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没有你的城市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三十三章 没有你的城市

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很伟大,成功女人背后的男人很渺小。李暮夕的父亲楚天不喜欢女人太强势**,而李暮夕的母亲李琳也不甘心做个默默无闻的家庭主妇,所以裂缝越来越大最后只能分道扬镳。 听李暮夕说现在李琳还没有男朋友,这让叶无道感到很纳闷,女人四十正好是如狼似虎的年龄段,没有男人的话如何发泄**肯定是个大问题,难道看上去风韵极佳的李琳是性冷淡? 虽然李琳这位女强人看上去确实比较冰冷高傲,但是叶无道确定她绝对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样冷漠,除去这个因素那就只能是自慰了,想到这里笑容淫荡的叶无道发现李暮夕的眼眸正在自己面前,马上收敛笑容一阵虚伪的咳嗽,惹得李暮夕不依的一顿粉拳伺候,只不过叶无道乐得享受这种温柔的惩罚。 李琳的厨艺确实不错,加上精心挑选了菜,而且氛围因为叶无道的存在而融洽很多,四个人都吃得很舒坦。李暮夕刚刚和叶无道确定关系后的亲密接触,现在小脑袋里都是刚才的旖旎场景,餐桌下叶无道的坏手正在她白嫩纤细的大腿上使坏。 满怀感激之情的李琳则不停给叶无道这个大功臣夹菜,因为坐在叶无道对面,每次给叶无道递菜的时候都会微微向前俯身。身穿低领套装地她胸前那很大一片雪嫩都尽收叶无道的眼底,那深陷的乳沟让叶无道偷偷咽了一口口水。 和这样的女人仅仅发生**关系解决一下生理需要而不发生感情纠纷倒不是坏事,一来感觉上李琳还有董嘉禾都类似杨宁素地成熟气质,二来叶无道还不想要了上官明月。加上能经常和柔弱的苏惜水**,除了较远的蔡羽绾就再没有其她女人。 整天吃慕容雪痕、蔡羽绾和苏惜水这样的“山珍海味”总需要偶尔来几次“家常小菜”来调解胃口李琳和董嘉禾相对于一般女人来说当然已经是大美女了,而且似乎董家禾和李琳两人的关系比较好,说不定还可以来个绝对惊艳刺激的三人游戏。 “一个人在杭州,无道一定蛮想家的吧?” 李琳放下筷子像一位母亲问道,现在她对叶无道有很大的好感,且说那优异的成绩,光从外貌上看叶无道也是无懈可击,更何况那种不卑不吭的气质也让身为管理层地她倍生好感。 一个人在杭州,原来是一个人。叶无道想到了慕容雪痕和杨宁素,还有远在英国的吴暖月。顿时发觉寂寞地滋味很浓很浓,浓的无法消除,在嘴边挥之去的苦涩,在心头纠缠不清的萦绕。 放下筷子,叶无道收回在李暮夕大腿上流连的手,没有邪念的凝视李琳的脸孔淡淡笑道:“想。” 自己多少女人都是在一个没有自己地城市孤单生活? 一座城市再繁华再喧闹,没有恋人的笑颜。总是苍白无色。 回去的时候叶无道没有让李琳开车送他回学青,走出别墅林立的小区,他静静走在这座陌生的城市, 虽然是下班时间,杨宁素依然对着满桌的资料和文件埋首苦干,因为叶无道而拒绝中央电视台邀请的她是省电视台最忙碌最敬业的人。 一个女人最怕的就是寂寞和孤独,没有爱人在身边地日子里,就需要找一些事情来抵抗寂寞的侵蚀。所以杨宁素就用成堆的方案和事务来让她拒绝思念,神话集团经过第一阶段地密集广告投放效果不错。现在就快要进入第二步的深度挖掘,杨宁素为此没有少花心思,她本来就要主持几个重量级节目。这样一来就更加没有任何空闲时间。 乔叶就怕杨宁素这个电视台的顶梁柱出什么事情,她这么像一根弦一直紧绷着肯定会出问题,可是每次主动给她放假都被杨宁素婉言拒绝,乔叶还真怕杨宁素万一生病的话那么全省的崇拜者用毫无疑问的用口水淹死自己。 杨宁素终于肯停下工作稍微休息一下,望着窗外渐渐阴暗的天空,叹了一口气,抚摸那张和童年叶无道的合照,逐渐坚强的她眼睛蒙上一层水雾,这些年来就从来没有男人能够走进她的心里,而叶无道也从那个喜欢搂着她睡觉的小男孩偷偷成长为可以让她放心依靠的男人。 都说感情是需要温火慢炖轻熬出来的,一份经过十多年浸润的感情怎么可能不渗入血脉骨髓? 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是泪流满面,轻轻擦干足以让全省男人心痛的泪水,重新埋头工作。 等到灯火阑珊的时候她才独自开车去姐姐杨凝冰家的别墅,姐夫叶河图正在悠闲的看新闻报道,和叶无道一样有着把什么都看得平淡无奇的神情。 杨凝冰怜惜的望着那张憔悴的容颜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们姐妹虽然长得一点都不像,但是军人家庭长大的她们有着同样的坚强和执著,杨凝冰知道这个优秀的妹妹不需要自己开导什么。杨家的女人都是依靠自己的努力和实力才有今天的成就,很小杨望真就告诉她们一切都需要依靠自己,而她们也正是按照杨望真的期望走出了自己的天地。 杨凝冰已经成为下届省委书记的内定人选,这对赢得全市人信任和尊敬的她来说是当之无愧的事情,进入中央政治局也是迟早的事,这些都和她背后的家族无关。 知道杨宁素竟然还没有吃晚饭后杨凝冰赶紧将饭菜重新热了一遍端上饭桌,姐妹两人虽然因为工作的缘故见面的次数并多,但是这并不妨碍她们之间的浓厚感情。 “最近爸爸又在催你找对象了吧,听说这次又帮你介绍了一位青年军官,好像是南京军区的一位上校,这么年轻没有任何复杂背景就能够爬到这个位置真的很不简单,过话说回来现在那些苦苦追求和暗恋宁素的男人没有一个是等闲之辈,爸爸什么都好,就是这一点让人受不了。” 杨凝冰淡淡道,轻轻将视线投注到客厅那始终不会忙碌的身影上,突然有些惆怅。经营婚姻要比经营爱情困难很多,相对于杨凝冰来说,经营爱情也要比经营事业困难很多。 冈察列夫《平凡的故事》中说没有爱情的婚姻生活是一场无聊的噩梦。一语中的! 所以杨凝冰并不赞同父亲自作主张的帮妹妹安排一次次的见面,像杨宁素那样的气质美女即使到了四十岁甚至五十岁依然是最动人的女人,永远会缺乏优秀的追求者,只不过传统的父亲还是抱着女大当嫁的思想不放。 “我已经有爱的人了。” 杨宁素脸色红润眼神却有些恍惚和忧伤,淡淡道。这句话让杨凝冰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一向单身的妹妹竟然爱上了一个男人?她想从不再说话的杨宁素脸上发现些什么,只是没有结果。 吃完饭不等姐姐“严刑逼供”,杨宁素独自来到叶无道的房间,拿着叶无道的相册坐在床上,叶无道的微笑、叶无道的沉思、叶无道的轻佻、叶无道的眼神……种种相思浮上心头,无穷无尽是离愁,天涯地角寻思遍,杨宁素躺在床上渐渐蜷缩起来,似乎是在感受叶无道的气息。 “无道,你知道我在想你吗?” 纽约,一幢摩天大厦的五星级酒店中,一个古典绝美的女人站在窗前凝视着窗外整座城市的喧哗,手中酒杯金黄色的甘醇液体微微摇晃。 两地离愁,一尊芳酒清冷,危栏依遍。 她掏出胸前的那个渐渐温润的观音玉坠,清泪悄悄滴落在晶莹的玉坠上,然后滑落在曾经的波斯皇室地毯上。 仰望璀璨的星空,她凝眸他为他们在夜空中寻找的一对情侣星座,嘴角的笑容伤感而温馨。回到一架典雅钢琴前静静坐下,将思念的思绪沉淀,纤指轻敲,一曲灵动悠扬的轻音乐从指尖倾泻而出。 一曲以后被无数恋人吟唱的《月光水境》就在相思中轻缓即兴弹出。 当她弹完一下子趴在钢琴上痛哭开来,嘴里轻轻喊着叶无道的名字。 没有你的城市到处都是孤独 我像是一个需要拥抱的孩子 我和我的难过一起睡一起住 没有你的日子我没有了幸福 穿你穿的衣服穿你穿的鞋子 穿过每条马路想做你的影子 看你看过的书看你看的电视 想著你沉睡的姿势 我就是喜欢我为你做的事 这就是我想你的一种方式 记得你说过这样很有意思 你说的我都在乎 没有你没有你的城市 我变成一个没有爱情温暖的孩子 很想你很想你的时候 你是我心里静静轻轻呼唤的名字 没有你没有你的城市 没有人在我临睡之前跟我说故事 很想你很想你的时候 我在纸画满许多你的样子 你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