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开辟疆土 - 极品公子

第九十一章 开辟疆土

战虎破军!长刀败敌!,当整个中国黑道都在谈论这个威望仅仅低于大挫日本山口组锐气的太子的男人!作为太子党的第二号人物,四大天王之首的萧破军俨然凌驾于南方三少帅之上,凭借三年来的骄人战绩他赢得了整个太子党的尊重,其中包括太子党的元老级别人物李玄黄、戴计成等人,甚至包括叶无道本人! 在浙江边境的一条高速公路岔道上,停着一辆英国皇家轿车,两位青年靠在车抽烟,意态狂放。 “破军,这次潜入浙江的太子党似乎只有百人不到吧。就不怕给当地的黑帮塞牙缝,而且这可属于龙帮‘轩辕’龙主南方四省的势力范围了哦。现在的龙帮可是对太子党的崛起抱绝对的敌视态度,就算‘轩辕’龙主有心包容也无力回天吧,这次太子党的浙江之行还真是十分有趣!” 承袭英国独孤家族爵位的独孤皇岈优雅道,因为和山口组的冲突以及考虑到浙江黑道现状,太子党上层决定让在se省实在是太过无聊的他陪着战虎萧破军征战浙江!他早就希望能够和太子在欧洲那样一起畅快淋漓的战斗,这次踏入浙江这块陌生的领域正合他意。 “塞牙缝?谁有哪个本事!这一百人可是战魂堂和血狼帮的绝对精英,都是在一次次生死搏斗的实战中成长的成员,也只有这样的成员才有资格追随在太子身边!就算是龙帮拉出三百人我也敢说他们必败无疑!林家一个小小地冰鉴会太子岂会放在眼里。要不是李玄黄他们担心山口组和龙帮暗地里捣乱,我们根本就没有必要跑到浙江,太子自己就能够创造第二个太子党!” 萧破军屑道,对于中国黑道的魁首龙帮他没有一丝好感。更不要说是小日本的山口组了。 “难道你不觉得现在的太子党危机四伏吗,群雄窥视内奸潜伏,还真是一个内忧外患地多事之秋啊,真不知道太子怎么能够扔下这么一个烂摊子安心读大学追美女。” 独孤皇岈笑道,虽然言语中充满悲天悯人,但是可没有半点紧张的觉悟,对于他这个英国享有伯爵爵位的贵族来说太子党的生死存亡并没有太大意义,能让天生冷漠的他感兴趣的是如何和叶无道这个打败他的太子一同作战。 “太子自然有他的锦囊妙计,我始终记得他的一句话――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徒劳无功!” 萧破军爽朗笑道,在他眼中叶无道就是无所能地存在。虽然太子党确实如独孤皇岈所说存在不少问题,但是在负责太子党四处扩张的他看来那都是在吞并吸收过程中无法避免地必然。 独孤皇岈高深莫测的微微一笑。现在太子党除了ss省本部近四千人的势力,戴计成在邻省也扩张到三千之众的庞大势力圈,加上其他省份的零散势力那就是将近一万的巨大黑帮,除了龙帮以及台湾、香港势力范围南方能够和太子党抗衡的帮派已经不复存在,核心成员戴计成、张布史、费廉目前正在邻省巩固势力,而李玄黄这位掌管星组地三号人物正在美国麻省理工进行他的原子研究,至于精通计算机的薛雍炎据说最近也是在忙一个科研项目。 一般来说太子党内部分成两个泾渭分明的势力。一派是天王萧破军、狼王和南方三少帅之一的林傲沧为首的实干派战将,势力范围包括整个日组的战魂堂、血狼帮和青衣会;一派是以李玄黄、戴计成和四大天王之一的凤凰为首的智慧型成员,管辖月组地情报部门和星组的各个档次会员。 两派因为主要成员的实力相当,所以虽然算上相互敌视但是相当程度上地彼此轻视是绝对存在的事实。尤其能够让人感到不安的是老一派太子党成员和新一代成长起来的成员有着无法磨合的隔阂,李玄黄、戴计成这一批老元老和林傲沧、凤凰、狼王这新的三巨头貌似和平共处其实暗地里针锋相对,若非有一个资格和实力都无可挑剔的天王战虎萧破军保持中立,那么两派之间的冲突还会激烈。 叶无道这么精明的天才人物绝对看不出这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事实,那么为什么还要视而不见坐视不管,就值得回味琢磨了。这一点恰恰是独孤皇岈最迷惑不解的地方。 “不管怎么样,能够被那个在意大利比太子还夸张的‘妖娆倾成男人’压榨并且和太子并肩作战都是一件值得让本伯爵兴奋的事情。”独孤皇岈松了一口气道,一想到那张比女人还女人的完美容颜。他这个狂傲的家伙也是一阵毛骨悚然。 萧破军淡淡一笑,将烟头扔到地上,浙江,就让我用手中的刀为太子掀起一场血雨吧! 西方有佳人,皎若白日光。被服纤罗衣,左右佩双璜。 杭州西湖灵隐山麓紫竹林,一座僻静的凉亭内,坐着一位脱俗白衣佳人,烹茗赏竹,怡然自得。 水是取自大磁山谷虎跑泉的甘冽泉眼,茶是狮峰山胡公庙前十八颗乾隆“御茶”采摘,这样烹出来的茶自然是神品。 茶香飘溢,水色晶莹,她拿起古朴的紫砂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浅浅尝了一口,微笑道:“天下芸芸众茶这种喝法可以排进前十了,虽然不像‘缥缈红颜’的卷恋柔情,但是奇在这一等妙泉之上。” “天下西湖三十六,最美是杭州,南国红豆唯有生在此处方有相思之意吧。上海虽然不愧中国时尚之都,但是并不怎么适合自己,倒是这个金粉杭州还有几处宁静境地。”她放下茶杯淡淡道,素骨凝雪,身上宁静的气质尤胜那位叫“浅静”的女孩。 “是不是该去浙江大学看看无道了,仔细想想好像也有六七年没有见过他了,不知道长大了没有,又会像谁呢,像玩世不恭的二哥多一点还是精明聪慧的嫂子?过能够让雪痕这样的女人如此付出怎么也不像是外界传闻的那般济吧。” 她就是叶无道的姑姑叶晴歌,从上海来到杭州后她就一直逗留在西湖区附近。 望着满眼的紫竹,叶晴歌微微叹了一口气,飘然而去。 一袭青衫从紫竹林顶端缓缓飘落,带着落漠的神色走进凉亭,修长如玉的手指摩娑着还带有余温的茶杯,淡淡道:“晴歌,十年之约已解,我要去日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