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捍卫荣誉之战(下)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一十一章 捍卫荣誉之战(下)

零角度射门历来就是绿茵上最富有传奇色彩的技术,需要精确的弧度和力度,更需要刁钻的路线和惊人的心理素质。 当范巴斯滕那记足以载入足坛史话的零角度抽射成为一骑决尘式的绝唱时,还有谁能够再现辉不?那已经成为无数人心中永远图腾的那一刻让所有看见荷兰三剑客之一的他的零角度射门时就认定他是世上最好的前锋,一名充满诗人般灵感的天才射手! 喜欢零度角射门,就是喜欢男人战场上的那种十步一杀人千里留行的畅快! 场上的中青队成员大气也不敢呼,尤其是江毅彦和陈锐利更是带着敬畏心情注视这位同龄人,阿瑞德斯则是一脸鄙夷和蔑视,他根本不相信不自量力的叶无道能够在这种场合将球送入球门。 观众席上所有人现在的心情几乎可以用“提心吊胆”来形容,站起身身体由自主的前仰,那位叫做蓝妮娅的女孩更是小手捧在胸前似乎是在祈祷。 真实身份是中青队主教练的老人和宋连城同样在怀疑中带有浓重的期望,这一球要是进了,就算是说为中国足球划破阴霾也不为过,因为对于那些中青队成员、对于自己都是莫大的鼓励! 最紧张的莫过于直接面对叶无道强大气势的刘启寰,前锋和射手的荣耀就是守门员的耻辱!而这种零角度射门更是对守门员地最大挑战,一种事关荣誉的悍然挑战! 他不得不战! 即使对方是自己的第一个假想敌。第一个尊敬的球员。 叶无道仰望着黄龙体育中心地天空,舒了一口气,暖月,这一球是踢给你看的。 你曾经说过足球在空中划出的弧度是世界上最优美的线条。那么就由我来为你展现这最优美的弧线! 叶无道向后退出几米,第一次露出认真神色,眼色蓦然一凌,再是缓慢的跑动而是爆发式的启动,身体做出巨大的倾斜后强悍出脚,足球果真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撕开空间飞向天空。 按照正常状态下应该滑向罚球弧的足球渐渐诡异地加大弧度向禁区上空靠拢,最后在一片惊叹声中划出一条隐约射门的轨迹。 但是即使这种弧度已经让人赞叹,还是没有与球门有交集地可能。就当所有人包括刘启寰在内都以为这弧度超大的一球会偏出另一侧球门柱落空时,让所有人一生都记忆犹新的事情发生了。 即将偏出门柱落向场外的足球神秘的超越物理常识的旋入刘启寰左手门框上方死角,那道最后尤为惊人弧线就在刘启寰面前带着嘲弄的意味清晰展现。球应声入网,旋转停! 喜欢这一球。就像是喜欢剑客绝世封喉地一剑,冷锋无影。杀人无形,无血。 零角度射门,真正的零角度射门!而且是面对刘启寰这样跻身世界一流的门将,这需要多么强悍的实力和魄力?要是有足够多的球迷欣赏到这光辉让人颤抖的瞬间,一定会惊呼范巴斯滕的“王者归来”! 在未来漫长足球职业生涯缔造了一个几乎无法让后人超越神话的“皇帝”江毅彦这一刻彻底释然,这种境界就是自己接下来应该要追寻的更高层次。即使在巴萨罗那这样诸如足球先生小罗那尔多、超级射手埃托奥这些明星云集地顶尖俱乐部,依然没有人能够让他感到如此震撼,叶无道,三年前是你让我感觉到差距,三年后的今天你再次让我热血沸腾! 一个男人通常是在仰视另一个男人的过程中渐渐成长,这种男人之间地隐晦关系伴随着大多成功者的征途。江毅彦就是仰视着叶无道踏上绿茵王储、然后成长为真正的足球皇帝! 陈锐利和阿瑞德斯哑然无语,零角度射门,他们知道一个传说式的奇迹就这样诞生了。同样身为负责攻城掠的前锋,他们开始问自己是否有一天也可以在全世界面前奉上这完美的一击。 默然的刘启寰转身。怔怔望着那只因为旋转太过激烈而仍然滚动的足球,蹲下身体,捧起这只在角球区射门而洞穿他五指关的足球。泪水滴落在伴随他走过十多年的足球上,败了,彻底败了,禁区外射门从无失手的神话破灭了。 有些男孩的成长为男人,就在于流泪的那一刻。 当年的叶无道是这样,未来中国足球史上最为荣耀的门神也是这样。 “中国要是有三个这样的青年就算再不可救药一倍我也能够让它起死回生!”观众席上的中青队主教练王朝新坐回位子感慨道,有些颓废和丧气,“做中国足球的救世主,为什么不做呢,为什么呢……” 被叶无道拒绝过的宋连城最能体会身旁这位叱咤足坛几十年的老人内心的痛苦,那是一种见到希望确又眼睁睁望着希望破碎的感觉,一潭浑水的中国足球原本就应该有一位这样的人破而后立,但是宋连城知道叶无道这样的青年对于他们几乎比生命还看重的足球无非是休闲娱乐的项目,不值得他付出太多。 但是此时无比绝望的两人会想到那位不做中国足球救世主的青年会以一种他们无法想象的方式称为中国足球的“教皇,!力挽狂澜,破而后立,用铁血手段将中国足球带出泥泞的深渊,以更加黑幕的力量解决一切结症和肮脏黑幕。[] 叶无道做出一个让所有人匪夷所思的动作,他亲吻了一下手腕上的手表,黯然伤神地走出黄龙体育中心。将刚才地那记零角度射门造成的震撼随意的留给所有人,孤独而落寞的选择离开。 那位穿着精致雪纺裙叫蓝妮娅地漂亮女孩不假思索的追了出去,同样留下惊呼的同伴。望着叶无道那异常冷漠的背影,她跟更加不想草草结束这场在东方国度的邂逅。她怕这样离开了就是永远的记忆了,所以就算不知道追出去能做些什么她还是毫不犹豫地去追叶无道了。 跑去安慰刘启寰的江毅彦和陈锐利回首望着走出球场的叶无道,眼中除了崇敬还有燃十烧的斗志,被同龄人超越就是追求站在巅峰的他们最大地动力和压力。江毅彦相信很快就会和这位让自己崇拜了三年的青友相遇,至于在什么场合,他最希望地还是在球场。 捧着那只划出世界上最优雅弧线的足球,刘启寰偷偷擦干眼泪站起身朝两位“战友”微笑道:“放心,我和你们的想法一样,尊严来自实力,我会变得更强。直到能够轻松接住他的每一次射门!” 江毅彦、刘启寰和陈锐利三人将手放到一起,以他们这条黄金战线为脊骨的中国黄金一代终于在这次偶然的刺激下愈加坚强! 再一次从观众席站起的主教练王朝新欣慰不已。年轻人最容易骄傲并且堕落,尤其是那些天才,足坛多少少年英才都是在成长地道路上迷失方向而原本璀璨的绿茵场销声匿迹! “王老,明天的友谊赛我想你是稳操胜券了吧,江毅彦那三个家伙受到这种刺激后认真起来可绝对是任何一支队伍都无法不重视的头疼角色,一年的顶尖赛事磨砺他们必然更加恐怖,我想既然一年前荷兰会败在他们脚下。一年后还是如此。”宋连城微笑道。 “虽然这支荷兰近卫军同样的怪物云集,但是不过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没有输球的理由。”王朝新高深莫测道。 他望向身旁的荷兰青年军,浮起一抹狐狸的笑意,天时地利人和,中青队都是纳入囊中,明天地友谊赛就让你们崇尚攻势足球的荷兰见识东方式的攻势足球! 阿瑞德斯在一阵发呆后也紧随叶无道走出球场,这场挑战他已经败得体无完肤,追赶叶无道是想干什么?高傲而从来无法忍受失败地他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举动?在荷甲赛场无往不利的“金色狮子”会就这么心甘情愿的认输吗? 走出黄龙体育中心,叶无道望着刺眼的太阳有些茫然。经过今天的事情他便对即将举行的馨兰杯觉得索然无味,那种程度的对抗自己只会是成为供人观赏的小丑,欣赏的人有浙江大学和上海复旦大学的众多学生、中国足协高层、甚至中国体育部高官! 当然也许还有那个资助本届馨兰杯的她! 突然那位动人的荷兰女孩怯生生站在叶无道面前。因为跑得太急挺翘的胸口诱人耸动,娇喘吁吁,她也许是因为觉得这样拦住一个男孩太过冒昧一时间欲言又止,只是漂亮大眼眸凝视着眉宇间萦绕着淡淡忧愁的叶无道。 清新,健康,活泼。这就是叶无道对这位异国女孩的第一印象,虽然没有惊艳的夸张感觉,但是对于阅尽群花的叶无道来说这样的印象已经实属难得。叶无道很好的掩饰那份因为思恋而无法消失的惆怅,扬起一个灿烂而优雅的微笑,将手里刚刚买的一罐雀巢冰爽茶递给女孩。 女孩害羞的接过叶无道已经喝了一口的饮料,粉嫩的脸颊不满红晕,那份健康的美丽在阳光下格外动人。她见到叶无道那盈笑的眸子就想到中国这个古老国度的神秘瓷器,散发醉人的东方魅力。 不等终于鼓起勇气的女孩开口,那个在荷甲异军突起的超级前锋阿瑞德斯不合时宜的出现在两人面前,极不和谐的破坏了那份温馨的氛围,让女孩悄悄瞪了他一眼。 叶无道见到他那副正经神色,以为又要有纠缠不清的事情,很多时候不想和小角色动手就是因为接踵而来的麻烦太多就算最省力的杀人也许要掩埋之类的事情要干吧叶无道有些烦躁的挑了一下眉头,脸色极为不悦,但是没有说话。 “我认输!” 阿瑞德斯这头高傲的“金色狮子”终于第一次向别人低下那骄傲的头颅。 “我接受!” 叶无道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件事,不过随即使然,像阿瑞德斯这种天生骄傲的家伙其实有些时候还是很可爱的,对于失败和胜利虽然看得很重,但是对于输赢从不会刻意计较。 “但是总有一天我会超越你!明天那场比赛我会全力以赴!” 阿瑞德斯朝着眼前在自己面前展现惊人一击的同龄人自信道,对于他来说在足球领域只有尚未超越的强者,而没有无法超越的高峰,叶无道固然强大,但是他没有丝毫的灰心丧气,许久没有让他重视的对手反而让他有夜郎自大的错觉。 叶无道望着阿瑞德斯高大的背影,微笑着摇摇头,我喜欢你的勇气,但是你永远没有超越我的一天!虽然有点残酷,但是事实终究是事实。 江毅彦他们能够和这样的人做对手也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你叫什么名字,郁金香国度的女孩?”叶无道将手放在后脑勺后一脸笑意温醇道。 “蓝妮娅。你呢,神秘东方国度的男孩?”女孩轻轻喝了一口叶无道递给她的雀巢冰爽茶调皮道,那娇嫩的嘴唇和罐子接触后有着些许的暧昧。 “叶无道。” 女孩轻轻呢喃着叶无道报出来的名字,也许她不知道,这个名字将会就这样伴随她荣耀显赫和非同一般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