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不做救世主(上) - 极品公子

第九十三章 不做救世主(上)

“我不同意无道哥哥说的话!”李暮夕眨巴着美丽的水灵眼眸小声道,看见叶无道玩味却没有生气的温暖眼神和美丽姐姐的诧异表情,她怯生生道:“我好像听爸爸说过越是族的就越能走向世界,我想在外国人眼中中国就是最神秘的东方国度,如果抛弃这份优雅的矜持和深厚的韵味反而是画蛇添足,至于能能真正的居住我想就算目前能够也不代表将来无法实现,越是经典的作品越是需要历史和时间的沉淀呢,所以我觉得姐姐的作品不需要降低品味迎合潮流。” 说完李暮夕格外害羞的低头不敢看人,哪里还有白天的那份骄横刁蛮。叶无道摸着她的头眼中满是惊讶和赞叹,好一个聪慧的女孩,十五岁的女孩子能够有这种谈吐若非出众的家世和良好的教育熏陶是很难做到的,更加可贵的是还是个女孩子,叶无道从来不会轻视女人,但是不可否认女人在大局观的把握上绝对逊色于男人,李暮夕能够拥有如此的见解确实实属难得,这当然和她的家境有莫大的关系。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这就是社会上可悲的“犹太效应”,好的更好,差的更差,更多的钱流入富人的钱包,更多的钱从穷人本来就干瘪的口袋流出。 “无道,你骗来的女孩真的很像你哦,连说话的语气和神采都是哩。” 上官明月越来越喜欢这个灵慧地女孩,当然上官明月还不知道李暮夕不仅仅有以上的共同点就连批着祟皮也是和叶无道如出一辙。连叶无道都拿她没有办法的丫头怎么可能是“善辈”。 “暮夕这番话倒是老气横片的理直气壮,这个回合就算你这小屁孩赢了吧。” 叶无道微笑道,李暮夕那两句“越是民族地就越能走向世界”和“越是经典的作品越是需要历史和时间的沉淀”让他很是震撼。 “什么叫让我赢了!说得好像是我耍赖皮才赢的,一点也不心甘情愿。你就知道欺负我。谁说我是小屁孩,肯定是你没有戴眼镜的缘故!” 李暮夕做出了一个让上官明月吃惊的动作,她竟然跳到叶无道身边小手毫留情的扭起叶无道的耳朵,虽然嘟着小嘴但是俏脸却洋溢着得意的笑容。 也许在她眼中这个英俊的坏人只是一个懂得很多东西地家教老师,但是却不知道她手里拧着耳朵的主人是中国南方最大新兴黑帮地魁首!一个庞大集团的总裁! “好好好,我认输我认输,暮夕的一番旁征博引气势非凡的言论简直让叶无道茅塞顿开生出顶礼膜拜的冲动,对暮夕小姐的崇拜如同滔滔江水绵绵不绝……” 叶无道眼神温暖嘴角悬挂着开心的笑意狂拍马屁道,惹得上官明月一阵看好戏地娇笑,她没有想到还有人这么对付这位威名显赫的太子。而且叶无道也这么“配合”,两人真像一对活宝。 这下李暮夕才心满意足的放开叶无道这位在世界暗杀黑榜上位居前十的天才杀手的耳朵。朝上官明月得意的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上官明月欣慰地望着突然没有一丝阴沉气息的阳光叶无道,这就是所谓的一物降一物吧。 “我还没有把玉泉校区逛完呢。”李暮夕拉着上官明月地手撒娇道,转而朝叶无道不怀好意问道,“人而无信,后面是什么来着?” “人而无信,不逃何为!”叶无道理直气壮道,不等李暮夕那个刁蛮丫头发飚就带着温醇的笑意夺门而出。人而无信不死何为?他这个祸害还想遗千年呢。 一起走在远离那个真实而残酷世界的温馨校圆,上官明月望着追逐打闹地叶无道和李暮夕,突然很想对那个女孩说一声谢谢,叶无道多长时间没有这么毫无防备的卸下那张冷漠的面具了,似乎从在他家作保姆见到的第一眼开始那对细长的黑眸中就有弄得化不开的忧郁,正是那份具有魔力的沧桑让她情不自禁的想要用自己的双手抚平他的悲伤,他往常的笑也会隐藏着伤痕,但是面对什么都知情的天真女孩他终于没有了一丝的顾虑。 无道,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如果试图穿越岁月的痕迹去复制回忆中的美丽,我们便又会错过了。为错过太阳流泪的时候你不要忘了睁开泪眼去欣赏那流星,如果你忘了。身后的我会小声地提醒你,这就是我一生的愿望,站在你背后,默默注视着你。 望着足球场上挥洒汗水的学生,李暮夕突然停住脚步望着叶无道问道:“假如一个人同时拥有范巴斯滕的射门水平,齐达内的中场指挥艺术,德尼尔森的盘带技术,那他还是人吗?” “那应该就是超越球王贝利和马拉多纳的存在了吧,球场的绝对王者!这样的天才恐怕百年也难见一个,足球到后来也是需要天赋和潜质的,并是拼命练习就能够勤能补拙的,所谓的天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百分之一的灵感纯属安慰失败者。” 叶无道站在温煦的微风中淡淡道,轻轻抚摸睁大眼眸的李暮夕的小脑袋,这一刻夕阳将两人的背影拉长充满写意味道。 “咳咳,其实我的意思是说像我这样的足球天才是凡人怎么努力超越也无法超越的。”叶无道见气氛有些沉闷马挤眉弄眼道。” “无道哥哥,要不你教我踢足球吧?” 李暮夕不等叶无道拒绝就拉着他跑到球场中央偷偷捡起一个别人的足球奸笑不已,她将足球抛给叶无道,既然是自诩为天才要是技术很烂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上官明月则坐在球场边缘的草坪上望着两个活宝,见过叶无道“玩”足球的她在特意恶补足球知识后才明白那天叶无道的表现有多么精彩出众。 在空中划出一条优美抛物线的足球轻巧的落在叶无道勾起的脚背上,略微一抬脚,足球听话的重新抛向空中,双手插在裤袋里的叶无道身体微微后倾,一记并不沉重却极富技巧的抽射,李暮夕转头望着那只足球带着刁钻角度和夸张弧度钻入二十米开外的球门,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作为浙江大学足球队经理的白默自从那次叶无道拒绝加入浙江大学足球队后就一直在竺可桢学院寻找这位骄傲的足球高手,但是因为叶无道随后去上海参加慕容雪痕的音乐会而暂时放下,今天再次看见那道高傲的身影让她感到莫名的欣慰,朝身边一位儒雅男子道:“宋先生,我们这一届新生除了锋线实力极佳的齐放外还有球场中央那位控球、传球、射门都无懈可击的新生最为耀眼。” “哦,还有这样的新生,嗯,刚才那一脚抽射确实很有水准,拥有不错的球感和身体柔韧度,只是不知道其他方面的详细情况。”白默身边那位文雅中年人淡淡道,眼中却有着炽热的光彩,二十米外轻松抽射破门岂止是一般实力! 他就是浙江绿城俱乐部的董事长宋连城,浙江大学向来是浙江绿城的重点考察对象,这次馨兰杯他希望浙大足球能够夺得东南赛区第一名取得决赛出线权后顺利冲进前三甲,当然保底是获得决赛圈十六强的前八名! 似乎是为了赢得李暮夕更多的掌声或者是为了带给她更多的惊喜,叶无道用脚尖再次挑起一个足球,他像是一个球场上的唯美追求者轻盈的控球、停球、虚晃、重心移动,一系列花哨华丽的动作被他慢慢呈现出来,李暮夕浑然觉自己的小手已经拍得通红。 叶无道像是在踏着唯美主义追求者华尔滋的舞步,眼花缭乱的动作让李暮夕和一旁的上官明月叹为观止,不过因为叶无道刚刚拿到球而且刚才那个进球除了守门员很多人并没有注意到,所以聚焦在他身上的视线并算多,当然特意陪同浙江绿城俱乐部的董事长宋连城的足球队经理白漠和宋连城两人一定是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叶无道。 宋连城没有想到竟然在浙江大学被自己发现足以媲美中国“足球小皇帝”江毅彦的天才足球选手,近几年中国足球界在一片哀鸿之后冒出了几颗璀璨的新星,先是在世素赛上摘得银牌,再就是皇马、曼联、巴塞等国际超级俱乐部都向几位年轻选手伸出诱人的橄榄枝,其中最耀眼的就是被誉为“中国黄金双子星’的江毅彦和天才守门员刘启寰,据说这两人曾经都是南方一所私立贵族学校的学生,如今他们已经是炙手可热的大牌明星,身价也是直线上升。 一个球队想要获得稳固的进步和取得辉煌,就必须有足够深厚的板凳深度,也就是拥有足够的二线球员,当然一个国家也是如此,可以说相当程度上世素赛的成绩就是未来国家重大比赛的成绩。 宋连城对于青年军的培养绝对是下了巨大的心血和精力,花费了一大笔资金的投入,可以说是不遗余力的培养绿城的第二梯队。他身边的白漠注视着场上叶无道的灵动身影,想象着浙大足球队在他华丽技巧下征战全国大赛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