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秀色可餐 - 极品公子

第八章 秀色可餐

假如没有黑暗那么光明就不再有华丽的外衣;如果没有坏人,那好人又有什么存在的意义?我的存在不过就是为了让好人活的更加心安理得罢了。 ----叶无道语录 想通了的叶无道一脸释然,随意道:“郑阎那种垃圾我才不会放在眼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加倍犯之!”虽然我也是你们所谓的垃圾,叶无道在心底道。 女孩子看见叶无道渐渐浮现的笑容,清纯的脸蛋竟然两颊生红晕,眼中也闪过一丝惊异,有点支吾道:“今天多亏你,我该怎么谢你呢?” 以身相许呗,叶无道差点脱口而出,马上摆出一付大义凛然的样子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是武林中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毕竟见义却不勇为以后可能是违法的事了,更何况美人落难也不是每个狗熊都能碰上的!如果你一定要谢的话,就请告诉我你的芳名吧,顺便还有家庭住址电话号码生日……”差点三围又脱口而出,好险! 女孩被叶无道乱七八糟的话搞的哭笑不得,原本阴暗的心情变得重新开朗,带着点笑意道:“我叫史雅,高中二年级,是你学姐噢!” “你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去那里呢?”叶无道带着点阴谋味道问道,脸上关心的表情后面藏着得是算计和阴险,眼睛里深处的冰冷冷漠和神态构成巨大的反差,被我救了等于就是逃出狼窝又进了虎穴,等着被我吃的一干二净吧。 知道为什么我不把郑阎放在眼里吗?因为他郑阎是坏人,我叶无道是比他更坏的坏人,他碰上我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其实叶无道出手帮她最主要的原因是郑阎曾经扬言要在一个星期内泡到叶无道的“禁脔”慕容雪痕,这让叶无道十分愤怒,趁这次机会干脆和郑阎来一次了断,嘿嘿,郑阎,你也风光很久了,接下来就看本少爷怎么玩死你! “学姐啊!”叶无道冷不防背起史雅,后者差点没有尖叫起来,虽然在谈恋爱,但是连牵手也没有过,和异性哪里有过这样的亲密接触,一时间又羞又怒不知所措,不知道这个学弟到底要干什么,但让她自己也迷惑不解的是对于这种明显越过界线的举动她并不是十分反感。 “你脚扭伤了,我带你去医务室,要是再走路会加剧伤势的,真不知道前面你怎么可以跑那么快!”叶无道带着点虚伪道,只是又有谁能察觉到那种虚伪呢,要知道叶无道可是个实力派演员啊! 对于叶无道这种霸道的温柔,史雅有种异样的情绪在心中蔓延开来,有种暖暖的感觉,温馨的,还有些许的甜蜜。和刘司晨谈恋爱纯属是少女的好奇心使然,满足少女间相互攀比竞争的虚荣心罢了。 来到医务室,一个漂亮的美眉医务人员帮史雅进行处理,叶无道像是史雅的男朋友般在一旁殷勤的帮忙,弄得那个护士姐姐以为两个人还真是一对,虽说女的清新可人,男的英俊的邪魅,但是凭借女人的第六感似乎这个男孩比女孩还要小上几岁,这让她感到有点新奇,是姐弟恋吗? 史雅拿出小巧的粉色手机给同学打了个电话,叶无道知道自己扮演骑士的角色的谢幕时刻也到了,故意不回答史雅问他名字而留下一个天机不可泄漏神秘的笑容扬长而去。 我轻轻地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却带走了一个人心的一部分。 这就是所谓的放长线掉大鱼。 躺在草地上饱饱的睡了一觉后,刚好到了吃午饭的时候,叶无道叹了一口气朝学校食堂走去,明珠学院有三个食堂,初中部、高中部和老师专用食堂,其中的伙食豪华程度不下于三星级酒店,但是叶无道却实在是提不起兴趣,因为那些食物比起慕容雪痕亲手做的菜肴来说简直就是垃圾,要不是可以看看美女,他早就溜出去了。 初中部食堂共有五层,叶无道喜欢到最高一层,除了这里的大餐最不难吃美女最多花钱最容易外,还因为这里的一个女服务员让他十分感兴趣,她是一个高中部的学生,丰满惹火的身材总是让人想入非非,但是和身材成反比的是她脸上的寒冰让人不由退避三尺,叶无道就是想撕开她那张高傲的面纱。 在三楼临窗的角落,吴暖月帮叶无道打完饭菜就开始对着天空发呆,脸上的忧愁促进了她成熟的感觉。她负责每天中午叶无道的伙食,当然钱还是她付,这也不是说叶无道不肯付,只是吴暖月每天的零花钱是他的好几倍,虽说一顿饭起码百元,但根本就不在意这些,她身上的东西全部是从世界五大购物圣地之首纽约第五街这个年租金每平方米7.4万元人民币的烧钱的地方购买,连一向对钱不感兴趣的叶无道都想知道她家到底干什么的。 今天叶无道的行为让她心如撞鹿不知所措,虽然知道叶无道的万般劣行,但是自己仍然没有丝毫的反感,反而有点迷恋那浪子般的堕落,时时刻刻想着的都是他的坏,也正是因为知道他深入骨髓的坏,吴暖月才被他不经意对她流露出来的温柔迷惑。 叶无道大大咧咧的走到自己的位子,心安理得地吃着餐厅里最贵的饭菜,抬起头突然发现吴暖月那张越看越好看的小脸正凝视着自己,从那双还不知道刻意掩饰自己内心想法的美丽眸子里叶无道得意的看到了不浓不淡的情愫。这可是一个好兆头,叶无道悄悄拉住她的手,吴暖月脸霎时通红,但是很乖的没有挣开,但是马上低下头不知所以的吃饭。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那个服务员不在,叶无道心里有点失落,这时好几个美女他坐在对面,其中最漂亮的还是他的小女人慕容雪痕了,小精灵调皮的对他偷偷一笑,示意“我可是给你带了这么多美女哦你该什么谢我”的眼神,叶无道给了一个“今天晚上我以身相许”的眼神,慕容雪痕啐了一口,转过头和小姐妹聊了起来,但不时瞟来的眼神告诉叶无道其实她一直在注视着他。 两个从小玩到大的情侣间的默契几乎可以和一个人相提并论了,有些时候慕容雪痕甚至可以用对方的思维方式完全猜出叶无道的下一个动作行为,他和她,已经不能失去对方。 看着慕容雪痕那一桌的美女,叶无道感慨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四五个女生或妩媚诱人或青春无邪或丰腴或清瘦,除了在哪里都会一枝独秀的慕容雪痕,其她人叶都有着不下于吴暖月容貌,应该都算得上是班花级人物了,所以像叶无道这样色迷迷眼神看着她们的人是一大批,秀色可餐啊,还吃个屁饭! 吴暖月小鼻子冷哼一声,甩开手别过头不看叶无道,叉子用力的叉着盘子里的可怜的菜,叶无道轻轻一笑,在她耳边低声道:“看来看去,还是你漂亮,都说家花不如野花香,可是我觉得还是家花香。” 这话说得可就大有玄机了,一来可以为自己刚才的色狼行径找到一个很好的借口----为了证明吴暖月的漂亮,二来还讨好了吴暖月----你这朵“家花”比那些“野花”都香!最重要的还是间接强调了一件事----你吴暖月已经是一朵“家花”,是我叶无道的人了! 果然吴暖月脸色马上由阴转晴,从淡粉色小包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双手捧着递到叶无道面前,娇声道“这可是我第一次逃课,专门给你挑选的!”叶无道纳闷地打开一看,竟然是一只昆仑corum陨石系列表,要是自己的富人亲戚送自己叶无道还能接受,但是吴暖月这份价值十几万的礼物还是让他有点无法接受。 看着叶无道犹豫的样子,吴暖月脸色越来越差,自己好不容易下定决心逃课去给他买礼物,第一次送人东西就被拒绝,第一次对男生产生好感就这样别扭,眼眶里的泪水渐渐蓄积,叶无道刚向去接,吴暖月将礼盒狠狠摔在地上,包也不要便哭着跑掉了。 叶无道骂了自己一声笨蛋,捡起手表拎起包追赶吴暖月,原来天才也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是因为害怕伤害道这个一直照顾自己的女孩吧,什么时候变得像个大好人了,叶无道不断提醒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坏蛋。 看着叶无道的身影,慕容雪痕轻轻一笑,有宽容、关心,还有一点点对吴暖月的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