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馨兰杯开幕式(上)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二十二章 馨兰杯开幕式(上)

杭州本土黑帮青狼帮大本营被一举踏青,几乎全帮覆没!当场成员无一坐还!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中国南方黑道各大帮派,群雄颤栗。谁都清楚这是初到浙江的太子党的杰作,继上次铁血手腕治理斧头帮残余之后这次更加冷酷的手笔让人毛骨悚然,因为他们得到消息前去青狼帮的太子党成员只有寥寥数人! 龙帮选择沉默,北方黑道蠢蠢欲动。 南方香港和台湾的几个较大帮派也开始真正着手准备抗衡渐渐君临南方的太子党。 清晨坐水晶宫大酒店专车回学校的叶无道正好看到晨跑的韩韵,悄悄下车后就跟在这位浙大的副青长身后欣赏那曼妙的身姿。美女不将美貌放在第一位时,她便会自强、自主、自立,她就不会自误,这一点身为外国语学院院长的韩韵本身就是最好的注脚。 今天的韩韵依旧是一身清新的运动装扮,但是生活精致的她始终能够在含蓄中显露品位和独到眼光,她的衣服也许不是最贵的,但永远是最合身最能体现她气质的,今天还特意用粉色的爱马仕丝巾将那一头青丝扎起来。 这让精明的韩韵散发浓郁的青春气息,恋爱中的女人就是动人。 一般的美女都会比较在乎外界对她的评价,因此将时间多半耗费在梳妆打扮和搔首弄姿上,愉悦了男人的眼睛。却耽误了自己地正经时间,不过这也不能怪那些低品的美女,谁让容貌就是一块很好的敲门砖呢? 假如韩韵、蔡羽绾都是这样的美女,那么叶无道绝对不会付出一点点真情。曾经年少轻狂立志要做最具品味花花公子地叶无道无法忍受一具没有灵魂的艺术品,用叶无道的话就是“男人一定要有想法,没有想法的男人和没有生殖器官的男人一样可悲,,所以叶无道要收藏世界上最好最诱人的艺术品----极品美女! 叶无道突然从背后一把抱住慢跑的大美女,受到惊吓的韩韵正要挣扎叶无道这头双手已经迅速攀上那对高耸玉女峰的色狼在她耳畔低声道:“怎么,要喊自己被老公非礼?” 转身的韩韵娇羞地捶打坏笑不已的叶无道,抿起地红色唇瓣悬满满足和快乐,却装出生气的样子道:“昨晚打了你那么多电话都不知道回一个,早上去你寝室也没有人影,让人家担心到现在!” “怪不得以前有个网友总向我吹嘘江南水乡和吴越软语里生长的苏州女子个个都如同天上掉落凡间的精灵。” 叶无道轻轻在韩韵因为跑步而微红的俏脸啄了一口。搂着娇弱的身躯露出一个阳光的微笑道:“所以金庸要让那让风流种神魂颠倒地大美女王语嫣是苏州燕子坞出产的可人儿。” “我是南京人!死无道!” 韩韵柳眉倒竖,伸出纤纤玉指就要拧叶无道的耳朵。竟然敢记错她的出生地。不可饶恕! 犯错一阵愕然的叶无道赶紧溜之大吉,面对韩韵倒着跑的他赶紧讨好道:“哦,那就是所谓的经过六朝古都人文渊薮的熏陶、以及泰滩这条在中国文学史上流光溢彩的河流地滋润使南京美眉自古便名声在外,而我们的小韵韵更是其中的佼佼者!简直就是让叶无道心甘情愿地拜倒石榴裙下,下次南京选城市形象小姐小韵韵一定要参加,铁定折桂。” 虽然叶无道看似跑得轻松随意但是韩韵就是追不上,气恼的她露出一个让叶无道感到不妙的笑意。直接不顾摔倒在地的可能扑向叶无道。当她闭上眼睛准备和坚硬的石板来个零距离接触后迎接她的却是如愿以偿的温暖怀抱,看到这位韩老师脸上的小狐狸笑容,叶无道纳闷女人在恋爱的时候不应该是智商急剧下降的吗? “人家早就是南京形象小姐了哦。”韩韵调皮的眨眨眼睛朝叶无道做了一个鬼脸。 凝视着那张不再像初次在浙大青圆见面时憔悴和神伤的美丽容颜,叶无道心头突然涌起一阵伤感和感动,这种情感在叶无道破天荒的任其蔓延后悄悄浸润眼角,哪一个女孩希望自己的初恋情人亲吻自己的额头,然后悄悄说“你是我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爱人”? 但是叶无道知道韩韵初恋对象的自己没有让她成为第一个女人,也不敢说她是最后一个女人,面对韩韵的付出。叶无道被内疚和后悔笼罩,只好紧紧搂住曾经自己的英语老师的韩韵说话。 “有一种幸福是有一个能让你顾一切去爱他一辈子的人。如果你知道这一点就不会再感到内疚。三年的守候让我有资格做你的女人,也让你真正成长为值得我依靠的男人,我应该感谢那段不算漫长不算短暂的分别才对。” 泪流满面的韩韵笑着哭道:“虽然有些时候会觉得孤单,但是我也学会怎么去爱一个人,刻骨铭心的爱。” 叶无道没有说话,因为当男人肯用甜言蜜语、豪言壮语和珠玑般的文字堆满女人脚下大地的原因是他不能有同样多的真情可以铺在下面,今天的叶无道不再是当年的纨绔少年,虽然依旧花心,但是懂得学会了付出,真诚的付出,即使这一点一定被叶正凌嘲笑甚至不被叶无道自己承认。 “好了,无道乖,等一下姐姐请客吃早餐哦。”韩韵绽放灿烂笑颜道。 叶无道收敛那份情感的流露在那挺翘的娇臀上拍了一下,惹得韩韵娇羞的瞪了他一眼赶紧看周围有没有人。 叶无道突然变戏法的从韩韵衣服里掏出两张票,笑道:“今晚有舞剧《巴黎圣母院》哦,不知道谁说喜欢芭蕾这种脚尖上的艺术。” “就知道你最疼韵韵了。”韩韵像个小女孩般雀跃的跳起来在叶无道脸上亲了一口。 叶无道牵着一脸兴奋的韩韵的小手,深邃的眸子充满温情。 记下她无心说出的某句话或者某个玩笑似的心愿,牢牢的记在心里,然后特意为她去做,这种温柔的杀伤力简直就是无往不利。 “明天杭州紫云山庄有一个私人性质的亚洲财富论坛,过届时出场的商界名流一定比那次西湖聚会规格更高,紫云山庄的主人可是一位具有传奇色彩的神秘人物哦。要是无道想参加我可以安排,不过我想神话集团总裁的身份也足以当之无愧的参加论坛了。” 叶无道点点头,这种聚会最好不要错过。 和韩韵打情骂俏的跑步吃早餐然后回学校,这次韩韵依旧是故意挽着叶无道的手臂步入校门,因为今天是馨兰杯开幕的日子很多学生都起得比较早,加上诸多参加开幕的外青学生整个浙大校圆都显得比平时热闹许多。 见到那些脸色沮丧、震惊和艳羡的浙大男生,叶无道叹了一口气,肯定不知道被咒骂多少遍了。脸颊红润的韩韵坦然面对那些学生心碎和黯然的眼神,心中充满甜蜜,偷偷看了一眼苦笑的叶无道,悄悄露出一个得意的微笑,看你以后怎么追其她女孩子。 和韩韵约好一起看馨兰杯开幕式后叶无道走回宿舍楼,结果发现面罩寒霜的辅寻员范虞艺正在会客厅等待他的自投罗网。叶无道小心翼翼的想悄悄走过但很快被那位美女辅寻员叫住,各怀心思的师生两人走出宿舍来到安静的一排素藤缠绕的木制长椅。 范虞艺看上去似乎更加憔悴,淡妆始终无法掩饰那眉宇间的哀怨,难道是和男朋友的感情出现大的危机心情不佳要拿触上霉头的自己开刀?叶无道有些忐忑不安,虽然不会害怕也不会介意,但是和这么个娇滴滴的大美女关系弄僵总归是叶无道想要的局面。 “难道距离就真的那么重要?” 范虞艺重重叹了一口气,本来想询问叶无道无故在外留宿的原因,但是最后还是牵扯到那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感情问题,也许在浙江这块陌生的地方能够让她稍微有倾诉**的就是这个多才多艺却劣迹斑斑的学生了。 “很重要,但是主导一切的原因。”叶无道知道在这个时候千万不能火上浇油,更不能雪中送炭。 游戏爱情终究被爱情玩弄,这一点应该是每一位花丛老手所崇信的一条不二法则。 所以叶无道既不想玩弄范虞艺这位诱人美女老师的感情又不会惹上一身感情债就需要极大的耐心和实力,而范虞艺与男友的距离就是叶无道最可以利用的机会,人是一种很容易被**主导的动物,尤其是**。 一个尝过**滋味的女人对于**的抵抗多少有一点力从心和口是心非。 叶无道似乎从再不肯开口的美女老师闪烁眼神中捕捉到了他想要的东西,这让他嘴角悄悄浮现的笑意暧昧而轻佻。 本来是兴师问罪的场面最后变成师生制造暧昧氛围的“**”,叶无道极尽温柔的眼神在面对范虞艺的背影后渐渐淡去,虽说欲速则不达,但是时间久了也会错过机会,看样子是时候加温了。 叶无道望着头顶那悬挂着的“预祝馨兰杯开幕式成功”的横幅,那慵懒的表情渐渐霏了一种历尽沧桑后的悠然飘逸。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