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阳谋斗法 - 极品公子

第一百零五章 阳谋斗法

叶家由白丁出身的素年叶正凌而兴起,辗转各个行业但是屡败屡战从一个贫穷村庄走出的素年终于遇到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林家千金林清静,商界枭雄终于展露璀璨的光芒,事业逐渐走向巅峰,但是两人的婚姻却是布满坎坷,因为当初还是不可一世的林家嫌弃叶正凌的卑微身世而百般阻拦,最后这对情侣只好私奔才能够真正在一起,事后证明林清静的眼光是多么的正确,而渐渐式微的林家则是不得改变对叶正凌这位原先承认的女婿的可笑看法,由原先的鄙视到后来的仰视。 甚至林家不得不将夏诗筠内定为叶无道那个无良纨绔的女人! 这就是一个家族衰落的必然结果,叶正凌这位现在被誉为“商界银狐”的商业巨鳄完全可以玩弄当年羞辱自己的林家羽鼓掌。 “无道,你是想通过什么途径打击林家,是利用渗入浙江的太子党势力还是在商业上重创林家?” 蔡羽绾陪着叶无道坐在水晶宫大酒店的雅厅吃午饭,听了叶无道讲述当年他爷爷叶正凌和林家的恩怨纠缠,其中的曲折坎坷完全可以写出一部离奇动人的传记。 “你说我现在手可动用的商业资源有多少,而且是在神话集团鞭长莫及的浙江?”叶无道苦笑道,就像今天的阴谋虽然有所洞察,但是因为太过仓促不是神仙的他也只能暂时让对手得意一番。 “浙江政府似乎不会对太子党地行为坐是不管吧,毕竟在这个民营企业遍地的经济大省。政府绝对是对黑社会宁可错杀一千不会错放一个,一切向经济稳定发展靠拢。”蔡羽绾担心道,毕竟这里不是太子党的大本营,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作触犯法律地事情怎么都不是明智的事情。 “攻其备才能够取得出其不意的效果。所有人都以为我暂时无力将神话集团的影响扩大到浙江省的时候,我恰恰可以让他们吃到轻视神话集团的苦头!羽绾应该听说过太子党的星组吧,或许你知道他的宗?和势力,但是我可以告诉在浙江在整个长江三角洲我都有一个隐秘的势力网,上次西湖宴席上其实就有几个。玩黑道只是本太子不务正业的闲暇娱乐而已,这次浙江商业大战我要好好地兴风作乱一番。”修边幅的叶无道贼笑道。 “这次隆吉商会给我小鞋穿,我一定要要让他们知道飞凤集团并非那种任人宰割地角色!” 蔡羽绾对于这次竞拍上自己的低级失误感到羞耻,看来确实是投入太多的感情因素了,这在商场上绝对是禁忌。自己既然能够在白手起家的南方经济重省独占市场,那今天就能够在浙江再次创造一个让男人汗颜的辉不!这次竞拍的幼稚表现就当作浙江商战的警示钟。接下来地日子就看自己怎么让那些肮脏的男人吃惊。 “说实话,我并不怎么想现在和浙江商界开战。” 叶无道叹了一口气道。虽说来到浙江就是为了一统浙江商业,但是他原先预定的时间是两年,那必须是建立在飞凤集团已经在杭州扎根并且辐射整个长江三角洲、千岛湖休闲房产已经初具规模的基础上。 “都是我没有用,才让无道和神话集团陷入被动。”蔡羽绾主动贴向叶无道哀怨道。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们妨将羽绾的这次失利看作是对隆吉商会的一次‘示弱’,商战中迷惑敌人的烟雾弹有些时候时必需的。既然要玩。我就和他们在商场上慢慢玩,还有差多两年时间呢。” 叶无道抱着蔡羽绾眼神玩味,突然一把扯开蔡羽绾的领口俯身埋首在那柔嫩地酥胸中,调皮的舌尖在温润的雪白肌肤上游走,较长时间没有经过叶无道滋润地大美女搂住叶无道的头娇喘吁吁。 “羽绾听说过二十四桥明月夜吗?”叶无道突然将浑身无力瘫软在自己怀里的大美女按向自己腰部,暧昧问道。 玉人何处教“吹箫”! 会意的蔡羽绾抬头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妩媚笑容,缓缓低下头,纤纤玉手解开叶无道下身的束缚,温润的樱桃小嘴开始吞吐。动作生涩却让叶无道感到极大的成就感和温暖。 一只手轻轻拍着蔡羽绾摆动的头,另一只手拿起桌上一支盛酒的水晶酒杯,眼神充满自信的笑意。原本打算在浙大安静的度过两年,看来这种悠闲的惬意“度假式”生活是没有希望了。 隆吉商会,林家,李凌锋的风云。 又是一个群雄环视的错乱局面! 该怎么启动星组资源呢,陷入沉思的叶无道下身突然被蔡羽绾温暖湿润的小嘴含得舒畅无比,没有想到蔡羽绾这位貌似妩媚放荡其实对爱情极为忠诚的大美女这么快就领悟“吹萧”的妙处。 看样子今天晚上就不回学青了。 中国南方,一幢别致古典别墅。 两位男子正在喝福建极品铁观音,稍大的中年男子赫然是那位在西湖船上羽何解语一起出现的儒雅男人,中国南方的神秘财阀巨头,身登中国胡润百富榜的三甲的超级富翁! 而他对面的较年轻男子则是叶无道白道黑道上都是冤家对头的熟人----风云企业总裁李凌锋! “中国民营企业所犯的错误,我的东方集团都犯过了。二十年来无数家企业在我视线崛起,陨落,消失,但是只有寥寥数家企业能够笑到最后,幸运的是东方集团就是这几家企业中的一位。” 儒雅男子轻轻喝了一口铁观音淡淡道,二十年商海风云娓娓道来的话需要多少时间和字数,但是到了他嘴里便是这寥寥几十字而已,这是一种在经历过人生沉浮后才沉淀出的处世不惊。 “中国企业唯一值得风云集团作为榜样的就只有东方一家而已!能够让凌锋敬佩的也只有何老师一人而已!” 李凌锋此时没有丝毫作为中国素年企业家之首的傲气和身为北方麒麟会会主的霸道,有的只有彻底的佩服和敬重,他并没有拿檀木桌上的铁观音,道:“当年要不是何老师那番话凌锋一定误入歧途一蹶不振了,这么多年忙着商场的勾心斗角却没有拜望何老师,感到很愧疚!” “当年我没有看错凌锋,呵呵,十年来你是我何封崖少数几个让我记住名字的青年。喝茶喝茶,不喝就可惜了,在这里需要这么正经拘谨,做人就像喝茶,什么心情喝怎么样的茶,什么地方做怎么样的人。” 自称何封崖的文雅男子微笑道,能够被李凌锋这样不可一世的家伙称作“老师”自然是商界宗师级别的终极人物了。 “这次来凌锋想要向何老师请教一下,因为风云企业现在似乎已经接近发展瓶颈,这样的风云企业不要说走出中国走向世界,就算是南下也不一定能够顺利抢占市场。” 李凌锋在顺利吞并陈影陵这位童年好友的辉不集团后就发现风云企业陷入了发展的天花板时期,各个领域的业绩都尽人意,虽然在中国已经算是顶尖企业,尤其是在民营领域更是绝对的佼佼者,但是离他真正在全球范围做强做大的梦想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风云的发展轨迹我一直在注意。” 何封崖端起古朴茶杯却并没有喝茶,略微思考了一番缓缓道:“风云企业的包袱太重,鸡蛋没有放在一个篮子里固然可以降低风险,但是一旦篮子太多同样会拖后腿。” 正襟危坐的李凌锋微微点头,这一点是他没有看到,但是很多领域的成绩都是他一手打造,说要放弃就放弃绝非易事,而且关键在于这些何封崖嘴里的“包袱”都是处于盈利状态,这就是李凌锋的为难之处。 “送你八个字。” 何封崖见到李凌锋面有难色,微笑道:“壮士断腕,金蝉脱壳。” 李凌锋啊李凌锋,既然你的目标是走出中国占领全球市场,就必须拿出比别人更大的魄力和更远的眼光!如果你办不到,那就只能是中国的一条龙而已。 能否蜕变获得新的成就就看你这位中国青年企业家之首的领导人是否能够踏出关键而坚定的一步了。 “十年前李凌锋相信了何老师的话才有今天的风云,十年后的今天李凌锋还是选择相信何老师,至于成败与否就看李凌锋有没有那个不让何老师失望的本事了。” 李凌锋正色道,从见到何封崖到现在他都保持一丝不苟的神色,因为他最清楚眼前男人的商界实力,若非到了中年便追求淡泊今天的中国商业将是另一番景象。望着何封崖这位他商业“启蒙老师”的神奇色彩男人,小心问道:“何老师怎么看待神话集团?” “凌锋如果想要东方和你联手打压神话集团是绝无可能,即使神话集团确实是东方的潜在对手!” 何封崖淡淡笑道,温醇的笑意有着李凌锋不懂的高深莫测,看到李凌锋脸色微变他继续道:“那个叶无道我见过,确实值得做凌锋的对手,而且要是我插手也许那个‘商界银狐’叶正凌也不会袖手旁观了,所以这场仗还得你自己运筹帷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