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相约敦煌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一十四章 相约敦煌

今天将是一个值得中国球迷回味一生的辉煌,或者说是辉煌的起点和崛起的号角。 中国足球小皇帝江毅彦负众望的为中国球迷献上一场足球盛宴,而作为配角的荷兰队则同样拥有诸多闪光点,两支同样璀璨的青年军在实力相当的情况下迸发最激情的表演。 江毅彦和当年的叶无道如出一辙的在一个铲断截球后高速奔跑中丝毫不减速,面对方第一名后卫随即轻松挑球绕过,在足球落地前重新控球,随后,他不可思议地用脚后跟挑球越过自己的头顶,恰到好处地又晃过了第二名后卫,最终他在小角度发力在两位防守人员的包夹下身体倾斜将球狠狠抽射入网,带给全场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和**。 这群许久没有经历精神慰籍的球迷就像是经历了一次**后的又一次,在疯狂中释放太长时间的压抑和发泄苦闷的**。叶无道抱着被中国球迷吓坏的蓝妮娅,在她耳畔微笑道:“是不是有点怕?”只能依靠叶无道的女孩点点头,听到叶无道温醇的嗓音她那颗烦躁的心出奇宁静下来,抬头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道:“没有想到中国的球迷也这么热情,不过那个号江毅彦真的像媒体报道的那样厉害呢。” “中场最重要的就是把球拿住不丢,控制进攻节奏,再把球或分或传给同伴理出一条清晰的进攻路线,江毅彦地传球真的很有灵性。就算我恐怕也就这个水准了。”叶无道赞叹道,没有想到三年来这个小子变得如此强悍。 蓝妮娅显然并十分精通足球,在叶无道这个专家的细心讲解下她很快具有阅读比赛的能力。 偷偷注视着侃侃而谈地自信叶无道,蓝妮娅第一次主动的依偎向叶无道这位她们梦寐以求的东方男子。望向满场飞奔的绿茵球场。她用叶无道没有在意的声音喃喃自语:家族一定不会允许发生这种事情吧。 虽然江毅彦的表现太过璀璨耀眼,但是场上同样有丝毫不逊色的天才角色----荷兰中场灵魂博兰德! 他在率领橙衣军团给中国球迷我们倾情演绎橙色进攻激情时,还担当了强力输送火力的助攻角色,虽然虽然这位中场天才一直被认为缺乏速度,但他的传球总是充满灵感,能在短时间内加快球队进攻的节奏,令对手防不胜防,这一点完全媲美江毅彦。 在两支球队地绚烂对攻下所有人都叹为观止,两队在各自射手疯狂进攻和中场的调度下打成三比三地青手,陈锐利奉献两粒进球风头不减。金色狮子同样包揽荷兰队三颗进球中的两个。 最后在进入尾声的紧张时刻陈锐利依靠一个强行带球突破被荷兰后卫扯到,得到一个绝佳位置的任意球。这一球原本应该由陈锐利主罚,但是他主动让给了队长江毅彦放弃获得帽子戏法的机会。 当江毅彦站在足球前,叹了一口气,望着观众席上顿时寂静无声的拥挤球迷,突然想起叶无道曾经说过的那句话----你就是球场上地上帝,绝对的主宰者! 没有人否认江毅彦拿球的时候就是一个艺术家,当他将那只足球凭借注册商标式的弧度送上空中的时候。大约有近五亿的观众在猜测这粒球的命运! 当皮球带着嘲弄的意味滑入球门死角的那一瞬间,整个世界记住了这位更加耀眼地中国足球救世主! 终场哨声响起,中青队凭借江毅彦最后时刻的一粒超华丽任意球比击败强大阵容的荷兰青年军! 举国沸腾。 循着叶无道脚步走到今天地江毅彦率领中国青年第一次真正突出重围。至于能否开辟疆土,就要看这支青年近卫军是否有足够的潜力和凝聚力,但是不管怎么样,中国球迷总算见到了第一缕曙光。 叶无道望着球场上仰天狂呼的江毅彦欣慰一笑,就是这种实力和傲气,将来自己一手构建足球帝国正好需要这样可以在关键时刻一锤定音的灵魂人物。虽然他绝对没有可能和兴趣去踢足球,但是这并妨碍他营造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一个在三年前见到江毅彦踢球时就已经开始构思的计划。 浮出水面的那一天就是真正出现中国足球救世主的时刻! 叶无道确实说过不会做中国足球的救世主,但是并没有说过不支持一个傀儡式的角色站在大众面前成为救世主。 同样兴奋的蓝妮娅破天荒的打破矜持在叶无道的脸上亲了一口,皮厚的叶无道倒是没有怎么在意。相反始作俑者的她羞得无地自容。 江老,毅彦表现完全是让人震撼啊,没有想到当初他不顾反对硬要加盟皇家马德里就是最好的选择,看来我们这些老死的和年轻人确实代沟不小,不知道我们还有没有机会看到中国足球在他们手里复兴的那一天。” 主席台的一位中国足球重量级嘉宾感叹道,身为中国足协高官的他望着球场上接受球迷疯狂崇拜的中青队成员,年老的他也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毅彦从小就没有让我这个爷爷失望过,当初把他送到国外接受系统的足球训练我就有让他在国外锻炼的想法,世青赛上一战成名后我怕他会沉默在皇家马德里的众多大牌中便不同意他出国,没想到竟然真的被他创出了自己的世界。”中国足协的副主席江天欣慰道,沧桑的脸孔布满骄傲。 “江老还要参加明天在浙江大学的馨兰杯的开幕式吧?” 那位高官略微嫉妒道,这次馨兰杯本来那位浙江营企业家最先是征询他的意见,只不过他“稍稍”拖了几天就被江天捷足先登,这份成绩便成了他的政治资本。 江天这位一直在风尖浪口的中国足协最韬光养晦的主席点点头,本来以为这场比赛最多是打成平局,没有想到竟然是完胜的大好结局,只过这样一来馨兰杯倒是有点锦上添花的感觉了。 赛后曾经带领费耶诺德蝉联联赛冠军的荷兰青年军主教练科内拉尔自我解嘲地说:“下次我应该向足联提议在江毅彦罚任意球时我们是否可以用两名守门员,我认为那是唯一阻挡他的方法,我找不到其它的办法。” 中国体育报这样报道江毅彦:他很年轻,但他已强悍得让人惊叹。犀利的任意球,宽广的视野,优美的控球,他缺的只是更多的荣誉。他已经是中国的王者,中国足球的皇帝! 英国球迷报这么评价荷兰青年军:他们虽败犹荣,这是一场没有失败者的比赛。 叶无道和蓝妮娅干脆等到几乎全部散场的时候才从别人走后坐下的位子上起身,蓝妮娅可爱的吐了一下舌头,后怕道:“原来中国的球迷也这么疯狂,幸好不会像英国足球流氓那样乱来,虽然很激动但是还算有秩序,看来中国真的像书上所说是一个礼仪之邦呢。” 叶无道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礼仪之邦?那是因为你看的那本书不是《丑陋的中国人》吧。 蓝妮娅并没有让叶无道送她回诗雅顿大酒店,而是在叶无道的带领下来到杭州花鸟市场,没有想到她还是个名不副实的“花痴”,对于种类还算繁多的花品很感兴趣,而且还津津有味的给叶无道介绍各种花卉来源,虽然一样都没有买还是兴趣盎然。 最后她还是小心翼翼的问叶无道可不可以买一条金鱼送给她,叶无道用一条太孤单的卑鄙理由强行给蓝妮娅精心挑选的一条普通小朱顶紫罗袍搭配了一只大葡萄眼,其险恶用意不言而喻,最后还一脸人畜无害的说什么以后有机会把生下的小金鱼送他几条,惹得蓝妮娅粉颊通红的几乎可以滴出水来。 叶无道思量着是不是应该可以把爷爷的那几只极品雪墨龙睛偷出来,身边的蓝妮娅小心谨慎的捧着五块钱买到的鱼缸和两只加起来不过三块的金鱼像是捧着最珍贵的物品。 但是叶无道知道蓝妮娅脖子里的那串珍珠项链也许整座花鸟市场也买不下来! 最后叶无道在她的要求下来到钱塘江边上,靠在路边的栏杆上蓝妮娅望着入海的钱塘江似乎有些惆怅,许久才淡淡道:“我明天就要回国了,其实这次我还是瞒着家里人溜出来的,在机场恰好碰到阿瑞德斯他们就一起来最向往的中国了。” “中国除了西湖,还有很多地方值得亲自去游览。” 叶无道同样望着水天一线的远方水面淡淡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强求没有用也没有意义。 “比如说?”将金鱼缸小心放在一边的蓝妮娅微笑道,只是那份微笑有太多的遗憾和伤感。 “敦煌,一个我最想去的地方。”叶无道放肆的搂过有些单薄的蓝妮娅,眼神温暖柔声道。 “那以后有机会无道会陪我一起去敦煌吗?”蓝妮娅仰起头忐忑问道。 “会。”叶无道嘴角微微翘起,悬挂着淡淡的笑意,对于女孩子的承诺,他从未食言。 蓝妮娅鼓起勇气第二次主动亲吻叶无道,然后捧起鱼缸跑出一段路后回首闪烁着泪花道:“不许反悔,否则我会恨你的!” 叶无道轻轻点头,望着钻入那辆银灵系列劳斯莱斯的倩影,靠在栏杆上,黑色眸子充盈感动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