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街头篮球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二十六章 街头篮球

女人这种生物就连叶无道这个被叶河图那种无良男人熏陶出来的“败类”都不能完全看透。韩韵就是一个很好的典型,也许在叶无道眼里围着围裙忙活午饭的女人应该在想如何将这顿饭做得尽善尽美,但是事实却是韩韵正在构思自己的“计划”,一个在知道自己苦苦守候三年的真相后的计划。 文似看山喜不青,做人也是如此,女人的善变虽然很大程度上让男人吃够了苦头,但也这正是这种捉迷藏式的变化让世界摇曳生姿充满不可预知的乐趣。 解下围裙心满意足望着满桌的饭菜,韩韵朝停偷吃的叶无道可爱的做了一个鬼脸,推着一直捣乱的家伙去洗手,这个时候门铃如约响起,韩韵兴匆匆跑去开门,温婉的苏惜水亭亭玉立于门口,手里提着一个礼盒,应该是送给韩韵的礼物。 有说有笑的两个大美女将正想拥抱她们的叶无道晾在一边,坐在饭桌前拉家常说悄悄话,郁闷的叶无道只好当起家庭主男为两个女人盛饭,一种奇妙的和谐在潜移默化中孕育。 苏惜水和韩韵、或者可以说叶无道身边的每一个女人都是那种可以让无数男人疯狂的极品女人,这样的女人或多或少有天然的优越感和排她心理,所以韩韵和苏惜水虽然达成联盟性质的良好关系,但是在叶无道面前也十分自然的放不开,肯表现自己地真实感情。像撒娇、接吻、拥抱等情侣的小动作都不可能出现。 不过能让两个出类拔萃的大美女这样友善如姐妹已经是一个小的奇迹,这也侧面证明叶无道在情场上地强悍。不过叶无道情场的所向披糜也并无可厚非,试想谁能够像他这般接受诸多长辈的“丰富”教育、拥有强大的家族势力、沧桑的经历和无懈可击的外在? 三人融融洽洽的吃完午饭,因为有午睡。叶无道当然不好意思当着苏惜水的面在韩韵公寓逗留,只好带着些许遗憾和苏惜水走出教师宿舍。今天下午叶无道必须要给李暮夕和李名枫上课,和苏惜水在校圆逛了半个钟头、在隐秘树荫下亲密了半个钟头后叶无道走到校门口想打的去李暮夕家的小区,手机铃声马上响起,原来是李暮夕那个丫头地来电,当电话那头的李暮夕让他望向街对面地时候,一辆蓝色的法拉利夸张的停在街那一边,车里的小丫头正朝叶无道挥手。 叶无道悠闲走到那辆价值不菲新车面前,开车的竟然是李名枫。 “这辆车是我爸刚刚给我买的哦,想要飙车就没有问题了。你可是自己答应要带着我们去飙车的。不许反悔不许赖皮!” 李暮夕邀功地望着叶无道,上次成功拍卖一大批古楼兰遗址文物和一些精品的拍卖会让李暮夕的爸爸着实赚了一笔。一辆两百多万的法拉利只不过是一个零头而已。光光是叶无道购买辟邪九猁琉玻杯的那一亿元就足以让楚南的古兰轩大捞一把,这次拍卖也成为中国内地最大成交额的一场拍卖。 杭州虽然这几年私家车迅速增长,而宝马奔驰这些高档汽车也少落家杭州这个日渐富态的休闲城市,不过像宾利、法拉利这样的豪华车型在大街上还是屈指可数,所以一辆法拉利足以谋杀少羡慕地眼神。 李名枫在知道叶无道的无数个光环后显然友好很多,加上年纪相仿也没有太大代沟,于是放弃了那份本能的敌视。他地驾驶技术虽然算上娴熟。但是撞树或者入江的可能也比较小,这让随时准备抱人跳车的叶无道松了一口气。 当李名枫开车经过一个广场看到人头涌动的人流时,稍稍放慢了车速,在李暮夕这个丫头大喊“篮球比赛”之后干脆将车停下,李暮夕朝叶无道不怀好意笑了笑,小嘴努了努身边有些期待的哥哥,叶无道想起来她曾经在李名枫面前“吹嘘”他篮球技术的强悍,而且还代替他随口答应教授李名枫几手,看来今天又有不小的波澜了。 其实当年轻的李名枫将车停下时就已经吸引一大批眼光。众人猜测这一车肯定又是一家务正业的富家子弟,年纪轻轻就有几百万的跑车开还真不是一般的财大气粗。 这里正在举行一场由李宁主持举办的三对三街头篮球竞赛,据说比赛的第一名有机会现场观看nbaa的比赛。第二名和第三名也是奖励颇丰,这一举动吸引了大批的青少年篮球爱好者和行人,偌大的广场渐渐有水泄不通的趋势。 rap饶舌音乐、dj打碟、streetdance街舞,graffitc涂鸦这hip-hophip-hop这四大元素深深的渗透进入了街头篮球,这使得原本就激情四射的街头篮球绽放异样的光彩。在篮板、场地上都有色彩光鲜多人眼目的涂鸦作品,将篮球的狂野最大程度的释放。 现场播放的震耳欲聋的rap乐,负责播放饶舌乐得dj也会时不时地表演打碟来为热烈的现场气氛火上浇油,两队人马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比赛。比赛的激烈程度出乎叶无道的预料,而两队的实力都不是一般的强悍,原来现在已经进行到半决赛。 李名枫看到场上一个白色狂放身影的时候眼神突然爆发愤怒和挑战,因为上次在体育馆就是那个学军中学的家伙彻底地羞辱他们杭二中校队。那场比赛李名枫所在的球队以三十分之差的巨大差距败北! 好容易挤进最里层的三人已经出了一身汗,热爱篮球的李暮夕不停的为场上球员的精湛球技鼓掌叫好。 精准的三分远投、巧妙的胯下传球、挑衅的勾手上篮,一切都告诉众人这是一场高技术含量的比赛,负责比赛事项的人员见到这种较高水准的对抗乐得合不拢嘴。 “只要你能够打败他以后一切我都可以听你的!”李名枫一脸绝决注视着随意懒散的叶无道。 “为什么不是你自己打败他?”叶无道拍拍兴奋得乱跳的李暮夕的小脑袋笑问道。 “是想,是不能!”李名枫冷冷道,对方的强悍已经达到拥有大学生实力的水准。 “能?”叶无道微笑着一只手拿起那只滚到他脚边的篮球,用一根食指旋转篮球,“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对手都无法正视,这样的学生我教不了也不想教。” “自取其辱就是所谓的勇敢?”脸色难看的李名枫冷笑反问道。 叶无道略微诧异,但是很快释然道:“这句话很有意思,不过有些时候,很多事情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困难,比如在球场上打败一个人。”叶无道食指轻轻一弹,篮球脱离重心引力般向上飞起,此时叶无道的那份自信在阳光下格外耀眼。 “因为篮球是一项团体活动,即使是崇尚个性的街头篮球也不例外!” 叶无道见李名枫还是有些迷惑解,将球抛给他淡淡道。叶无道在美国期间曾经疯狂迷上篮球,在那个篮球的国度他一度希望日后成为篮球明星,目的很简单,能够像张伯伦那样和几万个女人上床。 李名枫的死对头所在那支球队因为那个白色服饰的家伙的超强表现最终胜出,另外一群应该是大学生的三人球队沮丧退场,不过他们爆炸头、几根cornnow子和超级肥大或者极端紧身衣裤还是给人留下强烈视觉冲击。 那个学军中学让李名枫深恶痛绝的家伙头戴浓郁族花纹的图案头巾,一双性能超卓越、外形最耀眼的篮球鞋让很多青年羡慕不已,配上阳光的外貌和不俗的球技他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众多女孩的尖叫对象。 接下来的总决赛更是精彩纷呈,那个俨然所有视线焦点的家伙胯下快速运球和眼花缭乱的投篮让众人感到赏心悦目,李暮夕噘着嘴巴不停要叶无道上场表现,而李名枫也是随着那个家伙的一次次过人、一次次投篮而积聚愤怒和怨气。 “streetball信奉狂野的随性和高度的自由,可以说是煽动创意想象、推崇个人英雄主义的运动,但是这种英雄主义并不是那种完全自我的个人带球突破和投篮得分。所以你也许能在街头球场上找到屡投屡中无法阻挡的得分野兽,却找不到一个只吃独食从不分球的自恋癖患者。” 叶无道望着那道眩目的白色身影微笑道,“而那个你的对手太独来独往,正规篮球是五个人的运动,而街头篮球则是三个人的运动,一匹独狼终究会累、会败,这就是你的机会所在。” 李名枫信服的点点头,强大如鼎盛时期的乔丹和艾伦阿弗森依旧需要队友的火力支援才能拿下整场比赛,一个人是玩不好整场篮球比赛的。 叶无道突然发现人群中几个熟悉的身影,眼神变得异常灿烂,嘴角微微翘起道:“接下来就让我用篮球让那个家伙知道这个最基本的篮球准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