上古神明对话的唯一途径,媒介一般是鲜血。” 望月鸾羽现身淡淡道,言语冰冷至极。 “这种破刀没有谁会稀罕认不认主,龙钥不需要!” 叶无道坐在床边心疼的抚摸那张苍白的容颜,看到那柄依旧散发妖异光彩的村正,愤火的叶无道一把握住村正将它拔出古典刀鞘,顿时整座房间都弥漫冰冷彻骨的寒意,蔡羽绾甚至嘴唇发紫身体开始颤抖,心头笼罩恐惧的望月鸾羽注视着脸色越来越阴冷的叶无道,喃喃道,这就是真正的太子吗? 那柄妖刀也许是感受到叶无道要毁掉它的心意,刀身微颤,发出轻鸣声,似乎是在求饶。 突然想到蔡羽绾还在这里,浑身彻骨寒意马上散去将脸色苍白的女人抱在怀里,柔声道:“对不起。” 蔡羽绾挤出一个笑容摇摇头,望着床上的龙钥关心问道:“要要送她去医院。” “虽然圣刀需要主人的精华,但是并会影响人类的生命,我想很快她就会醒来。”望月鸾羽淡淡道,叶无道瞬间爆发的实力比那次屠杀青狼帮强大许多,他到底隐藏了多少实力,望月鸾羽陷入迷茫。 相处了这么久她甚至不明白这个能够让英式弈认输的男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人! 他穿插于众色绝美女子之间,眼神暧昧,嘴角盈笑,偶尔还可见他慵懒、颓废、冰冷和游戏人间的神情,带着花花公子的冷漠感情,然当他看到他在独自的时候,在抽烟在沉思的那一瞬,眼神流露的却是彻骨的孤独,那是一种把感情深埋在心底的思恋。 原本应该最无情的他却让她感到了比谁都浓郁凝重的感情,这很矛盾,却真实存在。 稍稍放心的叶无道让龙钥躺在床上休息,和蔡羽绾走出每夜需要三万块的总统套房,走到走廊的一幅油画面前停下,欣赏那幅具有抽象意义的油画时候开口问道:“最近还有人在酒店闹事吗?” 蔡羽绾依偎着叶无道柔声道:“没有了,水晶宫已经真正步入正轨,经过上次《铁骑》开机发布会的成功宣传,加上最近中青队的下榻,使得水晶宫成为杭州入住率最高的酒店。” “好好利用一下如日中天的中青队,否则我的投资就白花了。”叶无道手指轻轻敲打着那幅油画微笑道。 “放心吧,我已经和他们谈妥要在水晶宫进行球迷交流会和签名会,只要后天第二场友谊赛能够取胜,我相信水晶宫会吸引的人数绝对不少于《铁骑》那次,而且足球和电影是两块较大的差异化领域,这样使得水晶宫大酒店成为两块不同领域的习圣地,。” 蔡羽绾自信道,为酒店宣传做势她可是不遗余力,第二块地皮竞拍迫在眉睫,她需要用水晶宫为自己赢得更大的华语权。 叶无道微微点头,笑道:“我们出去散步吧。” 能够和心爱的人一起行走在大街,那是每一个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情,雀跃的蔡羽绾也不例外,更何况叶无道这种与普通绝缘的男人。 挽着叶无道的手臂一起走出大酒店的蔡羽绾突然想到了什么,道:“我收到了紫云山庄的请帖,要你明天参加这次财富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