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 极品公子

第九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美女是上帝对人类的恩赐,有什么理由不去欣赏她们?不去虔诚地接纳她们?对美女的熟视无睹,实在是暴殄天物,更是对上天的最大不敬。 ----叶无道语录 吴暖月一个人跑到教学楼的天台偷偷的哭起来,后面的叶无道看着蹲在那里伤心哭泣的女孩子,有一种浓重的负罪感,走过去蹲下去,抬起她的下巴,向她扬了扬手腕,“虽然不怎么好看,但我很喜欢,因为那是一个叫吴暖月的女孩子送的!” 吴暖月看见自己买的手表已经被戴在手上,加上叶无道还跑来找自己,破涕一笑道“以后每天都要戴哦!”叶无道心神一荡,一把抱住哭的眼睛红肿的人儿,吴暖月娇呼一声,只觉得自己浑身无力瘫软在叶无道怀里。 叶无道舌头舔着她晶莹粉嫩的小耳垂,将包扔到地上,转而搂住不盈一握的小蛮腰,发现吴暖月果然比慕容雪痕要丰腴几分,摸起来很有肉感,滑而不腻,腴而不胖,堪称增之一分则太胖,减之一分则太瘦!虽然现在的胸部和经过自己多时“开发”的慕容雪痕差不多,但叶无道绝对有信心将吴暖月的胸部开发的完美诱人。 叶无道在顺水推舟成功的夺去吴暖月的初吻后,“这是第三十几个了?第三十六?还是三十七?”吴暖月虽然没有经验吻的很青涩,但是嘴里的醉人味道还是让叶无道很满意。盘算着以后是不是可以上课的时候和吴暖月一起给同学上点“课外知识”。 当然不知道叶无道龌龊思想的吴暖月沉醉在叶无道的温柔里,叶无道突然在她屁股上用力打了一下,痛得吴暖月再次哭起来,哀怨的望着这个无端打人的坏蛋。 “看你以后敢不敢在老公面前摔东西!”叶无道恶狠狠道,“以后做错事我都要惩罚。” “知道了,以后再也不敢了!”吴暖月紧紧搂住叶无道哭道,之所以向叶无道妥协一来是经过叶无道多时的淫威压迫已经养成屈服的习惯,二来叶无道也狡猾地给她揉屁股,最后叶无道还向她说明自己是她的老公。老公打老婆天经地义,这样一来吴暖月就只能讨好叶无道了。 宠坏一个女人对于男人来说就是一个灾难,但只要你一开始就能够采取主动,让女人在一个限度和范围里享受你的温柔,那就是一个男人的成功之处了。 养一个女人其实就是养一只宠物,太好了会爬到你头上,让你失去身为主人的权利,只有恩威并济才能奴兽人有方。 吴暖月开开心心的拎起包和嘴角暗笑的叶无道一同走下天台出口,在通道口和一群人擦肩而过,六七个人拉着一个看上去只有小学模样的学生来到天台,那个可怜的家伙被一下子扔出去好几米远,在地上滚了几圈后像没有事般站起来,两个人上去又是一阵拳打脚踢,每一下都是实打实的打在那人身上,那人抱着头硬是等他们两个打的累了后露出一个干涩的笑容。 在通道里偶然回头看到这一幕的叶无道不禁有点佩服那个这么耐打的家伙,只有一米五的身高让他看上去很像一个侏儒,但是这个人却能在一阵密集打击下保持强盛的生命力,这让叶无道有点好奇,怜悯?绝对没有,在叶无道的辞典里找不到这个词语!因为对敌人存有怜悯之心就是对自己最大的伤害,而对朋友怜悯,那更不是一种关爱的表现,而是潜在的蔑视。 一个穿耳环的学生手里拎着一个空啤酒瓶朝那个对他傻笑的家伙,“早知道你小子能挨打,今天这个就是专门给你准备的!”手一扬,一瓶砸在那人头上,那人有点痴痴的看着砸他的人,再迟钝的摸一摸自己的头部,张开手一看全部是血,竟然又笑了。 吴暖月发觉叶无道站着并没有动静,也朝天台上看了一眼,看到这极暴力的一幕,惊得她尖叫一声躲到叶无道怀里去了,那人满头都是血啊!这样的场面就是在电影里看到她都要心惊胆战,不要说是血淋淋的显现实了。 “**!真他妈的能打,老子就不信打不死你!”一个手臂上纹着一把红色斧头的家伙跳起来一个三百六十度回旋踢,正中那个头上还在流血的人的下巴,那人脖子被踢得一歪飞向一边,躺在地上抽搐了几下。站着的一群人一阵得意的狞笑,那个纹斧头的家伙大声道:“老子可是学校跆拳道的主力,这一下踢下去不躺个把星期是绝对爬不起来的!他妈的敢看老子的马子,真是找死!” 叶无道搂紧受到惊吓的吴暖月,心想这种程度的打击就算自己恐怕也吃不消了。 谁知道在所有人都以为不行了的时候,那个家伙竟然没有事般站起来,咧开嘴道:“今天打够了吧,我还没有吃午饭呢?” 那些人显然没有预料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全部被吓了一跳,那个纹身的人恼羞成怒的过去又是一顿拳打脚踢,当他打完大口喘气的时候对方还是傻不拉咭的站在那里,除了头上那醒目的鲜血告诉别人发生了什么,他脸上还是无所谓的样子。 那帮人被彻底弄火,打算群起而攻之,叶无道站出来大声道:“住手!” 那些人见有人做出头鸟,马上停下回头看看这个不懂规矩的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其中一个尖嘴猴腮的人阴阳怪气道:“呦,还有人见义勇为挺身而出了?怎么,小子,打算岔一腿?!” 吴暖月虽然很害怕,但是仍然挽着叶无道的手,很满意她的表现,拍拍她的手,抬头望向那个说话的人,随意道:“没有什么,只不过他是我的朋友,想怎么样你们说出来看我是否能做到!” 听见有人会说他是朋友,那个挨打的人身体明显的一震,有点感激、迷茫的望着挽着一个美女的叶无道,优雅,高傲而镇定,仿佛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他甚至看除了像贵族一样的叶无道的嘴角笑意的轻蔑、不屑,还有不可一世的自负!那一刻,他的脑海深深烙印下叶无道的形象----像那古代皇族王裔,高高在上! “你是他朋友?他这种人也有朋友?!”那些人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全部捧腹大笑,叶无道依然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反而让人觉得是沉默不发一语的他在嘲笑那些狂笑的家伙,吴暖月痴迷地望着近在咫尺散发着邪魅的俊美脸庞,只想这一辈子都靠在这个人肩膀上。 看到那些小流氓的表现和刺耳的笑声,那个被打的人眼中第一次露出痛苦的神色,这更坚决了叶无道帮他的决心,因为原先叶无道从他眼里看到的都是蔑视和仇恨,这时的痛楚让叶无道觉得有机可趁! 收买人心可以给他大权,也可以给他金钱,但这些都不是最高明的,上策是动之以情,让他心甘情愿的被你利用。既然那个人对朋友这么在意,自己不妨做一些感情投资,叶无道心里盘算着。 “既然你是他朋友,那他欠我一万块你也可以帮他还了!”纹身的家伙奸笑道,眼睛不停的在吴暖月玲珑有致的身体上瞄来瞄去。 “一万块啊?”叶无道有点头痛道,自己今天的零花钱全部交公了,而且每天也没有这么多啊,确实是个小麻烦。他刚想开口向身边的吴暖月借,她已经从包里掏出厚厚一叠钱扔在地上,其中人民币大约有七八千,还有十来张美钞,地上的钱绝对超过一万,那些人一见到钱,马上像疯狗一样趴在地上抢钱。 “无道,够了吗?不够的话我还有几张卡。”吴暖月皱着眉头看向有点吃惊的叶无道,叶无道捏着她的鼻子,笑道“明天我还你!”谁知道吴暖月别过头不理他,“谁要你还了!你把我当成外人!” “小子,今天算你运气好,以后哪个时候老子想玩了再找你!”纹身的家伙回头看向被打的那个人,没想到这个小子还是福星,给自己带来一笔不小的收入。一帮人心满意足的扬长而去,既打够了也捞了一笔,爽! 等到那些人都下去,“暖月,走了。”叶无道朝那个微笑着点点头,转身就走。 那人显然没有想到叶无道会这样就走了,原本还以为他会趁机向自己提出回报让自己去干什么,没想到就这样什么也不说的走了,他不禁骂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感受到叶无道眼中的暖意和微笑的真诚,他第一次有被人尊重和当人看待的感觉,那一刻,他破天荒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以后我可以跟着你混吗?”那人对着叶无道的背影喊道。 “好像你没有吃饭吧,吃饱才有力气操家伙扁人。”叶无道停住脚步带着点笑意道,“我可不想自己的小弟天天被人当沙包!” 那个人偷偷擦去忍不住流出的泪水,笑道:“除非他有十条命,否则他最后一定回比我先躺在地上!老大,我叫张布史,别人都叫我蛤蟆!” 张布史,后来震惊整个中国黑道的人物,第一次和中国黑道“教父”叶无道碰面,而且很快就将自己交给这个用一万块“买”了自己的叶无道。日后被称为“不死蛤蟆”,身为叶无道手下“四大天王”、“四小天王”“八大战将”中的战将之一! 不容否认,吴暖月这一万块钱起到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到后来这只一直怀着感恩之心的不死蛤蟆忠心的跟随在叶无道身后出生入死,立下赫赫战功,原来所谓的“美人恩”就是这么个说法。

上一篇   第八章 秀色可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