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太子之怒(上)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一十八章 太子之怒(上)

就算是见识过叶无道亲自动手的战虎萧破军以及甚至和叶无道动手的独孤皇砑都知道叶无道并没有使用真正的实力,哪怕是跟随叶无道这位影子冷锋在全球南征北战的龙组成员也不敢确定什么程度的作战才是神秘少主的全部水准。 能够模糊断定叶无道潜在隐藏实力的恐怕只有三年前和叶无道有过一战的青龙萧易辰! 如今的叶无道因为太长时间没有值得动手的对手所以没有谁知道他的出刀到底有多快,而知道的人,都已经静静的躺在地下了。 这次竟然有人敢打蔡羽绾耳光,虽然是一些垃圾角色但是仍然让叶无道有一种使出全力酣畅大杀一次的**,顾忌蔡羽绾在场叶无道才好容易压抑住这个诱人的念头,缓缓走向被他震撼住的那群人。 从桌上拿起一只白色手套戴上,叶无道顺手还拿起一根西餐使用的叉子,朝那位冒犯死神的纹身老虎的青狼帮成员冷冷道:“知道她是谁吗?” 因为可以压制内心的杀机和气势,缓过神的众人都在心底嘲笑自己的胆小,这么多人人还对付了一个手无寸铁的青年?哦,他手里有一把吃西餐的叉子,和手无寸铁有一点点的误差。 “老子管你是谁!”那个站在蔡羽绾面前的家伙狂妄道。 这句话简直就是等于把自尽的毒药加了一倍地分量,丧钟正式敲响。当然无论他接下来做什么结局都是一个----死。就连杀手榜第十一位的高手千羽次郎都无法例外。更何况一个给叶无道擦鞋都不配的垃圾。 既然避孕套都能够当气球吹,那么叉子也可以有少的用途,比如说杀人。 寒光一闪,那个不知死活打蔡羽绾地家伙整个肩膀迸出浓郁的鲜血。原本穿透身体绝对应该是强弩之末的叉子丝毫不减速的直插餐厅墙壁!而且那把因为速度太快而没有沾染一丝血迹的叉子三分之二都入壁不见,足见叶无道腕力的恐怖和手法的残忍。 本来叶无道可以有下二十种的杀人技巧让知天高地厚的他瞬间去见阎王,过这么快这么轻松就结束肮脏和罪恶的生命让叶无道很不爽,所以刺穿肩膀还只是一个血腥地序曲。 “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玩,直到让我玩得尽兴。玩够以后我会让你们记住她是谁----她就是本太子地女人!” 叶无道嘴角泛起一个灿烂而冷冷酷的笑容,对着颤栗的青狼帮成员和那群泰国客人冷冷道,言语和神态中的杀意顿时让他们感到如芒在背。 终于见到叶无道这个神秘太子出手的蔡羽绾除了疯狂的崇拜之外没有一丝对那个靠在桌边捂住肩膀嚎叫的家伙地怜悯,这么多年商场浮沉让她比叶无道身边其她女人更加清楚知道对待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的道理! 蔡羽绾静静的走到叶无道身边,没有委屈没有脆弱更加没有眼泪,有的只有倔强的坚强。这种事情并不能够打败她,此刻的她终于让人忽略动人心魄的天然妩媚而发觉深沉的宁静和信念。 “还痛吗?”叶无道心疼的抚摸那娇嫩肌肤上可恶地鲜明掌印。杀机再次磅礴涌起。 “不痛,真的哦。” 蔡羽绾轻轻的摇摇头绽放灿然地笑颜,道:“在爱上无道之后除了无道能够让我心痛就再没有其他事情能够让我伤心绝望。” “闭上眼睛,乖。” 叶无道温暖的手掌轻轻盖上蔡羽绾的漂亮眼眸柔声道,等到疑惑的蔡羽绾乖乖闭上眼睛后,叶无道很诡异的凭空出现在那个倒霉的家伙面前,那只戴着白色手套的手轻描淡写的捏住老虎纹身壮汉的脖子。在旁人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他轻松的将重达一百八十多斤的家伙提在空中。 那群泰国人见机不妙就要偷偷离场,结果泛着血腥笑意的叶无道提着那家伙的脖子转头道:“今天这里的所有人都没有机会擅自离开,不信的话谁可以试试看做个榜样!” 那群泰国人悻悻然坐回原位,偷偷望着闭眼嘴角含笑的蔡羽绾,肚子里的肠子都悔青了,后悔不迭的骂自己多嘴,当时他们因为想要让动人的蔡羽绾注意就故意刁难水晶宫大酒店的厨师,后来干脆就和旁边那桌混混狼狈为奸的“围攻夹击”蔡羽绾。谁想到这个女人的背后还有这么一个心狠手辣的家伙,现在一个个胆战心惊的望着那个被叶无道提在半空也许就是自己下场的可怜蛋。 尤其是那个翻译员更是求菩萨告奶奶的祈求自己冒犯过的那个美丽女人要记仇。可是一想到女人记仇的天性他的下体渐渐湿润散发让蔡羽绾不禁掩鼻的难闻腥臊味。 正当叶无道慢慢用力捏碎那个家伙喉管的时候,门口出现一队西装笔挺的骠悍壮汉,每一个人都有着经过无数场真正血战才有的杀伐气息。他们绝对不是那群青狼帮可以比拟的狠角色。 叶无道一见到他们本就寒冷的眼神更加阴森恐怖,手上的力道却是放缓了一些,将手中垂死边缘的家伙信手扔出几米远外,在撞翻了一张桌子后那人躺在地上不停的咳嗽,最后竟然咳出血来,眼睛里除了呆滞就是对死亡的恐惧。 那群人神色大变,一个个跪在叶无道身边不敢说话,其中一个头领模样的人抬头正想说话,隐隐作怒的叶无道一腿将他踢出老远,那一排桌子因为巨大的冲力被全部撞飞。 叶无道搂过吓了一跳的蔡羽绾,朝那些跪在他面前的黑衣人阴沉道:“一群饭桶!告诉你们小心负责酒店的安全,竟然让人打本太子的女人,要不是因为你们是萧破军和狼王的手下,你们全部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