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同居生活 - 极品公子

第九十六章 同居生活

夏诗筠,一个让叶无道不能忘记也不想忘记的女人。 一个幼稚轻狂的男孩成长为成熟沧桑的男人需要怎样的磨难、坎坷、打击和挫折?曾经的叶无道纯粹是一个玩世恭的花花公子,现在的叶无道则是拥有足够实力保护别人、报复别人的绝对强者! 三年的后的叶无道用无数强者的鲜血铸就了自己在黑道的强悍地位,用天生的才华和自我的超越开始商界的辉不,谁敢说如今的叶无道只是一个花天酒地的败家子?! 这一切,都拜这个夏诗筠所赐! 该来的终究要来,该做的终究要做,什么都会发生什么都逃不掉,就像慕容雪痕末尾那曲《轮回》。 “浙江商界创造了亿万财富的骄子,一个女人能做到这一点确实很不容易,有机会一定要见上一面。”叶无道嘴角牵动了一下,带着一股似笑非笑的神情,狭长黑眸中闪烁着不为人知的玩味和阴谋。 “夏诗筠的网络公司在一片哀鸿中独树一帜,获得不可思议的成功,这一点就连凭借梦幻西游的网易和传奇的盛大也是目瞪口呆,最被人津津乐道的就是柳婳演出的《天下》获得全球轰动后夏诗筠就马上在国外群雄虎视眈眈的情况下出击推出一款现在风糜全国的网络游戏《分食天下》,一举占领中国游戏全部江山,利润惊人。据说本年度前两个季度收入不下一亿,而且还是刚刚起步,这种巨额利润谁都会眼红。” 上官明月很崇拜这位并不比自己大多少的女人,能够在自己地领域取得连男人也汗颜的成就确实容易。 叶无道没有说话。望着暮色的降临,黑夜,再一次临幸大地。李暮夕这个知愁滋味的女孩却突然敏感发现身边男人迷人地眸子里有着一种她没有见过的冰冷,那一刻,她很感伤,莫名的心痛。 分手后李暮夕很快就被即将到来的“同居生活”将那份淡淡的忧伤掩盖,叶无道下车的时候顺便也将她的行李拿下,当回到寝室李暮夕将包里让叶无道眼花缭乱的东西拿出来的时候,叶无道不禁感慨女人的细腻,从镜子到化妆品一样也没有落下。最后两人又开始展开卫生间争夺战为得就是谁第一个洗澡。结局当然毫无悬念,李暮夕得意洋洋地走进卫生间探出脑袋给叶无道做了一个鬼脸。笑嘻嘻道:“不准偷看哦!” 叶无道一阵无力,偷看你这种发育没有完全的黄毛丫头传出去还不毁了一世英名,好歹也是情场上一名几乎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地骁将,竟然沦落到被一个胸部还没有丰腴的小女孩折腾地无地自容。 走到阳台上他点燃一根烟,冷静的思考已经是他的一种本能,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固然起因是那个女人的缘故,但是随后叶无道就像是踏入一个玄幻小说所描述的“命运齿轮的转动”。开始身不由己地挣扎在一个陌生的世界,争王争霸站在万人之上并不是他的本意,问鼎天下屠戳苍生也不是他的爱好,他最开始的追求只是个人实力,但是随之而来的经历渐渐潜移默化的改变了一切,但是这一点叶无道没发觉或者说是不愿意承认。 如果说十五岁之前的生活是奢糜放荡的纨绔生涯,是灿烂地白昼,有的只有阳光;那么十五岁之后的三年时间就是生死一线地亡命生涯,是阴森的黑夜。有的只有阴谋和杀戳。 这种巨大的转变就连始作俑者的叶正凌也没有想到,一位曾经一无是处的少年就开始接受最残酷的训练,当有足够的实力掌握别人的生命当无情的杀戮习以为常叶无道便开始向整个世界展露血腥的獠牙。 但是这其中的痛苦和磨难除了自己再也没有谁能够体验。这种深入骨髓痛彻心名的伤痕即使那次在西湖上面对慕容雪痕这位青梅竹马的爱人也无法释放,之所以他能把那三年生活描绘那么平静的描绘,因为真正凝重的感情是无法流溢的,这份痛苦他只想一个人承受。 他需要一个发泄口,他在等,等了足足三年! 都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低头,但是身在浙江的叶无道这位南方黑道新贵绝对没有这份觉悟!林家在经济上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在黑道上则凭借林朝阳的冰鉴会拥有足够的说话分量,貌似强大的家族在叶无道看来却是不值一提,一个她就像是独木难撑将倾大厦,一条苟延残喘的狗是会让叶无道真正重视的对手! 林家,只不过是叶无道向自己两个家族证明自己的一个踏脚石! 当然无数次生死相搏的战斗让叶无道知道绝对不能够轻视任何对手,哪怕对方是手无寸铁的孩子或者老人,轻视敌人就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任!这一点和战略王轻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是一个道理,林家虽然渐渐式微,不过也是让在浙大读书的叶无道不会觉得无聊的“玩物”,说实话要是慕容雪痕告诫他谨防狗急跳墙,他早就拿林家开刀在浙江立威了。 太子党派遣近百名精英前来浙江他并没有反对也没有表示赞同只是保持沉默,他知道这是太子党高层担心身在别人地盘的太子会遭遇不测而导致群龙无首的局面,其实当时铲平南方老派黑帮斧头帮时他的出手无非是想立威于众。 但是叶无道知道仅仅一次出手肯定是无法完全在林傲沧、萧破军等人耀眼光芒下巩固自己的威望,不过这个就像是商界的“让名”策略,已经赢得高层核心成员信任的他并是十分在意这一点,对于太子党内部的隔阂和矛盾叶无道也是故意视而不见,至于今天叶无道的做法是否正确就要看他胸中是否有足够的策略和他下的赌注是否下准了。 叶无道不可否认李凌锋确实是一方枭雄,能够完全依靠自己的实力成为北方的王者,就连陈影陵的辉不企业也败在他的手里,这一点让叶无道很惊讶,虽说当时陈影陵因为蔡羽绾的拒绝而灰心丧气一蹶不振,但是一个普通人想要完全吞并辉不企业这个庞大的商业帝国无异于人心足蛇吞象的痴人做梦,但是李凌锋做到了,而且是依靠黑道实力光明正大的击垮辉不! 陈影陵曾经说过李凌锋在商业上的才华绝对丝毫逊色他这个被称为亚洲黄金投资人的天生商人,若非其他事情阻碍了他的视线分散了他的精力,李凌锋绝对更早挤进中国胡润财富榜的前三甲! 如今兼并了辉煌的卓越集团如同如虎添翼的猛虎,必然会内部休整和整合完毕后挟带庞大的资金和气势南下,直逼拥有相当多相同领域产业的神话集团!继上次在千岛湖遇到麒麟会和林朝阳冰鉴会偷袭之后,最近的那次狙击事件也查出是原先斧头帮顽固势力的最后挣扎,加上背后龙帮和日本山口组的虎视眈眈,现在的叶无道绝对是身处龙潭虎穴,怪不得太子党高层那么紧张,一定要战虎萧破军亲自来到浙江“护驾”。 “是不是背着我想哪个红颜知己了?” 李暮夕突然靠在正趴在栏杆上的叶无道背后,胸前那对青涩却雪嫩的乳鸽紧紧贴在叶无道的后背,女孩胸部独有的挺翘刺激着叶无道这头色狼的道德底线,在他耳边吐气如兰的小女孩没有一点点“勾引”色狼会有什么下场的觉悟。 “我在想是不是应该让你睡在卫生间,免得引来满天流言蜚语,我可不想背负勾引未成年少女的罪名。” 叶无道将李暮夕乖乖的拉到身边停止那种折磨人的“诱惑”。没有想到这么小的**竟然有那么美妙的触觉,禁想起小时候和慕容雪痕的“亲密游戏”,那个时候两人都对对方异性的身体很好奇,于是就开始在对方身体上展开一系列的“摸索和研究”,而这寻致的直接后果就是两人早早结束处子生涯。 “老是说我是未成年少女!谁说我发育没有完全的!” 站在叶无道面前的李暮夕气鼓鼓的挺起那娇嫩的胸部,似乎是想证明自己的成熟,眼波流转似乎是想营造暧昧的氛围,那份稚嫩的清纯中慢慢释放一股妩媚的风姿,尤其是那双桃花眼眸更是富有挑逗味道,真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十五岁左右小女生的韵味。 “我对飞机场感兴趣哦!” 叶无道狭长黑眸流露出一抹深沉的**,天真的少女当然不知道眼前的青年是多么的危险。 “我才是飞机场,我的比班里很多女生都要大呢,虽然比起明月姐姐……” 李暮夕一想到上官明月丰腴的胸部马上泄了气,皱着小脸哀怨的凝视坏笑的叶无道,那个明月姐姐的胸部确实很漂亮,让她偷偷羡慕了很久,只是叶无道这么**的说出来让她倍受委屈,渐渐哽咽道:“人家还不到十五岁,怎么和明月姐姐比嘛,你这个坏蛋……” 女人的眼泪绝对是对叶无道最有效的武器,果然头大的叶无道马上缴械投降,道:“是是是,暮夕的胸部很丰满诱人,拥有完美的曲线和弧度,是男人都会动心的,绝对是很精致的胸部!” “真的?这是你的真心话?”李暮夕噘起小嘴怀疑道。 叶无道自然信誓旦旦的肯定,结果李暮夕马上露出一个与年龄不符的暧昧挑逗眼神,凑过身将娇小柔嫩的**压在叶无道胸口,娇腻道:“那今晚我要和无道哥哥一起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