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太子之怒(下)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太子之怒(下)

叶无道不得不愤怒,早知道会有人来新开张的水晶宫大酒店捣乱砸场他就特意留下二十个太子党骨干成员在水晶宫,但是没有想到出事这么久才出现,这种办事效率和态度让他对整个所谓的太子党精英很失望。 那个被叶无道踢成重伤的太子党骨干狂吐几口血后艰难的重新爬到叶无道面前,敬畏道:“太子,我们接到消息有今天有不少人潜入水晶宫进行破坏活动,我就带着兄弟暗地里进行搜查,结果被我们解决了四个意图不轨的家伙,还有一个审讯花了我们不少时间,原本我以为二十多个保安可以稍稍应付一下突发事件,没有想到……” 那些保安此时被地上那个眼神狠毒的太子党成员吓得魂不守舍,其余一同跪在地上的太子党战魂堂和血狼堂精英都愤愤瞪着那些比太子骂作饭桶的自己更加饭桶的保安。 叶无道没有想到这群人还会用调虎离山这种稍稍不下三滥的手段,原本对这些太子党骨干的愤怒和失望也转为平静,扔掉那只白色手套看向那个青狼帮的大哥级人物微笑道:“听说过太子党吗?” 正当所有青狼帮大叫不妙的时候餐厅走进两位让青狼帮陷入绝望的奇异素年,前者优雅的英俊脸庞始终保持贵族的风范,后者懒散的随意隐藏着强大的战意,踏着让叶无道和蔡羽绾之外所有人心颤的步伐走向。 天王战虎,萧破军! 出道三年杀敌过千。南方黑道第一战将! 独孤皇岈,这个在杭州隐然成为继冰鉴会林朝阳之后更加强悍地黑道主宰,虽然没有人见过他出手,但是杭州黑帮已经没有人再有这个勇气。因为有这个勇气的近百人已经躺在各自医院或者太平间。 青狼帮在那次酒吧事件后很快就得到独孤皇岈和萧破军以及十几个太子党的光顾,结果依仗人多势众的青狼帮近两百人几乎全帮覆灭,并不想杀人地独孤皇岈让人在砍断十只手后放话今后要是敢挑战太子党就是真正灭帮的时候。 当时那位双面狼就跪在独孤皇岈脚下痛哭流涕的求情! “太子!”两位太子党的骁将见到叶无道后恭敬道,这个称呼无疑让那些吃尽太子党苦头的青狼帮乌合之众一阵痛苦呻吟,太子党的太子,对于他们来说就是那种闲暇时候作为崇拜对象谈论的神秘人物,是那种绝对不会和自己有接触的强悍存在。 “女人全部出去!” 很久没有动怒的叶无道终于开始毫无顾忌的释放阴冷地杀意,等到那些颤颤巍巍捂住嘴巴不敢出声的女服务生走出餐厅,叶无道温柔地抚摸蔡羽绾及肩的柔顺头发。柔声道:“你要不要也出去休息一下,因为接下来的场面可怎么赏心悦目哦。” 蔡羽绾摇摇头悄悄拉住叶无道的手。曾经那个让人没有安全感的花花公子已经转变成可以放心依靠和依赖的男人,她要亲眼见证自己男人的强大,见证南方黑道太子地非常手段! 萧破军和独孤皇岈了解情况后前者走到那群跪在叶无道面前的黑衣人身边,冷冷道:“所有战魂堂成员都给我砍掉一根指头!” 跪在地上一半的太子党战魂堂成员毫不犹豫的掏出袖中短刀砍下自己的手指,鲜血淋漓的画面诡异而震撼,没有人叫喊没有人皱眉头,甚至轻微的闷声都没有。有的只有男人的决绝。 而其余地血狼堂成员也做出同样的动作,这让叶无道微微点头,够狠辣够忠诚才是混黑道的材料。 蔡羽绾紧紧躲在叶无道地怀抱不敢看那血腥的场面,原来这就是男人的世界,抬头望着嘴角泛起嗜血笑意的叶无道,那种黑暗的气息让蔡羽绾感到莫大的安稳。 而那一桌的泰国人更是大气不敢出,这次算是让他们真正见识到什么叫真正的黑帮,原先以为就是那种拿着把刀吓唬吓唬正经人的把戏,最多也是电影中那种掏枪威胁之类的虚张声。但是面前近二十人当场砍下手指的血腥而真实的场面让他们一阵作呕和颤栗。 “如果你们还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我会让另一批成员取代你们!我带你们出来追随太子是因为你们足够忠诚和强大,除了杀人还必须知道怎样保护人。太子如果要杀你们,我一定会阻拦,因为我会亲手杀了你们!” 萧破军沉声道,虽然他也不想自己的兄弟这样做,但是玩黑帮最重要的就是一个威信,今天他要为太子立威就必须这么做。 从几千人的战魂堂挑选出最为精悍的五十多人,这份殊荣可想而知,让他们回去就意味着一种不被太子承认的耻辱,对于那些为太子党出生入死的人来说这是比死更无法忍受的事情。 独孤皇岈优雅走到那个青狼帮的双面狼面前,微笑道:“你很强悍啊,竟然敢到我们太子的场子闹事,哦,我知道了,一定是觉得上次我和萧破军给你们的教训还不够深刻。” “大哥,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好撑船,别和我们这种小人物一般见识,今天的事情一定是误会,误会!一切损失由我们青狼帮双倍,,十倍偿还。” 脸色苍白冷汗直流的双面狼望着眼前独孤皇岈阴冷却依旧优雅的英俊脸孔,心里在祈祷自己的舅舅快点到水晶宫大酒店,那样的话自己还有一点点活下去的可能,上次这帮太子党成员去青狼帮“做客”的时候就让偌大杭州三大黑帮之一的青狼帮鸡飞狗跳,他做梦都会因为梦到那帮真正亡命之徒的面孔而惊醒。 而且一听到太子党这个名词一般人都会想到血腥的手段、凶狠的报复和残忍的攻势,整个南方能够抗衡太子党的就只有古老而神秘的龙帮了。 独孤皇岈望着那张交织慌张、恐惧和后悔的丑恶嘴脸,嘴角微微翘起,缓缓道:“不管你如何卑微乞求,最终命运都只有一个----死!因为你们很不幸的和我们的太子做对,我想除了你上辈子作孽太多之外我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原因让你这么倒霉。” “既然我们太子党的成员都损失了一根手指,你们这帮垃圾就给我放弃整只胳膊。” 搂着蔡羽绾这位大美人的叶无道如同魔神般站在当场,残忍的命仓和优雅的语调组成奇异和谐的邪魅风度,杀人可以慢慢来,在富丽堂皇中演绎典雅风情的水晶宫大酒店杀这么多人怎么都是大煞风景的事,而且给蔡羽绾留下太大的阴影也妥。 那些原本就憋着一股气的太子党成员几乎没有任何费力就拧住那些在保安眼中貌似强大的青狼帮混混,一阵清脆的骨骼断裂和随之而来的哀号哭泣让人毛骨悚然。 狗急跳墙的双面狼狠下心拿起桌上的一瓶红酒朝眼前的独孤皇岈砸去,结果被后者随意的抓住酒瓶,当他看到独孤皇岈渐渐灿烂的微笑时感到一阵刻骨的寒冷就要逃窜,结果被独孤皇岈这位实力几乎媲美萧破军的恐怖人物闪电一指“点”在双面狼的额头中央。 独孤皇岈不看倒飞出去并且渐渐七窍流血的可怜家伙,优雅道:“虽然一位真正的贵族不应该亲自收拾垃圾,但是有些时候避免被人轻视就不得弹一下指头,仅仅弹了一下指头,对于具有高贵血统的伯爵来说拿刀拿枪杀人这种粗野的事情是绝对不屑干的。” 叶无道和萧破军知道那个家伙下辈子就不需要离开医院的病床了,年纪轻轻的成为植物人确实是值得悲哀的事情。虽然独孤皇岈在太子党众人面前并没有出手,但是萧破军,东方冷羽和林傲沧这些核心人员都清楚能够和叶无道交手的变态怎么都不会是普通角色。 “鲜血是唯一比佳酿更加让我动心的液体。” 独孤皇岈为自己倒了一杯红酒黑眸眯起道,英国独孤家族这个想有诸多荣耀的古老家族有着让叶无道也忌讳的势力背景。作为这个庞大家族的第二顺位继承人,独孤皇岈拥有很多特权,杀人都可以轻松摆平的特权。 那个泰国人的翻译似乎想要讨好叶无道这位掌握所有人生死的太子,但是不等他走近叶无道就被一个太子党成员拧起一个大酒瓶狠狠砸在头上,咒骂道:“废物没霏资格和太子说话!” “查出青狼帮这次行动的背后主使者,还有明天杭州就不需要青狼帮的存在了。既然跟本太子玩黑道,那他们还真是找对人了,我倒要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 叶无道阴沉道,在蔡羽绾的脸颊上投下温柔的一吻,他原本还想用正大光明的商业途径解决浙江商界的一切问题,看样子今后还需要黑道和商业手段双管齐下才行。 一群接到报警电话的城区派出所警察拥挤在门口,看到满场呻吟的青狼帮成员和地上几十根鲜血淋漓的手指,所有人员都如临大敌地掏出电棒,一位头头模样的警官怒声道:“你们是谁,竟然公然制造血案!还有没有一点点法制观念,全部给我带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