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旖旎家教(中) - 极品公子

第八十七章 旖旎家教(中)

当一个女孩子有“双眸剪秋水,十指剥春葱”的娇艳动人时,男人一般都会对她的脾气报以极其宽容的态度,这个叫李暮夕的女孩就是如此,而且此时她还柔顺的将剥好皮的桔子送到叶无道手上,和刚才的待遇何止天壤之别。 “你叫什么名字,听说你是浙江大学的大一学生?浙江大学耶,像我这种人以后就算是本科也不一定能够考上,哥哥倒是十拿九稳,毕竟他在杭二中也算是尖子生,真不明白我们一家怎么就我一个人这么笨!”女孩坐在床上笑语盈盈,刚才的的蛮横都在叶无道表现出良好的诗词功底后烟消云散。 “我叫叶无道,确实是浙江大学的学生。说说你的情况吧,我可不想无所事事被你父母炒鱿鱼。” 叶无道微笑道,怪不得那个李名枫那么不把自己这个浙大学生放在眼里,杭二中作为杭州最强的中学每年都有不少考上北大清华,既然是那里的尖子生确实有几分骄傲的资本。 不过和作为明珠学院尖子生的叶无道比起来差距就不是可以想象的了。 “我现在一所垃圾学校读初三,语文是我的强项,至于弱项吗,其它的全部都是!什么自然、数学、英语统统是七窍通了六窍。”女孩一点都担心道,像她这样的家世就算是白痴也不愁将来没有惬意生活,学习在她眼中也许仅仅是一项可有可无的休闲娱乐罢了。 七窍通了六窍?那就是“一窍不通”了。叶无道对于这个生动地说法很感兴趣,一个幽默而活泼的学生总比呆板只知道啃书的书呆子好上很多。 叶无道看人向来不喜欢看一个人的现有成就而喜欢注重其深层潜力,想当年星组地很多无良子弟今天都是颇有建树,这也是叶无道少数几个让自己窃喜的亮点。因为在这个讲究逆向思维和创新破局的社会。一颗灵活的头脑很大程度上意味着没有僵硬的制度约束和定向思维,毕竟想做坏人需要遵守规则反而是花尽心思打破制度,这一点绝对遵循制度的“好人”们是相对的劣势。 “你高考语文几分?”李暮夕像一只小狐狸笑道,她想要是这个叶无道没有一百三十分的成绩的话就好好的嘲笑他一番,她虽然在其它课程都是近似一个白痴,但是唯独语文成绩在整个年级也是名列前茅。尤其是作文最为引以为傲,不仅仅拿过两届新概念作文竞赛地两次一等奖,在全国各种竞赛中也是屡屡折桂。 “好像是一百四十七吧。”叶无道淡淡道,抛着手中的苹果。 李暮夕这个丫头惊讶得张大樱桃小嘴说不出话来,这么恐怖地成绩!不会是像自己一样严重翘课吧。她小心翼翼问道:“那数学、英语和综合呢?” “数学和英语两门应该都是一百五十分,至于文综有些惨不忍睹。只有两百七十分。” 李暮夕痴呆状态的望着眼前平静的家教老师,就是白痴也知道这种成绩意味着什么,文科能够有有这种分数那可是连清华北大也求之不得高考天才了!她不会怀疑一个人用这种成绩骗自己,要骗也会编一个稍微正常一点的分数,而且她也愿意相信面前这位处世惊的家伙,只是她有点好奇为什么不去相对更加有名的北大清华。 要是她知道身边这头色狼是以北大清华美女少于浙大的理由拒绝去北京地话不知有何感想。 这么强悍的成绩需要多高的智商?李暮夕偷偷望向叶无道,这么一点也没有天才的那种高傲呢。这样优秀的男孩子难道不是应该眼高于顶吗?自己班里一个年纪第一的男生可是知道有多嚣张,还自作多情的人为她暗恋他!?难道他不知道他那张脸就像是月球的表面洼地吗?!和眼前的这个叫叶无道地新家教老师比起来简直就是云泥天壤。 叶无道的沧桑和浪子气息对于三十岁以下对爱情怀有憧憬和浪漫想法的女人都具有莫大杀伤力,这一点毋庸置疑。 “怎么,还是没有资格教你们兄妹吗?难道一定要我文综拿满分才行?”叶无道微笑道,这个时候地李暮夕算是那种恬静可人的小美女,看来以后的家教不至于太枯燥,原本还担心会碰到恐龙之类的生物,看来是多虑了,就算这个丫头不能吃欣赏一下也不是不错的……很多东西真正的乐趣不在于占有。而在乎追求或者旁观的那种随意,因为占有就意味着一种变相枷锁,有些东西。浅尝则止,就是最完美的结局。 “你还是真人露相哦!” 李暮夕娇笑道,突然她的书桌上超薄的精致手机铃声响起,挂掉后她露出一个奸诈的表情道,“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情,只要你答应我以后就好好学习天天向哦。” “不答应!”叶无道毫不犹豫道,天上不会掉馅饼给你,这是最简单的事情。 聪明的女孩子知道对付男人有中最好的战略就是展现自己的软弱,而她们的眼泪就是最好的利器。 叶无道看到李暮夕那副泫然欲泣的楚楚模样,最见不得女人流泪的他只好缴械投降,量她一个黄毛丫头也折腾不出什么事情,叹了一口气点头道:“说吧,不要忘记自己的许诺,以后要是别想在学习方面和我讨价还价。” “知道啦!”李暮夕神秘道:“陪我出去一趟,到时候你就知道干什么了。” 叶无道在回答会开车之后就涌起一阵祥的预感,果然李暮夕早有预谋的将车钥钥扔给他,这个古怪灵精的丫头可不管什么有没有驾驶证叶无道是不是真的会开车。当叶无道坐在那辆银白色bmw-z驾驶席上的时候,还是感到一阵惬意,对于这款让人爱憎分明的宝马个性车型,他对它的评价是别在人多的马路上开得太快。 “最喜欢头文字d里的弯道漂移了,简直就是太酷了!要是在黑夜那种华丽的甩尾中划出的那道魅影最让我沉醉了,好羡慕那种车技哦!” 李暮夕坐在叶无道身边惊讶的望着叶无道一系列熟练的驾驶动作,原本听说做家教的他会开车就已经有些奇怪,现在看到他的驾驶技术更加迷惑,不过最后想到他那恐怖的高考成绩就释然了,这样的人确实不是可以用常理去推断。 “漂移?”叶无道嘴角微微翘起一个温柔的弧度,柔声道:“只要你拿出让我满意的成绩,我就带着你去飙车,只要你能想象到的动作我都可以给你做出来哦!” 李暮夕一阵欢呼,抱住叶无道就是一个香吻,叶无道这个“受害者”倒是没有觉得怎么样,反倒是李暮夕悄悄扭着自己的衣角脸颊粉红。 每个女人都有三大敌人,第一是时间,第二是不追她的男人,第三则是别的漂亮女人!这个法则同样适用于未成年的女孩,其实现在的女孩谁不是是一副深谙金枝欲孽的城府老道,当到达李暮夕指定地点的叶无道看到另外两对男女时就知道这个丫头打什么算盘了。 一辆新上市的红色雷克萨斯gs和一辆风骚的奔驰clsamg停在他面前,车上的两对男女都是典型的纨绔子弟,两个女孩子应该是李暮夕的同学,而两个社会青年则都是那种一看上就是花花公子的富家公子哥,当然那两个家伙再坏也没有貌似儒雅的叶无道这个真正的花花公子坏! “你是想让我充当你的男朋友?”叶无道皱眉道,这种事情太过无聊,简直就是一个大人和一群穿开裆裤的孩子玩过家家。 “她们总是在我面前炫耀,但是我又不敢随便找男孩子,只好……”李暮夕紧张道,那两个**每次都是变着法子讽刺自己,这次怎么也应该出一口恶气,她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这个新的家教老师身上了。 “他们是谁?”叶无道点起一根烟沉声道,狭长纤细的眼眸流露些许不满。 “两个女孩一个叫鲁苑,父亲是我们那所私立学校的校长,还有一个叫章雅,父母都是国际知名律师,至于那两个男人我就不清楚了,反正她们两个换男朋友就像换衣服一样勤快。”李暮夕像个犯了错误的孩子嘟着樱桃小嘴咳嗽道,眼神哀怨的望着眼神迷离沧桑的叶无道。 李暮夕因为不适应别人在面前抽烟而咳嗽不已,叶无道将烟弹出车外,突然捏起李暮夕小巧精致的下巴,充满磁性的嗓音道:“既然要做我的女朋友就要听话,知道吗?” 茫然失措的李暮夕怔怔望着那张近距离更加邪美的脸庞和深邃的眼神,痴痴地点点头,突然发现自己心里有了一种以往没有的柔软感觉,正如他所说的清铅素靥暗偷晕,淡淡的,淡淡的,像一滴墨水滴落在水中浸润开来。