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失策(下) - 极品公子

第一百零四章 失策(下)

蔡羽绾是那种小气的女人,这一点从她无条件将偌的飞凤集团整体交给叶五道的神话集团以及在西湖船上将那只近千万的翡翠手镯扔进西湖就可看出来,但是今天的狼狈让她无颜去见叶无道,毕竟浙江市场争夺战的首战最终是以惨胜收场,对此抱有期望的叶无道的想法才是蔡羽绾觉得最难受的事情。 “这么大人了还哭鼻子,羞不羞啊。” 一个温醇让人安定的声音在蔡羽绾耳畔响起,粉颊沾泪的商界美女抬头望着魂牵梦萦的男人,狠狠扑到他的怀里委屈的哽咽,“对起无道,我把事情办砸了,都是羽绾没有用……” “今天的事情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羽绾需要内疚。” 叶无道温柔道,轻轻拍着那颗伤心欲绝的小脑袋,望向窗外那几个结伴而行的浙江隆吉商会成员,其中有那位喊价一亿的博城房产董事长叶鹏云、一直尾随蔡羽绾跟价的开元销售部总经理刘丽,还有几位应该是看戏的商会元老,从一开始他就坐在最后面的角落冷眼旁观这场早就预谋好的局面,为蔡羽绾的仓促和为难感到心痛和愤怒。 你们这群家伙还真以为叶无道是吃素的啊!看样子是时候让独孤皇岈解决杭州那些零散黑帮势力的时候了,然后好好“招待”这群吃饱了撑着的家伙,竟然敢把自己女人惹哭! “无道,你真的不生我地气?” 蔡羽绾抬起布满泪水的小脸怯生生问道。她感觉自己让看个神话集团背了黑锅,如果仅仅是飞凤集团的损失她还可以大度的告诉自己胜败乃是兵家常事,但是一旦涉及叶无道就显得不可原谅。 “傻瓜,我怎么会生你地气!既然羽绾肯将整个飞凤集团放心的交到我手里。那么我就算为了羽绾赔上整个神话集团也无所谓。”叶无道认真道,抚摸着那张精致的妩媚脸庞,就连哭泣的时候还是带有天然的妩媚,果然是天生尤物。 蔡羽绾这才稍稍安心,听到叶无道肯为了自己放弃神话而心中充满甜蜜,她更愿意将这种关心当作女人的殊荣,一个男人肯为了女人放弃事业怎么也是应该算是重视那位女人了吧。 “这场布局其实算上精密,只过是充分拿捏到了羽绾的心思而已。羽绾可以当作是上了一堂课程,当然可能学费稍微贵了一点。浙江隆吉商会为了给神话集团一个下马威,必然会作出一个高姿态引诱羽绾。让你以为他们势在必得让你认为他们那是真的决定要与你一较高下,殊不知他们正在唱空城计。我想你们水晶宫大酒店内部肯定有人向你透露一些所谓的内部消息吧。” 叶无道淡淡笑道,几千万对于他来说肯本就是什么问题,至于什么狗屁面子对于他这个地地道道的无良子弟来说更是一文不值地玩意,从小就灌输成王败寇的思想,所以认定在这个追求地过程中所有都是可以无所谓的,只有结局才是真正的存在! 不以成败论英雄? 英雄向来具有骗人眼泪的悲剧色彩,那句话只不过是安慰失败的弱者。这根本就是叶无道所不屑的理论! 蔡羽绾皱眉思索。怪不得那位副经理会说那么些“小道消息”给自己听,而且看来自己确实太不谨慎了,像竞拍最终价格尺度和极限一般都不会透露给太多人,自己为了显示诚意和接受其他人意见竟然没有考虑到泄密这种可能,这根本就是成熟商人的做法。 “竞拍其实是一种心理战,和赌博有几分相似,所谓地气势这种平时很难捉摸的东西在这个时候最容易体现出来,因为他们已经掌握你的所有底细,所以像今天他们表现出来的就是我们道上所说的‘狮子搏兔’。” “君临天下!”蔡羽绾懊恼道。想到刚才那个女人和叶鹏云的那种嚣张气焰就火大。“他们这种伎俩不过是‘狮子搏兔,君临天下’的一种畸形而已,难登大雅之堂。” 叶无道笑道。捏了一下蔡羽绾的鼻子,当年在拉斯韦加斯皇家大赌场那可是轻轻松松几千万的出手,和各地真正地赌王过招那才叫作气势惊人,为了锻炼自己的气势和心理素质叶无道曾经在全球五大赌场中的三个呆了足足半年。 “那就是说我很笨喽?”蔡羽绾嘟起小嘴在叶无道怀里撒娇道。 “羽绾是笨,是可爱!”叶无道哈哈笑道,初到杭州就能让水晶宫大酒店又那样地成绩已经是十分难得,这次失误并能说明什么,他当初适应训练还需要几天过渡时期呢。 “这样看来水晶宫大酒店内部要进行一番清理了,原先还不忍心让一些老成员退出,尤其是那几个尸位素餐的家伙,这次泄密就是其中一个家伙搞的鬼,看来家贼确实难防!”蔡羽绾依偎在叶无道怀抱狠狠道。 “听说过《孙子兵法》中曾五间俱起,莫知其道,是谓神纪,这个说法吗?”叶无道淡淡道,那种镇定让蔡羽绾感到莫大的安慰,似乎一切事情都有身边这个男人为自己解决,点点头,《孙子兵法》是商战圣经之一,蔡羽绾当然有看过。 不过她知道,自己对于《孙子兵法的了解和领绝对无法和叶无道这个自己男人相提并论! “兵法有云‘必索敌人之间来间我者,因而利之,导而舍之’,所以一切尽在本天才的掌握之中。”叶无道为了缓解蔡羽绾心中的阴影,贼笑道。 “你是说反过来利用那些吃里爬外的家伙?”蔡羽绾被叶无道的不正经弄得心情开朗很多。 “为了利益很多人连最亲的人都可以背叛,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既然他们肯背叛水晶宫大酒店,我就能够让他们重新背叛我们那些躲在暗处的对手!不过我不想你现在就和他们摊牌,不过可以利用他们替你传达一些你想让那些对手知道的东西哦!”叶无道一阵奸笑,果然不愧是叶正凌这只“商界银狐”的孙子! “无道,你真的很很很卑鄙哦。”蔡羽绾娇笑道。 叶无道突然将手伸进蔡羽绾的衣领肆虐那久违的挺翘和温润,坏笑道:“卑鄙的还在后面呢,我让让他们知道惹我们家羽绾的严重后果。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为了保护自己的女人,我可以用尽一切手段!这就是我叶无道的人生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