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白玉微瑕 - 极品公子

第九十八章 白玉微瑕

叶无道不是一个轻易被感动的人,家族的教育让他学会冷血和冷漠的于待世界,尤其是三年的血腥生涯更是将他锻造成几乎绝情绝义的“怪物”,但是东方冷羽所做的一切还是让他这位动容,这些资料的价值何止千万美金,简直就是无法用金钱可以衡量的资源! 就如东方冷羽所说“网络就是我的绝对领域”,只要有一台电脑那就是她的天下,东方冷羽在计算机领域的天赋就像叶无道在玩刀方面的恐怖,一样是不可以用常理思考推断的角色,这一点在他们手上吃过亏的人都可以证明,只不过为了证明东方冷羽的天才那些人付出了荣誉,而为了证明后者的强大很多人付出了生命! 十大威胁人物,看来确实是需要好好研究一番了。 望着李暮夕那张纯真无邪的俏脸,叶无道坐在床头轻轻抚摸柔顺放在枕头上的青丝,他是喜欢女孩子留长头发的,所以即使所从事职业要求精明干练形象的杨宁素都是长发及肩,更不要说古典美女慕容雪痕了,似乎叶无道印象中短发的大美女还没有接触过。 “妈妈,不要离开暮夕……不要丢下暮夕一个人……” 说梦话的李暮夕紧紧抓住叶无道的手也许是想汲取那份黑夜中的温暖,叶无道就那么一直坐在床头让李暮夕抓住手,天空渐渐浮出鱼肚白,叶无道看看手表微笑着捏了捏李暮夕的鼻子。小丫头一甩头背对着他继续睡觉,好笑地叶无道在百般努力之后还是没有取得显著效果的情况下抱起李暮夕搂在怀里。 “今天是周末!”睡眼朦胧的李暮夕皱眉道,嘟着嘴巴捶打叶无道这个扰人清梦的坏蛋,现在地她还是处于半睡眠状态。丝毫没有发现只穿着短袖睡衣的自己的处境。 “再不起来我就要把你衣服脱光了哦!”叶无道威胁道,早上本来就是男人**很旺盛的时刻,李暮夕这丫春光乍泄的旖旎风景也是极大的诱惑。 突然想到什么的李暮夕睁开眼睛,先是痴痴的望着就在眼前的那张俊逸脸庞,随后张大嘴巴,最后躲进被单敢见人,大声抗议道:“你这个大色狼,难道知道男女授受不清吗?” 说到最后恶人先告状的李暮夕自己就趴在床上大笑起来,这个时候叶无道才能够去洗脸刷牙,等到李暮夕起床地时候叶无道打电话给韩韵今天的晨跑取消。韩韵还以为是叶无道身体舒服想跑到他寝室看望,在叶无道长时间地解释和拒绝下才说服韩韵的那个念头。 叶无道带着李暮夕走出浙大校圆后在宁静的石板街道散步。最后在一家小吃店要了两份皮蛋瘦肉粥和一笼小笼包算是应付了早餐,也许是和叶无道在一起胃口大开的缘故,李暮夕狠狠吃了大半笼包子,最后朝目瞪口呆的叶无道灿烂一笑,得意道:“怎么,没有看过淑女吃早餐啊?” “接下来我们去哪里?”叶无道接过她递过来的纸巾淡淡笑道。 “要不去看书画古玩展览吧,今天有一个好像规模蛮大的展出。还有现场拍卖。”李暮夕眨巴大眼睛思索道,因为身在收藏世家所以对古玩字画她还是十分感兴趣地。 “嗯,我也很想看看那些收藏。好像今年的拍卖火爆的反常,等下到那里的时候就等着你帮我讲解了。” 叶无道知道现在温州有不少富翁投机艺术品,这种牟利方式确实很让他心动,因为从小受叶正凌的熏陶加上自己的兴趣,叶无道在文物鉴定上有相当的功力,比起那位何解语肯定会逊色一筹。 “没有问题哦,本小姐可是书画古董的鉴定名家。曾经有一幅《竹禽图》爸爸都没有发现是膺品,最后还是我给指出来的呢。” “知道暮夕最多才多艺了!” 在打闹中两人乘坐面地来到省文化馆,“一般来说这两年大的拍卖会上是书画名家各有所惩。油画市场全面疯惩,瓷器古玩惩势足,其它如翡翠则是渐渐回暖……这件是隋唐的‘放日圆形’瑞兽镜,纹饰和铭文都非常罕见,品相也无可挑剔,相信拍卖可以拍到三十万左右……” 李暮夕俨然一个专家人士给叶无道讲解,叶无道饶有兴趣地边听讲解边欣赏橱窗里的珍藏品,近几年内地艺术品拍卖市场总是断书写价格纪录,徐悲鸿的《珍妮小姐画像》成交价万元,不可谓不惊世骇俗,而吴冠中的《鹦鹉天堂》更是以万的价格创下中国画的新高,六个月的惩幅高达。 艺术品市场是时常创造神话的地方! 其中的猫腻更是让叶无道心动已,这种投资恐怕是资本操作外最为精彩的投资了,叶无道这个被后世称作“在所熟知领域内有着惊人敛财领悟能力的天才”现在又涌出一个被隐藏许久的念头。 叶无道想玩古玩收藏并非空穴来风,且不说叶正凌对此有几十年的癖好,有很多挚友都是此行的专家和宗师,而且他的姑姑叶晴歌更是艺术界的绝对宗师级别人物,不仅自身资质惊人具有想当数量的绝世精品,而且拥有自己的专业探险队! “听说今天三楼还有拍卖会,有几件清末民国流入国外的国宝重新回归大陆?”欣赏完一楼的书画字贴,叶无道在二楼的瓷器古董展览厅好奇道,他去过大英博物馆和美国等各国众多博物馆,里面竟然有中国文物的专门展厅,看到那么多无价之宝却要别国来“保护”任何一个炎黄子孙都不会不心痛。 “嗯,这次有几件瓷器都是绝世精品,很多收藏大师就是为了这个才来到本次拍卖会的,我相信这次如果不出现意外有好几件都会有上千万的成交额哦。”李暮夕一脸得意道,在收藏和拍卖这个领域她确实很有发言权。 “可是我们进不去哦。”叶无道苦笑道。 “我有办法!你在这里等我。”李暮夕露出一个可爱的狐狸,兴冲冲的跑开,跑到转弯处还不忘回头嫣然笑道:“不许走开太远。” 叶无道在二楼转了一圈,最后在一件孤品**壶面前驻足,壶身丰满圈润,玉质滋润没有任何瑕疵,简直就是“白玉无瑕”!叶无道摇摇头,抬头却发现身边站着一位同样弯身俯视的女人,她恰好也是抬头,两人瞬间呈现一个“脉脉含情”的暧昧姿势。 面对近在咫尺的容颜,叶无道下意识的脱口而出:“洛神清思!尽古来之妍媚,还前世之灵异,朱衣皓齿,糜肤腻理。” 叶无道从来没有这么失态过,尤其是在一位女人面前! “谢灵运要是知道你将他的《江妃赋》用在我这个俗人身上会很不高兴吧。” 对方飘逸清雅的脸颊浮起一抹淡淡的红晕,轻声道,她没有想到会有一个男人当着她的面这么“轻薄”,以前见到她的男人都只是彻底沉默而已,她不知道那些将她惊为天人的男人已经知道如何表现自己,因为任何表现也许都是一种亵渎。 叶无道终究不是那个三年前为了一个女人神魂颠倒的少年,今天的他是站在众人之上的太子!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想就算是自诩独占天下才一斗的谢老见到你也会曾有美一人,婉如清扬,吧。” 叶无道扬起一个稍稍轻佻的笑意,细长黑眸中的眼神温暖而柔和,这样的女人清雅脱俗的让人生出亵渎之心,这让他不禁对这位和慕容雪痕有几分神似的女人感到莫大的好奇。 一位让人忘记年龄的女人,一身在随意中不失精致的简单打扮,散发淡雅的出尘气息,尤其是那对深邃而灵动的眸子,更是让人深陷不可自拔的魅力。 女人面对这个自己有种莫名亲切感觉的素年,对于这种带有马屁性质的恭维话语第一次没有生出厌恶,是因为那对温暖却沧桑的眸子,还是那股微笑着也哀伤的神色? 她淡淡问道:“刚才欣赏这件**壶的时候为什么要摇头?” 也许是因为和慕容雪痕相处久了对倾城容颜的免疫力比较大,叶无道望向那件默默绽放神采的孤品,淡淡道:“白玉微瑕最可贵吧?” 她秋眸中散过一抹异彩,这件玉壶虽然在玉质胎体、雕琢工艺上都有完美的表现,但是恰恰正是这份完美将很多事务拒之于千里之外,这能说是另一种完美。 这个时候雀跃的李暮夕小跑到叶无道面前拉起他的手,邀功道:“本小姐自有锦囊妙计哦,今天的拍卖会场很热闹,据说还有一件镇馆级的古玩要在今天拍卖现身,真的好期待,中午的时候你一定要请客!” 叶无道被拉着走向三楼的时候回头对那位超然凌尘的女人扬起一个温醇的笑意,“女人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