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失策(上) - 极品公子

第一百零三章 失策(上)

独章孤皇岈家族的帝王企业在杭州也有分公司,当然叶无道会让他和萧破军去蔡羽绾的水晶宫大酒店住宿,虽然独孤皇岈蛮想看看叶无道这个太子学习的浙江大学,不过在叶无道刻意的“诋毁”后还是放弃了那个念头。 叶无道可不想独孤皇岈开着那辆也许是目前杭州最奢侈的英国皇室跑车去学校,上次李琳的宝马就已经让少人注意,这次还不造成轰动。 无奈的独孤皇岈只好将兴趣转移到刚刚惹到自己的青狼帮上,在叶无道的允许下在今晚去他们总部“凑凑热闹”,既然太子党已经君临浙江,那就干脆当地黑帮来一个下马威,让他们知道什么强龙斗不过地头蛇都是狗屁! 接下来叶无道的日子过得算滋润也不算寒碜,经过那次校圆狙击事件后就再没有人敢做虎口拔牙的事情,因为整个中国南方的斧头帮余孽都在同一时间遭受猛烈袭击,而被叶无道兼并的斧头帮也受到极大的压制,这一雷霆手段让很多明眼人大为赞叹,后来几乎有人认为那起青圆狙击事件都是叶无道这只狐狸一手策划的一出戏,因为那次事件不仅让斧头帮的残余彻底消失,而且原先吞并入太子党的那部分斧头帮也更加没有发言权,更加重要的是整个南方黑道都被太子党在歼灭斧头帮众人时的血腥手段所震撼! 杀无赦!真正的杀无赦! 手段隐秘却残忍,真正地仓人发指! 经过这杀鸡儆猴的一战。南方真正再没有人胆敢小觑太子党,太子叶无道渐渐成为凌驾天王萧破军和南方少帅林傲沧的真正太子。 独孤皇岈则是闲着没事在杭州四处找人单挑,其实真正出手的还是萧破军以及十几个小弟,值得他出手地在杭州还没有几个。很快除了冰鉴会杭州大小帮派都被他们玩了个够,这对于独孤皇岈来说就像是斗蛐蛐一样随意轻松。 上官明月则在董石麟的陪同下前往荷兰参加世界百合杯青年建筑大赛的评选和参观,她那件名为“结庐人境”的作品是中国赛区最具创意和实力的作品,甚至超越了其他专业人员的水准许多。 苏惜水倒是经常和叶无道一同去图书馆和食堂,两小口的幸福生活羡煞一大批人,经历上次的慕容雪痕事件后苏惜水明显谨慎很多,知道叶无道要投资千岛湖休闲房产,于是偷偷的和家里人通了气。 生活看似平静如水,平静水面下的波涛汹涌也只有一些人知道。 水晶宫大酒店会议室,蔡羽绾和水晶宫现任总经理陈飞鹏、以及原先水晶宫大酒店地几位核心人员正在讨论明天竞拍市区黄金路段那块地皮的相关事宜。 蔡羽绾脸色虽然平静但是内心却有些忐忑。因为她刚刚收到叶无道地消息,明天将要和飞凤集团展开厮杀的竟然是庞大的浙江三大商会之一的隆吉商会。而这个商会又是房地产和酒店餐饮最为雄厚的商会,其中南方唯一能够和万通、绿城房产集团抗衡的博城房产、浙江酒店龙头开元集团都将矛头指向杀入浙江市场的飞凤集团。 明天可是一场鸿门宴啊! “那块地皮绝对具有升值潜力,且不说处于黄金地段,据内部消息透露在半年后附近将会打造成杭州地新商务城,所以退一步说就算我们在酒店餐饮业绩上不佳,我们也等于是获得了一个聚宝盆,所以明天的竞拍我们势在必得!”蔡羽绾沉声道。 “只是明天博城房产和开元集团的介入肯定会给我们造成巨大的阻力。虽说是虚张声势的成分占多,但是我们处于绝对的被动只能消极防守,恐怕很难取得我们想要的价格。”原水晶宫大酒店西餐部经理担心道。 “送到我手上的资料我都看过了,博城房产资金链十分坚固,至于老牌集团开元就更不用说了,关键在于他们的底线和上限是什么。我们可以承受地是八千万,这已经是我们的极限。如果他们肯出比这个还要高的价格我们恐怕就只能放弃了。”蔡羽绾皱眉道。 “我认识一位开元集团地核心成员,昨天一起喝酒的时候他不小心透露他们开元可能将价格锁定在九千五百万到一亿。”原水晶宫副总经理小心道。 “一亿!” 蔡羽绾不禁失声,这个出价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一般来说八千万就是盈利和亏损的临界点了,开元集团竟然下血本和飞凤集团打肉搏战,看样子隆吉商会是铁了心要和飞凤集团一较高下。这两千万的亏损一定是商会成员的共同出资。 “据小道消息博城似乎也是势在必得,因为它想借商务城的东风在那里建造杭州乃至浙江最具规模的高档写字楼,至于他们肯出的价钱就不知道了。”那位原水晶宫副总经理望了蔡羽绾一眼小声道。 “李副经理的小道消息还真是多啊!”陈飞鹏冷笑道,那位副经理脸色一白,没有说话。 蔡羽绾摇摇头,示意需要冷静思考一下。 这步棋关系到叶无道整盘棋的布局,现在出了这么大一个篓子,怎么收拾残局就成了关键,如果开元集团和博城房产都确实具有购买意向那就真的是头痛的事情,原先还以为最多是趁势抬价让飞凤集团在价格上受到挤压从而减少利润空间,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来真的,因为想要给叶无道留下完美的印象,蔡羽绾必须打赢第一仗!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蔡羽绾她都要拿下明天的竞拍! 第二天蔡羽绾并没有告诉叶无道要进行那块地皮的竞拍,当她开着那辆bnze最具风骚体态的cls来到中国明星企业帝王集团建造的钱塘大厦前,见到意气风发的博城房产董事长叶鹏云走到她面前伸出手,一脸惊艳道:“没有想到蔡小姐竟然如此美丽动人,早知道这样的话今天就不会和蔡小姐竞拍了,只是现在骑虎难下还希望蔡小姐多多体谅啊。” 正当蔡羽绾对那副色咪咪的肮脏嘴脸感到憎恶时,一位俊美而优雅的青年无视那馋涎欲滴的色狼朝蔡羽绾道:“我是帝王企业的独孤皇岈,希望我可以陪同蔡小姐参加这次竞拍。” 蔡羽绾知道太子党有这号人物,而且这位独孤皇岈身边的萧破军她是见过的,所以并没有太多犹豫就和独孤皇岈走进他的家族大厦,留下手还伸在半空的叶鹏云尴尬无比,望着蔡羽绾摇曳诱人的背影,他眼中除了还有不为人知的阴谋味道。 经过礼节性的交谈蔡羽绾才知道这位叶无道嘴中太子党的得力战将竟然还是这钱塘大厦的未来主人,看来天时地利人和中的地利是有了,至于人和则是一塌糊涂啊。 接下来的竞拍开元集团和博城房产果然是气势汹汹一副舍我其谁的高姿态,很快就到了六千八百万的价格,蔡羽绾不禁恼火开元集团那个处处与自己作对的女人,每次自己喊价下一位肯定就是她,明摆着要和飞凤集团对着干,更加让蔡羽绾气愤的是每次都会转头朝她示威性的瞧瞧。 独孤皇岈冷冷望着那位敢对太子女人挑衅的八婆,在想使该让人**呢还是直接沉尸钱塘江喂鱼。萧破军则干脆闭目养神,对于他来说没有战斗的场面一概无视。 最后蔡羽绾干脆将价格直接提升到极限的八千万,全场顿时哑然,等到主持竞拍的人即将落锤的时候博城房产那个叶鹏云突然奸诈的横插一腿----九千万! 蔡羽绾脸色一白,简直就是欺人太甚!这种价格除了落井下石还有什么意思,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最后蔡羽绾咬牙起身报价九千五百万!这个一千五百万的落差就意味着完全的亏损,需要多少营业额才能填补这个空缺?恐怕叶无道一定会不高兴吧。 “一亿!” 博城房产董事长叶鹏云再次打乱蔡羽绾的布局,凭借雄厚的现金流量和飞凤集以及背后的神话集团叫板。只是不知道现在风光无限的他了解那个叶无道的另一重身份后会有什么感想。 恐怕整个隆吉商会斗是只清楚飞凤集团背后有中国南方新崛起的神话集团撑腰,而这个神话集团似乎又与叶氏有暧昧不清的关系,但是叶无道身为太子党缔造者这个显赫恐怖的身份没有几个人知道。 蔡羽绾身体一震,有种晕眩的感觉,脸色苍白的她在报出一亿一千万后无力坐在椅上,这就像是蔡羽绾穿上了那双水晶鞋,必须永远的跳舞,怎么也停不下来。 这一次再没有人叫价,因为这已经是超出想象的天价。 原本应该失落的叶鹏云和那位女人都是泛着得意的冷笑。 她在独孤皇岈的陪同下茫然的走出大厅,一个人坐在车里,趴在方向盘上痛哭开来,倒不是心疼那一亿一千万的巨额资金,而是这一仗打得实在是太过窝囊,要是叶无道知道了会怎么想? 而且她隐隐约约察觉到其中肯定还有阴谋,否则对手不可能那么坦然和镇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