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血洗青狼(下)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二十一章 血洗青狼(下)

黑夜将它的领域无限延伸,这座钢筋水泥的丛林世界并比千万年前逐水草而居的原始社会充满仁慈和温暖,相反,人吃人的现象越来越惨烈,人情淡薄世态炎凉,伪善的面具挂满虚伪的善良,肮脏的心灵充斥罪恶的邪念,桃花源成为永远的绝唱。 “大好明月夜不杀人便可惜了。” 叶无道坐在独孤皇岈那辆英国皇家跑车后座淡淡道,回到亲人和爱人身边后他就强行压制内心的杀意再没有真正动手,所以影子冷锋也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 今天蔡羽绾受到的委屈他要让青狼帮十倍百倍的偿还,而且他也需要给一些蠢蠢欲动的家伙敲响警钟,于是倒霉的青狼帮就成了叶无道杀鸡儆猴的那只鸡。 “为什么不带上战魂堂和血狼堂的兄弟,太子想要亲自动手?”萧破军问道,似乎那些垃圾根本不值得叶无道动手。 叶无道望着车窗外那钩明月,微笑道:“很久没有杀人了,活动一下筋骨也好。” 这句话成为青狼帮全军覆灭的血腥号角。 那一夜杭州青狼帮有三分之二一百五十四人聚集在总部,当叶无道抽出冷锋“血魄”,被那突然爆发的惊人气势震撼的萧破军和独孤皇岈远远尾随,因为他们知道今天舞动死亡之刃将只有一人----那个大杀四方的黑榜杀手影子! 使杀人升华为一门艺术地人才有资格做死神的代言人。 叶无道杀人,力争秒杀。一刀毙命,绝对没有多出一丝力气,华丽却不显花哨,冰冷却不失优雅。 一个想要上前询问的青狼帮成员尚未开口就被一道闪亮的弧线分开躯干。在一阵呕吐和慌乱中没有一丝人类感情地叶无道正式拉开屠杀的序幕,刀光乍起,血肉模糊,生命的卑微在那一刻尽情绽放。 “去阎王殿伸冤的时候别忘了告诉别人你被叶无道送入地狱,因为那是一种无上的荣耀!” 叶无道眼神呈现诡秘的淡紫色,手中短刀划出的弧线如同命运的线条虚幻而唯美,每一个与“血魄”接触的人身体都会首先出现一条细微的血线,然后鲜血悄然流溢,如同贪恋前一刻冷锋“血魄”地渗入般渐渐扩大,最后迸发。如同妖艳的血色玫瑰在幽暗地暮色中肆意绽放。 半个小时,九十七人。已经永远告别虽然有些肮脏龌龊但还是有些值得留恋的世界。 平均每分钟杀三个人,叶无道站在血泊中央,望着大厅杂乱的残肢断体和被他逼入绝境的剩余青狼帮成员,因为面对叶无道这个杀神的恐惧和遍地尸体的恶心让他们陷入半痴迷和疯狂状态。 “似乎每一条生命,冥冥中都有神灵安排好了。”独孤皇岈喝了一口从车上带来的红酒玩味道。 “只是你信奉地上帝有些时候太忙了,没有时间去安排每一条,假如真有神灵的话。被他疏忽的命运不知道有多少。这些人就是被命运抛弃的可怜虫,没有办法,要惹上恰好天气不错想杀人的太子。”萧破军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此刻他的鲜血也已经沸腾。 一座鲜红的修罗场。 一人,一刀,便锻造了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七尺男儿当立功,弹剑饮血临片风。 谈笑杀得千万人,方为乱世雄中雄! 这首诗是叶无道当年在世界猎人学校面对和云翎一样境地被近十位高手围攻而胜出后站在尸体中有感而出。 “出来吧,让我见识一下红雪左文字锋利还是妖刀村正诡秘。”叶无道修长手指轻轻弹了一下没有沾惹一点血迹地冷锋“血魄”。冰冷嗜血道。他很想知道两柄在日本显赫数百年的名剑是否真的有足够地资格让他刮目相看,是否有资格让他去那个狭隘的岛国掀起腥风血雨。 突然闪现的“千尾八部众”高手之一望月鸾羽一个拖刀将身旁一个还没有回过神的家伙劈成两半,双手执刀的她很快就利用红雪左文字的锋利直接砍断慌乱中举刀格挡的那把刀。连刀带人分尸当场。 眼神冰冷的她斜臂短刀指地敏捷冲向下一个目标,忍者的身形和坚毅让叶无道微微点头,这样看来以后和伊贺流、甲贺流的游戏就会有趣多了,似乎望月鸾羽在“千尾”八部众中是最弱的一名,那么由此可见与“千尾”齐名的“红叶”、“樱花”这两个忍者部队的实力都容小看。 单手拿着妖刀村正的龙玥纤手一挥,一个掏枪的青狼帮头头那拿枪的整只手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不等他喊痛龙玥手中妖刀已经穿肠而过。 相比较望月鸾羽那阳春白雪般的红雪左文字,她手中的妖刀更加狂放和凶残,加龙玥的实力本来就在望,鸾羽之上,她和妖刀浑然一体,明亮的眸子逐渐蒙上一层鲜血的光彩。 一种妖异的阴暗光芒在刀身缓缓流溢,妖刀,妖美邪魅。 “听说日本三大忍者部队‘千尾’、‘红叶’、‘樱花’实力强悍,不过比起龙组应该要逊色一筹。”独孤皇岈凝视着龙玥手中的那把村正微笑道,那一刻就连杀人如同吃饭平常的萧破军也是震撼无比,这样的女人恐怕也只有那个屹立于修罗场中央的男人才能驯服吧。 顷刻间,除了面无表情的叶无道、端着酒杯的独孤皇岈和若有所思的萧破军,以及手持刀锋的两位妖艳女人,整个地下大厅再没有一个完整的身体。 叶无道走到一位躺在地上垂死挣扎的青龙帮成员面前蹲下,注视着那双绝望的眼睛淡淡问道:“有孩子吗?” 濒临死亡的中年人点点头,流下眼泪。他感觉整个世界愈加安静,死一般的寂静,他确实累了,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离开亲人,有不甘、内疚、遗憾,还有一点点解脱。 “我会告诉他长大后不要混黑社会。” 叶无道起身淡淡道,大步走出地下大厅,后面的清理工作不需要他操心。至于一百五十四条生命的消失造成怎样的轰动和影响他更不会关心,一把大火就可以掩盖很多事情的真相,就像当年楚霸王的那把阿房宫。 这么大的篓子就算政府有足够的魄力追查到底,也没有勇气面对国家上层的指责和失望,一个申请全国文明城市的重大知名城市竟然有如此惊人的刑事案件,不要说一大批人的乌纱帽可以扔进阴沟,就是看个国家的形象也会受到打击。 叶无道这种看似疯狂的举动其实和“窃钩者诛、窃国者侯”有异曲同工之妙,小打小闹反而可能弄巧成拙,但是一旦真正搞大也许就会收到“投鼠忌器”的效果,在这个要形象要政绩的政治年代叶无道的行为会有别人意想到的反应。 牵一发而动全身,这预示一场在整个浙江乃至中国南方的黑道范围里的新的一轮洗牌将要开始。 “红雪左文字虽然足够锋利,比起日本黑道三大圣物之一的妖刀村正还是要稍逊风采啊。不过比起我们的那些上古神兵终究不是一个档次,帝道之剑……玥儿用得很不错,这把村正就送给你了。” 即使经过一场血战身也是滴血未沾的叶无道眼神玩味道,怀里的龙玥乖巧的帮他揉捏肩膀,谁敢想象那双纤弱的素手就在刚才随意夺去四十人的生命。听到叶无道这位强势少主的称赞女孩露出灿烂的微笑,至于拥有不拥有著名的日本妖刀她根本不在乎。 “贝使青狼帮去水晶宫大酒店闹事的水晶宫附近的原先竞争对手钱江酒店,背后靠山从事酒店餐饮和房产行业的钱江集团属于隆吉商会,这次花了一百万让青狼帮采取一系列行动。”开车的独孤皇岈很轻松就获得叶无道想要的信息,他心里已经开始为钱江集团默哀了。 “让战魂堂和血狼堂慢慢陪他们玩,果然是隆吉商会,还真是阴魂不散的家伙,过几天就是飞凤集团参加第二块地皮竞拍的时刻,看样子是得好好敲打敲打这个冥顽华的隆吉商会了。” 叶无道轻轻抚摸着龙玥的小脑袋冷笑道,隆吉商会三番两次和他作对,还真当他这个太子党魁首是没有脾气的泥菩萨成! 回到水晶宫大酒店后蔡羽绾并没有过问叶无道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亲自帮叶无道做了爽口滑嫩的西湖莲子羹,看着含笑不语只顾埋头喝羹的叶无道,蔡羽绾一抹甜笑悄悄爬上唇畔,没有询问是因为她知道一个女人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有些时候女人知道男人太多反而是好事。 “羽绾最好利用中青队这几场友谊赛进行水晶宫的宣传,真没有想到你还能箐取到这个机会。”叶无道抬头微笑道。 “放心吧,我会见缝插针的替水晶宫做广告。”蔡羽绾嫣然道,脸上的自信让她更加迷人,怪不得都说自信和微笑是女人最好的化妆品。 “羽绾做的莲子羹很好吃,我还要一碗!”叶无道眨眼调皮道,温柔的帮蔡羽绾拨去几根稍稍凌乱的头发,那份柔情让人沉醉。 蔡羽绾微微眼角红润,笑道:“那我就给无道做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