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捍卫荣誉之战(中) - 极品公子

第一百一十章 捍卫荣誉之战(中)

正好朝这个方向看来的足球小皇帝江毅彦恰恰看到那惊人的一幕,在王朝新这位铁血教练的密集体能训练下他对自身的综合素质极为自负,在弹跳方面也是队中的绝对佼佼者,但是看见那两个家伙的纵身跳跃时还是吓了一跳。 因为球队控制的灵魂人物停下来后使得看支队伍的进攻也放缓,陈锐利顺着江毅彦的方向望着那两个人,其中阿瑞德斯这位荷兰足球新宠陈锐利自然认识,荷兰联赛中两人就有激烈的竞争,而另外一位青年则就不知道了。 “怎么一个比法,既然我是东道主,当然由你做主。” 叶无道缓缓走向球场中央摸了一下鼻子淡淡道,在经过三年特训前自己就有让江毅彦惊叹的技术,现在的他更是拥有将足球玩得炉火纯青的水准。 “既然要玩就要玩得彻底,我们在各个距离各个角度射门,让同一名守门员防守,进球多的人就是胜者。当然一挑一的过人我也没有丝毫意见。” 高傲的荷兰足球新星阿瑞德斯勾起脚边的一个足球踢给身旁的叶无道,叶无道微微抬腿将球卸下停在微翘的脚背上,微笑道:“选择前者吧,既然你是职责在于断进球的前锋,那就试试看谁进球数占多。” 江毅彦跑到叶无道身边,朝将球抛给他的叶无道震惊道:“真的是你?” “有没有球鞋?” 叶无道淡淡道,和阿瑞德斯这样地顶尖球员比射门。没有专门的球鞋便无法在弧度和精确度上获胜。眼前那个三年前自己制造单刀机会的少年已经是独当一面的明星人物了,看来当年地那笔投资确实很明智。 “有,当然有!” 江毅彦在那些队友的诧异中脱下自己那双阿迪达斯专门为自己设计的银白色战靴交给叶无道,这份尊重让那些除了刘启寰之外的中国青年队感到无法理解。尤其是熟悉江毅彦的陈锐利更是瞪大眼睛注视这位可以让一向骄傲的足球小皇帝低头的神秘青年。 “明天就要和荷兰进行友谊赛了吧,体育部和足协有没有下硬性指标要你们取得完胜?”叶无道坐在草坪上穿江毅彦那双银白色球鞋的时候随意问道。 最要面子的中国组足协一定会放过这种为自己政治生涯添加资本的好事,一直窝囊挨打地中国足球好不容易出现这支真正的黄金阵容,不榨干所有潜力势不罢休。其实王朝新在接到邀请赛通知时上层就明确表示保平争胜是这次比赛地方针,对此主教练王朝新是有苦说不出,那些高官还真以为这一届的荷兰青年队那么容易摆青,殊不知这届同样强大的荷兰国家青年队也许就是零八年欧锦赛荷兰国家队的班底! 江毅彦耸耸肩,这种事情他听都懒得听,而且似乎主教练也没有提到这件事情,看样子大家都对足协的期望十分不感冒。 “江毅彦认识他?”陈锐利的问题恰好是所有中青队想要问的。江毅彦在初二地时候就和刘启寰一起被王朝新挖到麾下进行系统练习,而且据说江毅彦很小就是在外国生活。应该在这里很少有朋友。 “他就是我们明珠学院那次初中部和高中部比赛的主角,第一次让我见识到利用桌球斯诺克的嫁接球原理来主罚任意球的人,也是江毅彦第一个真正佩服的人。”刘启寰笑道。 刘启寰和陈锐利走到叶无道三人身边,一种奇怪的气氛包围所有人,阿瑞德斯和陈锐利是联赛射手榜以及各自俱乐部的竞争对手,江毅彦、刘启寰和叶无道则是老相识,此时叶无道和阿瑞德斯又是挑战的两个人。一时间关系极为复杂。 “启寰就由你来守门,叶无道和那个家伙在各个角度和位置进行射门,这种机会对于你来说可丝毫不亚于国际大赛哦。”没有鞋子的江毅彦笑道,他知道刘启寰早就想和叶无道一较高下,毕竟叶无道那神乎其神地任意球绝技他们两人在三年前就已经感觉不可思议。 热血沸腾的刘启寰跑到球门前,做出防守姿势,面对那两个也许可以媲美江毅彦任意球的高手,立志世界头号门将地他视为一种挑战。 江毅彦将球随手扔到金发的阿瑞德斯面前,示意随时可以开始。出乎所有人所料在荷甲风光无限的超级射手不等那球停稳就一脚大力抽射,足球瞬间拉近三十米远的超远距离直扑刘启寰面门,后者在大惊之余凭借本能将那只来势汹汹的足球击飞。 足球在空中抛出一道悠长的弧线重新滑向叶无道他们那个方向。在离叶无道还有十多米的地方停住。 这一记世界波式的射门让所有轻视阿瑞德斯的中青队球员大为震撼,球速和准度都无懈可击,而且这一球还是那个金发青年“礼节性”的招待而已,那么接下来的正式射门将是什么场景? 当阿瑞德斯轻蔑示威的望向叶无道时发现后者已经开始缓慢起跑,穿着那双阿迪达斯巅峰之作的银白色战靴的叶无道在那颗尚在轻微滚动的足球前猛然起脚,在带起一大块草皮的同时足球也被迫驱逐原地。 同样没有任何刁钻角度,有的只有示威的速度和力量,足球像流星般射向已经如临大敌的刘启寰,这一球让刘启寰感受到了远比皇家马德里卡洛斯更加恐怖的力道,虽然成功将球击飞,但是第一次感到双手如此发麻! 这一次仅是那些大开眼界的中青队球员,就连阿瑞德斯和陈锐利这两位天才前锋也目瞪口呆。因为他们都明白轻庭信步却暗藏杀机,这才是一名优秀前锋地真正风格,叶无道的那种古典优雅让他们心折。 前锋的唯一使命就是进球得分,这一点没有错。但是进球能否赏心悦目就是境界了。像巴斯滕的射术即便用登峰造极来形容也只能是意犹未尽,那种让人惊艳地感觉就是足球的境界。 观众席上一阵由自主的惊呼,那些荷兰青年军没有想到那个青年具有如此的爆发力,尤其是那位漂亮的单身女孩更是紧张的捂住嘴巴,等到叶无道悠闲随意的蹲下身体整理鞋带的时候,她发现叶无道那种举手投足间无形散发的东方气质让她格外好奇和迷恋,这是从未有过的感觉。 “启动速度不错,瞬间爆发极强,加上那种吓人地弹跳力,如果有足够的球感和控制力。那将是另一个陈锐利,如果能够拥有足够地大局观和阅读比赛的领悟力。甚至可以成为第二个江毅彦!” 那位老人赞叹道,等了这么多年原来以为能够碰到中场天才江毅彦、超级前锋陈锐利、未来门神刘启寰已经是天大的侥幸,没有想到还有拥有如此巨大潜力的新人。 “他说过,他不会做中国足球的救世主。”宋连城苦笑道,一个小小的绿城果然是庙小难容大菩萨啊。 老人摇摇头微笑不语,哀其不幸火其不争的中国足球就算真要彻底放弃,那也要在这批青年近卫军失败之后! “明天地友谊赛我想受到的关注程度绝对不会少于世界杯决赛圈比赛吧。毕竟这两只年轻球队拥有如此众多的璀璨明星,两只黄金阵容的青年军对决怎么可能让人期待!”宋连城感叹道,这样一来就连黄龙体育中心和绿城俱乐部都或多或少的沾光了。 “谁敢想象两只青年队就拥有如此多的国脚和大牌明星?这是我这个老头执教几十年来遇到的头一回啊,就说我这支出战世素赛的中青队来说,江毅彦绝对是中国国家队最年轻的队长,真正地中场灵魂!而陈锐利这支锋利的长矛在带给荷兰甲级联赛巨大冲击的时候必然在亚洲所向披糜,至于刘启寰更是国家队门将地不二人选,还有几棵后卫线上的好苗子虽然没有前三者那么突出,但是也算很不错的选手了。” 老人欣慰道。这支中青队的黄金战线必然是最多三年之后的中国国家队原型,能够一手缔造整支国家队那对于一个教练来说是怎样的荣誉? “真不敢相信这几个青年能够那么快在顶尖联赛绽放光彩,虽然我对他们的实力和潜力深信不疑。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不到一年时间他们就能够争取到各自俱乐部的主力位置,要知道那可是皇马、巴萨这些豪门俱乐部啊!想想当年杨晨和李铁他们,简直就是天壤之别,现在的中国也只有依靠这些年轻人撑起那片足球的阴暗天空了。” 宋连城激动后惆怅道,也许中国足球真的还有一丝希望。 “希望是人走出来的。” 老人微笑道,再艰苦的困境他也独自走出,要放弃他当年在那次事件后就放弃中国足球了。 有些时候,等待的美丽往往就是在看似无穷的痛苦和深渊中慢慢孕育。 随后叶无道和阿瑞德斯两人在禁区外弧线圈进行下一轮射门,这个地方是任意球的最佳点,弧度和力度都容易把握。 这次是叶无道先踢,依旧是不紧慢的跑动,在最后触球的瞬间突然发力,依靠内脚背的撩射,足球急速拔高然后在空中划出一道彩虹式的弧线下坠,那种晕眩的感觉只有刘启寰这个当事人才能体会。 当刘启寰将球托出球门外的时候他自己也觉得侥幸,这种弧度的下坠球很容易接空,如果角度在刁钻一些再偏移一些的话,刘启寰清楚运气再好也没有回天之力拦下这一球。 没有进球的叶无道无所谓的耸耸肩,自言自语道:“接下来就是真正的射门了。” 而阿瑞德斯为了追求效果,将那接下来脚弧度超越常理的香蕉球擦着球门柱偏出,这脚弧度恐怖的射门同样让刘启寰吓出一身冷汗,明明是射向左手的球竟然能在这么短的距离滑向右手门柱! 并没有多少失落的荷兰未来国脚阿瑞德斯勾起身旁的一个足球转身带向离球门起码三十米的地方才停下来,第一脚是没有实质意义的“问候”,第二脚是试试看脚感,那么这一球就是真正的遗余力! 看着门前那位据说是皇家马德里俱乐部的未来伫立门将,阿瑞德斯这位荷兰联赛的王者泛起浓重的不屑,打败强大的门将从小就是他的乐趣,今天尤其是如此! 足球带着比第一脚大力射门更快的速度飘忽的射向远处的球门,那只快速旋转的足球在划出惊人轨迹的同时沿着颇有几分诡异色彩的线路变化凌空直扑刘启寰把守的大门! 凭借敏锐直觉的刘启寰狠下心高高跳起扑向右手一个死角,因为那种弧度让他根本无法有太多时间判断落点,只能作这种最后的反抗,能够让他这位天才门将几乎束手无策这足以证明任何一位前锋的强大! “蓝妮雅,那个人真的很强哦,从来没有见过阿瑞德斯这么认真过。”那位要求叶无道做导游的女孩子朝身边的同伴道。 “当东方神秘、含蓄和那种激情,张狂结合在一起的时候,足球就会变得格外具有魅力,这是为什么陈锐利为什么被我们称作‘郁金香王子’的原因,而且这个‘他’更加优秀更加璀璨。” 那位从一开始就注意叶无道的漂亮女孩淡淡道,望向叶无道的视线有些痴迷。 这一次直觉再一次像刚才扑出叶无道那粒弧线球一样帮他挡出这几乎是必进的一球,望着被击出的那似乎心有不甘的那球,站在球门前的刘启寰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 不理会大吼一声发泄心中满的阿瑞德斯,叶无道轻轻拨过一只足球慢慢带往底线角球区,孤傲的他站在那里,似乎在向所有人宣示他接下来惊世骇俗的一击。 全场所有人都在激动的颤栗,就连历经沧桑的老人也站起身希望能够更好见证这一球,荷兰和中国青年军的成员们都在看怪物眼光注视静静站在底线角球区的叶无道。 零角度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