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枭雄救美(中)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二十九章 枭雄救美(中)

叶无道在三年死亡特训中对于汽车驾驶这项基础技能的培训下了一番狠功夫,因为一般来说抢劫瑞士银行或者炸平日本国贸大厦都需要一辆不错的跑车和娴熟的驾驶水青,否则在就得在监狱里当人肉叉烧包了。 李名枫在听李暮夕绘声绘色的描绘了叶无道那次飙车的场景后就十分期待叶无道的表现,此刻驾驶法拉利的叶无道在拥挤街道中穿梭自如的水准还是让喜欢和一些不良青年飙车的李名枫大为赞叹。 前面那辆奥迪绝对为认为身后偶尔出现的法拉利是一辆盯梢咬尾的跟踪车辆,最后比较狡猾的它在辗转大半个杭州市后将车停在郊区一个废旧工厂,确实很像警匪片中的场景。 叶无道远远将车停下,下车后让李名枫开车带着李暮夕离开,后者噘着粉嫩的樱桃小嘴一脸不开心,可怜巴巴的望着叶无道没有回旋余地的眼神,眩然欲泣,“我也要去。” 叶无道对于她这样谙世事的小女生来说就像不可救药的毒药,一旦尝过就再没有忘记和放弃的可能。女人的好奇心和对叶无道的担心让李暮夕 “一个听话的女人要远比一个聪明的女人可爱,听话,在家等着我去给你上课,放心,我还惦记着你妈妈的手艺呢。” 作为风流成性的合格花花公子叶无道对女人的一招一式、一颦一笑都能精确地解读其中地含意,而且三年的训练还包括对人类细节动作的精确分析!李暮夕这种情窦初开的丫头自然是叶无道地对手。温暖的眼神和温柔的表情就足以让她晕晕乎乎不知所以了。 等到李名枫带着心满意足的李暮夕开车离开,叶无道嘴角的温醇笑意瞬间消失,何解语被绑架他一点都不奇怪,但是绑架人员的低素质和业余水准却让他大大奇怪了。这种菜鸟顶多就是一般的黑社会成员。最多半个小时就有一批肯定媲美特种兵的保镖杀到这里。 这半个钟头不会是想**何解语吧,叶无道一想到有些思维异于常人的劫匪所作所为,不禁有些担心那个豪门千金的遭遇,虽说何解语有那么点骄横地小姐脾气,但是本质并不坏,而且听说在各个领域都有俗的成绩,退一万步说何解语也是不逊于苏惜水和上官明月地大美女,叶无道调查过她的背景,他父亲东方集团的商业走向几乎可以决定神话集团的生死存亡! 更加让叶无道担心的是他目前的对手李凌锋已经和何解语的父亲有过秘密接触,如果风云企业和东方企业联手。那恐怕就算叶无道有能力将整个中国区地叶氏拉进这场商业大战也未必有多少胜算。 无奸不商,商场的阴云诡秘就算三年中教授叶无道商业阴暗伎俩和理论知识的老头也不敢说看穿看透。更何况是最不缺自知之明的叶无道这只商业雏鸟,当然这只雏鸟有着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巨大潜力。 最近的那场血洗青狼帮已经暂时将他的积聚的暴戾之气发泄,所以最近还没有再一次大开杀戒的念头,而且那几只微不足道地蚂蚱也满足不了叶无道的屠戳**。保险起见叶无道让隐藏暗处的龙玥前去保证何解语地人身安全,自己则潜行到那辆奥迪和另一辆本田附近。 “哪个王八羔子敢动老大你的青狼帮?”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本田轿车里清晰传入叶无道耳朵,赫然是浙江大学的钱康昊,那个抢走余温斌女朋友、并且在酒吧被萧破军砸晕的可怜虫。 “你他妈的给我小声点!还不是你这个废物惹得祸。要不是有你去惹那个煞星在先,我们青狼帮也不至于沦落到无处落脚的地步,这次要不是因为实在手头有点紧,老子才不想接你的这笔生意。” 坐在钱康昊对面的就是因为太子党血洗青狼那天因为出去钓马子而侥幸逃过一劫的青狼帮老二,现在风声鹤唳的他可是如履薄冰的夹着尾巴做人,没有办法,太子党的强大绝对不是他这种三流地方帮派可以抗衡。 一想到那个传闻他就不由自主的颤抖,一百五十多个兄弟全部战死!而且对方只有寥寥数人,这种类似于荒诞神话的事情他宁愿相信是无稽之谈。但是一想到外界强大到南方没有对手的太子党的天王战虎萧破军来到杭州他就感到绝望。 “老大,对方很强大?”钱康昊小心翼翼问道,能够让青日可一世的老大如此紧张的对手在他印象中那一定是黑道的大魁首了。 今天策划这起他自认为完美的绑架意思是将自己扮演一出英雄救美的一段八点档里的庸俗情节。在一群禽兽不如的悍匪想要凌辱纯洁的少女的关键时刻,英雄闪亮登场,负众望的击退坏人,然后抱得美人归。 只是他不知道这起漏洞百出的绑架和演戏绝对不会有他想要的结果。 “妈的!太子党的太子!你说强大不强大,和他做对的整个斧头帮都被灭了,我们一个青狼帮算个毛,那还不是像捻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松。”那个青狼帮硕果仅存的高层狠狠道,在他把烟头扔向窗外的时候,脸色顿时苍白无色。 “除了那个青年,这里的全部人员全部清理干净!” 叶无道没有想到还让他碰到青狼帮的余孽,淡淡抛下一句转身就走。钱康昊他还不想杀,杀了他那余温斌就会失去报复的**来源和成长的动力,这不是叶无道想要的局面。 一道优雅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那辆丰田轿车的车顶,手中红雪左文字往下直插,再拔出时带出了一道血柱。车里的钱康昊看着那个老大的头顶插入一把尖刀然后飞快拔出,这种血腥的场面让他马上晕过去。 叶无道悠闲的走向一座废墟的厂房,有些感谢那个垃圾的这场丑陋布局。 爱情 出生时我握紧着拳头 那是因为上帝告诉我这一生的追求 是伊甸圆里掉落人间的那个素苹果 人类叫它----爱情 她总是无声无息的来临 我徒劳的像聆听她的足音 月亮掉进了枯井 黑暗蒙上了我苦苦寻觅的眼睛 题诗的红叶被夹进书籍 思念是躲在土壤深处的蚯蚓 一刀两段 却换来双倍的煎熬 爱情是一枝出墙闹起春意的红杏 只想知道墙外的风景 却被插入花瓶 爱情是一个没有掩饰的陷阱 我在坠入的一刻看到了它眼中的怜悯 檐下的紫色风铃 还在等待昨日为她歌唱的黄莺 小院片千上再无伊人的身影 你的楚楚动人像是罂粟花 我知觉就上了瘾 前世三生石畔的玩伴 忘了菩提树下的约定 你可曾记得 我说过在今生我要穿上丧服 为你出殡 我愿替你接受惩罚让我的双手枯萎 不再为你弹琴 让我的舌头僵硬 不再为你歌吟 拼今生 对花对酒 去忘却你的嫣然一笑笑扑流萤 蓦然回首这一路的风景 年少时天荒地老海枯石烂的憧憬 使我沿着崎岖的小径 走入了桃花源的绝境 白发时黄卷青灯间孤独的品茗 忘了去在乎输赢 假如爱情有暂停 我不再试图去看清她的脚印 假如爱情有死亡 我双手虔诚的奉上一丈白绫 假如爱情有轮回 我宁愿在荒冢中长眠不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