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心有灵犀 - 极品公子

第一百零八章 心有灵犀

叶无道拒绝绿城俱乐部董事长宋连城的亲自邀请等于拒绝浙江足球在未来的两年里除了亲自抓千岛湖休闲房产外,充斥假球、黑哨、赌球等等惊人黑幕的足球也是他十分感兴趣的一个项目,谁敢说以黑制黑不是一个极具创意的办法? 宋连城,杭州的明星人物,他在浙江这块被称作“足球沙漠”的土壤上崛起了第一个职业足球俱乐部----绿城俱乐部!以完全的企业化作为俱乐部运转模式的绿城更加让叶无道佩服的是把高投入、高起点做俱乐部的组建基调,可以说这个宋连城是相当具有魄力的商人。 逃课已经成为叶无道家常便饭,要是这个时候出现在教室反倒成为同学和老师诧异眼神的焦点,所以识相的叶无道听说得到中国青年足球队到达浙江的消息后就顺理成章的再一次翘课。 浙江黄龙体育中心位于杭州黄龙洞风景区附近,它的主体育场是一座建筑造型破具新异、国内一流水准的斜拉网壳挑蓬体育场,可容纳观众近万人,在叶无道看来虽然比较寒碜,但比起国内那么多中超坑坑洼洼的赛场算是天堂了。 走进体育场,叶无道走在空荡荡的观众席上,望着下面球场草坪上几位惹眼的青年,谁会想到原本对外界宣布明天和荷兰素年队一起到达杭州的中国青年军已经偷偷“潜入”杭州。 场地的中央一位蓝衫修长青年正像杂技演员一般用脚玩耍着一个足球,旁边坐着两位同样英俊不凡地素年。只不过一个高大强壮一个略微单薄却富有灵感,两人悠闲地坐在草坪上看着那位蓝衫青年魔术般控制脚下的足球。 “锐利,听说你在荷兰可是被誉为新的‘郁金香王子’哦,崇拜你的女孩子应该足以将你地对手口水淹死吧。怪不得你这个前锋一年来竟然没有受到一点点伤害,比刘启寰这个门将还要惬意,恐怕是那些后卫怕被你的女性球迷骂死吧?” 草坪上如同舞动的青年将球轻轻踢给坐在一旁的那个清秀青年,脸上带着暧昧的笑容。他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丝毫的凝滞,就像叶无道在浙大球场上让宋连城侧目的完美表现。 郁金香王子! 这需要多大的足球天赋和绿茵才华才能够在天才辈出的荷兰足坛获得这个无上地荣誉称号! 被誉为荷兰“郁金香王子”的后者干脆利落地抬脚将足球回踢给站着的俊逸青年,以一贯的冷漠语调道:“喜欢你这个足球小皇帝的女人比我要多上好几倍吧,我倒是期待明天你在公众场合露面时的疯狂局面。还有不要在我面前提什么‘郁金香王子’,现在的我根本就没有那个相匹配的实力。” 能够被称为“足球小皇帝”地人在中国自然就只有天才足球选手江毅彦了,如日中天的他在巴萨罗那同样取得辉煌的成绩,初到西班牙甲级联赛的他在与拉科鲁尼亚的处子赛中就获得一粒进球、两次助攻的惊人结果! 那场完美表现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技惊四座! 随后江毅彦便在射手榜上直追队内的疯狂射手埃托奥位列西甲联赛射手榜探花! 这让许多预言在世青赛上仅仅是桌花一现的江毅彦会在竞争激烈的西甲遭遇滑铁卢地专家人士大跌眼镜。而巴萨罗那的高层在承受巨大风险抛出五百万美金购买这位仅仅在世青赛上优异表现的年轻选手后,终于大大松了一口气。并且心里偷着乐进行了一笔绝对物超所值地购买。 那么在场的三位就是被誉为构成黄金战线的三位天才青年了,中场江毅彦,前锋陈锐利,守门员刘启寰! “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郁金香王子’这么诗意的外号可是百年难遇的好东西啊,想想戴维斯的“野猪”你就应该感到庆幸了。难道我这个足球天才的夸奖就那么一文不值,我可是一个难得认同同龄人的家伙!” 郁闷的江毅彦对于足球好像具有天生的控制力。许多超常规的玩法动作都让他淋漓尽致的完美演绎,甚至还有许多国际顶尖球员的成名绝技,让人不得不感叹他确实是一个天才。 “锐利,好像这次荷兰青年队的天才中场博兰德就是和你一起在阿贾克斯的队友吧,而那位超级前锋阿瑞德斯埃因霍温也是联赛中的射手榜榜眼吧,真不知道这支具有和江毅彦同样高度评价的中场选手博兰德、和你一样惊人锋线杀伤力的阿瑞德斯的荷兰队会带给我多少乐趣。” 目前正在皇家马德里和主力门将卡西里亚斯争夺位置的刘启寰淡淡道,从来都是冷静平淡,不像锋芒毕露的足球小皇帝江毅彦和陈锐利,作为把守球场最后一关的刘启寰显得更加老练成熟。 “今天的我可是一年前败给阿根廷的亚军队队长。而且还有同样进步的你们,这支荷兰所谓十年来最具打破‘无冕之王’怪圈的梦幻球队一样会在杭州,在这黄龙体育中心铩羽而归!” 江毅彦一个夸张的倒挂金钩将足球射向观众席后就向坐在草坪上的两人大声宣言。“我要在中国本土完成第一个帽子戏法!锐利,到时候别忘了要韬光养晦哦,敢抢我我的风头就把你的一切生活琐事暴露给狗仔队,嘿嘿。” “沐人!” 陈锐利和刘启寰一起鄙视这位嚣张跋扈的中国足球小皇帝,一年前的并肩作战使得三人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都说男人最好的朋友往往是在战场上结识,他们在足球场上缔结的友谊同样让人羡慕,因为共同信仰而走在一起的人最具有凝聚力! “毅彦,你不是说有一位实力还在你之上的天才人物吗?我想这样的角色想要不让人发现都很困难吧,但是好像没有任何报道和消息啊。” 陈锐利曾经听过江毅彦述说叶无道当年在明珠学院的精彩表现,一直不敢相信中国一个学院可以同时出现三个足球天才,原本知道江毅彦和刘启寰是一所学青的时候就已经十分震撼,后来听到江毅彦嘴里那位天才的表演后绝对是抱着怀疑的态度。 “你相信有人能够将力量、速度、迷惑性、准确性和刁钻完美结合、然后轻松送进球门吗?” 江毅彦躺在草坪上向往道,叶无道的表现在他心目中留下巨大的影响,那句“控制中场就是控制比赛”一直是伴随他这位足球小皇帝成长的坚定信仰。 “那个人确实拥有不把人墙放在眼里的实力,虽然当时我们的对手很弱,但是他表现出来的水准绝队可以媲美顶尖球员,江毅彦是不想打击你这位以进球为宗的前锋,我甚至可以明确的告诉你,那个人具有在进入对方半场二十米后到对方的禁区的所有位置的任意球都可以直接主罚进球门的技术。” 刘启寰淡淡道,看到陈锐利惊讶的张大嘴巴的可笑样子,突然三年来那种一直想要和那个他单挑的**更加强烈。 “这也是我对欧洲球员每当主罚任意球时总要设计多种战术组合的多余做法嗤之以鼻的原因,因为他让我知道一个真正优秀的球员可以做到主罚任意球和被判罚点球几乎没区别!” 江毅彦叹了一口气道,能够和“他”并肩作战的话就更加完美了,哪怕是在球场上是对手也是很让人兴奋的事情。 三位中国足球的未来同时陷入沉默。 陈锐利却没有发现那位具有神话色彩人就站在不远处的观众席上。 当江毅彦一个倒挂金钩把球射向观众席的时候,那个足球恰好落向一位女子头顶,突然遭遇“飞来横祸”的女子似乎有点茫然,叶无道一个箭步踩在椅背上紧接夸张的纵身、一个神龙摆尾将球顶飞,落地的时候发现这位女子就是拍卖会上一同欣赏**壶的灵动女人。 宁静似渊的出尘女子朝叶无道露出一个优雅的微笑,柔声道:“谢谢。” 太多的巧合就是缘分。 叶无道望向场中渐渐走进参加训练的中国青年队成员,微笑道:“没有想到你也会在这里,有点不可思议。” 灵慧似仙的女子微笑语,似乎已经明白叶无道所说的含义,那份淡泊和随意有一种超脱离群的韵味。 “原本以为你是那种幽居竹林、座弹紫篁的女人,餐霞饮露,有着与世无争的宠辱不惊。不过现在想想也许是我错了,真正的古典和超脱也许是要入世的。” 叶无道似乎也明白了她的想法,嘴角悬挂着温暖的笑意,虽然没有凝视那张足以媲美慕容雪痕的绝代容颜,但是自然浮现那份缥缈风华。 “冬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即使身在俗世也无妨,一杯茗,一卷书,一把琴,一份无争的心境,也就是所谓的脱俗了。” 女子淡淡道,同样没有注视身边的叶无道。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被李商隐苦苦追寻的那份, 心有灵犀, 那需要几世的姻缘和几生的孕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