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美人解语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一十六章 美人解语

格调告诉我们气质就是金钱买不到的东西,事实上叶无道让西方神秘身份的蓝妮娅感到那种带着典型东方式雅调入骨的感觉就是因为平时的阅读和教养。叶无道虽然是彻头彻尾的坏蛋,但是却十分符合“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模式,这样的人就像苏惜水所说有着四十岁男人致命的沧桑成熟。 “佛教弟子第二次结集前后产生了传统的上座部和改革的大众部,你所谓的‘小乘教’追求个人的解脱,而大众部则主张普渡众生,众人皆能成佛。至于其中的是非则不是一个正确或者错误可以判定,救一人和救万人救天下人有什么区别?杀一人和杀千万人杀尽苍生又有什么区别?” 叶无道淡淡道,冷清的心绪明晰如镜,第一次能够体会那个浅静的感受,这让他有了一丝打破她心境的信心和感悟。 要想征服那样与世无争的女人同于征服成熟而事业有成的蔡羽绾她们,需要的是那种叫做心有灵犀的缘分。 “怎么会没有区别!”何解语反对道,但是又不知道如何反驳。第一次后悔没有钻研几遍佛经,看着翻阅手中《世界宗教史的叶无道,何解语既想浇灭他的那种无所谓的气焰又有一种无力感,征服这个家伙真的就那么难吗? “有区别吗?”叶无道微笑着反问道,起身将那本《世界宗教史》放回原处。想和这个豪门千金谈论这种浪费时间的话题。 “讲座听了你关于儒教和儒家地论点,你似乎对宗教文明很有研究,我不明白你难道不应该是那种古人所说轻车肥裘黄金斗草的人吗?真敢相信你也会看宗教历史研究文明冲突。” 何解语第一次妥协性质的发问,叶无道对她的冷漠让原本骄傲自负地女孩第一次出现不自信。 “中国“德政”黄金期那么快结束昙花一现的重要原因就是没有宗教的制约。没有宗教,没有高于人的力量的制约,人就很难控制自己的行为,这一点,中国佛教和道教远远没有起到西方基督教相同程度的作用,我相信你父亲一点说过如何让企业肩负起输出文化的职责,有空的时候就去看看《东西方文明冲突,少花一点时间逛街就行了。” 叶无道将书放回书架后微微一笑,哪里有平时的半分轻浮和无赖。那种稳重和平静让身边地何解语发觉似乎这个纨绔子弟真的如父亲所说拥有足够地资本成为人上人。 正当何解语遐想的时候突然发现一对璀璨的眸子正在凝视自己,下意识的往后一退靠在书架上。叶无道双手压在书架上将身体贴近惊慌失措的女孩,嘴角勾起一抹怀坏的邪笑。“美人如花,花香,美人亦香;花解语,而美人解语。好一个美人解语,但是我奉劝你最好还是要妄想征服本人,因为我怕到时候非但没有征服我反而深陷不可自拔。” 望着叶无道渐渐远去的背影,何解语迷茫地美眸流露女人的脆弱。但是很快就重新绽放自信,扬起粉嫩的小拳头晃了晃。 叶无道在图书馆的门口遇到了那位让他刮目相看的女孩,擦肩而过的那一刻叶无道仍旧没有感受到女孩的些许心境起伏,这让他感到和面对自己的何解语一样的挫败感。 叶无道没有回首,习惯在情场上占据主动地他讨厌这种感觉,一种被人掌握和控制的无力感,就像曾经面对那位神秘道士的无法抗拒,这是与崇尚我命由我不由天地叶无道深恶痛绝的感受。 叫浅静的女孩在若有所思的叶无道仰望天空的那一刻嫣然回眸,破天荒的驻足凝视片刻才走进图书馆。只是没有人知道那对美眸中的情愫包含什么。也许是厌恶,也许是好感,也许是随意…… 经过球场的时候。叶无道发现运动服打扮的江毅彦一行人低调的坐在看台上,其实被誉为黄金战线的江毅彦三人在国内的知名度远远没有国外的大,虽然在世素赛上有辉不的战绩,但毕竟只是世素赛并没有举国欢庆的那种盛况,直到三人陆续加盟国际顶尖俱乐部的时候才引起诸多媒体的渲染,最后这次与荷兰队的友谊赛才真正将三人推向全国球迷面前。 让叶无道感到诧异的是洪飞和田景升竟然也在球场,原来是竺可桢学院与另一个学院的足球赛,应该是上次和法学院踢了一场后引发各个学院的好奇,毕竟法学院的强大有目共睹,一个人数可以用可怜来形容的学院能够将法学院踢得弃成军绝对是个不小的轰动,许多原本被法学院压着的学院都希望通过打败竺可桢学院来发泄。 只不过没有了叶无道的竺可桢学院就像没有化妆的丑女怎么也动人不起来,场面上可以用凄凉来形容被蹂躏的竺可桢学院足球队,球场上疯狂抢球和飞奔的田景升似乎是想证明什么,只过水平有限徒增笑柄,不过那份执著却真实感动了一些场下的人,就像那位见异思迁的陆若芝。 当初答应和田景升交往后因为气恼他的后知后觉,很多时候都没有她渴望的那种浪漫感觉,于是犹豫的时候迷迷糊糊便答应了同班男生王域的追求,虽说开始确实很让自己感到幸福,但是久而久之就觉得那种浪漫和温馨很肤浅。 望着球场上满身伤痕的田景升,陆若芝终于明白叶无道所说的含义,第一次憎恶自己的眼光。中场休息的时候田景升身边出现的一位文静女孩更是让她心一阵抽痛,原来一直将田景升的爱慕和追求当作天经地义。从没有珍惜和宝贵地念头,这一刻,陆若芝泪流满面。 失去的东西在失去之前就要学会珍惜,这么简单的道理却一定要用遗憾做代价学会。 叶无道走向脸色极差的洪飞。顺着他眼神望去发现一队穿着上海复旦大学校服地青年,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对般配情侣,尤其是男的拥有天生的骄傲和自信,顿时吸引众么浙大女生的视线。 “就是他?”叶无道走到洪飞背后拍拍肩膀道,眼中闪过冰冷的气息。抢女人没有错,但是抢自己室友的女人就显得极其不厚道了。虽然现在叶无道没有为洪飞强出头的想法,但是天晓得那个看上去救很嚣张的家伙会不会惹到叶无道。 当虽败犹荣的田景升走到叶无道和洪飞身边地时候,那些高傲的上海复旦足球队带着浓重地不屑和鄙夷从他们身边走过,而那位女孩在与洪飞视线接触的刹那马上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紧紧依偎在那个复旦新男友身边。 “看来你的眼光也很有问题,这样的女人也值得你牵肠挂肚得死去活来?” 叶无道冷冷道。本来想说这种货色自己扔出足够的钱就可以叫来一堆,过看到洪飞那受伤的表情最后还是忍住没有说出口。既然不能够雪中送炭那就不要火上浇油,这一向是叶无道对朋友的行为准则,“需要我帮你教训那个家伙吗?” 洪飞摇摇头,谢绝了叶无道破天荒地主动惹麻烦,淡淡道:“你已经给了我一个走向成功的阶梯,以后的事情就看我的了,你说得没错。只要我拥有足够的实力和资本就不怕她不后悔!” 看样子洪飞确实是爱惨了那个没有眼光的女孩,叶无道叹了一口气,如果是自己怎么能够忍受这种背叛! 海复旦大学的足球队是届大学生足球联赛的亚军,东南赛区的王者,恰好是浙江大学地最大对手,这次来到浙大客场作战他们并没有丝毫的怯场,此时球队的主力成员更是嚣张地在浙大校圆张扬横行。 上次就是上海复旦将浙江大学阻拦在进军全国大学生足球联赛的决赛圈!所以这次众多高层关注和无数球迷欣赏的开幕赛有种浙大复仇雪耻和上海复旦捍卫地位的意味。 看台上的江毅彦似乎也发现叶无道的存在,激动的江毅彦让队友抛过一只足球一脚娴熟的抽射把球踢向叶无道,上海复旦足球队和很多人都注视着这道划向叶无道的优美弧线。叶无道眉毛一挑身体后倾抬脚将足球完美卸下,然后重新踢回看台。 足球带着若有若无的偶然从那个上海复旦男生的头一侧惊险的划出一道弧线,正当他以为肯定要踢中自己的时候那个足球却带着明显的嘲弄弯出。顿时许多人都暗笑不已。 不等羞火的那个父亲是上海石化集团总裁的富贵子弟发飙,他身旁的一个家伙冷笑一声,跑到球场边一个足球前,朝叶无道不怀好意的起脚做出射门姿态,那只球如出一辙的划出一道轨迹飞向叶无道,只不过很多人都看出来这道弧线远没有叶无道刚才那球的华丽。 就当那球即将下坠踢中叶无道的时候,空中速度更快弧线更夸张的一球狠狠将原先那只足球踢飞,这种巧合让除了叶无道少数人除外的所有人大吃一惊,这种测量足球轨迹和精度、然后拿捏球速的控球和射技让他们都望向踢球的那个恐怖家伙。 接到叶无道回踢的那一球后轻松将那球踢飞的江毅彦扔掉太阳帽跳下看台,身后包括陈锐利和刘启寰在内的中国青年近卫军主力都跟随中场灵魂跳下看台。 很快就有人认出在黄龙体育中心演绎被誉为“中国足球历史上最具激昂魄力悲歌”的中青队,马上掌声和欢呼不绝于耳,这种尊敬不仅仅是对于辉不胜利这个结果,更多的是因为那种象征炎黄传承千年的顽强信仰被淋漓尽致的表达出来。 “听说明天就要举行馨兰杯大学生联赛,你是在浙江大学读书,会参加明天的比赛吗?” 江毅彦没有想到会在浙大校圆碰上叶无道,对于这个自己要超越的男人他始终怀着敬畏的心态,所以一向高傲和自负的他在叶无道面前表现出惊人的谦虚和礼让。 “没有兴趣参加。”叶无道在这位中国足球皇帝以及一大帮足球新星的陪同下走出足球,他可想再一次成为众人瞩目的对象,尤其是这种无聊的原因。 这群昨天蹲在食堂电视或者寝室电脑前呐喊加油的浙大学生见到以中国救世主姿态出现的江毅彦诸人,马上兴奋的索要签名,因为没有纸张最后干脆就让中青队成员写在脱下来的衣服上,很多女生则要求和江毅彦、郁金香王子陈锐利等帅哥合影。 上海复旦足球青队成员目瞪口呆的看着高高在上的中国青年军围绕着那个挑衅队长的青年,而那位洪飞原先的女朋友则是百感交集的望着和叶无道亲密搂肩的洪飞,因为叶无道的刻意拉拢,故意将洪飞和田景升介绍给中青队的明星,因为江毅彦和其他两名黄金战线主力的尊重、加上那天叶无道惊世骇俗的零角度射门使得其他中青队员都很友好的对待田景升和洪飞。 中青队这次邀请赛除了强大的荷兰队,还有稍逊一筹的西班牙青年军以及实力一般却是气焰嚣张的日本队,所以接下来一个星期中青队都会在停留,让叶无道惊讶的是他们就是下榻在蔡羽绾的水晶宫大酒店,这让叶无道对身在陌生杭州的蔡羽绾真正刮目相看。 不可否认蔡羽绾这位艳冠群芳的商界才女有着很强的生存能力,很多时候就连叶无道也怀疑那么娇弱的一个女子怎么可能具有那么坚强的内心和让人感动的执著,也许就像很多人看到蔡羽绾第一眼会觉得她是属于那种开放妩媚女子的一样是一种错觉吧。 突然他开始担心这位用坚强的柔软感动自己的女人,生怕她在杭州这块龙蛇复杂的陌生土地上有什么事情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