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皇牌球员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二十七章 皇牌球员

街头篮球的创意通过个性化的球技、球风得以彰显,进而标榜出一位街头球手的与众不同,这也是街头篮球区别于学院篮球的一系列最主要特征。 它同nba赛事一样紧张、刺激和具有对抗性,但它更狂野率性、自由和更具有想象的张力。nba赛场上被千万观众叹为观止的一些不可思议举动诸如快速人球分过、在对手的身后运球、假动作加背传接空中作业大灌篮…… 这一切在每天的街头球场上都已是司空见惯! 这就是街头篮球的魅力所在,它能充分挖掘你的每一份激情和骚动。街头篮球的张狂和狂热简直就是为青年量身打造的体育项目,叶无道望着场上尽情表现自我的男孩,也有了一种久违的冲动,就像产生了共性的律动,这种情况除了那种杀人达到酣畅境地再没有其他东西能够让叶无道如此动心,也许这就是篮球的迷人之处了。 “可是我们只有两个人啊,怎么参加比赛?而且不报名直接向冠军队伍挑战也有点太嚣张了吧。” 李名枫担心道,场面上的局势几乎已经可以看出结果,那个被誉为浙江万马重点观察对象的家伙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一人独挑三人而不落下风。那人的夺目表演让本就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李名枫忐忑不安。 “胆小鬼!”李暮夕朝自己的哥哥做了个大鬼脸,不等李名枫发飙就赶紧躲在叶无道背后去。 “加上暮夕我们不就是三人了吗?至于嚣张不嚣张更不需要担心。这就是街头篮球地精髓了,玩街头篮球就需要张狂一些,能骄傲就大胆的骄傲!” 叶无道闪电拿过李名枫手里的篮球笑道,做了一个让篮球从手腕向手臂滑动的动作。然后手臂轻轻一抖,篮球抛过头顶停在另一只手臂上,“你要是有一天能够拥有自己独创地move或trick那些让篮球科老教授们大跌眼镜的技巧,你就是街头篮球的真正高手了。” 李名枫用怀疑的眼光瞟了一眼雀跃的李暮夕这个可能成为拖油瓶的妹妹,惹得后者抗议不止。 “我们可以一起组队吗,放心,我只是一个控球后卫,习惯喂球,不会抢了你们的风头。”一个高大斯文的青年微笑道,身边应该是他女朋友的漂亮女孩同样一脸友善笑容。 从那口音叶无道断定这个异常稳健的青年应该是北方松花江一带地人。因为当年特训的时候叶无道必须精通全国各地地主要方言。而且各国语言和风俗习惯都要有大致的了解,叶无道几乎可以称作一本巨大的百科全书。 这样的家伙不是怪物都是怪事! 叶无道自然不担心什么抢风头什么。和巴不得甩掉妹妹的李名枫同时点头,嘟着樱桃小嘴的李暮夕很快被那个青年女朋友的一根哈根达斯冰淇淋收买,和北方女孩热火朝天地聊在了一起。 人群中叶无道熟悉的人有少,学生会主席白片易、外国语学院的大美女泰雨,还有那位宁静似水的“浅静”,看着他们手里的传单应该是浙大在搞什么活动,此刻他们也都发现了被可人的李暮夕拉着的叶无道。 泰雨流露出不为人知的迷茫和伤感。惆怅的眼神让身边地男生心碎了一大片。白片易似乎在等待叶无道的表现,从明珠学院开始他就习惯叶无道的出人意料,只是现在一向自负输于叶无道地他有一种担心,而这担心都来源于身边的女孩,一个不一样的女孩。 在图书馆当管理员、从小就浸润在古书籍中的女孩依然是那种平静的神色。 “我叫徐荣俊,即使现在记住我的名字也无所谓,因为一年后整个中国都会记住这个名字!”青年微笑着狂妄道,只不过这份霸气很快因为女朋友的一个瞪眼而收敛,没想到还是一个温柔的男人。 不过他的那份自信让叶无道记住了这个名字。 当李名枫走出人群扬言要挑战冠军队伍时所有人一阵哗然。但是随即掌声雷动,也许正如叶无道所说街头篮球作为篮球的延伸具有更加狂放不羁的一面。那个穿白衣服的男孩轻蔑的望着曾经的手下败将,一脸无所谓。而主持这次街头篮球的李宁负责人更是巴不得有更高的**出现。 叶无道虽然将近一米八的高度,但是和身边那个青年一米八七的高度比起来还是有不小的差距。李名枫的年少轻狂、徐荣俊的高大英俊加上叶无道的邪美的文雅么使得这支队伍马上赢得众人的期待,人群中那些浙大的学生都相继将视线聚集在叶无道身上。 一上场等那个李名枫的死对头发威,徐荣俊就给所有人来了一个下马威,自称控球后卫的他依靠娴熟的运球和眼花缭乱的神奇技巧将防守人骗得呆若木鸡,轻松突破的他突然停住脚步等待防守者跟上来,在那名恼羞成怒的防守人员在上前出手的瞬间却见到徐荣俊眼神中那浓重的嘲讽笑意。 等到另外两名成员知道不妙的时候,早就看懂徐荣俊眼神意思的李名枫一个冲刺在空中接过被徐荣俊高高抛起的篮球,干脆利落的来了一个超级单手扣篮,惊人弹跳让全场震撼。 和依旧是平静的徐荣俊拍手庆祝后李名枫朝妹妹咧嘴一笑,后者哼了一声,笑骂道:“臭美!运气!” 随后在叶无道刻意隐藏实力的情况下场面依旧是倒向李名枫一边,因为如果说那个白衣男孩是代表高中生的最高水准,那么徐荣俊则是代表大学生的最高实力,两人的差距显而易见。 在徐荣俊的巧妙喂球和叶无道的适当干扰下李名枫出尽了风头,加上自身实力的不弱和极佳的弹跳,李名枫至少在场面上压倒了学军中学的死对头。而徐荣俊的实力就连叶无道也侧目已,因为那种控球水平就是浙大校队的新王牌球员詹杰也逊色一筹! 所以接下来就是一场徐荣俊和李名枫的配合表演了。 运球时突然砸一下防守者的脑袋算恶意犯规吗?,谁让他傻拉几猫着腰让你看不顺眼了! 把球从背后高抛过对手,同时跑过防守者在他身后接球上篮算带球违例吗?不,谁让我骗得他稀里糊涂呢! 跳投之前握一握防守者伸出来的手该该被吹哨?不,谁让这三分球听话的进了篮筐呢! 过人时,用手掌托一托球算不算翻掌违例?,谁让全体观众一起为这个精彩过人大声叫好了呢! 观众都被那眩目的过人技术引发内心的狂野,很多人都随着激昂节奏的音乐摇摆身体。徐荣俊的女朋友面对人群对自己男朋友的欢呼和崇拜并没有太大的惊讶,仿佛那只是理所应当的事情。身为浙大篮球队经理的泰雨紧紧盯着徐荣俊的身影黛眉微皱,似乎想到了什么。 “那些不都是犯规动作吗,为什么裁判不吹哨?”名字叫浅静的女孩疑惑道。 “这就是充满人情味的街头篮球。你虽然不能够无厘头到抱着篮球可爱的满场飞奔,但如果你的绝技够炫够创意,一定程度上的违反规则是完全可以接受的,相反甚至赢得最多的掌声和喝彩!” 白秋易感叹道,希望这次浙江大学篮球队不要碰到这么强悍的对手。越高难度越不可思议的突发奇想动作,就越能更多地忽略规则法度----这即是属于街头篮球的独有法度。 “那为什么没有人协防挡拆呢,好像场面上都是一对一的情况。”浅静眼神停留在悠闲的叶无道身上淡淡道。 “这是街头篮球长久以来一直保持着的一种默契、一条不成文的规矩:论是在进攻还是防守过程中,第三者对单挑的打搅往往是对单挑双方的一种尊重。” 白片易轻声道,身边这位他连手也不敢牵的女孩让他无法有亵渎的念头。望向场中的叶无道,他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口气,很快就是你爆发的时候了吧,因为你总喜欢在最后关头带给别人奇迹的感觉。 “徐荣俊,上届cuba全国大学生联赛的得分王和助攻王!” 泰雨情不自禁喊出声,很多听到她所说的男孩都恍然大悟,眼神更加狂热和崇拜,因为此刻在他们面前带球突破、过人的青年就是中国篮球的最璀璨的新星,cuba的绝对王者! 北京大学的大二学生,在上一届全国大学生联赛中凭借一己之力将并不强大的北京大学篮球队强悍带入总决赛,最后虽败犹荣的败给**,这一战让徐荣俊成为真正的全国大学生皇牌选手,风头无人能及,今年的“各路豪杰英雄”都把在球场上打败徐荣俊和他带领的北京大学为目标! 一直懒散无所作为的叶无道朝失态的泰雨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跑到因为他没有闪光表现而皱着小脸的李暮夕跟前柔声道:“接下来就是叶无道的‘打击心脏时刻’了,最好不要眨眼睛哦。” 那一刻,整场的观众和球员似乎都感受到了叶无道苏醒的庞大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