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馨兰杯开幕式(下)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二十四章 馨兰杯开幕式(下)

好一个“光荣的成功不在于永不失败,而在于屡败屡战”!台下的叶无道冷笑不已,三年前岌岌可危的林家若非你的出现早就成为历史名词,如今林家这一个向来男尊女卑家族的半壁江山都由一个女人支撑,讽刺?悲哀? 经过夏诗筠的那番鼓动性发言混乱的场面寂静无声,让人不得不感慨美女效应的强大。而且热血的浙大学生也迅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随即选择沉默,要知道几十架摄像机和几十家媒体记者盯着全场。 随后创造辉煌战绩的中青队和浙江绿城俱乐部的一线球员踢了一场友谊赛,这又几乎成了江毅彦和陈锐利两个人的表演,带球一阵长途奔袭后传出他的那一脚新月弯刀般美丽的传球,在禁区有着狼一般嗅觉的天才前锋陈锐利轻松捡点破门。 乱军之中倒挂金钩! 当陈锐利随意跑回中场的时候,全场的观众都报以热烈的掌声,这就是世界级别的顶尖实力。作为中国本土新兴的天才前锋陈锐利速度快,技术细腻,善于度内切,过人率极高,在狭小范围内摆脱纠缠的能力绝对是世界超一流。 江毅彦跑到陈锐利身边搂住他坏笑道:“浙大的美女似乎不少啊,这次本来我是可以来一次华丽单刀然后漂亮抽射的,你自己说怎么办吧!” “介绍几个荷兰美女给你。” 陈锐利郁闷道,这家伙就是喜欢这种变相的敲诈。其实刚才那球江毅彦自己射门地难度还要小于陈锐利倒挂金钩很多,但是江毅彦那个趁机敲诈的家伙就是想给他制造难度。 “一次助攻两个,怎么样?”江毅彦奸笑道,浙江绿城这支虽然今年加强兵力但仍然只能算是中国二流的俱乐部无法对强悍的中青队造成实质性地威胁。要进球简直就是如拾草芥。 “一个!一次助攻就想两个美女那还不如我助攻我射门。”陈锐利不鸟贪心的江毅彦。 虽然是只有半个钟头的友谊赛,但是经过巴萨、阿贾克斯这样的豪门训练的两人还是充分展现了尖锐锋利的进攻能力,试想一支能够和荷兰比拼攻势足球的队伍是如何的具有天赋和实力。 江毅彦更是凭借敏感的灵气,能够看到对手防守上的薄弱之处,然后飘然而至,出其不意发出致命一击,虽然没有漫天杀气,但没有人能挡得住她地温柔一刀,或射或传,绿城根本无法招架。 最后在刘启寰几乎没有动弹的情况下中青队以比毫无悬念地战胜浙江绿城俱乐部。坐在足协副主席江天身边的绿城俱乐部董事长宋连城连连摇头。苦笑不已,实力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上的球队。 有珠玉在前职业球队比赛。随后浙江大学和上海复旦两支校队的表现就无法避免的逊色黯淡许多,不过因为是两支球队是宿敌,加上球队的实力也不算太差,观众看得还算有声有色,浙江大学凭借新生齐放的精彩表演上演帽子戏法,最后比击败强敌复旦大学足球队,那位洪飞的情敌独中了两元,奈何那个浙大新生的表现是在抢眼。最后只能在客场呗羞辱一番。 这个时候看台重量级人物基本都已经走光,只留下准备结尾演讲的一位浙大副校长和杭州市长、以及崇尚有始有终的夏诗筠。总体来说这次投资她十分划算,今天的馨兰杯开幕式也算圆满。 “知道女人都有自己的味道吗?”叶无道深邃的黑眸望着台上那个自信淡雅的身影微笑道。 韩韵知道叶无道能够用鼻子识别世界上诸多知名品牌香水,对这个说法将信将疑,苏惜水则皱着小脸道:“不就是臭的和香地两种。” “人类难道只分男人和女人?”叶无道白了一眼道。 “难道还有别的?”苏惜水可爱的歪着小脑袋问道,身边地韩韵已经开始偷笑,好不容易想到“人妖”这类人的苏惜水狠狠拧了叶无道一把,娇羞道:“这和女人的味道有什么关系!” 韩韵微笑道:“好了。你就别卖关子了,说说看女人到底有哪些味道。” 叶无道无赖道:“那中午我们的韩老师亲自下厨招待我和惜水,本人就说。” 韩韵无力道:“好好好。只要你说我就下厨,反正惜水还没有尝过我的手艺呢,知道你不喜欢吃太甜的,我今天中午就做一桌正宗的苏帮菜甜死你!” 被苏惜水做了一个鬼脸的叶无道在韩韵俏臀、苏惜水嫩脸上各自捏了一把,邪笑道:“一般来说英国女人具有藕香味,法国女性是酪香味,瑞典女性带木槿香味,德国女性散发出香木味,而美国女性则是藻香味。” 被叶无道在公共场合占便宜的两个大美女红着脸凝视身边的色狼,对于这套说法持怀疑态度。 “无论是宫廷妃子还是民间百姓都非常盛行食杏仁、饮杏露、宫室熏香、品饮香茶,知道为什么‘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吗,那是因为历代争宠激烈的皇妃贵妇都视幽雅体香为贵体,而常沐香汤浴的杨贵妃还会通过吃荔枝来培养体香。”叶无道侃侃而谈,似乎这个论点和论据真的是“证据确凿”。 “怪不得我在书上看到武则天爱饮用狄仁杰进献的‘龙香汤’,太平公主每日用桃花香露调乌鸡血煎饮‘令面脱白如雪、身光洁蕴香’,而慈禧太后则喜饮‘驻香露’,希望达到‘面肤去黑素,媚好溢香气’的效果。”韩韵微微点头道,心里寻思以后的饮食是不是应该改一下。 “这样看来《红楼梦》里的薛宝钗服用冷香丸、玫瑰香露、木樨露确实不是空穴来风呢。”苏惜水也是低头一阵感悟。 嘴角泛着灿烂阴谋笑容的叶无道眼神始终锁定在主席台上那个绝美的身影。 散场后翘课的苏惜水还要赶去上课,叶无道看着浩浩荡荡的翘课军团,还有韩韵这位微笑的学校高层领导,一阵无语。 叶无道和韩韵肩并肩走到一辆新款奥迪a的时候,那张三年后依旧刻骨铭心的容颜出现在两人前面,神态仍然悠闲、眼神仍是温暖的叶无道牵起韩韵的手坦然与正打开车门的那个“她”擦肩而过。 等到叶无道走出老远,那个打开车门却一直僵立在那里的她猛然抬头望向叶无道那孤傲和自负的优雅背影,眼神复杂,神情震撼,曼妙的身躯微微颤抖。 是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