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词锋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一十五章 词锋

叶无道当然清楚值得诗雅顿五星级大酒店高层那么重视、拥有最高档的银灵劳斯莱斯、佩戴价值连城的珍珠项链的女孩会是简单的女孩,但是被叶正凌要求利用一切人的他并不怎么想知道蓝妮娅的真实身份,感觉总有一天会再相见。 天下熙攘都是为了一个利字,但是叶无道第一次对爷爷强行灌输给他的思想产生质疑。 只是这个想法很快就淡去,毕竟等待他要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如何在浙江商界展开行动打击嚣张的隆吉商会、如何统一浙江黑道、怎样增加神话集团核心竞争力而有与李凌锋一战的实力…… 这些都是叶无道这个原本想过平静大学生活的太子迫在眉睫急需解决的头痛事情,对于感情方面的质疑很快就被追求理性至上的叶无道抛掷脑后。回到寝室躺在床上信手拿起一本《纳兰词》翻阅开来,男人的气质和风度虽说很大程度上要求有一张不错的脸,过最主要还是那种自内而外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就需要长久的自身修养塑造和培养。 等到中午午餐的时候,洪飞略微伤感的回到寝室,将帮叶无道准备的那份午餐放在桌上,有点痴呆的坐在椅子上魂不守舍,看来这些天来的“治疗”并没有让他完全从情场上的失败恢复过来。 “知道明天我们学青馨兰杯的对手吗?”洪飞苦笑问道。 “上海复旦。”叶无道皱眉道,他知道洪飞地女朋友就是上海复旦的高材生。听说她新交的男朋友就是上海复旦足球队的主力,这次必然会随队来到浙江大学,那么出意外地话洪飞的女朋友也不可避免的来到前男友的“领地”。 “你说这算不算是讽刺和挑衅,而我又该用什么态度和什么姿态面对恩爱的他们?”洪飞将头埋在双手间痛苦道。失恋了就想逃避一切熟悉的东西,当然包括人,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像叶无道一样完全站起来直面一切。 “你会见她吗?”叶无道淡淡道,对于他来说很多时候退缩就是彻底的失败,甚至死亡,所以他鄙夷逃避而习惯在逆境生存。 “见面有意义吗,只不过是增加双方的尴尬而已,想了这么久也无所谓了,感情是不能勉强的事情,我想乞求什么。”洪飞灰心丧气道。 “自卑?”叶无道嘴角泛起轻微不屑。 洪飞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叶无道的眼睛。苦笑道:“她现在地男朋友是上海石化集团副董事长的小儿子,不像我一个普通工人阶层地家庭出身,怎么跟人家比,还真有点蚍蜉撼大树的感觉。” “管你是不是认为我在说风凉话,好女人真正看中的往往是外在条件,真正吸引她们的还是男人的内涵。当然也许她现在还没有这种觉悟,但是总有一天她们会明白什么选择正确什么选择荒谬。你要做的就是拿出足够的成绩证明自己。而不是一味地逃避和畏缩,” 叶无道轻声拍拍洪飞的肩膀道,如果只是市侩地看中光鲜的外表和家世,那样的女人也不值得你留恋。余温斌、田景升他们的女朋友都是如此,真知道女人是否真的头发长见识短,叶无道不禁感激深爱自己的那些女人,因为她们都耐心的给予自己足够的成长空间。 见到洪飞略微有些起色,叶无道微笑道:“只要你愿意,我会让她地新男朋友在你面前感到自卑。真正的自卑!” 洪飞突然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小声道:“神话集团总裁。” 叶无道眼神瞬间闪过一抹阴沉,但是很快释然。那次故意刺激这两个失恋醉酒地家伙时他曾经有意无意的说到这个,只不过没有想到喝醉的洪飞还能捕捉到这个关键信息。 “我上网查过神话集团的详细资料,真想不到自己的室友会是偌大企业的负责人,神话集团,南方崛起速度最快的新兴企业,凭借良好的宣传和庞大的资金背景、以及优秀的资本运作一跃成为中国民营企业的新贵,呵呵,看来以后就业是不成问题了。” 洪飞感叹道,早就知道叶无道决非普通人物,但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有如此显赫傲人的身世,亿万资产的集团总裁和自己一个寝室谈理想、一起在阳台上偷看女生胸部、开玩笑的讲黄段子……这一切让洪飞觉得不可思议,这次没有任何自卑,仿佛叶无道的高高在上就是理所应当,而他对叶无道这个与众同的同龄人也越来越感到神秘。 “放心,神话集团的大门始终会为你和田景升敞开。”道真诚微笑道,毕竟相处了这么长时间说没有同学感情绝对是骗人,习惯算计和阴谋的叶无道在校圆里其实已经潜移默化的变化很多。 “听说很多应届南方几省的毕业生都说能够在神话集团打杂都很光荣,我在想以后是该去神话集团当清洁工呢还是门卫。”洪飞终于抛开阴霾玩笑道,不过虽然是玩笑,但是因为原先那家神话前身的叶氏集团具有极佳的口碑使得蒸蒸日上的神话集团具有一笔巨大的财富。 “说实话现在真正需要和具有真本事的往往就是底层员工,可或缺的往往不是中层管理而是处于金字塔底端的基层。所以啊,要是四年后你不务正业而一无所长的来找我,我可不会安排给你那些需要真本事的职务。”叶无道伸了一个懒腰躺在床上,田景升和洪飞的实力并不需要多大功夫去证明,既然眼睛奇毒的叶无道能够给他们打比林峰还要高的评价,那么四年后成龙的概率绝对要远远大于成虫的概率。 坚信午睡倍于黄昏的叶无道美美的睡了一觉后,突然有和图书馆那位老人下一盘象棋的冲动,在和去上课的洪飞两人分道扬镳后径直走向享誉盛名的浙大图书馆,只是并没有看到他想见的老人,失望的叶无道从书架上抽出一本厚重的《世界宗教史》坐在书架旁边临窗的一排桌椅。 叶无道自己也没有想到对书籍会有这么浓厚的兴趣,小的时候是被那个变态的无良老爸硬逼着去死死“背诵”诗词曲赋,还有就是小姨杨宁素要求的外国文学名著和一些杂七杂八的“时尚元素”,当让最多的就是叶正凌的英语和历史相关书籍。 这么看来不管愿意愿意叶无道很小就接触了大量的知识界面,由此可见一个人的家庭教育确实很重要,试想那种贵族气质如何出现在一位贫窟里的苦命孩子,这就是所谓的不公平,与生俱来的不公平。 “《世界宗教史》?没有想到你也会看这种书。”一个悦耳的声音在叶无道耳畔响起,来人毫不犹豫的抢走叶无道手中的书,一点没有顾忌叶无道的身份。“难道我非要看《微积分》或者《经济学》才能和新生代表、天才考生的狗屁身份相匹配?” 叶无道重新拿回那本《世界宗教史》自嘲道,抬头望着悄悄走到自己身边的女孩,脸色平静,似乎对她的到来没有任何感觉,这让那个女孩感到一阵气愤。她还是第一次受到别人这样的冷落,从小到大都是众人追捧对象的她对叶无道的表现和态度感到很大的落差。 何解语,这位中国东方集团总裁的千金不怀好意道:“那我想请教一下小乘佛教和大乘佛教孰优孰劣?” 叶无道微笑道:“最好称小乘佛教为上座部佛教。真要说的话就有的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