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摇桃花的少年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三十四章 摇桃花的少年

什么是缘分?当这个问题缠绕了世人千年万年,就像是那句“问世间情为何物”般在情侣的心名间萦绕流荡。 缘是天定,分是人为。这就是缘分。 夕阳西下,余辉将整座杭州城映照晕染得愈加妩媚动人 西湖畔一座典雅的别墅阳台,一位绝色佳人临风而立,以玉为肌,以月为魂,有着说不出的倾国倾城。清风拂面,青丝微扬,不知道是西湖映衬了她的绝代风华,还是她衬托了西湖的润人风韵。 捧着一杯香茗的她眉宇间流溢着淡淡的惆怅,轻轻叹了一口气,浅浅尝了一口微凉的茶水,思绪渐渐飘远…… 一座繁华大城市的公圆,一位**岁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坐在临水的长椅上伤心哭泣,粉泪滚落脸颊,楚楚可怜。 这个时候一个清秀飘逸带着独特笑意的同龄小男孩蹑手蹑脚走到她面前,嘴里刁着一枝带露桃花的他老气横片道:“是不是发现自己太难看了想不开?谁让你没事对着池水,还真是名副其实的落雁‘沉鱼’,鱼全都被吓跑了。” 被打断哭泣的女孩抬头望了小男孩一眼没有说话,继续流泪,泪眼朦胧的她并没有看清楚男孩的模样。 突然一块干净的淡蓝色手帕递到她面前,再次抬头的她睁开泪眼,犹豫了片刻才接过小男孩的手帕,倔强道:“justwateninmyeye!我眼睛里仅仅是水而已” “是谁欺负你了吗。我帮你。”小男孩坐在她身边嘴角悬挂着慵懒地笑容,古灵精怪的眼神煞是可爱。 “不要你管!我也没有哭!”女孩杏目圆瞪,将手帕还给比自己还要小的男孩。 “不要告诉我是沙子掉进你的眼睛了。” 男孩噙着灿烂地微笑道,将手里的桃花扔进水里。那可恶的笑容让女孩很想捏住小男孩的脸颊。她站起身就走,因为她发现对面那个家伙的笑容很怪,有种很醇的味道,这让已经略微懂得感情的她脸颊微红。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呢。”小男孩伸手拦在她面前,很快就流露出色狼的本质。 “凭什么告诉你!”女孩推开他的手向前走去,也许是受了男孩地影响也摘了一枝桃花,原先的那份伤心淡了许多。 “乌发插红杏,素手把桃花。秀唇映花研,人娇胜花娆。以后出现整首诗词一般是烽火自创”小男孩随口道,似乎是信手拈来地东西。很小就被长辈要求背诵唐诗宋词元曲的他已经小有收获。 “曹子建七步成诗,那你岂不是要才高九斗了。”女孩虽然不到十岁。同样接受了良好的中国古典文化熏陶,很多历史典故都有所涉猎。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小男孩突然拉着女孩就跑,脸上布满红霞的女孩没有将手挣脱,任由陌生的小男孩握着。 小男孩带着她来到一片烂漫盛放的桃林,“你在这里等着。”他松开女孩柔软的小手,开始使劲摇他们身旁地桃树,顿时天空像是下起绚烂的花雨。粉红色的花瓣随风飘零,带着浓郁的清香缓缓而落。少年便这样一棵一棵摇了过去,,从女孩这一头到桃林的另一头,满头大汗的小男孩朝惊讶的女孩招手。 温柔真的需要天分,这一点不容否认。这个小男孩拥有足够的浪漫因子,现在就知道制造如此唯美地画面,长大后那是女人的致命诱惑。 这时在少女面前形成了一条由粉红色花瓣铺织而成的美丽花径,惊心动魄地眩目。令人心醉,女孩轻轻脱掉鞋子和袜子,赤脚走在这条小男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摇出来的花径上。就像那步步生花、凌波微步的仙子。 “还伤心吗?”满头大汗的男孩气喘吁吁问道。 “没有了,谢谢你。”女孩微笑着摇摇头,凝视着他的样子,似乎是想记住这张带给她一生中最大惊喜的脸庞。“我该回去了,我是瞒着妈妈偷偷溜出来的。”红着脸的她穿上袜子和鞋子,转身跑开,跑出一段距离后朝小男孩嫣然一笑,那百媚生的回眸很有长大后令天下美女无颜色的潜质。 她就像是大千世界无数庸俗脂粉中的一泓片水。 这位为她摇桃花的男孩,就这样悄悄走入她的心灵最深处,慢慢滋润,缓缓渗透。 其实江湖离我们并远,相反,我们一个深呼吸就可以清楚地闻到江湖的味道。 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的地方就是江湖。《无间道》里有一句堪称江湖圣经开篇语的话:“出来混的,总有一天要还的!”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中国旧的江湖格局在一些太子党、麒麟会和冰鉴会这些为代表的新势力飞快崛起后受到极大的冲击,一大批新人浮出水面,站在江湖的舞台之上,而老一辈则谢幕带着荣耀带着传奇退出舞台,不管他们是否愿意,这是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适者生存,不适者被淘汰”是江湖的至高法则,龙帮的绝对至尊地位已经隐然受到一些势力的挑战。 有些人生下来就是注定要站在江湖的舞台之上,而且是作为主角站在舞台的中央! 叶无道就是这种人中的佼佼者! 统一中国黑道不是他的最终目标,他不会停下脚步,他还可以走得更远,黑道并不只存在于中国。 行走在黑幕中的叶无道肆无忌惮的散发阴沉的气息,他正在整理头脑中繁琐的思绪,神话集团、太子党、龙帮、麒麟会、风云企业……一项项都在他精密的计算中,他是那种谋而后动的角色,绝对允许一丝差错,这是他能够活到今天并且逐渐走向巅峰的秘诀。 双手插在口袋里闭着眼睛沉思的他突然睁开眼眸,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冷酷笑意,淡淡道:“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