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拍卖会风云(上) - 极品公子

第九十九章 拍卖会风云(上)

叶无道没有想到竟然有人专门等候李暮夕这个丫头,在接待员陪同下轻松进入拍卖会场的叶无道这才想起李暮夕的父亲就是这家浙江古兰轩的所有者,那么李暮夕这个丫头受到贵宾级的待遇也就不用大惊小怪了,叶无道有一种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啼笑皆非感觉。 本来接待人员根据老板的指示想要让老板千金和陌生青年安排在最前面的黄金位置,但是叶无道执意要求随便找个位置,李暮夕自然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没有异议,两人最后挑了一个后排的角落位子。 望着人声鼎沸的会场,叶无道不禁感叹艺术品的火爆登场刺激众人的神经,今年的书画拍卖行情再次让人跌破眼镜,一路高歌猛进的态势让很多人眼红不已。 “暮夕,似乎这种拍卖无法保证那些花巨资买回的物品是否真品吧,不仅中国书画的鉴定长期采用目测为主,考证为辅’的方法,就连《拍卖法》也明确规定不承担拍品瑕疵担保责任,这个问题很严重啊。” 叶无道淡淡道,一旦有赝品对整个拍卖行都有不可估量的影响,尤其是那些几百万上千万的重品珍品。 “这个问题也困扰了我爸爸很久,不过古兰轩的鉴定实力在中国都是首屈一指,有几位古董元老人物都是古兰轩的荣誉鉴定师,加上这么多年爸爸也培养花费大量心血了一批年轻却富有才华的职业鉴定人员,至今还没有在古兰轩上拍出一件赝品哦。”李暮夕扬起得意地小脑袋嘻嘻笑道。 第一件拍卖品是一件清康熙天蓝釉弦纹花瓠。讲解员是一位蛮漂亮的女人,用那清脆的声音道:“通体施天蓝釉,颈部下缘及足部外壁各凸起三道弦纹。凸起处露白色胎骨而色淡,清雅简单中富有变化。足内白釉,书青花‘大清康熙年制’六字三行楷书款,北京故宫藏有一件同样作品。起拍价六十万。” 叶无道和李暮夕开始打赌谁估价更准,叶无道说是最终定价一百三十万,李暮夕则是斩钉截铁的说是一百六十万。 最后这件清康熙珍品以一百一十万地较低价格被拍走,这和诸多专家人士一百二十到一百六十万的估价有些许出入,不过总算没有流拍的尴尬场面,落败的李暮夕扬言一定要在下一个来回中取胜。 接下来是一尊药师佛坐像,尺寸竟然高达厘皇米,此等浩大工程若非皇室不能办到。顿时令全场轰动一片哗然。在场很多大大款都是蠢蠢欲动,因为很多都是信佛之人。平时难保没有做过伤天害理亏心事自然希望能够有个菩萨保佑,至于什么佛什么菩萨就管不了那么多了,哪怕是送子观音也照摆不误。 大出叶无道和李暮夕所料这件巨型药师坐像竟然拍出了两百三十万的高价,出价者是一位财大气粗的财主,全身财气逼人的款爷样让叶无道想到当年有人用三千万买下**那对大红灯笼挂在门口炫耀的“英雄事迹”,中国改革开放后涌现的第一批富人的精神世界到底是如何贫瘠叶无道不敢想象。 接下来几件类似杨维桢《草书》、傅抱石《观瀑图》和齐白石《老当益壮》等作品确实有让在座眼前一亮地资本,尤其是那幅《草书》毫无章法却处处章法。浑融和谐,体现作者巨大的气魄和胆识,连叶无道都差点想要参加竞拍。 最后一件最让人期待地拍品终于左呼万唤始出来却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姗姗而来,当那位讲解员也是震撼的掀开那层白色绸布时,全场全部起身注视那件据说是刚刚在古楼兰发掘出土的惊世孤品,这次楼兰发掘被誉为中国二十一世纪的首次巨大考古发现,其中这件价值连城的拍品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辟邪九猁琉理杯! 无估价! 窥视者无数! 《古陵海经》有载:“东方有净琉璃界,教主以三十三重天大罗天之梵梦山水晶亲制辟邪琉理杯赠与人间一女子,乃情之止境至境。” 这就是唯一能够了解这样只有存在于传说中地绝世孤品的解释。一个“情”字贯穿了千万年,那只晶莹剔透的水晶杯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神秘故事呢?没有人想不知道,尤其是那些有爱着的人或者被爱着的人。都希望能够拥有这份也许是最能代表爱情的珍品了。 全场悍然轰动,很多一直沉默的人都开始蠢蠢欲动,看来今天除了前面几样珍品,最多的重量级人物还是冲着这样具有神话色彩地辟邪九猁琉玻杯而来,到底在这场“群雄逐杯”中谁能最后胜出,除了相当的财力还需要绝对的气度。 此时那位清灵女子在一位儒雅中年人地恭敬陪同下悄悄走入拍卖会,最后儒雅中年人一个人走到那件辟邪九猁琉理杯面前,微微一笑,清扬道:“谢谢大家今天能够来到古兰轩拍卖会场,楚南深感荣幸,古兰轩能有今天的成就也都是在座各方共同的努力,为了答谢诸位所以楚南才将这件冒天下之大不韪将辟邪九猁琉理杯拿出来拍买!关于这件拥有千年悠久历史却是现代工艺也无法制造的国之重宝,任何华丽的渲染都是毫无意义的,因为它本身就是最好的证明!那么今天这件辟邪九猁琉玻杯就由我来主持拍卖。” “暮夕,他就是你父亲?” 叶无道好奇问道,孩子不跟父亲姓而是跟母亲这一点蛮有意思。当然这么问当然是因为叶无道知道那位儒雅中年人就是浙江古兰轩的主人,能够说那些话的除了古兰轩的拥有者不可能是其他人,而且那人身上的清雅和古朴气质也很和他收藏家、鉴定家的身份吻合。 “嗯,他就是这家古兰轩的创立人。一个执著于事业可以放弃家庭的人,这次古楼兰考古就是他在三年前一手规划的,整整三年,他没有打过一个电话回家。” 李暮夕眼神突然有些黯淡,也许是触及内心的伤痛了,和哥哥两人的生活毕竟无法和家庭的温馨比较,再倔强的孩子都需要父母的怀抱和唠叨,这一点就是即使冷漠如现在的叶无道很多时候都会偶然流露伤感。 “那并不证明他不爱你,知道吗,暮夕,男人的爱有些时候表达方式是女人无法理解的,但是你要相信这一点,他还是爱着你的!” 叶无道轻轻抱住泪水滑落脸颊的李暮夕深有感触道,突然发现自己很想念那个教唆自己学坏的无良老爸。 “一百万!” 第一个喊价就是一百万!那位全身名牌的满脸胡须的东北壮汉举牌,眼中有着炽热的光彩。他没有发现周围众人的视线中都夹杂着无语的蔑视和不屑,似乎在嘲讽他与东北人不符的小气。 “一千万!” 中间一位知性女人出手不凡,直接从一百万跳到一千万!这让很多打算出价几百万的男人汗颜不已,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她一见到那件辟邪九猁琉理杯就有一种强烈的占有欲,更重要的是这次拍卖竞拍她是被委托的,虽然即使购买到手也没有她的份,她也很想占有哪怕只有一瞬间,强硬的靠山让她直接喊出一千万。 “一千五百万。” 一位外国人在与身边的几位貌似专家的老年人商讨了一阵子后小心举牌,他们是美国国家博物馆的代表,听说这件传世奇珍即使是他们也动心已,因为他们博物馆的中国展厅急需一件真正足够份量的重宝来与陈列古国珍藏品的展厅相匹配。这件刚刚出土的辟邪九猁琉理杯无疑是最佳选择,他们这次带了三百万美金下了决心要购得这件楼兰孤品。 随后价格便开始以百万的频率递增,竞箐的激烈程度可以用惨烈来形容,这一点从任何一个叫价的人脸上和身上的汗水以及声音的颤抖可以看出来。楚南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将价格提升到两千万的高度,而且好像很多场中的重量级人物都在冷眼旁观,似乎还没有值得他们出手的时机,这让在荒漠中苦苦挣扎了三年的楚南感到莫大的欣慰,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而是一种精神上的成绩感,那一刻,他这个在大漠中面对死亡也没有落泪的男人潜然泪下。 最后那位女人喊出两千五百万的天价引来场中无数哗然,其实这个时候那位女人手心全是汗水,委托她竞拍的人其实是将最高价定位于两千两百万,也就是说如果她竞拍成功就必须自己支付三百万!但是这位女人还是喊出了让全场震撼的两千五百万,这也让那群美国人遗憾的直摇头,这个价钱已经超出他们的想象和承受范围。 “三千万!” 最前面的一位古稀老人沉稳叫价,此话一出,更是让所有人惊讶地说不出话,因为这位老人就是中国收藏界的元老人物何宣德,中国收藏家协会的常任理事! 全场没有丝毫惊讶的除了叶无道和那位和楚南一同进入会场的女子,就是最前排最右边一直闭着眼睛神色平静仪态悠闲的青年和他身边一位精华内敛的中年人。即使相差老远叶无道也可以感受那位中年人的强大气势,感觉就算是现在的萧破军也未必是如此强悍顶尖高手的对手! 叶无道对于这件辟邪九猁琉理杯同样是势在必得,望着前排那两人的背影狭长黑眸闪过一抹阴沉笑意,在一片沉闷中缓缓起身用不大却谁也听得清楚的温醇嗓音道:“我出五千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