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致命耳光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一十七章 致命耳光

叶无道在棋道上的造诣就连教育界元老的韩韵父亲和图书馆那位老人都称赞不止,他喜欢布局,简单一点说就是喜欢制造棋盘和利用身边的每一颗棋子! 南方黑道这局棋显然叶无道下得迅雷及掩耳,在让人眼花缭乱的风生水起中他成为真正的太子党精神领袖。战虎萧破军、凤凰东方冷羽、戴计成、林傲沧都是这盘胜棋的关键棋子,而李玄黄等海外派和星组成员这些棋子则还没有动用。 而浙江商界作为棋盘的这局棋在飞凤集团购地受挫后很快就因为《铁骑的发布会扳回局面,开局虽然算不上完美但是也算不差,作为飞凤集团董事长的商界才女蔡羽绾自然是不可或缺的棋子,而陈影陵等神话集团的负责人员都将是接下来这盘棋的关键,因为虎视眈眈的风云企业已经迫不及待的展开攻势! 面对向自己献出一切的蔡羽绾,叶无道总有一股浓重的怜惜,若非得已,叶无道并不想将原本应该小鸟依人享受浪漫的佳人推上棋子的位置。 而中国足球这盘棋更是叶无道的三年精心之作! 在浙大青圆掀起一阵狂潮的叶无道率先离开疯狂包围中青队的包围圈躲在一旁,等到和陆续艰难逃出的江毅彦等人汇合后进入江毅彦的那辆奔驰,其他的人则着实花了一番功夫才摆脱浙大球迷的热情攻势钻进刘启寰地标致。 浩浩荡荡的一行人在叶无道的带领下去了一家叫“水月’的雅致酒吧喝酒,因为叶无道在足球领域有一个惊人地计划。而在座的那些都无疑将是中国国家队和不少中超球队的主力,所以叶无道放下架子极力讨好,还十分豪爽的答应在杭州的一切费用都由他这个“东道主”包揽。 其实目前中国职业球员的收入除去那些金字塔顶端的高收入,大多数选手都是算不上宽裕。这些中青队成员除了家境富裕的江毅彦三人都是算上阔绰,因为刚刚成为正式职业球员,每月的工资也就那么三四千,偶尔几个打上中超俱乐部的也不会超过一万。 叶无道地举动等于是白白送给他们每人几万块钱,加上叶无道还许诺带他们玩遍杭州更是让他们感动已,刚刚踏足社会的这群青年怎么会知道这种廉价地收买对于叶无道这只狐狸来说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包括江毅彦在内所有人都知道这位坐在他们对面优雅劝酒的青年会是将来中国足坛的凯撒,一手掌握整个中国的足球界! 事实证明叶无道接下来的这笔在中青队身上的投资在不久的将来得到了无数倍地回报。 和江毅彦他们回到水晶宫大酒店后叶无道独自走向董事长办公室,结果并没有蔡羽绾的踪影,最后拉住一位神色匆匆的服务人员才知道餐厅有人闹事,蔡羽绾在总经理无法解开纠纷的情况下亲自跑去处理问题。 “先生。如果你非要断定这道‘二十四珍宴’地道我们酒店也没有办法,因为我自信水晶宫是这道‘二十四珍宴’最具中国宫廷韵味的酒店。因为我们做这道菜的厨师是中国南方宫廷菜的领军人物。” 蔡羽绾神色平静对那位自诩尝遍中国的泰国美食专家道,心底咒骂这种无中生有的混蛋,这道取意上中下八珍集和地“二十四珍宴”从选材、刀功、火候无懈可击,色香味俱全,可是这桌外国人硬是挑三拣四鸡蛋里挑骨头。 更加可恶的是另一桌诽谤酒店照搬别人招牌菜的客人,随便用一个北京酒店名来诽谤水晶宫地这道新菜,蔡羽绾在暂时让那桌听翻译讲解的泰国人安静后转头对那个声称在北京吃过这道菜的三角眼男人沉声道:“先生。如果你知道这道菜是水晶宫根据一本从记载清朝皇宫庆宴的野史的描绘经过复杂加工而创造的一道新菜,想必就不会信口开河了。” 那桌决非善人的流氓打扮人物一听拍桌子全部站起身,其中一个阴笑着将偷偷放进菜肴的苍蝇用手指恶心的夹出来,淫亵望着玲珑有致的蔡羽绾理直气壮吼道:“是不是想害死老子啊!” 蔡羽绾在感到荒唐的同时也是一阵头大,虽然白痴都知道一家五星级大酒店在菜肴中出现苍蝇的概率比中彩票五百万大奖还要小,但是你总不能够对“身为上帝”的顾客怎么样。 蔡羽绾在百般解释下徒劳无功,这个时候那桌泰国人的翻译人员同样暧昧的注视蔡羽绾诱人的胸部道:“我们这里可是有亚洲知名的饮食专家,要是我们将这件事情公布于媒体,恐怕水晶宫大酒店……” “细听尊便。对于莫须有的诽谤我们酒店会利用司法部门进行名誉权的索赔!” 见惯场面的蔡羽绾强硬道,她知道这类家伙习惯得寸进尺干脆就将话说绝,既然是惹是生非的角色那就需要浪费口水了。接着对那桌鬼哭狼嚎制造噪音的社会混混正色道:“水晶宫重新开业不久,你们这顿饭我可以请,但是绝对不会苍蝇会跑到我们烧的菜中去!” 两桌人面面相觑后那桌放苍蝇的一个纹身家伙恼羞成怒的离开桌位走到蔡羽绾身前,端起一杯茅台酒,趁着酒意淫荡道:“要是你能够喝下我手中的这杯酒我就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否则我就要你赔偿我的损失,除了精神上还有**上!” 那个手臂上纹着一条老虎的家伙说完发出一阵淫荡的大笑,惹得两桌人都是会意的奸笑不已,望向蔡羽绾的眼神也全部变成色咪咪的淫糜。能够当众和这样的大美女“**”让他们这群在酒精作用下愈加亢奋的男人不停朝蔡羽绾怪叫,餐厅里很多顾客都是皱眉走开。 蔡羽绾知道任由这群人渣胡闹下去只会将水晶宫大酒店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声誉毁于一旦,用眼神示意一旁的酒店保安上前,但是让蔡羽绾始料不及的是虽然是近二十个酒店保安人数上占优势,但是当那些亡命之徒站起来气势汹汹的拦在保安面前的时候,局势顿时倒向那群家伙,绣花枕头的保安一见到那群人脱下外套露出夸张的纹身马上明哲保身的后退。 陷入孤军奋战境地的蔡羽绾依然毫不畏惧,嘴角泛起鄙夷的笑意,道:“我想出五分钟派出所就有警车停在水晶宫酒店外面了。” 那位纹老虎的混混哈哈大笑,端着酒杯朝一只脚放在桌上的三角眼男子好笑道:“老大,她竟然要你的舅舅抓我们?” 三角眼男子用手抓起一只鸡腿塞进嘴巴,盯着蔡羽绾的傲人胸部含糊不清道:“冬美人,城区派出所的所长是我的舅舅,昨天刚刚和我在‘天伊酒店’叫了一次鸡,不要说报警,就是报天皇老子也没有用!这块地盘就是我双面狼做主,在杭州谁不认识我青狼帮,不要给你脸不要脸,我可不敢保证我的小弟等一下会不会温柔……” 端着酒杯的混混狐假虎威得意道:“怎么,是不是赏个脸喝下去?” 蔡羽绾脑海中浮现那场晚宴让自己喝酒的邪魅脸孔和坏坏笑意,心中涌起一阵甜蜜的同时对眼前的垃圾更加憎恶,冷笑道:“就凭你还想让我喝酒,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的德性!” 蔡羽绾接过那杯茅台酒狠狠倒向那张让她想吐的嘴脸,脸上洋溢着颠倒众生的愤怒却依旧天生妩媚的冷冷笑容。 啪的响亮一声,那个被酒精冲昏大脑的家伙做出了一个让他连后悔时间都没有的动作,看着对面朝自己泼酒的美女脸上的手掌印痕,他脸色狰狞道:“臭婊子,今天就让你知道本大爷的厉害,敬酒不吃吃罚酒!” 那桌看戏的泰国人都是一阵虚伪怜花惜玉的摇头,不过脸上幸灾乐祸的表情一览无余,偌大的餐厅除了闹事的那群混混和看戏的泰国客人,还有就是那些一无是处的保安。虽然经过这段时间他们都很敬重蔡羽绾这位才貌俱佳的董事长,但是看着那些抽出匕首玩弄的混混,他们还是选择负罪感的沉默。 水晶宫大酒店总经理陈飞鹏在打电话报警后想要上前和那些存心挑衅捣乱的家伙理论,结果文弱书生的他被一个混混一个膝盖蹬在腹部倒在地上,眼睁睁看着梦中情人被别人打了一个耳光,这比刀子捅在他身上还要痛苦。 踏进餐厅的叶无道正巧看到蔡羽绾被人甩了一个耳光的那震惊一幕,原本就阴沉的黑眸愈加冷酷,这次就连残忍的笑意都没有出现,邪美的脸孔瞬间将所有感情排除,那股庞大充沛而充溢死亡的冰冷气息潮水般蔓延整座餐厅。 当所有人注意到门口修长俊逸青年时,都感到一股让人窒息的压迫感和杀意,那个自称青狼帮的家伙不安的换了一个姿势,而那个打了蔡羽绾耳光的家伙也是吞了一口口水。 整个中国敢打叶无道女人的人会有什么下场? 恐怕就连北方黑道一方枭雄的李凌锋或者龙帮的轩辕龙主也不敢或者不愿意为他说一句说情的话,至于你去问一下天王战虎萧破军或者独孤皇岈的话,得到的答案一定是不管是什么身份什么背景什么家世,那个家伙都会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 在场的所有人,用最后的时间祈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