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血洗青狼(上)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二十章 血洗青狼(上)

听到这群原本应该是制裁青狼帮的警察的“叫嚣”,萧破军和独孤皇岈都是一脸冷漠,这种无聊角色的出场一般来说就是清场或者被人清理的下场,对于杀戳无数的战虎萧破军来说最好是干脆来个屠杀,而独孤皇岈则希望能够见识那华丽死亡之镰刀飞舞的眩目画面,自然希望局面越血腥越好,过考虑太子党和水晶宫酒店的立场他知道这种情况出现的概率不会超过百分之五十,关键就在于叶无道这个太子是否有兴致陪他们玩了。 “我是水晶宫大酒店的负责人,那些有意见的客人已经和我们谈妥,一切纠纷都处理完毕,我想需要麻烦你们了。” 依偎在叶无道身边的蔡羽绾站出来正色道,望着那群泰国人的眼神凌厉无比,关键时刻她绝不会成为叶无道的累赘,购买地皮已经让她十分内疚,这次更不想将叶无道置身困境。 现在叶无道能够动用的政府资源除了苏家、韩家以及自己的星组成员,还有不可忽视的就是外公家族杨家的庞大势力,他这次不想麻烦苏惜水和韩韵,因为那总会让他或多或少有一种吃软饭的不爽感觉,而星组资源非万不得已他不想让它浮出水面,因为这关系到叶无道在整个中国的商业布局。 最后叶无道在众目睽睽之下给当浙江省邻省副省长的舅舅打了一个电话,那群警察一听是省长办公室的电话。嚣张气焰马上烟消云散,竖起耳朵小心翼翼地等待叶无道结束这个电话,等到叶无道和几乎没有过联系却手握重权的舅舅说完大致情况后,很快经过层层关系传递的“处理意见”就到了那群警察的顶头上司那里。 那个大放阙词地家伙在和叶无道和蔡羽绾道歉后灰溜溜的带着手下撤队。因为电话那头的派出所所长几乎是向他咆哮了,可见这次的篓子有多大。在他们看来能够让在黑白两道都十分吃香的所长如此震撼的恐怕至少也需要市级高层了,这样看来那个青年的后台可能就真的是一省之长了,这下子有的所长吃不完兜着走了。 “等一下。” 一个冰冷的声音出现在这群忐忑不安地警察背后,让他们身体由自主的一颤,其实那种手指满地血腥地场面已经让他们受到不小的惊吓,知道这些都是真正杀人不眨眼的黑帮分子,惊弓之鸟的他们一听到叶无道的声音都有一种详的预感。 “把这些垃圾清理干净!我想你们也就能够做这些事情了,我想听到任何关于水晶宫大酒店的负面言论,以后这块地治安是否到位我不管。但是水晶宫出了什么事情你们就准备考虑一下自己的将来吧。” 叶无道冷冷道,介于蔡羽绾的存在他强忍住大开杀戒的冲动。但是心里已经决定晚上亲自血洗两次间接挑衅自己的青狼帮! 三年中掀起一阵暗杀狂潮的影子冷锋终于在从修罗炼狱回归人间后第一次真正展露獠牙。今天注定有一个南方黑道所有帮派不会忽视的夜晚,真正的王者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除了已经是苟延残喘的冰鉴会,任何一个南方帮派都将在明天感受太子党和太子带给他们地冰冷颤栗。 那群警察拉着那群整条手臂都废掉的不良人士唯唯诺诺的退出餐厅,哪里敢有一点脾气,心底一个个担心日后水晶宫会出现什么问题。虽然不清楚这群平日趾高气扬地青狼帮成员会有这种下场,但是对那个文雅青年却是充满畏惧。 让叶无道好笑的是那群泰国人中真的有美食家。最后在敲诈了两百万后还要求那个美食家回去后往死里发评论赞美水晶宫大酒店。那群吓破胆的泰国人哪里敢说半个不字,叶无道的残忍手段让他们觉得能够活下来都是莫大的幸运。 等到“绘人”都离开餐厅,一个太子党战虎堂成员在萧破军耳边说了几句,萧破军在得到叶无道的允许后让几个人从面如死灰的那群保安中拧出几个人。 “我可以允许自己的敌人对我使用任何阴谋诡计,因为那是优胜劣汰法则筛选下的必然手段。但是我除了憎恶欺负女人外,还有就是憎恶背叛!” 叶无道坐在一张椅子上淡淡道,蔡羽绾脸色红晕的坐在他身上,有些遗憾的望着那几名保安,因为身为水晶宫老员工的他们成为水晶宫大酒店竞争对手的内奸。 苦于没有地方发泄内心郁闷的太子党骨干在将那批叛徒打得半死后拖了出去。叶无道留下一个烂摊子交给萧破军和独孤皇岈自己拉着蔡羽绾过二人世界,萧破军望着那道孤傲的背影苦笑道:“独孤,这次恐怕太子是真的动怒了。要是我们赶到真不知道这二十几个兄弟会不会被当作泄愤的工具随便灭掉。” “放心,太子好歹也会给你这个天王战虎一点面子,虽然今天的太子我见过最具杀意,但是太子是那种任何情况下都会权衡利弊的精明人,不会走错一步棋。”独孤皇岈放下酒杯微笑道。 “还有那个废物怎么处理?真他妈的找死,竟然敢打太子的女人,需要我们‘问候’一下他的家人吗?” 萧破军望着被叶无道扔到地上已经咳出一滩血的家伙皱眉道,每一条龙都有他的逆麟,叶无道的龙麟就是他的女人,冒犯他的女人恐怕就算是整个龙帮罩着兜没有用。 “我想太子希望我们最好能够慢慢折磨这个家伙,毕竟太轻松就搞死太子一定那我们两个开刀,至于他的家人就看接下来几天他的表现了,要是能够让我们出气就算了,否则……”独孤皇岈这位拥有英国纯正血统的伯爵露出一个残忍的优雅微笑。 “对不起。” 叶无道和蔡羽绾走到董事长办公室,叶无道捧着她微肿的小脸心痛道,心中还没有发泄的杀意和怒气看来必须通过晚上的杀戳来解决了。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我以为到了你不要我的时候才会说对起这三个字。” 一句话简单得仓人心痛,当爱情成为一种信仰,就再没有什么可以让蔡羽绾动摇的理由了。 叶无道紧紧抱住那柔弱的娇躯站在窗边,感动道:“以后类似的事件绝对会发生,我一定会让水晶宫成为整个杭州最没有事故的酒店,到时候就算是水晶宫贩毒开赌都没有人敢说一个字!” “我知道你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男人。” 蔡羽绾踮起脚跟轻轻吻上叶无道的嘴唇,眷恋而深情。现在的她除了叶无道就一无所有,一个女人如此依赖另一个男人是悲哀还是幸运,关键就在于那个男人的表现。 书上说男人的第一次接吻往往都是夺来的,第二次是求来的,第三次都是咬紧牙关忍受的,而女人恰恰相反。 叶无道和蔡羽绾的爱情曲线倒真的满吻合这条定理,有些误差的就是叶无道仍旧十分贪恋蔡羽绾的樱桃小嘴,而且那对异常丰满的极品**更是叶无道痴迷的对象。 叶无道用双手轻轻滑过蔡羽绾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段,最后停留在富有弹性的臀部上,蔡羽绾在他的抚摸下白嫩面颊知觉染上了两抹动人的桃红。在几天分离再重逢的激情中蔡羽绾身上的衣物渐渐褪去,后者则娇喘吁吁的帮叶无道解开衬衫纽扣和裤子皮带,当她的雪嫩纤手碰到那根挺拔的男性象征,不禁呻吟一声,酥软的身体愈加软弱无骨。 蔡羽绾这天然妩媚的绝色尤物**裸一丝不挂的雪白**完美呈现在叶无道眼前,胸前那对诱人至极的雪丸微微颤抖,惊人的se型线条流畅起伏。叶无道一阵邪笑后将蔡羽绾转过身面对落地窗外的夜幕,从背后临幸这让无数d省男人疯狂的大美女。 “诗人裴多菲说真正的爱情是一首永远流淌的诗,但是似乎羽绾全身上下都是让我沉醉的诗歌,尤其是这对诱发我犯罪的**,知道吗,它们是我见过最具柔嫩和弹性兼得的极品,以后要是羽绾有孩子的时候我一定要吮吸羽绾的乳汁,好不好啊?” 叶无道从腋下穿过握住蔡羽绾那对温润的极品**,在她的耳畔挑逗道,两人身体在越来越快的律动中产生惊人的和谐,两人的身心都获得极大的满足。 第一次用这种羞人的姿势和叶无道进行负距离接触的蔡羽绾紧咬嘴唇生怕自己大声呻吟,最后在叶无道故意的猛烈撞击下缴械投降,压抑的妩媚蚀骨呻吟从喉咙解放溢出。 整座办公室充满淫糜的粉色氛围…… 经过叶无道长达一个钟头“温柔蹂躏”的蔡羽绾帮叶无道穿好衣服,问道:“晚你要去哪里吗?” 叶无道眯起狭长的迷人黑眸,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道:“一个男人的游戏,血洗青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