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诱骗女孩 - 极品公子

第八十九章 诱骗女孩

李琳注视着眼前陌生的年轻家教老师,想到暮夕那个丫头的反常表现冷冷艳的俏脸上露出一丝忧虑,听董嘉禾说有位浙大竺可桢学院的高材生在寻找家教,而自己那对活宝又刚刚气跑第四个家教老师,就让闺中密友董嘉禾请了这位练董老也欣赏有加的年轻人,应该说叶无道给她的第一印象还是相当不错的,干净清爽的穿着,英俊脸孔和宁静气质,没有一般年轻人的傲气或者自卑。 “今天怎么愿意从百忙中抽出一点时间体恤民情啊?”李暮夕望着自己母亲冷笑道,那种敌视神色绝对不是一般女儿见到母亲的亲昵和雀跃。 李琳美眸布满细微伤痕,这种掩饰的伤楚只有旁观者的叶无道才能够捕捉到,看到李名枫同样冷漠的眼神,叶无道知道这个孩子的父母一定处于比较僵硬的局面,他还根据房间鞋子、洗手间牙刷毛巾、客厅气息判断出李暮夕的父母甚至在这里居住!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每天都来照顾你啊,可以帮你做饭给你整理房间……”李琳带着一丝期待道。 “那还是算了吧,我和哥哥都不是那种需要别人照顾的人,也不想打扰你们大人的甜蜜生活,所以呢阳光道独木桥的来个泾渭分明,大家也就眼见心不烦了。”李暮夕小嘴嘴角勾起一抹与年龄不符的深沉。 李琳眼神迅速黯淡无光,欲言又止的样子格外楚楚惹怜。一旁地董嘉禾也是摇摇头,清官难断家务事,但是就算她这个外人此时也没有好说的,这种事情是家庭最恼人的难题。 “怎么可以这么和妈妈说话。”叶无道皱眉道。即使母亲有再大的错误也是将你带到世界上地人,起码的尊重和礼貌不可以丧失。 李暮夕望着那温醇笑意渐渐淡去的叶无道,皱起小脸哀怨的嘟起小嘴,气鼓鼓的跑回房间狠狠甩上门。李名枫也是对这位最没有资格说话却让妹妹生气的家伙更加不满,也丝毫不给李琳面子的关上自己房门。 叶无道三人略微尴尬的面面相觑,最后面容惨淡的李琳苦笑着伸出手道:“李琳,名枫和暮夕的母亲,很高兴认识你。” 在董嘉禾地注视下叶无道也伸出他修长极其适合弹钢琴的手,柔声道:“叶无道,浙大新生。” “听明月那个丫头说你是你们省地高考状元吧。而且数学和英语都是满分!为什么要来浙江大学呢,是不是因为明月啊?李琳。人家可是这一届的浙大新生代表哦!”聪慧的董嘉禾笑道,一来为了缓解弥漫在空气中的紧张气氛,也为了那么点私心让叶无道在李琳的心目中李留下一个较高的印象。 “北京太远了,怕想家。”叶无道笑道,要是知道他用北大清华美女太少的理由拒绝代表中国最高学府地邀请两个美女少妇肯定会感到不可思议。 “一定还没有吃饭吧,我去厨房看看,今天就干脆在这里吃饭吧。人多图个热闹。” 李琳卸下那冷傲的面具微笑道,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还有如此辉不的成绩,原本听说是浙大竺可桢学院的学生就觉得已经很不错了,没有想到还是高考拿到两个满分的新生代表,看来这个月薪一千二实在是太小气了,她寻思着是不是该提到两千四,而且看样子暮夕对他的话很在意,这样的话也许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那我进去看看暮夕吧。” 叶无道想象那张精致瓜子脸的主人这个时候一定在咒骂自己地样子,董嘉禾饶有兴趣的望着那修长挺拔的身影。起身和李琳一同走进厨房。 “这两个孩子,怎么一点也不爱惜自己地身体,整天就吃这种东西怎么能够保证充足的营养!”李琳望着冰箱里的冰冻水饺和馄饨等速食食品。眼泪止不住的滑落脸颊,难为天下父母心了。 “嘉禾,陪我去买菜吧,好久没有和名枫、暮夕一起吃饭了。看来我这个妈妈还真不是一般的失败啊,这次就借那个叶无道的东风吧。” “李琳,这个家教老师很不错吧?人家可是浙大的明星人物,我就怕暮戏那丫头情窦初开懵懵懂懂就喜欢上人家了,到时候我可就是帮你女儿解决终生大事的红娘了哦。”董嘉禾邀功娇笑道,李暮夕的小姐脾气她是实实在在见识过几次,实在不敢恭维,想到自己的女儿长大后要是这样她就一阵毛骨悚然。 “模样确实很英俊,气质也属上佳,就算家境不怎么样这样的成绩也不怕没有好的工作,我看嘉禾现在也是一个人干脆就向人家表白了吧,现在是很流行姐弟恋嘛。”在电梯里李琳不怀好意笑道,她其实蛮同情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好友,一个女人拉扯一个孩子其中的痛苦只有女人才能体会。 “说什么啊你,我都可以当人家妈了!我可不是怀春的丫头喽,老而弥纯是可耻的,浪漫温馨的爱情是小女孩的专利,像我们就老老实实养家糊口吧。”说到这里董嘉禾也是娇笑不已,摇曳的成熟风韵让走进电梯的一位男士一阵晕眩,使劲盯着她异常丰满的胸部看。 董嘉禾确实是一位具有少妇风韵的女人,宽松的丝缎上衣使得丰腴上身轮廓更加诱人,胸和腰部以及下摆都添上缎带,演绎出更多的女性妩媚。 相比之下李琳则要严谨一些,当然这是那高傲容颜产生的感觉,她的清高中仍然会流露丝缕的风情,含蓄的韵味像是慢慢熬出来的黄酒,散发迷人的味道。 两位少妇显然都知道怎样将自己的魅力最大发挥,就算没有了女孩的那份清纯,她们依然有办法轻松吸引男人的眼球。那个男人从走进电梯根本就没有离开两位美女的身体,下体也有了惊人的动作。 当李琳带着董嘉禾坐上那辆奥迪新款轿车时,男人不禁叹了一口气,这样的女人自己还真未必养得起。毕竟想金屋藏娇你还必须有金屋是不?现在杭州动不动近百万的房价你再来个金屋百万富翁岂不是都要破产? 叶无道走进李暮夕布置得极为温馨的房间,发现那个丫头竟然躲在被单里,从那曼妙轮廓以及肩膀的耸动看来她正在抽泣,涌起浓浓歉意的叶无道坐在床头拍拍被单里的小脑袋,柔声道:“乖,起床了,小懒猪会没有人要哦。” “我就是没有人要!爸爸不要我,妈妈不要我,你也不要我,所有人都不要!我才不要你们这些坏蛋!” 李暮夕仿佛受了莫大的委屈更加伤心的哽咽道,她的父亲是北京保利和浙江古兰轩拍卖行的创建人,是著名的收藏家以及鉴定家,在中国艺术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母亲李琳则是杭州一家大公司的总经理,可以说家境富裕豪华,只过父母两人分居已久,两人对孩子的瞻养权争执不下,最后竟然形成两个孩子单独生活的尴尬局面,两个内向的孩子极其排外,加上对父母的反感,要说保姆就是家教也是换了又换。 “谁说我不要暮夕了,暮夕可是眼波回盼处芳艳流水的小美女,我正在琢磨着怎么先下手为强呢,否则被人捷足先登就亏大喽。”叶无道脉脉温情道,对于温柔的掌握就象是他的天生具有的天赋。 “我才不听你的花言巧语!”李暮夕终于肯钻出被单泪眼朦胧道,那副晚风菰叶生片怨的。 楚楚神态让叶无道忍不住捧起她的泪脸,用手指轻轻擦拭粉泪。 叶无道没有说话,只是温柔的帮她擦泉涌的泪水,这样的流泪对于父母经常不在家的她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吧,一个还是读初中的女孩却需要自己面对孤独和寂寞怎么可能不变得骄横刁蛮。 孩子对于亲情的渴望就像爱人对爱情的追求,都是生命中不能缺少的温情。最后李暮夕疲倦的趴在叶无道怀里畅快大哭,平时想爸妈的时候倔强的哥哥都不允许她哭泣,今天叶无道的温暖让她不可抑制的发泄心中的感情。 等到她终于止住眼泪的时候李琳在门外告诉他们晚饭已经做好了,叶无道没有想到李暮夕这个丫头虽然看上去发育没有完全,但是该丰满和凹凸的地方都是玲珑有致。从他这个视角看去那青涩如同小雪梨的胸部有着不一般的诱惑,那么小的胸部一定很容易完全握住吧。 李暮夕当然不知道叶无道这头色狼的龌龊思想,虽然少儿不宜的电影看了不少,但是在生活现实中她终究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嘟着小嘴赌气道:“才要吃她做的饭!” 叶无道露出一个狐狸笑容,笑道:“只要你能够把你哥哥请出来吃饭,我就带着你去成人的世界玩哦。” 成人的世界?李暮夕脑海中浮现出酒吧、迪厅、地下赛车和格斗这些一般只在影视中出现而让她好奇和向往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